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贾神在线阅读 - 48 酒醉

48 酒醉

摇摇晃晃感觉天地都在摇动,昏昏沉沉的贾拖着沉重的身躯看着眼前那重叠的道路竟不知道该去哪里,这烈酒的后劲竟然如此强大,作用也如此的强大,强大到贾有浑身的力气,却不知道该出哪里发泄,他现在好像找个人打他一顿,说道找人,让贾前进的步伐猛然一顿,竟然不可思议的扭转方向走去,离自己营地的方向越走越远。



清澈小溪间,一群莺莺燕燕的女子在这里欢快畅谈,洗衣洗衣嬉戏好不自得其乐,有时候太平就是一种美好,葛琳娜擦拭身上的香寒,一把端起木盆与几个相熟的女子打声招呼就自行离去,女子与男子不同,爱干净是她们的天性,不管衣服还是身子,不梳洗打扮就非常不自在,若是贾才懒得洗,只要法力一震清除即可。



行走在沟涧之间,这是通往她们营地的必经之路,突然间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死死的盯着她,吓得她急忙收掉手中衣物,玉弓猛然出现在手中,弯弓搭箭怒视前方,随时做好战斗准备,这里已经不是埃塞尔比亚防区的范围,魔兽出没伤人时有发生,不容的她不警惕。



“是谁在哪里,再不出来我可就要攻击了”大喝一声,在面对未知的敌人时,心中总有些忐忑不安,出现在人类防区如此之近的魔兽,要么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初生牛犊,要么就是非常狡猾多变的强大魔兽,它们的智力不比人的差,知道人类相对于其他魔兽而言更加容易猎杀吞噬,故而总有些魔兽愿意铤而走险。



正当葛琳娜要出击时,贾那摇摇晃晃的身躯悄然出现,不好意思的从她笑了一笑,而后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饱嗝,那酒味隔着大老远都能够嗅到,喝的如此烂醉,若真是魔兽出现怎么死都不知道,亏他还是魔法学徒,这点常识都不知道吗,搞得葛琳娜莫名的气愤不已。



看着贾随时都有可能倒地不起的模样,让她急忙收了弓箭上去搀扶,还不忘抱怨,“你说你还小吗?喝酒贪杯就算了,还瞎*乱跑什么,想死啊”她知道贾现在已经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  就算听进去了明天怕也是会酒醒忘记,但还是忍不住数落。



贾当然是来找炎夕打架的,可是那家伙不在让贾一震无语,没了劲头,这迷迷糊糊间也自己身在何方,只感觉这地方有股熟悉的气息指引,就莫名其妙的过来了,感情是葛琳娜在这里啊,“喂,我说你到底是不是阿扎离那,我的第六感不会有错的”



混蛋,清鸣一声不免让人想起那个似梦非梦的片段,羞耻难当每一丝好气,“我都跟你说了我不是阿扎离那,你认错人了”狠狠的踹了贾一脚,回想当时那事,她就不免不肚子气,反正现在贾迷迷糊糊不省人事,揍他怕明天他也不会知道的。



哎呀,哎呀,疼的死去活来,却想躲又躲不掉,只能够被葛琳娜这女人按在地上狠狠的打,打的他卷缩翻腾,打的他都没有力气嘶吼,这女人才拍拍手擦拭身上的香汗,浑身没来由的舒坦啊,她葛琳娜也是有智谋有武力的女强人,却偏偏在贾面前像个待宰羊羔一样,现在舒坦了,什么气都发了爽快了。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借着酒劲将她扑倒,让后在来一个霸王硬上弓的吗?为什么变成了这样,贾苦恼不已,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啊,但酒精之下却想哭都哭不出来。



“贾被打了,我们不上去帮忙吗?”小径的高处,倪荌与挞霎静静的看着远方两人,挞霎想要出手救下贾,却被倪荌阻挡,有些不解的询问道,想刚才听说贾喝醉了傻乎乎的跑来这边,倪荌这冰雪美人可愣是坐不住,生怕贾在炎夕手下吃亏急忙赶来,而现在贾被葛琳娜揍,她却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同为女人,挞霎还真看不透这队长心思。



倪荌一震白眼,也就挞霎这傻逼还不懂人家在哪里打情骂俏,有她们什么事情,只是担心贾这才没有离去,等人家小两口闹够了,才是出面的好时机,现在去不是大煞风景吗?



一把本能的抱住葛琳娜的小腿,使劲的拿那大脸蹭啊蹭,一副说什么都不让你走的傻乎乎模样,仿佛小孩子般稚嫩,他贾也有软弱的一面,亦有渴望受到保护关爱的一面,让葛琳娜想要狠心踢开他都做不到,一时间竟然后悔与惭愧,怎么可以趁着贾醉酒而大打出手,要打也得他清醒的时候在打才对啊!



