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节为所欲为

第五十二节为所欲为

        第五十二节为所欲为

        刚才欧阳洛璃开枪的瞬间,当真吓得徐赟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

        虽然老人家都说:艺高人胆大。可是徐赟这身被动获得的力量,直到现在想要保证正常活动使用都些困难,就更不要提什么‘艺’了。

        (现在让徐赟拥有迷之自信的,也就是他那一手莫名其妙获得的枪法,经过一番测试之后,他发现,不管使用任何枪械,他都能够做到20米之内百发百中。

        在二十米之内,他甚至都不需要瞄准,全凭感觉抬手就打,例无虚发。二十米之外,哪怕瞪大眼睛瞄上半天,该脱靶就脱靶,命中率和自身真实射击水平挂钩。)

        要不是女武神一枪将袭来的根须打成灰烬,徐赟险些就被这些之前还表现得恐惧和退让的聚合血肉给偷袭成功。

        看着血肉根须末端变异出来的角质钩爪,想到被它击中可能发生什么,一丝寒意和恐惧从心底生出,沿着脊背向上攀爬直,随即怒火燃起,充塞他的胸臆。

        没有二话,徐赟伸手对准半机械半血肉的控制台,掠取!

        无形的力量自掌心生出,撕扯吸纳着这棵半血肉半机械的诡异‘树木’。点点紫色荧光被从它内部抽出,没入徐赟掌心。

        虚数权能点数微微跳动,上涨了5点。

        已经与机械融合成一体的那部分血肉仿佛被抽走了生命力,瞬间失去活性,有机质畏缩,松弛,松开了紧紧包裹的控制台,爬满金属蒙皮的肉须垂落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溃烂消融,流淌出半透明的粘稠液体。

        看着流淌的液体铺满地板,顺着地上被凿穿的孔洞流泻,徐赟撇了撇嘴。

        啧,才五点,真少。

        “小样,还敢呲牙。”

        说归说,上一刻的心有余悸此时仍徘徊在心头,徐赟转向欧阳洛璃:“欧欧,谢谢你救了我。”

        “算我还你一次。”女武神高冷的撇过头,不与徐赟对视。

        滋滋滋~

        耳麦响起电流音,“有通话请求,是否接通?”作战辅助ai温馨询问,徐赟的眼珠一转,注意力集中到直接投映在视网膜上的虚拟屏幕那边,看到通讯频道里指挥部的通讯呼叫。

        于此同时,欧阳洛璃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接通。”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默契得宛如一人,这也是思维链接的特点。

        “嘿~徐师弟,你那边怎么样?”魏晓阳的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热络,丝毫听不出紧张或是急迫。

        “还行,搞定了。师兄你要看看么?”徐赟点头应声,同时不等另一边同意,已经开启了视频摄像头,徐赟面前的画面自动传输进入通讯网络。

        看到画面中那棵一看就已经‘死了’的机械类崩坏怪‘树’,魏晓阳很明显松了口气。

        ‘得亏抱上了这条大腿,看来这次危机可以顺利渡过了。’

        “哎哎哎,不用不用,师弟半是师兄我自然是放心的。”他嘴上客套着,脸上却已经笑开了花,和之前伪装出来的营业式笑容不同,这一次的笑容他是发自心底。

        而在下一刻,更让他高兴的好消息也来了,舰桥指挥大厅主屏幕的投影画面中,战舰控制系统示意图全部恢复成了绿色,而后技术部那边的通话申请也跟着响起,魏晓阳用眼神示意副官陶妮提自己接听。

        “说是这么说,我觉得还是给师兄看看比较好。这个鬼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战舰,之前的异常应该就是它引起的。我怀疑洪武和扬威另外两艘空天战舰上的问题也是它搞出来的。”徐赟低头,让画面镜头对准了地板,那有机质血肉腐化消融成的半透明液体正顺着地板上的孔洞向下流淌。

