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节 另一种形式

第四十六节 另一种形式

        第四十六节另一种形式

        哒哒哒哒哒···!

        清脆的枪声虽然经过舱壁隔段层过滤后已经变得十分微弱,却仍没能逃过徐赟耳朵捕捉。

        “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的机库格外有些阴森。”这时高鸿的声音在局域频道里响起。

        “的确不太对劲。”徐赟应声回答‘难道舰长他们说的崩坏侵蚀已经进入赤霄舰了?’

        ‘也对,另外两艘战舰现在都已经失去联系,没有道理赤霄号会单独被遗漏。’

        “你们听到没有,刚才的声音。虽然只有几秒。”一把女声插入局域通话频道中,她的嗓音干净清透中气很足,透着一股活力和韧劲。

        “娜娜。”高鸿招手打起招呼,机库中央停放的指挥艇侧门外,一名扎着蝎子辫长发的女武神全副武装等候在那里。

        被高鸿喊作娜娜的女武神对着两人点头致意,并向着徐赟伸出一只手。

        两只包裹了不同材质护具的右手握在一起。

        “你好,我叫柴娜,是高鸿的搭档女武神。你应该就是欧阳的指挥官吧?”

        徐赟注意到当面的这位女武神身着常规战斗服,这身战斗服挂载的护甲片比自己曾经见过的欧阳洛璃和孙璇甯穿的那套要更为厚重,防护面积也大了许多,这当然可能跟她使用的武器有关,在她腰侧别着两只崩坏能手枪,是徐赟未曾见过的款式,应该是使用崩坏能作为能量源的武器。而在她身后,则背负着一把加上长柄之后比她人还要高的巨型战刀。

        “幸会幸会,我叫徐赟,都说丑男配美女,我刚才就在想高鸿这家伙长得这么磕碜,女武神肯是个大美女,果然见面就发现娜娜小姐不仅青春靓丽更是娇艳婀娜,能认识你当真是我的荣幸,对了,欧欧还请你们多多照顾。

        我们家欧欧有点小脾气,平时不爱说话,看着冷冰冰的,其实内心可是···特···别···热···情。”

        “你闭嘴!谁是你家的···”一道身影呼的冲出指挥艇舱门,还未等看清那人相貌,一条高高抬起的大长腿就从半空里高劈而下,径直向着徐赟肩膀砸去。

        徐赟松开和柴娜握着的右手,顺势上抬,一把握住欧阳洛璃下劈过来的左腿脚踝,那样子就好像欧阳洛璃把脚踝送到他手中的一样。

        柴娜偷偷甩了甩松开的右手,仿佛抖落什么脏东西一样,她往高鸿身边挪了两步,呲着小虎牙压低声音对自己的指挥官问道:“老高,他说话的风格都是这样的么?好肉麻~”

        高鸿尴尬的笑笑,除了给徐赟科普一些基本装备穿戴知识,他和徐赟的私人交流总共加起来也没到十句话,哪里清楚他究竟是这么个风格。

        “好腿!”

        徐赟一声赞,右手抓住欧阳洛璃脚踝,左手顺势夹在对方膝窝位置,手掌撑住膝窝之后顺势沿着大腿内侧一路向上。

        欧阳洛璃感受到自己腿上作祟的手掌,一道寒颤自从大腿处升起,一路沿着脊梁直窜脑髓,眼看对方就要摸到要害,她是又急又还恨又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傻,知道这个家伙不简单还要赶着送上来给他羞辱。

        徐赟手掌在即将到达胯关节之前发力向上一拍,手掌拍出的力量让少女被战斗服紧裹的大腿肌肉震荡起蹭蹭波纹,而后这股力量拖着她往上方升起,从徐赟头顶翻了过去。

        女武神化身灵猫,在空中轻巧的翻转身体,而后轻盈落在机库地板上,脚下和地板接触未发出一丝声响。

        落地之后的她咬着嘴唇眼含愠怒的瞪着徐赟,却没再开口说话,刚才腿内侧被拍的那一巴掌,即使有战斗服卸力,现在仍是酥酥麻麻不受控制。

        ‘这个家伙的力量又变强了。’欧阳洛璃。

        “我就说我们家欧欧最热情了,你看,她这不就迫不及待来接我了嘛。别这么激动嘛,不就刚分开几个小时。乖,等执行完这趟任务我再好好陪你。”徐赟转身,笑着看向女武神,脸上全是戏弄老鼠成功的猫的得意。

        看到他这笑容,欧阳洛璃眼中的愤怒更炽,几乎要化成两道火苗喷出眼眶。

        “你们感情可真好。”高鸿不由有些羡慕,自己的搭档女武神柴娜和自己配合了一年多,也没让自己更近一步。看徐赟这样子,两人的关系估计已经踏过那条线了吧?

