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贾神在线阅读 - 16 寒冰谷异变(三)

16 寒冰谷异变(三)

“小心”惊吼一声不知道从何而来,且这声音甜美动耳,是奇妙的女子之声,之声贾四周并没有什么女人,甚至人都没几个,似乎除了外围愤怒冲杀的阿扎离那之外,好像真的没有人了,难道出现了幻觉,思绪之间,已经眩晕的脑袋猛然一顿重击,那猿猴竟然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身边,挥舞这比他身躯还大的拳头狠狠的砸来,最要紧的就算脑袋。



风筝般抛飞出去,一大口鲜血忍不住喷射出来,小脸洒的一下没有了血色,软趴趴的摔落在地上,似乎已经没有了骨头一样,鼻息之间都已然充满了鲜血,可见这猿猴拳头的迅猛威力。



“该死的,贾振作起来”依稀之间,还能够模糊的听到阿扎离那的声音,看到这模糊的身影正不顾一切的想要冲杀进来,奈何却被那无数魔兽挡在外围,看着猿猴一步步蹋向贾却无能为力,急的不要命的爆发弓箭,射,射死他娘的。



连番战斗,已经抽空了贾的灵力,这才一遭不慎着了魔猿的道道,加上之前那魔猿口中喷发的攻击,贾根本就是外强中干,他太低估了魔兽群之间的协和能力,低谷了两个二品魔兽在魔兽群的可怕之处,故而才有次一遭。



只是他不后悔,怪就怪那该死的灵犀一点怎么那么难以抓莫,此刻摩米糊糊的状态,贾仍然不甘心没有体悟那一点,也是想它,思想就越是猛烈,但那一点却越发的嘹亮,似乎近在眼前一伸出手就能够抓到,而这一次,贾却没有了伸手的气力,在他即将闭上双眼的时候,这一点却动了,它犹如灵性般扭曲成一个强大的阵法,深深的烙在贾的元灵之上,这魔法阵中一股洪荒暴戾的气息陡然汇聚,让逝去动力的全身仿佛一个巨大的贪婪之口,疯子一样的呼唤这那天上亲切的元素之力。



猛然间,贾看到天上似乎好几个人看着他,其中一人的面孔如此的熟悉,那不正是冰精灵王沙洛雷斯吗?难不成这几人都是冰雪元素的精灵王者?似乎解答贾的困惑,这几人微笑这点点头,同时化作流星般冲入他的身躯之中。



“啊”残忍却又舒服的shen吟,让贾整个身躯颤抖震动不已,在众神的怀抱之下,一股柔和之力交织熔炼,将他身躯里面,那第二根庞大的堵塞的经脉一遍遍的冲刷,仿佛在给他洗胃一般,而这些冰雪众神也被这股牵引之力拉的模糊变形,仿佛某种特定的气息,将它们熔炼,缓缓的汇聚成一头庞大冰龙出现与贾的身后。



“就是这个”猛然惊醒的贾,手中银龙轻盈一挑,那混入钢精水泥的魔猿刹那间一分为二,死时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那被切开的身躯,不可置信这贾怎么一睁开眸子,所用银枪就如此的吸力了,他死都不瞑目啊,一声惨叫,带着不甘心,那中间跌落的魔晶核竟然闪烁这渗人的光芒,就是死也要把贾拉下地狱。



“不好”阿扎离那离得最近,最明白这股狂躁气息的可怕之处,这妖兽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冒着永世不得超生的后果竟然要自爆晶核,避无可避,随手翻起身后那件不起眼的披风挡在面前,轰隆一声,天地为之黯然失色,强劲的风浪犹如怪兽之口,所过之处任何东西都化为灰烬。



唯有这气量席卷之阿扎离那时,那不起眼斗篷翻起晶莹光泽,一股到强劲的魔法阵默然出现在前,坚不可摧将暴风抵挡在外,知道一切风平浪静之后,这魔法斗篷突然化为灰烬,这东西定然是他长辈留给的保命之物,只是不想这么快就用上了。



脚下一疼,却是贾惨笑这拿捏住他小腿,浑身软绵绵的模样,当真是看着又气又好笑,也怪这家伙的身体强横,竟然硬是抗下了这暴风不死,但少不了浑身是伤不少深可见骨。



搀扶着贾,艰难的向前沿阵地移动,随着那二品魔猿自爆晶核,中路这里短时间成为了真空区域,也给予了他们很大的恢复休息空间,杀戮无数尸横遍野,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伤亡,你看我我看你,一副不敢置信,同时对生命有了更加珍贵的了解。



“我知道了,就算这感觉”贾似乎还在昏迷状态,说起话来也含含糊糊,但那话语让阿扎离那莫名的脸红,暗叱一声,艰难的带着贾踏入营地之中接受治疗,这个疯子,还真是疯的可爱,不顾一切的冲劲,不知道是傻捏还是蠢,那男子气概却让每一个人都敬佩。



新一波的魔兽身影出现了,已经整整战斗了一个上午,所有人都已经疲惫乏力了,可越是在这透支下,就越能够激发人体的潜质,你不去拼,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只是米雪导师一去就没有了音讯,这时间一长总会让人胡思乱想。



中路战队算是好的了,左翼右翼两只战队可谓死伤不在少数,不少人都后悔没有加入中路,看着那黑压压的魔兽又饿又渴又乏力,相信若是米雪导师在不会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见到明天的太阳。



贾一身碰带端坐在地,陷入了深深的冥思之中,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那个被他抓住的东西,经过它不断的巩固,已经让它稳定下来,相信只要不断的施展,它一定能够焕发出光彩。



明明都已经这样了,这个家伙还笑的出来,累成狗的众人,特别是阿扎离那看到贾那yin邪的笑容不由一怒,这家伙回来的时候说‘知道了,就是这种感觉’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加上他意yin笑什么?都现在了还YY乱想。



若是贾知道阿扎离那心中所想怕是会无语不已吧,特别是这男人红着脸扭扭捏捏的,到底是谁胡思乱想,只是他不会读心术,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当然不知道他想什么。



屹立在一旁的银龙有着一丝玄妙的雾气,盯着这杆长枪竟然仿佛有种也被它盯着的感觉,贾用着杆长枪大杀四方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让人忍不住抚摸把玩,只是阿扎离那一碰,就露出了无尽的震惊,这墙体冰的她的手指都红肿了,身为冰雪学员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这强非凡品,果然,想要一拔,这强却犹如大山般纹丝不动,浑厚的重量让他完全无法撼动半分。



这下子阿扎离那可谓是真正的震惊了,他虽然不是天生神力,但使用石弓这等笨重兵器就足见他身体有着不同寻常之处,而面前的不过是一杆枪而已,加注灵力之下竟然无法撼动一丝,其重量岂不是比山还重,贾是怎么拿着他战斗的?



思绪间,那边的怪兽呼吼再度泛起,虽然很想研究这枪,但阿扎离那还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前沿阵地需要他指挥,特别是少了贾这样的疯狂魔战士,这场战斗更加不容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