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贾神在线阅读 - 112 蒙德(十)

112 蒙德(十)

你是怎么做到的?彼此间都有着疑问,但都不愿意告诉对方,这是只属于自己的秘密,甚至关系到底牌的手段,哪怕是亲密无间之人都会有所保留,更何况贾与坝沓有间隙,彼此看对方特不顺眼。



贾还好说,波导虫与百变机甲的融合,使得它拥有分裂的特性,变化成一个真实却不具备战斗力的虚幻分身不在话下,若贾愿意随时都能够变成十几个自己,但除了他与黑耀之外其他的都是空壳,而现在没有魔法的他与空壳无异,战斗只能够依靠黑耀进行。



坝沓居然也能够做到分身的效果,也不知道他能够分身多少个,且是否具备战斗力,若是每一个分身都拥有战斗力的话,那坝沓这厮将会是非常可怖的家伙,这使得贾不得不紧盯这坝沓,试图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一丝端倪。



贾如此,坝沓又何尝不存在同样的疑问,贾可是忘记了与坝沓一战,可坝沓却清清楚楚的记得,那黑洞依旧停留在阿洛里拉不断吞噬扩大,这就是他与贾的杰作,若贾还能够分身且都拥有那样的战力,这贾的恐怖据对不下于那些万千魔虫。



坝沓能够做到分身全赖他的根本--鬼火虫,它是坝沓研究无数年得到的成果,也是坝沓一切战斗力的根源,鬼火并不存在然却可以清楚的展现出来,使得他神秘妖异的同时极具杀伤力,而坝沓浑身上下每一个基因都充斥着这种虫子,是超级人类计划中,转昆虫基因案例成功的杰作,也是他坝沓最大的秘密。



闲庭阔步,不一会儿就抵达那扇玄秘而有奇怪的大门,它并没有门板阻拦成敞开式的,但却有一股奇异的电流附着,仿佛传送门般透露这诡异,让人无法看透门庭后方到底有什么东西,也不知道那右面是机遇还是危机,但好不容易抵达这里,自然不会因为畏惧而不敢踏足。



再说坝沓与贾也没有选择,宏伟的警报声急促回荡,在两人不远处的身后,那密密麻麻的昆虫去而复返近在咫尺,若是在犹豫不决畏首畏尾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两人对视一眼,都知道让对方先去试探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二人都不是傻子。



唯有一同伸出手臂,轻轻的触及那大门,触及门厅内像是水幕一样无尽电流,哪怕伸出去的手有些颤抖,但还是坚定不移的插入其中,轻而易举的穿透这门厅。



不通,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水幕电流仿佛不存在,面前这一幕难道只是迷幻众人的视线虚假之物,这让准备受折磨的两人不经有些失望,但听到后面轰隆隆的地震声,并伴随无尽的怒气,当下在不顾其他,贾与坝沓纵身踏入其中,转眼消失在这水幕电流之中。



怒急而来的昆虫看到活生生的连日跟居然消失不见了,奔跑的势头根本就刹不住车相继装上那门庭,结果却与贾、坝沓截然不同,那强劲的电流发出璀璨耀眼的光辉,在这光辉下那触及电网的昆虫刹那间化为一缕青烟死的不能再死。



刺眼的白光间间下去,让进入未知世界的贾与坝沓在强光的刺激下一时眩晕睁不开眸子,等待许久许久,才能够模糊的看到高山流水许多宏伟建筑物的结构,以及那显眼醒目的旗帜上,倾斜刻印着塔罗伊那的图腾圣兽,一切都证明这里有人,且还是他塔罗伊那的人。



刚要高兴,冷不丁的一把把寒冷机枪指着两人的脑袋,黑漆漆的洞口竟然给予贾和坝沓一股威胁,似乎在这枪炮的轰击下据对能够威胁到二人的生命,看着四周模糊的人形,那眩晕依旧久久还未消停,使得坝沓也分不清这到底是敌人还是自己人。



“那来的间隙,居然能够突破屏障进来”滴滴滴,说话之人拿捏这一个方形仪器,那仪器上不断轰鸣刺耳的滴滴声,宣示着这两人的昆虫细胞居然百分之九十以上,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形‘昆虫’是如何骗过屏障抵达圣地的,“可悲的小虫子,你以为化身成为人类就能够蒙混过关吗?你们的确骗过了泯灭屏障,可却逃不过本大爷的手掌心”



