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贾神在线阅读 - 183 平衡

183 平衡

        平衡吗,果然是如此嘛,风火林山本象征这一种精神,其中林并非代表范围而是次序,军队罗列如林井然有序,但对于贾等运用到枪法上又是一层另外的了解,此刻到处平衡,让彼得曹低头死死的看着那堆火炎,仿佛希望将那火焰本质看穿一般。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古人不欺我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初级战士,居然能够瞬间感悟风火林山的寓意,更是之处其中所隐藏的平衡之道,这是可是困扰他数年的问题,如今却让贾一语点破,这家伙,还真的有些忍不住要杀人的冲动,这家伙也太优秀了,假以时日必当是龙族的克星,应当除之吗?

        “人类小子,你真的吗,魔龙王已经给龙族下了血杀之令,但凡兽族之人看到你这个家伙必将格杀勿论”冷不丁的,那彼得曹的脸忽然阴沉下来,在配合他的话语,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会翻脸的味道,叫贾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刚要问为什么转念一想又瞬间明白过来。

        都怪祸从口出,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变现的太好也未必是好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想到如此贾死的不怨,只是对方好心告诉他风火林山,他又如何小气隐瞒,不经不服喝斥起来,“我死就算了,可否放过我的朋友,都是我,不该连累他们”

        一番打斗下来,贾的酒劲倒是醒了不少,加行被这个彼得曹一惊一乍的,那什么昏昏欲睡都被吓醒,看着倪荌、米雪等人还在那边有说有笑全然不知情的,真是悔不当初。

        彼得曹看出贾的不服气,到死了没有求饶或吭上一声,他也非常有自知之明,懂得彼此之间的力量悬殊而没有反抗,反倒重情重义到死都要保护自己的团队伙伴们,“嘿嘿,你说我会答应吗”对于这个人类的小家伙越来越有趣了。

        可恶,这就是实力不足才会落入如此尴尬局面,拳头我的紧紧的,贾知道这头龙了不得,紧紧一丝丝龙威都能够让贾倒退好几步,若是打一个喷嚏贾岂不的散架了,若是以此来估计这彼得曹的实力的话,怕不在阿洛里拉那等假神之下,但就算如此,他若胆敢伤害倪荌的话,贾也会拼命反击的。

        却不想,那彼得曹再度掏出几袋酒水按到贾的身上,冲着一脸凝重的贾哈哈大笑,“我给你个机会,只要喝酒喝的过我的话,我将给你一条生路”如此倔强好斗的贾,明知道不敌也会奋不顾身为了伙伴拼命的贾,彼得曹可是清晰的看在眼中,若发觉得这贾越有兴趣。

        不就是龙族克星吗,我到期待他成长起来,看看这什么狗屁龙族克星是不是名副其实,到那时候收拾起来才越发的有快感,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天才如杀蝼蚁,那能够有什么感觉,‘老子等你,等你神功大成屠龙的那天,我还亲手收拾你的,龙族克星希望到时候别让本龙失望’

        “好,我答应你”说吧,贾毫不客气的将那酒水哗啦啦的灌入腹中,一袋接着一袋咕噜噜的喝着,瞪大双眼看着一旁的彼得曹冷喝不已,不管是喝酒还是打架,大爷我都玩命奉陪,怕你个甚,深夜十分,打斗完的贾就与那彼得曹又斗上了酒,在倪荌与米雪的见证下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两人谁都不服谁双双的倒在了地上,直到明天太阳与天边慢慢升起。

        次日头疼无比悠悠醒来,却猛然间嗅到一股默然的芳香气息,让贾的心神不经一颤而起,迷迷糊糊望去,却是发现自己枕在倪荌的大腿之上,而这个美丽的佳人想来是照顾贾一夜此刻却也是熟睡之中,空荡荡的地方除了那团烧近的火堆在无他物。

        彼得曹早已经不知去向,米雪与坝沓两人以诡异的姿势相拥而睡,怕一夜之间也大多累坏了吧,唯有大树之上,那焦雉尽忠职守的端坐在哪,为贾等人的安全负责起了守卫的责任。

        恍惚之间让贾都差点忘记昨夜的事情了,只知道一味的拼酒,也不知道到底与吧彼得曹到底喝了多少,回忆中两人足足喝了一夜之久,怕贾这家伙都要灌溉到酒缸之中,可却一点事情都没有,除了头疼之外再无其他的不适之处。

        枕着那雪白的大腿别提多么舒服了,已经很久没有这般与倪荌亲密接触了,这段时间所经历的比寻常人一辈子经历的还要丰富,哪怕贾有一颗永远都不会停止的心,可也想早个地方安逸一番,什么战斗非他所愿,只是不战斗都无法保护你最亲的伙伴。