        听这话,柴娜偷偷用手肘捅了高鸿腰侧一下。

        “头儿,准备都完成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通讯频道内插进了又一个陌生的声音。

        徐赟通过头盔投送到视网膜上的虚拟屏幕看到,是通讯频道中的队员标记03号在发言。想来应该是指挥艇上的船员。

        “作战命令下达是即刻行动,直接给调度发送出舱申请。我们这就登艇。”

        “好的,已经发送请求。”

        “引擎预热完成,随时可以启动。”

        “姿态引擎状态良好,聚变反应堆无异常,能量输出功率稳定。”

        “武器自检完毕,弹药状况:满仓。”

        指挥艇内的船员一个个汇报指挥艇情况,随着一声声汇报,这艘指挥艇如同活过来一样,低沉的嗡鸣从厚实的装甲板内部窜出,一层叠加一层,不同位置的声音还有略微区别。

        然而一连串汇报和准备完成,运输指挥艇到出舱口位置的滑轨却始终没有动静。

        本来准备登艇的高鸿看向不远处的女武神和指挥官组合,女武神眼眶中氤氲的水汽仿佛随时能化作泪滴从眼角流下来。

        ‘这徐指挥真厉害,才几个小时不见,他家那位就想成这个样子了。佩服啊佩服,等回来以后私下里得好好请教请教。’

        他偷瞄了一眼身边的虎娘们,自己这位女武神别看外表清秀可人,性格可就是女中豪杰了。两人私下里相处总是被她压一头。

        “说到声音,刚才我听到了一阵枪声,不知道娜娜小姐你说的是不是指这个?”徐赟没再逗欧阳洛璃而是转头看向柴娜。

        “你也听到了,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呢。”柴娜的注意力被重新拉回了先前的问题,旋即开口回应说。

        “头儿,调度没有回应。”通讯频道内03号队员的声音响起。

        “没有回应?怎么会?任务已经下发,无人机的出口又不和我们冲突。”高鸿转头看向另一侧空着的停靠位,那里的指挥艇显然已经出发。

        自己这边因为徐赟不会穿戴机动甲胄的关系,耽误了一点时间,所以比另一艘派往洪武号的女武神指挥艇出发的晚了些,这样一来却正好错开了出发时间,现在不该受阻才对。

        嘟~嘟~嘟~嘟~嘟~

        机库内,红色的警报灯开始闪烁。

        伴随警报声,一道道闸机升起,自动闭合扣锁,将机库内停放的作战载具固定在了甲板停机位上。

        “你们说刚才听到了枪声?一定是出事了,赤霄号内部不可能发生叛乱,那问题就一定出在其它方面。”高鸿看向徐赟和柴娜,脸上镇定得看不出一丝慌乱。

        “你是说崩坏灾难已经入侵赤霄号?”柴娜睁大眼睛问道,虽然有猜想可能会出问题,但她没往这个方向上想。

        “有这种可能,刚才我们开作战会议的时候,舰长和作战参谋分析了现在的情况,洪武和扬威两艘空天战舰定时联络出现异常,参谋部的意见是有可能出现第二种崩坏灾难降临。”高鸿解释说

        “那还等什么,先把咱们赤霄号内部的崩坏清理掉!”柴娜一听,不由分说便将挂在背后的巨型战刀摘下,双手握着扛在了肩膀上。

        高红苦笑,自己这位搭档女武神别的不行,就是行动力超强。他只能苦笑:“说是这么说,你难道忘记第二种崩坏灾难降临是什么情况了吗?叫我们清理,到哪里清理?”

