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历史小说 - 北宋穿越指南剧透在线阅读 - 0019【朱院长拒婚女儿国】

0019【朱院长拒婚女儿国】

        严大婆背着一篓的桑叶,走在最前面把院门推开。

        朱国祥、沈有容和白祺,三人都担着柴禾,陆陆续续走到院子里。

        见主人家回来了,村民们纷纷问候,同时又忍不住偷瞧朱国祥。对于寡妇绯闻的热门八卦,他们依旧还在关注,不可能听几段故事就无视了。

        但核心关注点,已经出现偏差。

        在朱铭讲故事以前,对于村民们而言,朱国祥只是勾搭寡妇的野汉子。

        可在朱铭的故事当中,朱国祥频频出现,一会儿出海做生意,一会儿跟海盗打仗,一会儿硬闯野人国,一会儿还在蓬莱遇到神仙。

        一通乱七八糟的奇遇,让朱国祥浑身笼罩着神秘色彩。

        勾搭村中寡妇算啥?

        人家朱大相公,还曾被女儿国国王招赘呢!

        就是不晓得,《西游记》讲到女儿国时,朱院长和唐僧会不会撞戏。

        也有可能,朱铭挖坑不填,根本就讲不到那里。

        村民们迅速围上来,一个个两眼冒光,七嘴八舌开始发问:

        “朱相公,那女儿国真的只有女人?”

        “朱相公,女儿国国王是不是美得跟仙女一般?”

        “朱相公,神仙教你法术没?”

        “朱相公,那野人国可天天吃活人?”

        “……”

        朱国祥瞬间就被问懵了,脑子迷迷糊糊,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强行挤出人堆,准备放下柴禾回屋。

        立即有几个庄稼汉,帮助朱国祥卸下柴禾。又有几个村妇,死死堵在前方。甚至有人伸手乱摸,想沾沾朱国祥身上的仙气。

        由于故事太过离奇,村民们其实不太相信。

        但万一是真的呢?

        就像进庙拜菩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朱国祥的个子很高,视线越过村民头顶,径直看向自己的儿子。见儿子正在憋笑,朱国祥顿时就明白了,大吼道:“莫要多问,天机不可泄露,乱说话会遭天打雷劈!”

        说完,朱国祥用力拨开挡道之人。

        他穿越后体质得到改善,居然能轻松推开庄稼汉。

        “嗙!”

        朱国祥疾奔回屋,飞快把房门关上,不愿给儿子擦屁股。

        婆媳俩快步去厨房煮饭,天色已快黑了,早就耽误了煮饭时间。至于小屁孩白祺,也被带到厨房里,外面人多嘴杂,害怕小孩子学坏。

        有个村妇大喊:“小秀才,严大婆这才烧火,还等很久吃饭,你再讲讲美猴王!”

        “对,讲美猴王!”众人纷纷附和。

        别说宋代了,就算是新中国的农村,若有人跑来说书讲故事,那也是全村出动热闹非凡。

        曾有一个时期,新中国的许多县文化局,都设立了专职故事员。他们采集各种各样的故事,自己进行改编,删掉不健康的内容,然后走街串巷去农村。一到晚上,整村轰动,把打谷场挤得严严实实。

        因为没有别的娱乐活动,天黑之后,连点灯都怕费油,听故事已是极致享受。

        “那俺就再讲讲?”朱铭咧嘴笑道。

        “讲,快讲!”

        村民们齐声大喊,也有人快速离开,呼朋引伴叫来更多听众。

        朱铭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张嘴便来:“却说那美猴王,一个筋斗云,便翻了十万八千里,学得法术回到花果山……”

        讲着讲着,天色尽黑,人却越聚越多,至少有六七十个村民。

        黑暗中,一个人影默默转身,拉着旁边之人说:“走了,回去。”

        “大哥,你先回家,俺听完故事再走。”旁边那人说。

        此人呵斥道:“还听个屁,快走!”

        这是白福德兄弟俩,闻讯赶来看热闹。弟弟迅速被故事吸引,白福德却一肚子郁闷,因为事情走向跟他想象中完全不同。

        兄弟共有五人,分别叫福禄寿喜财。

        在农村,男丁越多越不容易被欺负。如果能找到靠山,好狠斗勇之下,还能去欺负别人。

        他们的妹妹,本来在老白员外家当丫鬟,被造访白家的一位贵客看上。妹妹嫁给贵人做外室,虽然早已不受宠,但也有了天大的靠山。

        老三白寿德,还得了长名衙前的差事,五兄弟合伙慢慢在村里坐大。

        回到家中,老四白喜德问:“那边热闹得很,出了啥事?”

        老二白禄德说:“讲故事咧,好听得很,俺不想走,大哥非要拉俺回来。”

        老大白福德怒道:“故事,故事,就晓得听故事!你忘了俺们是去干啥的?”

        白禄德说:“大哥,别个沈娘子不肯改嫁,你就莫要一直惦记了。她那当家的,死前跟三郎君是同窗,她爹也是村塾先生,俺们兄弟哪里讨得了好?”

        老五白财德则说:“严大婆一把年纪了,也活不得几年。大哥要娶了沈娘子,那二十几亩地不就归咱家?俺觉得吧,大哥跟沈娘子很般配!”

