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五十节爱会消失

第五十节爱会消失

        第五十节爱会消失

        黑暗充斥在冷冻仓内,来自走廊里的灯光被堵在敞开的大门外无法深入。

        两名背对仓储大门站立的士兵仅有下半身和腰部往下的部分被洒落的灯光映亮,剩余部分只能隐约看到机动甲胄隐在黑暗中的轮廓。

        走廊穹顶洒落的灯光突然毫无征兆的开始闪烁,每当灯光熄灭,似乎便有什么看不见的从黑暗中涌出,偷偷潜入徐赟和欧阳洛璃所在的舱段走廊。

        因为通风系统被关闭的缘故,没有了那无时无刻不停的微弱气流音,这段舱段走廊空间便变得尤为宁静空寂。

        滴答滴答

        黑暗深处响起水滴摔碎的声响,一点一滴扣动着后来者的心弦。

        咚咚~咚咚~

        心跳声在耳畔鼓荡,欧阳洛璃一只手握着崩坏能步枪,另一只手悄悄伸出,捏住徐赟动力甲胄背部的构件边缘。

        战术目镜里没有任何成像产生,集成多种扫描功能的侦测系统在冷冻存储舱室的黑暗中彻底失效。就如方才站在丙十号和十一号舱段走廊衔接处,在灯光下窥探黑暗中时一样。

        她悄悄咽了口唾液,眼睛机警的扫视着存储仓内,警惕任何可能出现的威胁,但在舱室大门内目之所及除了黑暗再无他物。

        来到舱室外,对方的防抗徒然变得激烈,哪怕是可以轻松夺回控制权的徐赟此时也感觉有些棘手,他上一瞬刚躲回甲胄控制权,下一秒还不等做一个动作,那个该死的家伙又将控制权抢走。

        翻来覆去争夺这具甲胄的控制权,徐赟只觉得心头憋着的那股怒火越烧越旺。

        “欧欧,这套盔甲多少钱?”

        “啊?”正在黑暗环境营造出来的恐怖氛围中紧张着的欧阳洛璃,突然听到这个问题,有点懵。

        “我想知道如果我弄坏的话,会不会让我赔偿。”

        “原则上来说,战斗的时候损毁,损失自然由军方承担。不过···”女武神愣愣的回答。

        “啊哈~由军方承担,那没事儿了。”徐赟一听不用赔钱,顿时放心大胆的做起体育课开始时准备活动的各种姿势。动作浮夸又张扬,让这本就黑暗沉寂的恐怖氛围顿时增添了许多诡异元素。

        咔啪~!喀嚓!喀嚓!···

        伴随他浮夸的动作,动力甲胄各个关节位置连续响起多处机械结构受损的金属撕裂和摩擦的声音。

        “不过个人非必要原因主动损坏装备,肯定是要赔偿的。”欧阳洛璃后面未说完的话语姗姗来迟。

        徐赟灵动嚣张的准备活动如同中了定身咒,瞬间卡壳停在原地。他缓缓转头,苦着脸说道:

        “我擦!你说话怎么还带大喘气的啊?”

        徐赟差点哭出来“我这都整完犊子了你才讲。“

        一套动作下来,动力甲胄内部关节位置的锁定机括肯定是被强行破坏了。要是照着女武神这个说法,不知道会赔多少钱。

        欧阳洛璃捂着肚子,缓缓蹲下身来。捏着徐赟背甲边缘的小手转而握成一只拳头,用力连续敲打徐赟背部装甲板。

        嗤嗤嗤~

        嘻嘻嘻嘻呵呵呵,压抑的尖细笑声自蹲下的欧阳洛璃身上发出。

        “欧欧,你咋了?一言不合客串女鬼是么。导演给龙套多少出场费?”徐赟骤然转身,扶住女武神颤抖的双肩,一脸情真意切的问道。

        下一秒他就被崩坏能步枪的枪托顶在胸口上推了出去。

        “你这个家伙真是混蛋啊,跟你在一起什么气氛都紧张不起来。”

