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节它逃了

第五十一节它逃了

        第五十一节它逃了

        叮~

        电梯箱门似缓实快的向两侧滑开。

        箱门外围拢着等候的人群,站在后面的人抻长了脖子,探头将目光投向敞开的电梯箱内部。

        “来了,来了!真的上来了。”有人出声。

        有人欣喜,有人兴奋,更多则是悬着的心落回肚里的松了口气。

        电梯箱内的众人排队走出,围在电梯间里围观的人向后退开,为他们让出空间。有些凑热闹偷偷围过来的,在亲眼证实了战术小队回归后,则趁着这个机会悄悄溜回自己的工位。

        几名一身灰蓝色迷彩服的军官越众而出,硬上了打头走出来的01号队长。

        “陈震少尉,辛苦了。”领头的军官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

        肩号01号的陈震赶忙伸手和对方轻轻握在一起。“指导员,我回来了。还有两名兄弟,我没能带回来。”他神色愧疚又沉痛的说道。

        握在一起的两只手用力摇了摇,那名被唤作指导员的军官用左手拍了拍陈震的肩膀,以示安慰。

        “情况我已经从汇报里了解到了,要相信我们的女武神和指挥官,咱们的兄弟一定可以救回来。接下来你把情况再和我具体说道说道,我们想试着分析一下那个敌人。这个鬼东西真是···搞得参谋部脑仁都快炸了。你们回来,说实话让我们很是松了口气。”

        “好。”陈震用力点头。

        陈震跟着指导员和一众陆战队高层军官离去,麾下跟着一起返回的战术小队队员也先被医护兵领走,去做身体检查。

        而作为本次回归重头戏的两名维修部技术士兵林昊和郑北峰,受到了更热烈的欢迎,也可以说是同时接受到了更繁重的任务。

        军人本就雷厉风行,说少做多,技术部门的军官更是如此,这些不善于言辞的主,寒暄没说上几句,就领着两人直奔赤霄舰甲级编号舱段的超级计算机主脑机房,直接展开接下来的工作。

        两人来到主机房外,舱门横向自动开启,一众装备维修部、舰载武器技术开发部挑选出来的精兵强将已经等在里面了。

        众人用热切又焦急的目光迎接了这两名刚从最前线归来的战士,还好之前已经在出电梯箱的时候享受过一次众目围观瞩目的待遇,林昊和郑北峰这次表现还算镇定。

        然而,真正让林昊和郑北峰激动,感受到上级对自己二人重视的,还是那已经准备就绪的,配给两人使用的最新锐型号超微型超级计算机终端作业平台。

        亲手摸到那冰冷金属质感的外壳,粗犷中夹着精细、严整且实用的工业化外观设计,最尖端的技术构件,结合而成的外接拓展设备,林昊的呼吸声都不由自主变得粗重了两个分贝。

        “时间紧迫,我们赶紧开始吧。”一身灰色工作服的维修部女负责人推了推眼睛,语气严肃认真又不失沉静的开口说道。

        “虽说已经切断了丙级舱段和甲乙两级舱段之间的物理信道连接,可对方还是通过无线电信号传输功能隔空遥控,成功在乙级舱段两处重要信息终端机打开了突破口,如今乙级舱段和甲级舱段之间的物理网络缆线我们也已经实行了切断隔离,可对方还是攻占了70%以上乙级舱段舱室和设备的控制权。”等在主机房里的技术士兵立刻有人汇报最新进展。

        其他人则各回各的岗位,继续和面前工作台里的敌对目标争夺战舰设备的控制权。

        “现在乙级舱段除了一台主推进器和独立运作的两座聚变能源基站,只剩下十几间无关紧要的舱室未被夺取。”汇报进展的士兵语气沉重的说着。

        “甲级舱段这边,也有部分设备和舱室的控制权被对方夺取。”另一名岁数已经进入中年的主管级士兵进行了甲级舱段的情况补充。

        说着,主脑机房舱室内一圈工作平台前方,占据整面墙壁的投影屏幕被点亮,赤霄号空天战舰的三维剖面图出现在屏幕上,未被对方篡夺控制权的舱段和设备标注为绿色,已经丢失了控制权的舱段和重要设备模块则标注为红色。

