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贾神在线阅读 - 106 蒙德(四)

106 蒙德(四)

混乱,前所未有的混乱,塔罗伊那初建成起都没有这般混乱,到处都是恐慌的呼吼,失去亲人的咆哮,好不容易得到的安稳,随着今夜的爆炸彻底毁灭了,塔罗伊那大半城墙被摧毁,无数装置完全失去了作用,没有这些东西的庇护对于塔罗伊那的人门而言,犹如世界末日降临。



人潮涌动到处在废墟中寻找亲人的场景,叫搭在倪荌肩头的坝沓心底滴血,都是他的错明知道蒙德凶猛无比,被激发后后果不堪设想,然实验疯狂的他不但没有阻止许老蒙德实验,反而推波助澜帮助它发射,这蒙德所造成的后果都是他疯狂而导致的。



嘶吼,还没有从心疼中缓过神来,一声不和谐的咆哮在那阴暗角落挥发而出,听得众人阴寒畏惧无比,那咆哮犹如恶鬼怒吼,叫那些哭哭啼啼的人顿时安静下来,看着那漆黑角落不断摇头颤抖后退,熟悉塔罗伊那的人都知道这嘶吼意味这什么,他们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



起初只是一声嘶吼而已,却能够震住漫天哭喊的人们,叫他们甚至忘记了逝去亲人的痛,因为他们知道这声音代表着死亡,命都快要没有了,还那什么去缅怀先人?



坝沓浑身一个激烈颤抖痉挛不已,以他强悍的实力应该很少拥有畏惧之物才是,然而听到这声音,也如同那些凡夫俗子一般脸上写满了恐惧,“该死的,一定是蒙德刺激到了它们,逃,我们得快点逃”喃喃自语,语无伦次,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的畏惧?



顺着声音回头一望,之间蒙德爆破后,塔罗伊那那裂开的几道大地缝隙间,不知不觉已然密密麻麻布满了红色的点点,因为距离隔着太远,让倪荌倒是一时无法看清这些突然出现的红色点点是什么,直到第一只庞大蚯蚓破土而出,扭动半机械的身躯横扫一大片建筑物,将人们犹如烂泥一样捏的粉碎,那螺旋大口更是无情吞噬生命,不多时就扼杀了数十人。



“这是”你那不经震惊起来,这蚯蚓出土的轩然大波都让她差点被摔着,隔着那漫天尘土虽然无法窥探这蚯蚓的全本面貌,但血肉与机械夹渣狰狞可怖的身躯,以及不下于巨龙的强大体魄足以看出这蚯蚓的恐怖,然这还不算完,让倪荌震惊的还在后头。



只见大地翻腾,一只只狰狞昆虫破土而出,塔罗伊那庞大的领土瞬间挤满挤满各色各样的变种昆虫,什么蟑螂、苍蝇、蚂蚁等等,看似都是一些普通寻常的昆虫,却被转基因炼化过,几乎与半机械与半血肉之间的生命体,体积大的大到能与巨龙一拼,小的小道针孔般,密密麻麻一地让人看着都害怕。



“完了,阿洛里拉的结界被蒙德破坏了,塔罗伊那一直想方设法压制的魔虫出世了”咯噔一下跪倒在地,想当初许老只所以被放逐艾维尔斯防区,就是因为他那次实验蒙德出了差错,使得结界坍塌而放逐出两只魔虫,就是这两只魔虫让塔罗伊那减员过半死伤无数,塔罗伊那可是用尽手段才将它们扼杀,而现在可不只是两只而已,这密密麻麻的一地昆虫,塔罗伊那彻底的完了。



“嘿,说什么丧气的话,天塌下来在鼎回去就是了,你在这里哭哭啼啼的这些昆虫就能够听你的,赶紧组织人员撤退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再说这些家伙出来对于塔罗伊那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贾一把拍打在坝沓与脸色难看的倪荌肩头,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虽然也震惊这一地密密麻麻的庞大魔虫,但贾还是比较想得开比较乐观的,最不济塔罗伊那不要,在建立一个塔罗伊那就是了,反正又不是他贾的,心疼个屁。



贾什么时候醒的贾知道都不知道,更别说倪荌与坝沓了,只是这个刚才与自己猛烈战斗的家伙,此刻居然在这里说风凉话,坝沓当时就不乐意了,胜负未分绝不容贾打击,咬牙切齿“塔罗伊那毁了,我看你们怎么回去艾尔塞克,看你还幸灾乐祸”



贾倒是不记得与坝沓的战斗,自从被蒙德刺激疼痛后,他对于后面的事情就一无所知,不知道蒙德发射了,也不知道自己大发神威与坝沓一战,只知道一醒来就看到这无数昆虫作祟,塔罗伊那陷入无尽的混乱绝望之中,这才好言安抚坝沓,让这个家伙快点组织人员撤退,保存有生力量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