“好了,好了,我不走行了吧”不耐烦的喝斥,带着微微的笑意,这贾傻乎乎起来其实也是挺可爱的,与那强势、自我为中心的霸道相比,竟然判若两人,此刻的他就像拔完刺的刺猬般软弱无助,很让人心疼与可爱,让人想要抚摸脑袋爱惜。



那想到贾猛然抬起眸子,一股紫色的精芒从眼中迸射而出,说不出的妖异诡异,让葛琳娜那下蹲的势头不由一震,有些恐惧的想要后退,哪像都是套路,那贾犹如野兽一般扑腾而上,一把将这女人死死的摁倒在地,滚落山涧软草之中。



大手死死的扣住脖子,一股难以呼吸但算不上窒息的感觉猛然升起,特别是贾那张狠厉的脸越发的看尽,鼻子之间的叹息交织在一起那微妙感觉,让葛琳娜粗喘不已,‘别啊,不要在这里,会被人发现的’想要反抗,却不想贾的力道强大无比,让她这弱小女子根本无力反击。



双手之间的触碰,让葛琳娜如遭雷击一般,只是在她的手心上面,居然多出了一物,冰冰凉凉的好不舒坦,奇怪见,却见贾的手已经从脖子上挪开抚摸她的秀发,“这可是我专门为了弄得,弓是高级魔兽冰鸭的躯体与魔晶大招,龙血蚕虫附魔而出的武器--凤丝弓”



龙血蚕虫吗?拿东西丝毫不下与倪荌的雷鹏,当初倪荌可是让贾弄它来附魔自己的武器,现在到好了,没想到先给这女人了,气的上面看着的倪荌颤抖不已,更有一股单单的酸味。



葛琳娜傻眼了,这样的东西怕是家族都不可能轻易拿的出来,早听闻贾成为了附魔师,此刻看到那冰羽绽开的美丽物玄弓箭上,一只可爱的蚕虫不断吐丝,让这弓仿佛处在梦幻之中一般,龙血蚕虫的丝线可比什么都要坚固,吐丝功能的它在防御方面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样的神兵利器就这样给她了吗?



刚要询问,却被那粗鲁大嘴无情堵住,发出呜呜的可怜叫声,莫名间,粗狂大手游走与身体每一处角落,搞得她脸颊绯红滚烫无比,只觉得下身一片清凉,却是那裙子被撩起,正当她想要拒绝时,那尖锐之物已经深入身体之中,霸道贪婪的冲撞着,加上手中的弓已经征服了她的心,让她情不自禁的眯上眼睛,在不做任何无谓的反抗。



一时间这处山涧变得诡异起来,若有若无的呻yin,配合那令人羞耻的气息弥漫,久久无法散去,知道夜深人静之时,那草地才停止震动,传出了细微的粗喘之声。



夜幕降临,不知名昆虫不但的鸣叫,披头散发的葛琳娜一瘸一拐的拖着依旧酒气熏熏的贾,一步步的向营地走去,今天她可是羞臊死人了,但却也非常奇怪,这条路可谓是营地的必经之路,为何居然没有人出现经过,这让事后的她感到奇怪有庆幸,这贾也真是的,光天化日的被人知道了怎么半?



嘟囔一声,看着依旧睡得像死猪一样的贾,竟然有些无语,一回神间,冷不丁的看到远方两处人影,吓得她差点没扶好贾,待看清那是猎兽小队的倪荌、挞霎时,小脸不由一震红晕埋得老低似乎知道了为什么没有人经过,怕是这二位强行堵住了这条路,霸道让他们滚开并且守护到现在吧,但也以为这她与贾的事,二人从头到尾看在眼中,欣赏节目。



“完事了”不冷不淡的话语,听不到一丝感情的存在,这就是冷漠女神倪荌,只是这话中的意思葛琳娜听得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答,想要骂,却又骂不出来,毕竟人家可是守护了两人知道完事。



“睡一觉就能够得到龙血蚕虫的凤丝宝弓,葛琳娜你可是赚大发了”挞霎打趣的说道,似乎今日看到那羞耻一幕,若是不打击回来,二女心中不平衡啊,他们在哪里战斗的热血沸腾,她们可也是人,也有生理反应的。



葛琳娜无语,不过这么说来她还真是赚了,赢了倪荌那句话,附魔武器的价值,别说是功勋战绩,就是吧自己给贾都不过分,想到那宝弓,在加上这件事她似乎也没有吃亏,心中不由舒坦起来,“是他自己来找我的,我香兰都拦不住,现在吧他还给你们,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好像又不对,搞得她再度红脸不已,急忙将贾扔给二人,不顾衣衫不整急忙夺路而逃,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