        白福德仔细思量,很快有了计较:“这两个外乡人,在村里已经有名气了。俺们不能用强,不管是打坏了,还是打死丢进河里,肯定都晓得是俺们干的。这沈娘子闹起来,恐怕要惹到官司。俺们不能出手,就请老白员外出手!”

        “老白员外大门都不出,他会管这个?”白财德感觉不靠谱。

        白福德冷笑道:“李二的妹子,在白员外家做丫鬟。让她在白家传话头,就说沈娘子不守妇道,把外乡来的野汉养在家里,迟早会传到白员外和老太君耳朵里。到那个时候,就不是沈娘子一个人的事,干系到咱整个白家的名声!”

        “好主意,大哥的脑子真灵光!”白财德由衷赞叹道。

        一想到沈娘子的俊俏模样,白福德就觉浑身痒痒,他在屋里走来走去,脑筋飞转着完善计划。

        ……

        白祺这小屁孩端着油灯,小心翼翼来到院中,弱弱喊道:“朱家哥哥,俺娘喊你吃饭了。”

        朱铭立即加快进度,胡乱讲了一段,便收尾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诸位乡邻,今天便讲到这里,明日天黑了再来,也不耽误大家白天干活。”

        确实挺晚了,村民们虽未尽兴,却也不再纠缠。

        主要是明天晚上,还能过来听故事,细水长流有盼头。

        就在村民即将离开的时候,朱铭又说:“俺知道有人乱嚼舌头,今日便给大夥讲清楚。俺爹跟沈娘子的丈夫,还有白员外家的三郎君,曾经一起在外地游学。近日路过贵村,便顺道来拜访故友。可惜三郎君不在家,沈娘子的丈夫又病故了。俺父子俩盘缠耗尽,便借住在沈娘子家里,只等白三郎君回村叙旧。四月初二那天,还要给老太君祝寿呢。”

        众人听到这个说法,已然信了大半。

        主要是牵扯到白三公子,真话假话,等三公子下个月回来,到时候就啥事儿都清楚了。

        朱铭明摆着扯大旗作虎皮,利用白家在村里的权威性,借助信息差发布“辟谣公告”。再结合之前讲的各种故事,给朱国祥营造神秘光环,同时又靠说书拉近与村民的关系。

        多管齐下,尽量遏制谣言传播。

        即便还有人乱嚼舌头,也会被巨量信息给冲淡。因为在今日之后,大家更喜欢讨论美猴王,更喜欢谈那些海外离奇经历。

        真聊起寡妇绯闻时,鉴于还要听小朱秀才讲故事,村民们多半也会收敛一些。

        而且,朱相公那么牛逼,连女儿国王的招赘都拒绝了,如果跟沈娘子勾搭上,那也是沈娘子攀上高枝有福气。

        大家处在同等地位,谣言传出来是肮脏丑闻。

        如果你跃升了等级,跳出寻常人的层次,再传谣言就变成了美谈。

        可以这么举例子,如果沈有容的绯闻对象换成官老爷,村民们会是怎样的态度?当然是羡慕啊!哪还有鄙视和讥讽?

        今后朱国祥表现得越优秀,谣言对沈有容的影响就越小。

        村民们陆陆续续散场,果然不再谈论绯闻,而是兴高采烈的聊《西游记》。

        听过故事的小孩子,还吵闹着要去捡棍子,拿在手里自称孙悟空,蹦蹦跳跳大喊:“兀那魔王,吃俺老孙一棒!”

        等今后讲到取经,混世魔王就得被淘汰,小屁孩儿们喊的肯定是:“妖精,吃俺老孙一棒!”

        院里终于清静下来,朱铭踱步回到堂屋吃饭。

        灯火跳动,饭菜已经盛好。

        白祺率先开口:“朱家哥哥,世上真有那孙悟空吗?”

        “瞎编的。”朱铭说。

        小孩子失望无比,他一直在屋里偷听,心思早就飞到了花果山。

        严大婆笑着给朱铭夹菜:“大郎真有法子,读书人就是不一样。”

        这老婆子虽然不懂其中门道,但她能够感觉出来,村民的态度已经变了,不再拿寡妇绯闻来说事儿。

        而做到这一切,朱铭只用了不足一天时间。

        朱国祥问:“你说我跟白三公子一起游过学,等别人回来了露馅咋办?”

        朱铭笑道:“严大婆不是说了吗?白三公子每次回家,都要来看望同窗的老母和妻儿,还会带来一些礼物,祺哥儿的纸笔就是他买的。这样的人,重情重义,事关同窗遗孀的名声,他会主动帮我们隐瞒的。”

        “你倒打得好算盘。”朱国祥表示认可。

        朱铭叹息:“唉,以后有罪受了。今天讲得我嗓子发干,比连开十个小时直播还累。”

        沈有容不晓得什么是开直播,父子俩总蹦出些奇怪话语,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只热情道:“明晚再说故事,俺给大郎煮茶喝。”

        (感谢菜鸟克星、孤独症猫咪、望云山人、胡椒孜然酸菜鱼等众位兄弟的打赏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