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贾神在线阅读 - 111 蒙德(九)

111 蒙德(九)

一波魔虫被炸的七零八落,烟尘未散去却有又是一波魔虫飞快填充上来,贾的火炮对于它们而言根本就算不上伤害,硬杠着那炮火的余辉齐头并进,不一会儿就呼啸到贾的身边,深处那锋利的钩爪牙齿。



“还真是难缠的家伙”虎躯一震,贾的大手浑然张来,在那手心中刻印的微型阵法猛然洪亮起来,那是蒙德苏醒,带动这四个不知道到底代表什么的梵文印记宏动而出,哼,随着贾一声怒吼,那条诡异的左手咔咔擦擦的扭动起来,无数机甲拼凑手中,形成与身体比例巨大的机枪炮火。



扭动那一个个黑漆漆数不尽的空洞,其内犹如风穴呼啸,突突,暴风化作点滴呼啸而出,犹如无尽雨点般横扫一大片区域,打的那些突进的魔虫一个个挣扎不已,但在炮火的洗礼下仍旧无法前进颤抖后退。



暴风机枪虽然厉害无比,爆发的炮火也快若闪电,然而这些昆虫根本就不惧怕贾的打击,加上数量庞大让贾顾得了这边顾不了那边,不一会儿,昆虫就扑腾到他的后背上,那锋利的钩爪深深的陷入其血肉之中。



啊,疼啊,比身躯还大的机枪手臂猛然一拍,登时将那些咬人的狗叼打飞而去,调准枪头向背后扫去,让那些混蛋在霹雳巴拉的轰炸声贾离自己远一些,可贾这刚转身,另一边的魔虫又扑上来,这还不到一时三刻就弄得家狼狈不堪顾此失彼惊险万分。



坝沓不经为贾的状况拿捏了一把冷汗,话说起来这贾太真是变态啊,血肉之躯居然敢硬抗魔虫的钩爪利齿,但凡昆虫大多有毒,可贾被要了那么多处伤口,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甚至身体的鲜血一点都没有流出,也不知道贾的身躯到底是什么做的。



“来看,我日你牢牢的,才不快点行动老子跑路不干了”贾也是一阵憋屈,曾经何时都是他虐人家,现在倒好了,无数昆虫几乎将他包得想小山一样,不断的啃咬你真当贾不知道疼吗?好不是为了掩护你这狗叼!



闻言,坝沓顿时不敢停留在原地,这里的昆虫都太过于厉害了,他不确定贾能够支撑多久,零星点点化作砂砾滚动而去,越发靠近那警报深处那警报就越发响亮,近了,看着远处那扇宏伟古朴的门扉,心中难免压抑不住欣喜,坝沓曾经到来无数次,每次都只得看却不得进,今天就让他揭开这门庭的秘密吧。



喝,羽翼一震溅起无数冰花冰墙,生生的将那些近在咫尺贪婪啃咬自己的魔虫震落一旁,贾怒了,那左手上玄妙秘法调转文字,随着那文字的改变,贾手中庞大机枪也*在拼凑,不一会儿间变化成火红色的熔岩炮火,对着那些可恶的昆虫狂吐蛇芯。



但凡昆虫大多都畏惧火焰,熊熊烈焰横扫一片而得那些昆虫相继躲避不已,烈焰戳热机械大地,许多钢铁零件都耐不住这火焰的煅烧化为铁水,想刚才还是冰天雪地顷刻间却到处火红滚烫烈日炎炎,“姑奶奶的,看你们死没,哼,他姥姥的,早就该这么干了,我这么就想不通捏!”



晋级九品以来龙蛋挪开使得贾空灵之体的弊端呈现出来,但同时呈现的不只有弊端,还有那可以同时运用转变任何能量的能力也被激发出来,有了这能力,使得蒙德注入了灵魂,它不在单一能够实行多变化,除了贾能够这样同时使用多种元素再无他人了。



滴滴滴声传来,嗯,让贾一震震惊愕不已,看着心脏出那透明器皿中的机械之心你,那声音正是它传递出来的轰鸣警告之声,那意味这什么捏?就像奥特曼活动时间快到了一样,机械之心在警告贾动力不足以支持他战斗了。



“我靠,这才刚烧上瘾拿捏,”看着那些畏惧多远的昆虫,‘你特码的不是很牛B吗?现在这么不闹腾了,扑过来啊,你咬我啊’贾才刚洋洋得意,没想到空灵之体的弊端这么快就呈现出来了,灵力依旧是贾唯一的动力能源,哪怕不适用魔法使用机甲之躯,灵力也不足以支撑贾长时间战斗。



凶猛的火焰顷刻间猛然减弱,眨眼间居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根本不给贾一点反应的空间,望着那火红炮火除了冒腾一丝黑烟之外,什么都吐不出来,一副公鸡难下蛋肚里没货,我尽力了的模样,叫贾真是一震震无语。