        闲暇无事,让贾不得不仔细的检查一番自己的身躯,也不知道那酒水到底是何物,坝沓实力不在贾之下却没喝几口就酩酊大醉,那阿狸更是舔一下就呜呼哀哉,但彼得曹拿出的东西岂会简单。

        果然一番审视之下,浑身的肌肉似乎变得更加的结实与健美了,每一个细胞仿佛都被淬炼净化过,身上的杂质更是被排除干净,叫贾的身躯仿佛刚出生的婴儿一般毫无污渍,这酒水居然有让贾脱胎换骨之能。

        以往贾因为空灵之体而不断的吞噬各种妖兽与晶核,期间更是融合了机甲与魔虫的细胞,平时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但自己的身躯自己知道,每每修炼时都会被各种能量所干扰,现在还没有什么事情,一旦贾遇到难以仅剩的瓶颈是,极有可能会变成邪恶的种子,将贾带入万劫不复之地。

        洗髓伐毛,是任何武者都梦寐以求的事情,许多魔法师早期没有注意身躯不在意身躯,他所谓灵力的容器若是不干净,那所使用的灵力就得不到彻底的净化,使得如何修炼灵力斗气都无法精纯,故而多少人梦想这洗髓伐毛而不得,却不想贾有这样子的好命。

        此刻有元素之心作为收纳所,所有的灵力都会被输送到哪里过滤从而在流入身躯每一个角落,故而此刻的贾可谓是干净到彻底的贾,随着灵力的改善下,肉体将会想比那些千年药材还要纯粹,他的血肉堪比唐生肉包治百病。

        身躯有如此多的好处,就不知道元素之心如何,那可是贾一切的来源,是贾这具身躯的发动机所在,这根本之处堪比性命,如此之多的酒水应该不会对它有影响吧,立马将精神力探入元素之心中,果不其然贾喝的就都跑到这里来了。

        昏暗的世界里,一刀一枪一坐骑静静的躺在那边,不断的吸取四面八方而来的庞杂灵力淬炼自己,同时也施放出一丝丝精纯气息改善这方天地,可以说这个世界的形成与它们有着息息相关的关系,而这个世界与贾的成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它们也将会随着贾的成长而成长,等同于贾的手脚而不是一般冷冰冰之器具。

        此刻,昏暗的天空居然飘荡其了毛毛细雨,这些雨水之中有着独特无比的香气与灵力,正是贾喝的那不知名酒水,它们滴滴答答的散落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慢慢的汇聚成一道道溪水,源源不断的向黑暗的身躯游荡汇聚而去。

        随着水源的出现,让这个不毛之地算是有了一些改观,只是不知道这水会聚集到什么地方,源头又在哪里捏?贾的元素之心世界有水了又会如何,一切的一切还有待贾慢慢去体会。

        而此刻,他忽然举得脑袋一疼,却是被倪荌狠狠的拍打而行的,“你这可恶的家伙,早已经醒来了为什么还要赖着不走,难道老娘的豆腐好吃?昨夜你不是凶的狠吗,一个近的大呼由那婆娘的,是在叫我吗”未的解释,倪荌居然又恢复以往大姐头般的强势,死死的拎住贾的耳朵对他大吼不已。

        本来就脑袋眩晕的贾,在经这河东狮吼之功,登时差点没有吓傻过去,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就怕倪荌,姑奶奶饶命,昨夜不过酒后说的胡话,我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你看那两家伙,还不是喝了酒就睡得跟猪一样,朗朗白日搂搂抱抱的,  我说点胡话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倪荌看去,却见米雪与坝沓八爪鱼般缠绕在一起,到底是女声见到这一番场景不经脸红起来,这酒还真是让人乱性啊,相比他们而言贾的确算是老实许多,这次遍放过你,下次在敢跟我大呼小叫的,  看我你打你屁屁。

        倪荌这边与贾的动静不小,加上那太阳刺眼的光芒,使得晕睡的坝沓与米雪见见属性过来,朦朦胧胧双双睁开眸子,冷不丁的看着对方,四目相对之下别提多么的傻逼蒙圈了,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更是让二人如同遭受雷击。

        啊,你个流mang,看我的下段斩,三脚踢,随着米雪一声大喝,而后立马传来坝沓的惨叫之声与强烈的爆破之音,让那安静的树林顿时升腾一大片的黑鸦呱呱乱叫,惹得溪水边无数动物不明所以亡命奔跑,可见米雪这攻击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