哪知道坝沓这厮吃了火药般,一副看自己很不爽的模样,叫贾惊愕不解的同时也无名火气,“你就在这里哭吧,看看塔罗伊那的人能不能被你哭活,倪荌我们快走,巨龙就要来了,到时候它们可不比这群没脑子的昆虫,我们在想走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巨龙要来了,倪荌与坝沓听得一震头大,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这密密麻麻一地昆虫就够他们受的了,巨龙若是到来人类只会灭亡一个不剩,塔罗伊那这是做了什么孽才遭此报应啊,然贾可不这么认为,巨龙到来不正是帮助人类处理昆虫的嘛,只要人类躲起来隔山观火就能够做收渔翁之利,要知道巨龙浑身是宝!



“你凭什么肯定巨龙会来袭”一把拉住贾的手,坝沓的语气缓和了许多,自从发生了这么多事后,他再不是那个沉默寡言只懂研究的博士了,因为除了科研之外,他认识到了情感比一切都重要,没有塔罗伊那就没有他坝沓,那么一切的研究又还有什么意义捏?



哼,也不多言狠狠的甩开这鸟博士的手,但却这么都甩不掉,忘记与之一战的贾,对坝沓的认知依旧停留在原先,哪怕这家伙能够轻描淡写的接住倪荌一击,但自傲的贾仍然对他不是很感冒,没打过怎么知道谁厉害,正如同贾不知道阿洛里拉里面那缓慢吞噬的黑洞般,不知道坝沓的可怕之处。



“你爱信不信,在不组织救人,你们塔罗伊那的人一个都跑不掉”贾身上流淌着龙的血液,对龙有着敏锐的感知,加上他天生敏锐的第六感觉,在万里之地外一大批巨龙正翱翔而来,数量绝对不下于一百头,如此大规模的出动,在留在此地断然有死无生,坝沓在纠缠贾可就要动手了。



看着贾坚定不移的眸子,坝沓知道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那牢牢抓紧缓缓松开,此刻大家都是人,没有必要这般戏弄自己,贾与倪荌的强大,若二人留下来据对是塔罗伊那的助力,想到自己坐下的错事,坝沓的语气不经软弱下来“恳求你们帮我,帮帮塔罗伊那”



想来自傲的坝沓何时说过这种话语,想来他是生活的太安逸了,以至于都忘记了人类的处境,知道此刻生死存亡之际,才知道自己所研究的成果在灾难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他就是那井底之蛙不懂天地广阔,只知道闭门造车沉醉与自己的实验里,不但逝去了朋友也失去了外界的知识,正如同人不经常照镜子就不知道自己长得那戳样,还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听了坝沓的恳求,让想要开溜的贾停顿下来,望着不断顽强抵抗昆虫的人类,与倪荌对视一眼,两人纷纷的相继点头“好,我们留下来与塔罗伊那共度难关”他人都如此珍惜生命,我们还有什么资格不去帮忙?哪怕不自量力也好,一起战死也罢,难道要逃跑躲避一辈子?



三人将手搭在一起,不知不觉间就生成了一股英雄末路的惺惺相惜,用力一喝,都代表坚强的决心与不屈的信念,哪怕下一刻是死亡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夕阳西下辉映在三人的身上仿佛恒古久远,为了这一刻付出生命都值了。



“小虫虫们,你爷爷我来了”贾率性而出,银龙长枪旋转不已猛然一刺,一道道寒冰夹着这风卷呼啸而出,所过之处但凡是昆虫的瞬间凝结成冰,然而这冰霜风卷却巧妙的避开人类,让那些人免于冻结的同时惊讶无比,没想到贾的寒冰魔法居然运用的如此娴熟,冰块竟然会区分敌我。



“贾这个家伙总是能够给人带来惊喜”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就倪荌而言,她要做到如此精确的区分敌我怕是不易,而贾竟然做到了,太不可思议了,但这家伙往往做事都是不可思议,倪荌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只是贾自己都不知道他何时能够做到这般精准,正要为自己高兴间,却仿佛意思到什么整个脸难看无比,原因是他才挥出这一击,一身灵气居然荡然无存了,没有灵力的流淌与加持,此刻的贾就像是断了电的机器,那魔法呼啸而去不到百米就中断了,提着长枪的贾伊一脸懊恼。



“我晋级了,该死的,怎么就晋级九品了捏”晋级本来应该值得高兴,可到了贾这里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晋级九品就意味着龙蛋挪开,他空灵之体的弊端再度呈现出来,一身浑厚灵力不到顷刻间就挥发殆尽,没有灵力的贾与废人有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