这不,那昆虫仿佛听到贾的心声,一个个再度呼啸而来,一副我就咬你你能咋滴的气势,吓得贾脸色都绿了,望着那边已经接触门扉的坝沓,二话不说扭头就跑,嗖的一下钻入黑暗之中立马消失不见了“坝沓,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回头一看贾已经顶不住了,那些密密麻麻的昆虫感知最为灵敏,哪怕坝沓化作点滴,但其实那是非常渺小的鬼火虫而已,自然逃脱不了魔虫门的注意力,一个个凶横的扑过来,吓得坝沓鸡飞狗跳,飞速的打回人形一个劲的朝那门厅冲击而去。



“贾你个王八蛋”边跑边还不忘谩骂,此刻他的位置可谓是不上不下啊,离门是不远了,可亦有不少昆虫阻碍,后退更是想都别想,那后面的魔虫正为找不到贾而怒火冲天,现在坝沓出现绝对是良好的出气包,面对如此压力,他只能够亲尽全力去拼了,只希望那大门之后会是安全无比的区域,否则他死都会回来找贾晦气的。



贾无奈的摆摆手,没有灵力了他又能又什么办法,难道留下来等死吗?反倒是坝沓,相信在绝望之下一定能够激发出他无比的潜力,“是死是活别赖我,有本事你自己活下去啊”



闻言坝沓更是死的心都有啊,果然猪一样的队友就能够带你上西天,贾这是赤luo裸的坑人啊,事已至此又能如何,唯有盯着风险一路破关。



面对迎面挡住的两只巨大螳螂蝎子昆虫,坝沓呼的一声扭动身躯直冲对方的钩爪,仿佛自己是去送死一般撞上对方的血盆大口,只是未等那魔虫将他吞噬撕碎整个身躯就再度爆碎开来,化作零星点点冲天而起,在天上一边汇聚成一只飞蛾一边冲这两魔虫的利爪下飞腾而过。



“小样,大爷我也是有两把刷子的”轻而易举的突破防线,让坝沓的心情非常愉快,甚至不忘冲这两个没用的家伙吐口水,一副‘就你也想拦住我’的藐视,扭头看去听着那刺耳的警报声,大门里泛起的微弱光芒已经照印在他的脸上,胜利的曙光已经为他升起。



然在这胜利的关头时刻,坝沓脸上的笑容不经一僵,只见天地昏沉,他还没有来得及躲避,一张巨大的网就飞射而来,死死的将变成飞蛾的他包裹其中,狠狠的退出十几米远重重的摔落在贾的身旁砸的七荤八素。



胜利近在咫尺唾手可得,为了得到胜利付出了多少努力与辛栓,然万丈高楼建起难倒塌却只要一瞬间,再度爆裂而开化作点点掏出大网的坝沓懊恼不已,幻化成为人类的他前所未有的失望,啪的一声,却是被贾狠狠的爆了一个蛤蜊,“你他娘的干什么吃的,老子被咬的死去活来就是为了给你营造机会,你就这么回报我吗?”



我靠,你打我,当我是吃素的嘛?懵了一下的坝沓毫不客气的扑倒贾,挥动拳头狠狠的砸在他脸上,“你行你上啊,失败了还不都赖你,关键时刻掉链子,哪怕你在支撑多一秒我就能进去了,你倒是能啊,一秒你就熊了?”



灵力没有了贾又能奈何,这厮倒是会推托责任了,当下浑身一使劲登时将坝沓压在地上,二话不说撸起拳头就揍,不停念叨,“你怪我咯,你怪我咯,还不是你..”



就这般两人你压我我压你一时间打得不亦乐乎,让一旁悄悄围上来的昆虫都有些郁闷与不解了,刚才这两人不是合作的好好地,现在怎么互掐起来了,看着两个鼻青脸肿的家伙,这群昆虫都看不下去了,‘你们的对手是我才对啊’吼,剧烈的吼声伴随恶臭的唾液撒的两人浑身都是,惊得只顾打架的贾与坝沓差点没飞起来。



这才回想起来两人可是在昆虫堆里,那些昆虫才是他们共同的敌人,要命的敌人,但现在二人都已经没有战斗下去的能力了,纷纷犹如受惊的小鹿嗖的一下拔腿就跑,那跑的速度别提有多快了。



魔虫当然不会让贾与坝沓这么从容的离去,脚踏大地几乎倾巢而出想两人追去,震动的空间满是尘土飘扬,渐渐的消失在这黑暗之中,许久,许久,四下变得异常安静,直到那撩人的警报声再度想起打破了安静。



黑夜里某个角落,贾与坝沓的身躯再度呈现出来,看着远去的尘土飘扬,以及那又红又绿的警报灯光,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竟然不约而同的爽朗大笑起来,竟有一股惺惺相惜的味道。



话说那昆虫追出去不知道多少万里,眼瞅着离奔跑的贾与坝沓越来越近,一扑就能够将这两个混蛋摁倒在地,可正要扑腾间,这两个家伙的身躯突然淡化然后凭空消失不见了,望着茫茫黑暗却不知道两人躲在哪里,知道身后老巢那警报声再度想起,这些迷茫的昆虫才意识到自己被耍被骗了,它们所追逐的两人都是假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