        “哪有,我明明很认真的好么?就算路上遇到有人遛狗不牵绳,都会主动给城市动物收容管理中心和精神病院紧急入院部打电话,为了不占用120急救车公共资源,又能第一时间为患者送去人文关怀,我可是煞费了一番苦心。”徐赟一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一边又舔着脸凑伸出双臂想要再次抱住女武神肩膀。

        砰~

        一只拳头轻轻敲在了他头盔上。

        徐赟终于接着闪烁的灯光,看清了女武神眼眶笑出眼泪的笑颜。

        这一瞬间,仿佛走廊都被光明覆满,世间再无阴霾。

        原来美女的笑容真的可以让环境都发生变化。这时他脑海中唯一残留的想法。

        而这个念头也通过思维链接传递到了系统连接的另一边。

        女武神脸颊迅速爬满红霞,反而让原本噙着泪水的笑颜更显娇艳。

        “啊~!”徐赟一声大叫,猛的向后倒退,撞在了墙壁上。他单手死死按住胸口,仿佛怕里面有什么东西穿过胸腔和动力甲胄的胸口装甲板,跳出来一样。

        “我受不鸟了!!”

        这一刻他只觉得心脏已经成为脱缰的野马,任何人都不能阻止自己喜欢上面前的女孩。

        “原来···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再见了,我的老婆们。”徐赟痛苦的留下了悔恨的泪水,在心底默默过了一遍自己纸片人老婆的名字并一一和她们告别,当道别进行到三十八个之后,他才自猛然发现,纸片人老婆的脸和名字在记忆里竟然已经模糊得无法一一对应上。

        “啊,我有罪,我有罪啊,原来这就是那句‘爱会消失’的由来么?”徐赟颓然跪在地上,用力抓挠起走廊侧壁,在一声又一声兹拉兹拉声中,原本光滑平整的墙壁蒙板上留下一道紧邻一道的四指抓痕。

        但是我不后悔!

        他转头看向笑容已经凝固的女武神,那张先前覆满红霞的娇艳容颜哪怕此刻已经褪去血色,依旧美丽得宛如瑰宝。

        “欧欧···”他刚开口又顿住了,张开的嘴停在原地,舌头在口腔中着急的几乎要打上几道蝴蝶结,却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

        说出什么样的话语才能让自己的告白显得不那么突兀?才能让对方欣然接受自己胸腔中这份熊熊燃烧的炽烈情感?

        这时欧阳洛璃颤抖伸出的手指为他指明了方向。

        徐赟的注意力随着那根颤抖的手指移动,再次转头,看向了自己侧后方,冷冻储藏仓内里的方向。

        目光一点点偏移,一名已经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士兵出现在视野中。透明的头盔面罩内,表情呆滞的脸颊上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视线由下向上扫视,徐赟的瞳孔骤缩,士兵脸部细节被他此时超强的视力放大数倍,血气充盈的厚实嘴唇,周边包围了一圈细密的胡茬,嘴角边的胡茬和皮肤上挂着半透明的唾液,看着像个电影镜头里的傻子。

        探出鼻孔的鼻毛显然许久未经修剪,毛孔粗大的皮肤表面覆盖着一层刚沁出不久的油汗,眼角里积存的眼屎耷拉出眼眶···噫~真恶心。

        这眼屎竟然还会动!

        目光继续偏移,另一名士兵也进入视野,他同样目光涣散而呆滞,脸部细节却比第一名进入视野的士兵好了不少,虽说脸上同样覆盖了一层油汗,毛孔却细密干净了不少,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洁面乳。

        他也有会动的眼屎耷拉出眼眶,在眼角边漫无目的的上下舞动。

        然后他的视线再次挪移,看到了两名士兵端在手里,指向自己两人的枪口和已经扣在扳机上的手指。

        那手指似乎正要按下。

        啪~!啪~!

        耳光的响声在寂静的环境里显得尤为清脆响亮。

        尚未扣下扳机的士兵被徐赟扇得倒飞回了冷冻舱室内。

        咚!咚!咣当~砰!

        两人撞上冷冻仓室里的货柜,撞响出连串的重音。

        五指成爪,徐赟做出虚抓动作的右手掌心现出一小团白色和粉色糅合的肉块。

        “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竟然敢坏本大爷的好事。”瞳孔深处已经化作金色的徐赟将肉块掷在地面,一脚踩了上去,用力碾轧。

        精神层面,一声细微的尖锐叫声在意识外壁上撞成粉碎。

        大踏步走进冷冻储存仓内部,黑暗中有看不清楚的阴影在收缩,躲避,向着远离徐赟所在位置的远端退却。

        “亮!”