来人啊,给我拉下去砍了,这拿着仪器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居然让傍边那些穿着统一制服的军人听命与他,可见这厮的权利不小,但这些不是坝沓去考虑的,听着这厮说人话,那这里就是人类的聚集地不假,这人口中所说圣地,没想到塔罗伊那的传言是真的。



“你不能杀我们,我们不是昆虫而是人类,我坝沓是塔罗伊那数一数二的基因研究博士,我要见你们我们的首领”既然真的是人类,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坝沓挣扎着机枪直立起来,带着研究人员特有的傲气,身为技术骨干在哪里都会值得尊敬。



听到坝沓的话语那手拿仪器的人先是一愣,而后认真的看着装13的坝沓,狠狠的一脚踹在其腹部疼的他到底不起,那些士兵也一个都有眼力劲,那一把把机枪死死的摁住坝沓,将这个试图反抗的威胁压制无法动弹,相信坝沓在敢动一根手指头,那么等待他的将只会是就地正法。



“坝沓博士,还真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我不得不佩服你们昆虫的智商,装13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差点就被你给忽悠了,哼,你以为我西克是那么好骗的吗?给我拉下去砍了”这厮非但不尊敬坝沓,甚至是个火爆脾气不惜将那测试机器狠狠砸在坝沓脸上,一副你装啊,你在装喂!我让你装的模样。



哈哈,看着坝沓吃瘪,贾居然忍俊不止狂笑不用,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人家就是不给你这垃圾博士面子,看你能的,贾的笑容让坝沓愤怒,他可以被打被气愤,但不能够被质疑,那是对他科学的不尊重,是对塔罗伊那威严不尊重。



贾的笑让西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昆虫大多狡诈,特别是拥有智慧的昆虫更是恶魔一样的存在,稍有不慎就会着它们的道道,看贾与坝沓说话与表情完美的拟人化,可见这两只‘昆虫’的智商并不下与人类,他不得不小心对待与应付。



可笑啊,到现在为止贾与坝沓仍旧被冠以昆虫的帽子,谁让那检测机器证实二人身上百分之九十是昆虫基因,剩下的还掺杂机甲细胞,人类细胞等等,但昆虫基因庞大的比例,足以证明这两个家伙是昆虫不假,人类昆虫化技术也无人敢将一身基因全部突变成为昆虫基因,但凡超过百分之三十就可能会被昆虫的狂暴气息所影响,届时就像是外面那群人造魔虫一样沦为只知道杀戮的机器。



百分之九十的基因突变是坝沓引以为傲的研究成果,凭借这辉煌的研究成果使得他在塔罗伊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名气之大甚至与阳老这等老资本并排,却不想在这里吃瘪,被一个守门的西克硬是当成昆虫,实在是悲哀啊。



“你笑什么,死到临头居然还笑得出来”恶狠狠的盯着贾,全神戒备这厮到底想要做什么,既然被冠以‘昆虫’的头衔,当然以对付顶级昆虫那可怕怪物的行驶去对待,只是贾的笑太有魔力了,让西克忍不住出口询问。



贾笑什么,当然是看到坝沓吃瘪心情舒坦,哪怕他没有说出口,但自己看向坝沓的眼神不言而喻,让坝沓那俊俏的脸又红到黑又到白,气的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死死的盯着贾,恨透这该死的家伙了,但却不敢在此公然与贾反目,只能够将这愤怒转移到西克身上,谁叫这家伙不认识他堂堂大博士,还硬是要冠以‘昆虫’头衔叫他下不了台。



低沉到无比恐惧的脸似乎想要吃人,坝沓看向西克的眼神仿佛已经宣判他死刑一般,这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压抑,让气氛邹然聚变,“喂,我说...”在没有平日里温文儒雅的气度,此刻的坝沓仿佛要变化成本来面目狰狞的魔兽般。



“嘿嘿,沉不住气要显露真身了吗?我倒要看看你们两只小昆虫到底能够翻腾出多大的浪花”未等坝沓把话说完,这般西克就已经示意众人后退严阵以待,只等这‘昆虫’暴起而后焚尽全力杀之,早知道昆虫都不是善于之辈,铠甲坚硬不在机甲之下,仅仅凭借几把机枪就能够拿下这两头‘高等级昆虫’非常不现实,“既然来了,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人类的力量,叫你们死的明白”



可恶啊,这厮一口一个昆虫魔虫,坝沓想要解释都不给于机会,更可恨的是贾那从未断过的笑容,笑的是那么的放荡不拘是那么的可恨,然而却又置身事外,一副这是你们塔罗伊那的家室,是你坝沓的家丑,你这什么狗屁博士好不顶用,你家人根本就不卖你的账捏!看你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