        “第二种崩坏灾难?”柴娜一顿,促其眉头开始努力搜检自己脑海中的记忆。

        “第二种崩坏灾难,崩坏意志降临区域内,所有生物精神思维被污染侵蚀,沦为崩坏意志的傀儡。专家组的分析是这知识第二种崩坏灾难降临形式的一个阶段,至于下一个阶段崩坏意志会怎么做,因为我们还没遇到具体情况,也不着调这之后会发生什么。”欧阳洛璃清冷的嗓音响起。

        “是意志侵蚀?这的确找不到清理的源头。不过赤霄号不是有崩坏因子防护措施么,没有崩坏因子作为介质,崩坏意志想要污染精神思维,也做不到吧。”柴娜理所当然的说着。

        “但现在问题已经发生了,也即是说,赤霄号的一部分舱段,已经被崩坏意志攻破。”高鸿说道。“开启思维链接系统,首先保障我们的精神思维不会出问题。接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说着,柴娜头上发箍上的指示灯便亮了起来,指示灯的光芒从紫色一路变换,最后定格在绿色和黄色之间。

        高鸿战术头盔太阳穴侧面位置的指示灯也显示出相同的颜色。

        思维链接的两人同时显露处痛苦表情,眉头微微蹙紧,呼吸也跟着变得急促了些许。

        “思维链接系统,开启。”徐赟和欧阳洛璃几乎同时开口说道,两人的话语声音中,每个字音都重叠在一起,一时间竟好似产生了共鸣。

        欧阳洛璃额前头箍型思维链接系统终端中央处,那作为装饰的水滴型透明晶石被指示灯的光辉点亮,颜色一路由紫色不断变化,最后这枚水滴型的装饰宝石变成了鲜艳的赤红色。

        徐赟太阳穴侧面的指示灯同样显示出红色。

        “红色品级的思维同步率!”高鸿和柴娜刚适应了思维链接带来的负面影响,就被面前两人的同步率震撼了一把。

        “行了,赶紧行动吧。我觉得如果有问题出现,那极有可能就是刚才枪响的舱段。不如让我和欧欧先去看看吧。高哥,你把这里的情况向舰长反应一下,组织女武神对全舰进行清查吧。如果真的是崩坏意志在进行思维侵蚀,控制船员成为傀儡,不可能只有一个舱段出现问题。”徐赟提议说

        高鸿一顿,来不及思忖更多便点头答应下来。

        “行,那就交给你了。我这边加紧和上面进行联系。你多小心。”

        “哪,高哥,你总不能让我空手上战场吧,来几把趁手的武器呗。”徐赟搓了搓手,咧嘴笑着说。

        “好,你要什么?”

        “都有些什么?”

        “我的指挥舰上只有娜娜的备用武器,并没有准备其他型号武备。”

        “我赶时间,那就把这个先借我用吧,娜娜姐你等下拿备用的,好么?”

        柴娜点头,傻傻的直接将手里的巨型战刀交到徐赟手上。

        徐赟单手握住刀柄,掂了掂分量,满意的点头。

        “有点轻,不过也凑合了。”他开口评价。

        “我的战虎可是特化加长加重版,你竟然还嫌···”柴娜刚想出口反驳,话刚说到一半,看对方单手轻松拿捏这把双手大刀,后面的话就只能强行憋在喉咙里。

        “走了。”徐赟和两人点头致意,然后对欧阳洛璃使了个眼色,便转身离去。

        等徐赟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机库侧面走廊舱段闸门后,有些呆愣的柴娜才捅了捅同样发呆的高鸿。

        “你们指挥官什么时候耍得动战虎了?”

        “他是他我是我,别拿我和这种怪物比。对了,你不是对战虎特别着紧么?怎么就给他了。”

        “是啊,我怎么就给他了?但是他开口我,我觉得就应该听他的。啊~!”一声凄惨的尖叫响起

        “我的战虎啊,我就这一把定制战刀!”柴娜抱着头蹲在地上哀嚎,心痛的无以复加。

        “算了,仓库里还有一把备用的脉冲战刀,你先拿着用吧。”高鸿叹口气,拍了拍搭档的头顶。

        “你这个家伙,刚才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你不是自诩为赤霄号女武神大队队长指挥官么?”柴娜用头顶开上方的手掌,眼眶湿润的大眼睛怒视着高鸿质问道。

        “我·······”高鸿回忆刚才的经历,幽幽开口:“觉得他说的很对,应该同意。事实不也是这样么?”