        镜头再次推进,对准了孔洞内侧,但因为摄像头分辨率有限,无法如徐赟的目力那般看清孔洞另一边的景象。

        “这个洞···是怎么来的···”魏晓阳显然也看出来徐赟展示给他看这些是什么意图,手动控制自己的舰长工作台,将徐赟传输过来的画面接入到指挥大厅主屏幕。也顺便将通话一并转接到公放频道。

        指挥大厅中的军士们转头看向新出现的画面,直到舰长转接这画面,显然是想让他们也看一看。

        “这摄像头不行啊,拍不到对面。呐~我来说说吧。”徐赟将镜头挪开,不在对准孔洞,毕竟这孔洞里面被摄像头拍出的图像几乎全黑,只有最中央一点点光亮。却根本看不清光亮另一边的景象。

        徐赟的镜头转向欧阳洛璃,女武神也太通讯频道中,见不需要自己发言,便无聊的捏住鬓角一缕发丝,逗玩起来。于是徐赟的镜头就听在了那屡顽皮的发梢上。

        “孔洞应该是贯穿到了战舰外面,我自己目视接过可以看到下面捆绑帝王蟹那家后的钢缆,钢缆上现在已经爬上了一层血肉有机质,应该就是这家伙搞出来的事情。这个臭东西还没死透。”徐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有怀疑,直接认定就是帝王蟹做的。

        “是这样,在运送超巨型帝王级崩坏兽俘获体3301号之前,我们的专家已经对它进行过检测和评估,虽说现有的仪器检查不出它还有生命体征,不过相关领域的专家说不排除它仍存活的可能性,只是我们的仪器还无法检查到。”魏晓阳解释了一句。“我们人类定义的生与死是否适用于崩坏生物身上,说实话到现在也没人能搞清楚。”

        “嗯~那这么说你们是知道它可能是活的咯。”

        “可以这么说。”

        “那怎么不防着点?”

        “这···起运之前我们已经采用了一些限制措施,呵~但似乎对它都没什么用。”魏晓阳一声苦笑。

        人类面对来自另一个次元世界的崩坏怪物,到如今仍无知的仿佛像个小学生。

        “或者有人心存侥幸,赌它已经无法再进行反抗了吧?”徐赟冷淡的声音从通讯频道传递过来。

        魏晓阳愣了一下,脸色难堪又无奈。

        “不排除这种可能。”

        “嘿,作妖的人哪儿都不缺,专家学者什么的,我向来对这种人没好印象。师兄你也真是挺辛苦的,跑腿运这么危险的鬼东西,还要给砖家擦屁股。

        好了,帝王蟹这家伙我来搞定。这臭家伙刚才还想偷袭我,这个仇,我现在就要报复回去。

        这下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洪武和扬威两艘战舰上的异常就很好解决了。”

        “想来它们也是战舰控制系统被入侵,里面的人应该都还安然无恙。只要不是战舰里的人都被崩坏意志控制变成傀儡,这次的损失就还在可控范围内。”魏晓阳顺着徐赟的话头说道:“对了,师弟你说要搞定帝王蟹,这可是超巨型帝王级···”

        “嗨~!还不就一大螃蟹,现在胳膊腿都卸了,揍它它还能还手怎么的?”徐赟自信满满的说着,画面镜头却在女武神身周游走,转挑曲线起伏的位置拍摄。

        ‘老子这次不吸光你留着养好了再搞事情么?