        此刻屏幕主显示区域中央位置,刺眼的红色已经占据了数个角度剖面图中的大半。上、中、下分别对应的甲、乙、丙三个区域舱段,绿色占据较多的区层,仅剩位于最上方的甲级标号战舰区域。

        乙级和丙级两大区层剖面图,乙级区域剩余的绿色区块只有零星几块仍在坚持,最下方的丙级编号区域更是全部红色。

        (这里标注的是战舰主控系统失去控制权的区域,事实上丙级编号舱段的部分区域,控制权已经被林昊两人利用徐赟的个人权限夺得。)

        就在众人看着大屏幕上的剖面图时,一块标注为绿色的舱段转为红色,显示已经被对方夺取了控制权。

        “你们是怎么上来的,从汇报里说,你们从那名女武神指挥官那里得到了更高级的控制权限?”一名头发稀少的技术主官凑近两人问道。

        “是的,我们拿到了徐赟指挥官的个人账号权限,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的个人账号权限比舰长的权限,在战舰主控系统中的优先级还要高。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夺回那个非法权限撺掇走的控制权。”林昊和郑北峰一边说着,在众人瞩目中,拆卸维修用动力甲胄安装在背后的笨重又臃肿的附加维修机械臂模块。

        “说到这一点,你们有查出那个非法权限的由来么?”

        那人摇头,和他一起摇头的还有旁边两名技术士官。

        咔哒哒,咔哒哒哒哒,咔哒···

        轻快密集的键盘敲击声连接成片,主机房里没有任何一个闲人,如今还没动手开始工作的只有维修部的那名女主管和另一位来自技术开发部的主官加上林昊郑北峰两人。

        “哪有时间调查它的来源,只是和它争夺控制权,拖延它篡夺整艘战舰控制权的时间我们就已经疲于奔命了。”

        他说的没错,林昊曾利用舰长授予自己的临时权限和对方周旋过,想要从对方手里抢回控制权不是不可能,只是相当困难,在你抢回控制权的时间里,对方从主控系统里抢走的控制权更多。

        与其无谓的在某一舱段权限上进行费时费力的争夺,不如在对方夺取权限的时候设立陷阱和误导进行阻挠,拖延时间来得实际。

        当然这只是针对普通舱段和那些不那么重要的功能设备而言,对于聚变能源基站和反重力引擎这俩块空天战舰最重要的设备控制权,无论如何都有紧守阵地,反复争夺的价值。

        不然大家就等着战舰掉下去,砸到地上一起摔死吧。

        卸下碍事的维修用机械臂模组之后,林昊从郑北峰背后存储格里取出了工作用平板,用实体数据线和一旁的计算机工作台连接。

        啪啪啪~

        主官拍了拍手示意其他人停止手头工作,准备接手林昊提供的账号任务。

        账号这个东西当然只能一个人登录使用,但是林昊可以同时建立数十个帐号任务,然后将这些以此账号名义执行的任务分发到不同的计算机终端进行并行执行。

        这样一来就可以实现多人同时利用徐赟账号抢夺敌对非法权限手中控制权的目的。

        反正主控计算机和设备在检索权限的时候,又不会检查使用设备操作这个账号的具体是不是同一个人。(当然,登入主控系统的时候,会对登录者进行核对,不过这个步骤徐赟已经完成。)

        “就是这个账号么?”看着林昊共享过来的账号任务,工作台前的士兵看着面前屏幕上已经切换过来,将自己之前使用的临时舰长权限账号顶掉的另一个账号。

        无论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女武神指挥官账号,在名称后面也没有任何特殊权限词缀。

        然而真的利用它开始执行操作之后,这名技术士官就发现了不同。

        “简直太神奇了,竟然真的躲回了控制权。”虽然夺回的过程需要自己深入高级选项设置内进行许多手动精细操作,可这也比之前自己重新写代码做陷阱设绊子也挡不住对方夺取权限来得爽快太多了。

        “我的完成了,已经那会甲五号舱段通风系统控制权。”另一名士官抬手汇报。

        “座机号。”林昊头也不抬的问到。

        “703.”那人回答。

        下一秒新的任务命令就共享了过去,那人立刻低头继续忙碌起来。

        最先夺回一处设备控制权的士官看着屏幕上已经显示完成的任务,愣了愣,开口喊道:“404.”

