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贾神在线阅读 - 105 蒙德(三)

105 蒙德(三)

黑暗的角落里,浑身脏兮兮的美人一身电光闪烁趴在哪里,剧烈的疼痛让她每一个细胞都处在瘫痪状态,哪怕想要动一丝手指头都会牵动那钻心的痛叫佳人痉挛不已,如此惨样她本该晕死过去的,可倔强不允许她晕迷,她深深明白一旦沉睡了,那可能真的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在爆炸下埋葬在废墟里的倪荌,狼狈的她透过那厚厚的废墟,清楚的看到贾与坝沓的对决,这两个家伙所展现出来的力量都太不可思议了,贾还好不管怎么变化依旧是那个知根知底的他,坝沓的存在就尤为不一样了,早知道这家伙不一般,可没想到他的身体居然能够化整为零*。



那一只只飘散在空中的小虫子,若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一定会彪尿,更让倪荌担心的是,知道这厮不为人知的秘密,若是被他发现的话,这家伙据对不会手下留情做出杀人灭口的勾当,故而倪荌即使很难受很疼,但大气都不敢喘,只希望贾能够杀死这个该死的家伙。



坝沓很狼狈,好在那黑洞还得快去的也快,但这短短一瞬间却足够坝沓冷汗直流,详细只要这黑洞在多坚持一秒,这个世界上就将不会再有坝沓了吧,望着癫狂的贾,这是不但犹如打不死的小强,所爆发的能力也让人十分畏惧。



“还真是难缠的家伙啊,不过你以为这样子就完了,不,我不会认输的,我的研究成果绝对是无敌的..”似乎受到些许打击,叫向来沉默寡言的坝沓说了不少废话,随着那密密麻麻虫子蠕动接合,在半空中能够凝聚的只是一个残破的他。



浑身孔孔洞洞,至身子以下的腿脚都无法拼凑而出,一脸狼狈不堪毫无血气的坝沓,到底从哪里来的自信还认为能够打得赢贾?哪怕贾不说话,但微微勾起的嘴角满满都是不屑,手中银龙长枪在指,一副你来啊的气势。



微怒,坝沓五官几乎扭曲狰狞,对于贾的藐视他要用实际性的告诉他,让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会输的,他所研究的成果是不可战胜的,“你以为小小黑洞能够困在我吗,哼”随着他放荡不拘的怒吼,身边的空间似乎扭曲转动起来,仿佛一只只黑暗的眸子在空中打开,随着这些眸子的睁开,那逝去密密麻麻的昆虫再度飞腾而出,欢呼雀跃的踊跃到坝沓身上。



不一会儿间,坝沓那残破的身躯迅速得到填充,他除了脸色依旧仓白之外似乎从未受到过伤害一般,非但如此,其身后那被搅动的时空之眼正集聚某种无限强大的能量,那股子威压丝毫不逊色与刚才发射出去的蒙德,“来啊,拿出你最强的手段,一击,赌上我所有荣誉的一击,我相信我的实验成果”



近似乎疯狂的咆哮,让贾与倪荌明白这坝沓要拼了,两人交战开始许久且不过一盏茶功夫,但却都明白不使出压箱底的功夫都不可能伤到对方,故而坝沓拼了,看到他认真了,贾也不含糊,伸出那机械手臂,五指弯曲握紧的咔咔巨响。



在那掌心中央仿佛裂开一只天眼,又似乎无底隧道通往异次元,若人能够深究,沿着这隧道长驱直入那么就能够达到贾不为人知的另一方世界,在哪里铁索横绕纵身错乱,唯有中心地带上死死束缚的另一个贾,此刻他正猛然睁开眸子,享受沉睡许久偶然能够得到的清醒。



也不知道是这家伙作怪,还是蒙德被激发了,随着手心的‘天眼’晃动,一张庞大的能量大网游走与四周,魔法阵四方生成绚丽奇妙的梵文,带动贾挥霍出来的阵法游走旋转,似乎这魔法阵过于强悍,使得贾不得不扔掉银龙长枪用另一只手去搀扶它。



嘶,四周本来就够冷的了,然而随着这魔法阵的出现那寒冷加剧,让下雪的世界开始慢慢被冻结,冻结的不但是事物,更连旁边扭曲的空间在这坚冰下都无法错乱,冰冻居然能够达到这种效果,叫坝沓震惊的同时亦是眉头紧缩,决定不能够然这冰冻继续下去,故而不等贾器具能量抢先发动攻击。



之间那无数的空间之眼猛然喷射出一道道黑暗气息,它们并不走远就停在坝沓的面前,随着坝沓大手不断的鼓动拿捏塑性,飞快的变成一股不可小视的能量,它仿佛被装载弹壳里,只等待坝沓的推出而毁天灭地。