        语声落下,头顶的照明灯瞬间亮起。

        他的话语即是指令,他的意志行使权能。

        这一次照明灯洒落的光芒持续又稳定,那个崩坏意志的代行者不仅没能抢夺回它的控制权,还丢失了更多。

        以徐赟头顶的照明灯为起点,周围临近的照明灯次第点亮,点亮的照明灯不断增加,直到整间存储仓都被纳入光明之中。

        舱室内的景象被灯光照亮,蜷缩在黑暗中和角落里聚合血肉全部亮出了真身。

        “就这?”欧阳洛璃挺胸抬头重新站直了身体,语气中夹杂了三分不屑,两分如释重负和一股浓浓的羞恼以及怨怼。

        自己竟然因为这些连具体形态都没凝聚出来的聚合有机质血肉而恐惧!欧阳洛璃实在有些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她深深吸气,平复着躁动的情绪,忍住了开枪将舱室内全部有机质血肉用崩坏能射线烧成灰烬的冲动。

        冷冻食品存储仓库内的制冷系统已经关闭,存放在仓库里的存储箱此时开启了小半,这些存储箱的箱壁上,仓库内壁墙缝间,夹角里,天花板内嵌的灯箱外,凡是有缝隙的位置全都覆盖上了一层有机质血肉。

        有机质血肉覆盖最为集中,数量最多的位置,是冷冻仓库内的制冷系统控制台。此时灯光洒落,这些血肉仿佛见不得光的蟑螂虫子,纷纷躲避向角落和缝隙内部,躲藏到舱壁蒙板后方,这控制台上的有机质血肉却唯独不肯离开。

        “它大概就是借着这个控制台入侵篡夺战舰控制系统的吧,那现在这控制台算是机械类型的崩坏怪物么?”徐赟的怒火随着两巴掌落下,夺取了整座冷冻存储舱的控制权之后,稍稍消退了些许。此时看到那被血肉包裹的控制台,看着和众多有机质血肉混在一起的控制台显示屏幕上亮起的光芒,好奇心压下了怒火。

        “应该算是吧···”欧阳洛璃也不敢肯定,之前她见过的机械类的崩坏怪物都是被血肉包裹改造成半血肉半机械的各种载具和武器平台,这种和一台不能动的控制台融合的崩坏怪物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只控制台此刻展示在两人眼前的形象,近乎于一棵由血肉和机械融合而成的树,树皮是包裹在外血肉层,而根茎则由扎破了战舰合金地板层的有机质血肉和各种管线融合组成,至于它的树干和树冠,就是这座控制台。

        揉了揉下吧,徐赟走近控制台,分散扎根在控制台周遭的根茎竟从地板上拔起,往远离他所站位置远端挪移。但控制台就在这里,它们再躲也躲不远。

        蹲下身,徐赟将眼睛凑近血肉根须拔出来挪移位置之后,地板上空出来的孔隙。

        目光看到的下方,并不是黑不溜丢无光照亮的装甲板夹层,而是能透过一段狭长的隧道看到下方景色的通透孔洞。

        以他的目力,甚至透过这孔洞看清了下方山林生长的树冠上被阳光照得脉络分明的翠绿树叶。

        以及一截攀附着些许藤曼般有机质血肉细丝的钢缆。钢缆连接着什么无需言明,徐赟心中已有答案。

        “你这个家伙,竟然还不死心。”徐赟嘴角一勾,已经想明白这次崩坏灾难由来的原因。

        帝王蟹这个家伙,竟然还没死透。

        “惹出这么多麻烦,看来有必要亲手灭了你。”一边说着,他抬手拍向近在咫尺的控制台,五指如勾展开,掠取能力——发动。

        “低头!”欧阳洛璃在思维意识中发出一声断喝。

        嗡~~~嗤!

        璀璨灼目的紫光自身后亮起,徐赟这时才注意到思维链接的另一端,自己思维领域中分屏幕上的出现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