        刚报完编号,他面前屏幕上的人物列表中瞬间又多了一条任务。

        另一边

        郑北峰和女上司钟爱嬅配合,重新录入主控系统的权限资格,用徐赟的账号权限替代舰长权限,接替战舰主控系统控制权。

        当主控系统控制权转交到徐赟账号下之后,侧方墙壁上投影大屏幕中战舰剖面图里越来越少的绿色区域登时刷新,剖面图中画面色块区域对比顿时得到逆转。

        原本的红多绿少的比例在刷新之后已经变成了近乎旗鼓相当。

        一块又一块绿色区域重新在已经被红色占领的区域中亮起,此时整个甲级区域已经全部转成绿色,位于中央的乙级区域也正在飞快转绿,随着士兵们不断报着自己的座机号,每一声报号,大屏幕中央的刨面图上便会多出一小块绿色。

        红色占领区正在快速沦陷。

        以这样的速度,众人齐心协力最多只需要半小时就能夺回整艘战舰的控制权。

        而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就要棘手的多,控制权是拿回来了,但是那个潜入战舰主控系统篡夺控制权的存在如何将它揪出来,就成了重中之重,如果不将它揪出来彻底剿灭,遗留下来始终是个祸患。

        难说过多久之后它又会以徐赟此时账号的权限等级为基础,开发出更高优先级的平级权限账号,再次进行控制权争夺。

        有了这一次的教训,那个家伙说不准不发动则已,一发动便让众人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幸好对方的目的是篡夺整艘空天战舰的控制权,而不是只攻陷数据库。如果是为了数据库里的资料,此时的赤霄号等于是已经被对方扒光了所有秘密。

        被篡夺控制权最危险的就是停止能源供应,让反重力引擎停摆,空天战舰坠毁。至于武器系统和能源基站自毁,以及空天战舰自爆,这些功能都有着严格限制,对方就算想执行,这边也有办法在倒计时结束前阻止自毁进行。

        “奇怪,对方夺取我方战舰主控系统控制权的动作停止了。”

        “当然会停止,主控权已经转交到这位指挥官的账号名下,它抢不过去的。”

        “嘿嘿嘿~孙子,看你还怎么嚣张!”

        “哦耶~!乙级舱段的全部控制权已经拿回来了!”

        众人小声的欢呼一声,彼此和临近的战友击掌或者碰拳庆祝,而后继续投入作业中。

        李昊哪怕利用特别改良的机械手甲操作键盘,此时也累得满脸疲态。战友们都很给力,完成任务的速度可谓迅猛,这就苦了他这个编辑制作任务下发给其他人的账号主控。

        自己这边编辑任务的速度已经无法满足战友们完成并申请新任务的速度了。

        “北风,来替我一下,我休息会儿。”体力上的损耗只是小头,真正疲惫是精神,高强度编辑分配任务十几分钟,林昊看屏幕的眼睛已经出现虚影。

        “哎~?哦,来了。”林昊一蹬地面,滑轮椅将他送到旁边,让出工作台,郑北峰立刻接手工作。

        “037.申请”

        “258.申请”

        “606.申请”

        “404,任务完成,申请新任务。”座机号404的中年士官趁着新任务没下来的孔隙,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电子烟管叼在嘴里。

        (这种电子烟使用的是人工合成的一种弱成瘾性药物,作用类似咖啡,可以提振精神,舒缓疲劳,吸食的时候没有烟火,只在烟管前端模拟出燃烧效果的灯光,是大华军方后勤部开会审核通过,允许士兵使用的一种补给品。)

