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贾神在线阅读 - 172 比试

172 比试

        ‘比比看谁杀的最多,一直以来我看你这家伙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今天我也不会让你赢得’,大手一震之间,坝沓手中一只只散发这火光的虫子密密麻麻的爬出,在那的手间瞬间凝聚成为一把赤炎燃烧的利剑,这把剑与科罗拉多侵占他身躯时所用的那把一模一样,此刻的坝沓随着那一次的遭遇,似乎得到了某种强大无比的力量。

        哼,回想起塔罗伊那圣地之时,贾与坝沓一战并没有并没有输赢,只可惜后面的事情贾不记得了而已,那空间黑洞的确是他与坝沓战斗遗留下来的痕迹,但那时贾已经不再是贾了,故而坝沓说贾输了贾没有否认,只是他输的莫名其妙不服而已。

        你坝沓得到了不少的机遇与力量,贾得到的就少吗?刀剑双绝完美融合的魔战气息,在加上已经晋级成为魔法师不再是实习学徒的贾,此刻已然是今非昔比了,“比试就比试,我还拍你不成”说完之间亦不敢落后,浑身灵力一震一股洪荒法阵覆盖贾的身躯,短暂的刹那之间让贾已经成为龙人一个,将灭龙魔法的龙战状态发挥到极致,配合一刀一枪所散发的气势,居然比坝沓还要强紧几分。

        恩,坝沓心中大为吃惊不已,他与倪荌照已经是高级战士(魔法师)了,可贾这才晋级了初级有多久,居然散发的战力不在他们之下,特别是贾的那两把武器,哪怕坝沓不是龙族都感到寒栗,这贾就是个怪胎,天生为了战斗而存在的狂人,‘但我不会输的,输给谁都不会输给你’

        密密麻麻潮水般冲来的羊头怪瞬间就将两个小人影淹没在洪流之中,然贾一口怒气爆发而来的凌冽气势,登时让那些想要靠近的羊头怪震飞而去,一手刀枪运行的天衣无缝,仿佛一个巨大的磨盘不断的吞杀敌人。

        反观坝沓那边虽然没贾的气势那么惊虹,但也无可匹敌,手中火光冲天仿佛让所在的区域陷入火山爆发之中,那一口冥炎宝剑化作一道长虹呼啸而至,它并非直来直往仿佛一道道灵蛇般践踏纷飞,叫那些靠近坝沓的人深陷幽冥牢狱之中,仿佛被鬼火煅烧的亡灵惨不忍睹。

        不用看贾也知道,坝沓这家伙所领悟的魔战双修是完整的,也不懂他是怎么领悟的居然将魔法与斗气融合与一体,让自身犹如炎魔之鬼神般血杀一片,加上火焰的践踏暴虐,其扼杀力度不在贾之下,一时间让贾好胜心膨胀无比,一刀一枪挥霍的同时不忘挥动虚幻羽翼,让一道道寒冰利刃与暗黑之光相互绽放,杀戮力度大大提升。

        ‘哼,你会魔法我岂没有手段,’本来这是龙族大营之地,贾与坝沓要做什么都必须抓紧时间,也正是因为如此,故而贾与坝沓这才有了比试的协定,不过这越比越比出了*味,让两人都不禁动起了真格的一发不可收拾欲罢不能。

        爆裂斩,却见坝沓高高举起冥炎宝剑狠狠斩击而下,随着他的一怒,以他为中心之地四方顿时奔腾而出冲天火花,这还未完成,那坝沓就仿佛驱使火焰熔岩喷发,一时间所过之处血杀一片,那边贾更是不服,龙之怒息呼啸而过只留下一片片的冰晶渣子。

        贾与坝沓在外面大显神威杀的那羊头怪嗷嗷乱叫,可怜这群家伙想跑却跑不掉,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贾与坝沓愈来愈近,大营尽在前期这些羊头怪也越发的拼命起来,一个个居然不怕死的冲上来,更是不惜用自爆的法子来重伤贾与坝沓,一时间让二人险象环生不已,只是他们的眸子中更加疯狂嘴角更加兴奋的笑,这群羊头怪越疯狂越激烈,那么代表他们守护的东西就越重要,如何能够不让贾欢喜?