        指挥大厅里的一众军士瞪大眼睛,怎么说着解决崩坏兽的事儿,这就开始播放福利画面了,别说,这位女武神的身材真是一顶一的棒,特别是颜值还相当能打,气质又高冷淡漠,如果换上一套天朝礼服,着实有种求而不得的冰山仙子的味道。

        魏晓阳立刻操作工作台,将画面和通讯音频全部切回自己的直属专线。这让正欣赏女武神身材的几名军士不住新生怅然若失的感慨,只能默默叹口气,老老实实继续工作。

        “师弟,如果可以的话,不要弄死那家伙。有人需要它活着,你···知道的吧?”魏晓阳切回专线之后,开口请求说。

        徐赟一听,不自觉的做了个掏耳朵的动作,奈何戴着头盔,手指头根本碰不到自己的耳朵。

        “好吧,也就是说有些人需要它当实验材料做点什么是么?我明白了,我会尽量让它活着的,那个,师兄啊,扬威号我就不去了,你派别人吧。另外给我调艘船,载我到帝王蟹那儿。”

        徐赟的请求,魏晓阳当然是无条件满足,而且这次调派给徐赟的指挥艇仍是高鸿那艘,毕竟之前就委派他们俩一起执行去扬威号探查敌情的任务,想来两人会比较熟悉。

        只不过事情进展超过预期,两人尚未前往扬威号,赤霄号本身就发现被入侵,双方争夺战舰控制权等事件。

        而这也可以说是因祸得福,正因为赤霄号被入侵,诱发了徐赟探明事情真相,并借助他自身的权能等级压制了‘帝王蟹’在系统中的入侵行为,成功夺回了赤霄号,也顺便找出了敌对目标的真面目。

        技术部和维修部的技术军士们不仅行动执行能力一流,解决问题的主观能动性也充分展现了出来,难得技术军事露一次脸,他们卯足了劲,在一小时之后拿出了以徐赟的账号权级为蓝本编写的战舰主控系统控制权夺回程序。

        事实上这就是一款不折不扣的系统病毒,它的功能也很简单,就是将战舰的控制权抢夺到自己手中,然后用己身代替战舰主控系统操控空天战舰。其目的和崩坏意志在系统层面的入侵行为如出一辙。

        有了这款夺软件,只需要将它接入战舰的控制系统,就可以轻易夺取空天战舰的控制权,解决掉篡夺了洪武和扬威两艘空天战舰主控系统的崩坏意志。

        不过,将它送到洪武和扬威两艘空天战舰上,接入主控系统又成了一道难题。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已经率先出发的第一艘前往洪武号执行侦敌任务的女武神指挥艇,成功投放女武神之后,遭到了反应略显迟缓的洪武号近防武器攻击,在毫不留情的自动火力全力打击下,这艘指挥艇不得不带着轻伤撤出洪武号的最终防空识别区。

        两名执行侦敌任务的女武神则被滞留在洪武号的顶部外甲板上,和洪武号的自动防卫武器周旋,顶着高空中寒冷的罡风四处躲避。洪武号的自动方位武器在崩坏意志控制下可谓疯狂,近距离防空导弹根本不在乎会不会击伤战舰自身,追着女武神和指挥艇就是一轮又一轮的轰炸。

        洪武号自身的近防自动武器平台被自己发射的近防导弹炸毁了数台。

        赤霄号内部,四名女武神在丙层舱段执行地毯式搜索,寻找可能存在的其他入侵点。

        另外剩余的四位女武神则再次分成两队,组成突击小组,分别派往洪武和扬威两舰,这次的任务不再是侦敌,而是强攻,攻入战舰内部,将夺回程序连接进入战舰主控系统就是她们的任务。

        强攻小队本该由最少三名女武神组成,但魏晓阳现在手头的女武神就只有这么多,赤霄号内部需要清查,徐赟这边不能不派一个人手陪着,强攻小队又不能委派陆战队和女武神协同作战,就算战士们愿意,女武神同意,他也不会同意,陆战队去了只会成为女武神的累赘,他不得不削减这一个名额。

        他再次生出人手不够捉襟见肘的感慨。

        但每艘空天战舰的配属女武神名额只有一个中队九人,他这里因为加入了徐赟和欧阳洛璃,实际上拥有了十名女武神,事实上是超额了。

        ‘如果女武神再多一些,不奢望像陆战队那么多,能和战机一样数量就好了。’仰望舰桥指挥大厅大屏幕的魏晓阳心底默默叹气,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再次汇合高鸿之后,徐赟和欧阳洛璃顺利蹬艇,这一趟出发再无波折,指挥艇从空天战舰的舰腹投送口出发,来到帝王蟹上空前。