        “任务还没好么?我这边已经等着了。”最先呼叫申请的037好座机的士兵用手指快速敲打着桌面,不耐烦的大声嘟囔。

        已经习惯了林昊一个接一个不停分发下任务来,这些士官们突然变得清闲,以为出了问题,有等得稍久一些的人便开口催促起来。

        “急什么急,编辑任务不要时间的啊,我这还要搜被占领了权限的舱室,设备名,生成接替控制权的······”

        “自己手慢就承认,别找理由狡辩。”

        “还是刚才那兄弟给力,同时兼顾我们27个人的任务分派都能无缝衔接。”

        “就是就是。”

        “你都说他给力了,这么给力的哥们就他一个,别怪小弟能力有限,只能达到普通人水平。”郑北峰干脆耍起无赖,根本不和这些家伙对线。

        一个又一个任务在他手指敲打下生成,被他分发下去,速度虽说不快,却也没让这些技术大佬彻底闲下来。

        就在他敲打键盘,建立新任务的时候,旁边大屏幕上突然闪过一阵光影变化。

        绿色的荧光照在所有人身上,引起众人注意。

        所有发现异常的人陆续转头,然后就看到投影的大屏幕中央,战舰剖面图中的所有图标全部转为了绿色!

        这才不到二十分钟,怎么大屏幕上的图标就全部转绿了?

        众人每次接取新任务都会抬头看一眼大屏幕,确认控制权夺回的进度,就在前一个任务完成的时候,丙号区才刚夺回了不到7%控制权。

        这变化来的太突然,让众人一时间有些摸不到头脑。

        “那···那个和我们对线的非法权限难道另开一条线,偷偷并入了我们的权限中?”有人提出了某种可怕的猜想。

        若是真的如此,众人方才的努力就等于做了白工,对方接替己方权限掌管战舰。

        在昏沉中惊醒的林昊瞬间凑近郑北峰,抬手在键盘上一阵劈里啪啦的敲打,确认账号能够正常使用,且没有多余命令生成。

        “不可能,账号的行使权还在我们手中!”

        “会不会它选择了潜伏,等我们这边放松警惕,重新一举接管战舰?”有人提出了另一种猜想。

        “这个,很难确认······”停下手头作业的技术部主官脸色难看得仿佛涂抹了一层铅笔灰。

        场间一时陷入沉默。

        “换一个账号试试。”维修部的女负责人发话,在征求了在场几位领头负责人的同意后,开始切换战舰主控系统控制权限。

        主控系统控制权移交回原战舰主控智脑,大屏幕上画面再次刷屏。

        仍是一片绿色。

        疑惑就像一把利剑,悬在所有人心间,于是在主官点头之后,战舰主控权限再次进行转移,这一次接替控制权的是备用战舰主控智脑。

        大屏幕上控制权区分剖面图仍是一片赏心悦目的青绿。

        经过再三测试,两轮讨论之后,众人终于得出结论:

        “对方,似乎放弃了已经篡夺过去的控制权,······它逃了。”

        但这依旧不能作为最终结论,众人重新开展工作,这一次的工作将会堆积如山,他们要重新筛查战舰主控系统全部功能指令的编写代码,检索各个设备操作系统内是否有存在异常代码或者隐藏起来的未激活指令。

        不过在此之前,已经可以将战舰控制权已经暂时夺回的好消息上报给在舰桥指挥大厅中等待的空天战舰指挥部高层。

        丙级编号区,战舰下层冷冻储藏库。

        徐赟抬起按在冷冻控制作业平台上的手掌,那棵之前已经被有机质血肉聚合改造成机械类崩坏怪物的平台沉默的矗立在他面前。

        而控制台脚下甲板地面上,原本聚合包裹着它的有机质血肉此刻彻底瘫在地上,有机细胞正从内部缓缓自行崩溃,腐烂,溶解成一滩腐臭的黏液。

        刺鼻的味道随着黏液从有机质血肉下方析出、流淌、漫延,覆盖了成片地板,飘散到空气里,隐约间竟能看到绿和黄掺杂的有色气体向上升腾。

        “小样,还敢呲牙?”徐赟踢了一脚彻底熄灭了屏幕光芒的作业平台,撇嘴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