贾据对不坐以待毙,怒喝一声,身上好几种不一样的能量疯狂的注入手心天眼之中,不管是黑暗还是光明,寒冷疑惑火热,在贾的手心里都被包裹融合,以至于将魔法阵上四方印记点燃,随着印记加持,使得蒙德发射的气息再度重现。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虽然贾与坝沓都震惊对方的攻击手段与威力,若是对撞在一起绝对又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但两人来不理会那么多,对视一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纷纷怒吼一声,彼此间的攻击猛然推动而出。



黑不溜秋的光芒首当发出,与贾五彩缤纷的激光相互撞击在一起,没有多么惨烈的爆破声,两者强大的能量相互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时间竟然在中心点燃起来,而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弄。



没有任何动静才最为可怕,就像暴风雨来临的前夕越正常而后的风暴就越猛烈,但彼此僵持的二人谁都不会放手,非但不放手,浑身上下源源不断的能量毫不客气的输出,只许进不许退谁退让谁就死。



咔嚓玻璃轻轻的爆裂声起初好不以为然,但下一刻它居然毫无征兆的翻脸了,炽白的光芒从那一个个缝隙宣泄而出,四面八方直通天上地下,轰隆,白光包裹之下却是一个无比庞大的黑洞,贾与坝沓的攻击居然打穿了异次元,使得那无尽黑洞贪婪的吞噬,不管是大地还是天空,都被这黑洞的巨大瘴力所拉扯。



若之前蒙德的攻击仅仅是摧毁的话,那贾与坝沓的所造成的伤害是毁灭,摧毁还能够建设,然毁灭之后将没有新生,附近一台台的机器被拉扯进入这黑洞之中,咔咔声响支离破碎化为灰烬,远处的大楼也逃脱不了灾难,连同大地一起沦陷这黑暗之中,如此叫辉煌一时的塔罗伊那变成一个不毛之地,任何踏足这个领域的东西都将灭亡,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巨大的冲击力让贾与坝沓轰飞出去,死死的砸在机械电路板上,被那裸lu电线电得浑身颤抖人不像人,坝沓就更惨了,仿佛水一样撞在岩壁上一碰就碎,如此打击,让不可一世的两人相继奄奄一息,软趴趴的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看着那炽热的白球内无尽黑洞缓缓的拉扯,一点点的随着大地陷入绝望之中。



我没输,但也没赢,不可能的!绝望并非即将面对死亡而无能为力,坝沓的绝望来自于贾,为了自己的实验,他不惜动用自己的身体将自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他相信自己的实验成果会带领人类走出困境,而现在他连贾都斗不过,塔罗伊那也将慢慢的丧失在他的手中。



啪,废墟被推开,浑身脏兮兮的倪荌艰难的从废墟中爬起来,浑身无力的她在被黑洞缓缓向内拉的大地上都有些站不稳,但为了贾,她就算是死也要将贾带出去,不过一切的连滚带爬到贾身边,用尽全身气力将已经昏死的贾从机器里抠出来抗在肩头。



不管身体多痛,也不管黑洞越来越近背着贾很有可能会出不去,倪荌就这般举着艰难的步子,一步一步与那黑洞斗争奔跑,也一点点的靠近坝沓,看着这个绝望颤抖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举得他很可怜,莫名其妙的就伸出自己的手。



美人的手抵达眼前,让迷茫的坝沓不经意的抬起脑袋,竟看到倪荌那美丽的笑容,在黑暗中仿佛光明指引前进的道路,但坝沓却没有搭上倪荌的手也意味着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我一辈子为实验而生,到头来才发现我所做的实验如此的不堪,连贾都打不过还断送了塔罗伊那”



倪荌不知道该说什么,向来冷漠的她本就不经常言语,更别说去劝别人了,但既然已经伸出了手那就绝对不能缩回去,啪,狠狠一巴掌抽打在坝沓脸上大骂“你是不是男人,跟个娘们一样扭扭捏捏催头丧气,你输了吗?死了吗?没输就站起来将你引以为傲的事情做完,研究成果不行就研究到它行去,塔罗伊那没了就在重建”



受到打击,让坝沓冷着脸杀气腾腾的看着倪荌,看着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女人,倪荌看着那眼神,回想刚才这厮的恐怖,一时间居然害怕到无语,气势一下子就瘪了,暗骂自己没事逞什么能,要是这家伙翻脸怎么办?“那啥,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嘛~~只是觉得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说完,倪荌就要灰溜溜的跑路了,他要死他的,省的这厮想不通拖自己与贾陪葬那岂不得不偿失,却不想坝沓竟猛然抓住倪荌那只要收回去的手,搞得倪荌心中一紧差点没为自己的愚蠢而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