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闪婚的禁欲老公,竟是财阀大佬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我不喜欢被人指着鼻子骂

第三十九章我不喜欢被人指着鼻子骂

        半个小时后,沈醉洗过澡,从浴室走了出来。

        苏心在厨房洗了一些水果,切好了装在盘子里,见他出来,就招呼他过去。

        “沈先生,过来吃点水果吧。”

        沈醉抬眸看了她一眼,那双本就幽深的眸子,此刻更是盛满了复杂的情绪。

        他没说话,而是拖动轮椅,慢慢地走了过去。

        苏心用叉子叉起来一块苹果,递到他面前。

        手指探向沈醉唇边时,那股熟悉的味道更加的浓郁了。

        终于,沈醉按捺不住,沉声问道,“苏小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苏心没想过他会问那么严肃的话题,就随口回答道,“好啊,你说。”

        “五年前……”

        “咣咣咣!”

        就在沈醉即将开口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这声音极大,把苏心都给吓了一跳。

        等她反应过来时,就听门外苏胜军的声音赫然传来,“苏心,你个小贱人,给老子滚出来!”

        苏胜军之所以来找苏心的麻烦,是因为女儿苏菲菲跑去医院跟他诉苦,说老公江常胜现在跟苏心勾搭在一起,处处护着她,甚至为了保护对方,还扇了她一巴掌。

        苏胜军一听这话,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不顾腿上的伤,就拄着拐杖来找苏心算账。

        见苏胜军找上门,沈醉皱了皱眉头,拖着轮椅准备出去。

        苏心见状,赶忙伸手拦下了他,“你别去,我把门锁了,咱们不出声,他就以为家里没人,等会就走了。”

        对付苏胜军这种人,硬碰硬没用,只能智取,你出去应战,这货就会故意赖在你家不走。

        但只要你不搭理他,他在门口喊一会儿,也就撤了。

        “话是这样说,但我不喜欢被人指着鼻子骂。”

        一向心高气傲地沈醉,并没有听苏心的话,而是拖着轮椅,快速去开了门。

        房门打开后,苏胜军看着门口的沈醉,那些原本想要骂出来的话,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每次见到这个男人,都会觉得害怕,甚至有种对方随时会站起来,把自己揍扁的错觉。

        “苏,苏心呢?让那个小狐狸精出来。”

        稳了稳心神,苏胜军结结巴巴地开口。

        沈醉冷眸睨着他,不答反问,“我的妻子,也是你能随便见的?你算什么东西?”

        这话,顿时刺激了苏胜军,他咬了咬牙,指着沈醉的鼻子怒骂,“你又算什么东西?老资,啊——”

        不等他把脏话骂完,沈醉猛地伸出手,用力一掰,苏胜军那只手指便生生被他给掰断了。

        整个巷子都回荡着苏胜军惨绝人寰的叫声,很多人在听到喊声后,纷纷探出头来查看。

        苏胜军也是个要脸的人,见这么多人看他热闹,他顿时气急败坏地威胁沈醉道,“你个残废,竟然敢打我,信不信我让我女婿分分钟把你抓进监狱?”

        他的女婿就是江常胜,这种人,连跟沈醉提鞋都不配。

        要不是不想过早暴露身份,沈醉甚至想现在就把江常胜喊过来,当着众人的面,看他给自己点头哈腰的画面。

        “你女婿是谁我不在乎,不过,你再敢指着我鼻子骂,信不信我让你爬着走出这里?”

        眯了眯眸,沈醉厉声威胁对方道。

        此话一出,苏胜军几乎是下意识地打了个冷战。

        他握着被掰断的手指,心中虽有不甘,却终究不敢再上前一步。

        “苏胜军,别以为你有江常胜给你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我警告你,这是法治社会,你敢乱来,小心我让警察抓你!”

        这时候,苏心也站了出来,对苏胜军怒喝道。

        苏胜军怕沈醉,却不怕苏心,见她还有脸来指责自己,顿时怒骂道,“苏心,你个小贱人,还有脸来威胁我?要不是你勾引霏霏的老公,害得他们夫妻反目,我怎么会来找你算账?”

        此话一出,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苏心见状,顿时气得脸都白了。

        “苏胜军,我警告你,造谣可是犯法的,你凭什么说我勾引你女婿?你有证据吗?”

        “废话,我没证据会平白无故来找你?今天上午,你是不是勾引江常胜,让他打了霏霏一巴掌?你个不要脸的贱货,五年前你就跑去夜总会卖,现在又来破坏我女儿家庭,你这种人,真是不要脸到家了!”

        为了把苏心名声搞臭,苏胜军干脆连五年前的事也一并讲了出来。

        苏心闻言,身体便是一僵。

        她没想到,苏胜军竟然如此丧心病狂,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那件事说出来。

        尤其,她身边还站着个沈醉。

        沈醉在听到“五年前”几个字后,眸子也是一暗。

        五年前,熟悉的体香,夜总会。

        难道,苏心真的是……

        “怎么,不说话了?看来被我说中了,苏心,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说你做点什么生意不好,偏偏去做皮肉生意,真是丢尽了我们苏家的脸!”

        见苏心白着脸不做回应,苏胜军以为抓到了她的痛楚,更加得意地嘲讽道。

        “苏胜军,闭嘴!”

        苏心气不过,咬着牙呵斥他道。

        然而她的声音因为太过激动,而变得毫无震慑力,甚至听起来,还有点心虚的感觉。

        这不禁更加刺激到苏胜军,他看向沈醉,假装好心地劝他,“你听见了吧?你老婆就是个随便什么人都能睡的婊子,这种女人,你要来干什么?要是我,我就把她给休了,省得天天给我戴绿帽子。”

        “我既然选择了苏心,自然是信得过她,倒是你……”

        沈醉并不为所动,而是目光暗沉地看着苏胜军的脸,“身为她的大伯,为了夺取这套房产,无所不用其极的败坏自己侄女的名声,居心何在?”

        苏胜军没想到,沈醉竟然会帮着苏心,当即愣住。

        但很快他就不屑地冷哼道,“哼,我说苏心怎么敢勾搭我女婿,感情是有你在背后支持,不会你们俩早就商量好的吧,一个负责拉皮条,一个负责卖,啊——!”

        不等苏胜军把话说完,他的惨叫声再次响彻整个小巷。

        这次打他的,不是沈醉,而是苏心。

        苏心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抄起地上的一根木棍,狠狠地砸在了苏胜军的后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