        “你这么说,好像的确没毛病。”柴娜一愣,点头附和。

        “呃!忘记还要给其他人发通知了,赶紧联系作战指挥室,将这里的情况告知参谋部。”高鸿猛的惊醒,赶紧在通讯频道内说道。

        “已经发送了当前情况。”频道内,负责通讯联络的03号队员说道。

        舱段走廊内

        “你刚才没说实话。”欧阳洛璃跟在徐赟身后,待拐入走廊之后,便开口询问。

        “欧欧啊,你猜对了。”徐赟头也不回的继续走着,语气平淡的回了一句。

        “这还用猜?现在思维链接中,你的想法我也能感应到好么?”欧阳洛璃快步上前,拦住徐赟去路,双眸凝视着对方。

        “你···究竟隐瞒了什么?难道这次崩坏灾难和你有关?”

        徐赟伸出手,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敢去拍女武神的脸蛋,他怕没掌握好力道,调戏不成演变成动武。

        “我说欧欧啊,你的思想很危险哎,别总把我想象成招来灾难的灾星好么?沧海市的崩坏灾难又不是冲着我来的,凭什么这一次就和我有关了?”

        女武神嗫喏着抿了抿嘴唇,看向徐赟的目光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在徐赟昏迷的几天里,她可以说是十分忙碌,除了被叫去做笔录,口头递交过程报告,还连续开了十几场或正式或隐秘的会议。

        如果不是为了稳住徐赟,现在的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安稳待在赤霄号上。

        竹御青教授主导的圣痕计划科研团队和刘畅教授接手主导的异种计划科研团队,指名道姓要自己作为重要参研人员参与项目。

        其实哪里是去参与研究,去了就只能是被研究。

        没把自己当场切片就该谢天谢地了。

        如何还能享受现在的自由?

        面前的男人不仅不是什么灾星,而且还是自己的福星,加上研究组的事情,从认识他以来,自己已经被他救了超过三次。

        “没有,我只是隐约感觉你在隐瞒什么,有些好奇罢了。”欧阳洛璃收回目光,不再和他目光交锋。她也不是想用目光逼问什么,只是想看清对方的眼睛,看清他隐藏在目光背后的想法。

        哪怕是思维已经链接,她还是下意识的想要用目光进行确认。

        “告诉你也没什么,我觉得吧,这次崩坏灾难入侵,很可能不是第二种精神思维侵蚀污染,而是另外一种形式。”

        “另外一种形式?”女武神好奇问道

        “你想啊,如果是精神思维侵蚀污染的话,这空天战舰上除了思维链接之后的女武神和指挥官,谁能顶得住?那种精神层面的攻击根本不需要分层分批进行吧?

        崩坏意志有多强你是见识过的。

        它如果突然降临实施精神层面的攻击,直接一个覆盖,在空天战舰上的人反应过来之前,这战舰上不说全部吧,至少一大半都得沦为傀儡。连给这些人穿防护战甲的时间都不会有。”

        欧阳洛璃点头,崩坏意志虽说只是虚无缥缈的一个概念,但她在搭载圣痕的时候,自己的思维意识的确看到了那片无边无际的紫色星云。

        和那紫色星云比起来,自己连一颗微不足道的小行星碎片都不如,如此强大的意志降临进行思维侵蚀,这艘船上能幸免的人也许之后自己和面前这个当初将自己意识体从紫色星云边缘拉回来的男人了。

        至于其他人,不是欧阳洛璃不看好他们,实在是见识过崩坏意志的强大,便更清楚自己这一方的渺小。

        “而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看到的并不是预想中那样的崩坏意志降临,剥夺船员的思维主导权。

        可战舰的确出现了问题,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徐赟说着,停下了脚步。这条走廊舱段的照明灯光在他停下脚步后,开始不规则的闪烁,时明时暗晃得人眼难受。

        “虽然暂时找不出问题出在哪里,不过我却能感觉到它已经来了。”

        战虎修长的刀身在开启脉冲功能之后,缓缓爬上一层炽烈的橘色,刀背处向刀刃方向延申出来的厚实脊峰有序的排列在刀身上,增强刀身整体强度的同时,也在刀身上勾勒出未被染成炽烈橘红的黑色横纹。

        乍一看还真有点像是老虎的花纹。

        “来了,在哪里?”欧阳洛璃端起崩坏能步枪,枪口指向在走廊忽闪的灯光中游曳。

        走廊墙壁上,喷涂着‘丙九’的舱段标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