        顺利来到帝王蟹上空之后,操纵指挥艇的舵手就好像喝醉了一样,还不等靠近降落,指挥艇就开始左右摇摆。

        由于需要出战,所以徐赟和欧阳洛璃、柴娜一起,乘坐在登陆仓里。看着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又凝重的柴娜,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常的徐赟扫了旁边欧阳洛璃一眼,发现她闭着眼睛安静坐在座位上,身体就像和椅子焊接成了一体,丝毫不受指挥艇晃动影响。

        于是他略微沉吟,开口问道:

        “柴娜,你晕船么?”

        双手紧紧捏着战虎刀柄,仿佛生怕又让徐赟给‘借去’的柴娜宛如护食的小狗,她咬着牙顶着苍白的面色翻了个白眼“晕你个大头鬼。如果晕船我怎么通过女武神考核,别告诉我你这点常识都不知道?”她毫不客气说道。

        战虎重新回到她手中时,发现上面多了几处刮花,心疼得她彻底记恨上徐赟这个‘能打’的指挥官。有机会的话,她不介意和徐赟切磋一下,试一试这个一直以来以没什么个体战斗力著称的指挥官群体中出现的异类。

        “那你的脸色···啊~!该不是有喜了吧?”徐赟张大嘴做震惊状,欧阳洛璃听到这句话也睁开眼睛,看了眼柴娜。

        “你···有病吧?!”被安全带绑在椅子上的柴娜伸长腿一脚踹了过来,奈何身高有限,哪怕身腿比例很好,腿长不够就是不够,她的脚停在徐赟身前两尺多的位置。

        “女武神守则16项基础条款最后一条就是服役期间不可搞男女关系,而且个别女武神本身也有各种原因,不能做那些事。”欧阳洛璃的意念声音通过思维链接传递而来。

        “变异?”

        “···对。”

        “那你能么?”

        “去死!!”

        “我就问问,又不是要和你做什么?而且你也不是我女朋友,我很专一的,关系不确立绝不乱搞。”

        “去死去死去死!”

        “那你脸色变得这么难看,到底是为什么?”徐赟开口问柴娜说。

        “你感觉不到么?那股威压,就算我和高鸿思维链接,现在也有些喘不上气,还会感觉针扎一样的头疼,然后似乎天然不敢靠近······那个家伙。”柴娜捏着战虎刀柄,咬着牙说。

        “对不起,没感觉。”徐赟一脸若无其事的摇着头。

        “这···就是红色评级的思维链接强度么?怪不得小欧也是一脸平淡,好像丝毫影响都没有一样。”

        “不,不是好像,是我感觉不到丝毫你说的那种威压。”徐赟很装比的将鼻子高高抬起。

        “你!好气啊~!我算是理解你之前为什么那么生气了。不如我现在劈死他,给你换一个指挥官吧?”柴娜转头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欧阳洛璃。

        “好啊”欧阳洛璃闭着眼睛,表情冷淡的回道。

        “呐呐呐~小欧阳同意了。我可不客气啦~”柴娜坏笑的盯着徐赟,将比自己身高还长的战虎举到头顶,她的确踹不到徐赟,但战虎够长,劈得到。

        呜呼~

        下一瞬巨大的战刀已经划出一道残影劈斩下来。

        “我特喵,你来真的?!我躲!我躲躲躲!”徐赟仿佛遇到强盗的少女般尖叫着,躲闪着,试图逃离刀影的袭击。

        “哼~!让你得瑟,红色品级的思维链接就了不起了?就能为所欲为了?看我砍掉你的三条腿,你还怎么得瑟!”

        “哎~嘿~我红色品级思维链接,就是为所欲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