        会议室里,米雪并没有随着贾、坝沓二人出去厮杀,此刻看着两人大显神威一路血渍的杀去即将抵达那大人物的营房之中,黑袍之下那美丽容颜变不经深深邹起眉头,看到贾与坝沓的神威她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有些郁郁寡欢。

        米雪对于贾这个团队并没有什么身后的感情,她不过临时加入而已,可想而知她与贾的过界,谁知道日后贾会怎么样对待她,为此她决定离开这里,奈何那坝沓傻兮兮的定则她,寸步不离的盯着她,让她想溜走都男。

        也说那坝沓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做科研的博士不禁年轻更具有独特的美丽,温文儒雅让米雪在每次交谈中都如同沐浴春风,想到那家伙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的居然不想跑路了,使劲的摇摇脑袋,不行,一定要把他从脑袋中甩出去。

        前翻看到二人火气,有意指点出气筒的米雪,不正是为了此刻能够逃离的机会吗,据对不能够在因为那坝沓而傻乎乎的错失良机了,加上贾小子的手段,让米雪不经望上桌子上躺着的佳人,或许能够利用她一番,想着,挂着邪恶的笑容缓步靠近,不到一米就能够触及到那倪荌的身躯。

        “站住,你想跑路就滚,但若想对我主人的女人动手动脚的,那可就要问问我焦雉答不答应了”一巨剑横在前方,那不到膝盖高的焦雉居然差点被米雪所以往,看着这个奇怪的矮人族,一时间竟然拿捏不好起来。

        一来是不知道焦雉的战力如何,二来以倪荌对于贾、坝沓的重要性而言,若米雪这一动手的话那可就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了,以她之力力抗坝沓或贾不在话下,可二人围攻的话就不好说了,还有这里可是龙族的地盘,若是闹起来说都别想走了,米雪要的可不是鱼死网破。

        恩,恍惚之间一道灵光呼过,让米雪有些惊讶的看着前方其貌不扬扛着无锋巨剑的焦雉,可笑那巨剑似乎还是断裂的,可这样的一个家伙怎么会知道她想跑路?一时间米雪的脸不经黑下来,因为若是贾知道米雪想跑的情况,那么还会不提防她嘛?看着焦雉她有种想要杀人灭口劫走倪荌的冲动,只要倪荌在手那么贾等人就会投鼠忌器。

        刚想动手,那焦雉就已然将巨剑横在前方摆开战斗之态,对于米雪更是耻笑不已,“收起你那愚蠢的想法,望向击败我带走我老大的女人,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这焦雉一口一个老大的女人,口出狂言却让米雪震惊到无以复加,这厮是怎么知道她心中所想的,难道他能够看穿人心。

        自古人心是最难读懂的,正因为人心叵测所以人的命运才会如此的波澜,若是有人能够洞彻人心那如何不可怕,谁都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埋藏心中,这焦雉到底是何族就这一手本领足够通天彻地的了。

        贾其实也不知道焦雉到底有多神奇,甚至那将它给予贾的矮人族王者对于他都不甚了解,这厮是那矮人族王者捡的,瞅他的模样个头像是矮人族故而才收留它,但只从焦雉存在以后,那冥魔兽就没有来寻找过它们矮人族的晦气,见到焦雉更仿佛是非常惧怕,所以那王者料定他菲比一般,这才送给了贾当护卫。

        而此刻焦雉所展现的读心之能强大无比,让米雪那脸色更为的难看,越是以为内对方诡异,就越是不能留下对方性命,细手一晃一本玄奥的黑色书籍出现在双手之间,随着米雪咒语飞快的蠕动,那书籍不断的翻转,一道道魔法印记出现与米雪身前,也正好似米雪念动咒语完毕。

        哗啦,在米雪的身前猛然出现一道黑色的门扉,那股子黑暗之力疯狂膨胀,随着米雪手指一点之间,那魔法阵形成的异次元门扉动荡起来,不一会儿一庞大的狂兽人出现在前,二话不说挥动起巨大的狼牙棒狠狠敲下。

        这是死神的召唤之力,那米雪手中的书籍怕是冥魔兽某种了不得的召唤典籍,原来米雪将这宝贝偷到出来,怪不得冥魔兽对她死罪不放,而此刻米雪所召唤的狂兽人个头巨大,虎头人身有独尾,其所展现的气势据对不是一般寻常士兵能够比拟的,这是狂兽人之王者能够以一敌百。

        瞅着这庞然大物猛然挥下狼牙棒,焦雉巨剑挥动银光闪烁,嘴角之间的嘲笑更是越发凝重,厉喝一声,“愚蠢之极,以冥魔气息召唤狂兽人难道以为能够对付我们,要知道我可是冥魔兽的克星,死吧”随着焦雉大喝而停,那巨刃与狼牙棒疯狂的碰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之气息。

        可惜米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见整个营房猛然一震似乎地震刚才匆匆来临过一般,而她整人都感觉不好,胸闷气短一口血气不经喷射而出,倒退好几步的米雪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书籍跌落在地上,烟尘慢慢消失视线也渐渐清晰,一击之后焦雉仍旧看着巨剑背着包袱别着锄头站在哪里,而那狂兽人却消失不见了,它所在的地方只留下一个巨大的沟槽,那沟槽延绵而去数十米之远,遇树开洞遇山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