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节隔断侵蚀

第四十五节隔断侵蚀

        第四十五节隔断侵蚀

        在看到那破碎屏幕上文字的瞬间,几人同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而后就是抑止不住的刺痛感自颅腔内部爆发。

        面对肘腋生变,01号队长展现出了老兵独具的沉稳和冷静,他一脚踹倒了身畔的2号,又用肩膀将三号顶翻到一旁,不敢再看那屏幕,他指凭着记忆中模糊位置调转枪口,对着平板电脑所在位置扣下扳机。

        突突突突突突!

        带着火蛇冲出转轮枪管的合金子弹头尚未来得及享受自己短暂生命中最辉煌的时光,就在刹那之后撞击在目标区域。

        砰砰砰!乒乒乒!

        子弹击中战舰走廊地板,打碎了涂在表层的防滑减震涂料层,撞上特制的空天舰专用特种合金,连串未能嵌入合金地面的合金弹头被强行弹开,形成跳单流矢。幸好所有人都装备了全防护级别的动力甲胄,这些流弹反弹之后再撞上装甲外壳,已经无法对队员形成威胁。

        被队长撞开的两人摇晃着脑袋,勉强维持住身体平衡,理智和意识在连串枪声中渐渐被找回。

        扫射持续两秒钟后,脑海中那种奇异的刺痛感逐渐减弱,01号队长吐出一口憋着的呼气,松开扣住扳机的手指。

        他对身畔两人比了几个手势,然后在小队指挥频道内发布指令。

        “第一第二小队保持警戒,发现敌对目标随意开火,注意不要伤到自己人。第三小队带领两名技术士兵撤离,这里的情况不是我们能应付的了。”

        就在他发布命令的同时,闸门开启的倒计时刚好走完。

        丙十一号闸门两侧,随着闸门开启,加压阀出气口喷出内里用于封堵卡槽的高压氮气,白色水汽瞬间弥漫。

        “啊~~~!”林昊痛苦的嘶喊声透过通讯频道刺痛着每个人的耳膜,不过很快这声音就消失不见。

        他身上的辅助动力装甲被远程指令锁死了关节,通讯功能也被掐断,以他普通人类的身体素质根本无法突破甲胄关节位置自带的机械锁,根本无需任何束缚,甲胄本身已成为他的囚牢。

        三号一把抓住林昊后颈位置的把手,拖着他向后往来时的闸门退去,两名他手下的士兵则保护另一位技术士兵撤退,所有工作用的设备都被放弃。

        闸门在众人戒备中缓缓向上敞开,低温氮气激发的白色水雾快速消散,提枪戒备的士兵吞咽着口水,战术目镜里各种类型的索敌功能全开,却没有一点点敌对反应出现。

        开启闸门之后的丙十一舱段,黑洞洞静悄悄,现场平静得有些诡异。

        “读数。”

        “崩坏因子污染度:11。安全!”

        “热感应,未发现敌对目标!”

        “红外线,未发现敌对目标!”

        “x射线,为发现敌对目标!”

        “开启丙十一舱段照明系统!”

        一名士兵接到命令指示,在技术兵留下的战术平板上点选照明功能选项,按下开启。

        5秒钟过去,丙十一舱段的照明仍未恢复,可战术平板上显示的则是一切正常。

        “没有反应。”他在通讯频道内回应。

        “投掷照明镁棒,打开战术手电。”01号作为现场指挥,用沉稳冷静的声音指挥着手下士兵。

        07、08号士兵掏出腰间的金属管包裹的镁棒,双手握住两端反向扭转,镁棒一端的化学材质被机括引动,点燃。

        这种制作简单,技术含量不高的镁棒不是没有更高效的照明设备能够替代它,但就因为技术简单,反而让它拥有了不可比拟的可靠性,比起被崩坏因子污染之后无法使用的自动照明机器人,这种可靠性就拥有了无比重要的地位。

        两只燃烧着散发赤红光芒的镁棒在黑暗的丙十一号舱段划出抛物线,飞投到黑暗的舱段走廊内。

        镁棒燃烧提供的照明范围很大,但不知为何,在丙十一舱段内,它能照亮的范围仅有周围两米,勉强能够照亮走廊两侧墙壁。但在丙十一号舱段,走廊只是其中极小的一部分,真正占据这一舱段空间主体的,还是那处冷冻备存食品仓库。

        战术手电投射的强光刺破黑暗,照亮丙十一舱段内的走廊,光柱沿着走廊边缘扫过,仔细探察舱壁、天花板和地板之间的拼接缝隙。

        没有发现异常。

        01号作为队长,屏住呼吸凝视黑暗走廊中移动的照明光柱的同时,思忖着接下来的行动。既然被委任调查舱室异常报警,虽说现在已经发现了异常,但他觉得这些仍然不够,自己这边必须拿到足够的证据证明先前的发现,不然先前的发现只能算是揣测,而不是事实。

        可手下兄弟跟着自己,这毕竟是朝夕相处的活生生的人,让自己拿着这些生命做赌注,01号哪怕自认自己不是个正直的好人,也有些于心不忍。

        “推进。”内心的犹豫并未持续多久,他已经听到自己冷漠的嗓音在通讯频道内响起。

        这是来自队长的命令,手下士兵无不遵从。

        08号09号两人并排向前,身体尽量贴紧舱壁,即使刻意放轻了脚步,金属靴底仍踩得战舰地板发出咣当咣当的沉重声响。

        两人向前推进,走入丙十一号舱段内数米,黑暗便将他们淹没,即使用战术手电向前探照,也看不见他们的背影。

        这条走廊总共也才不到三十米长,战术手电一扫便能照射到对面闸门,可是两个大活人,竟然生生就从小队队员视野中消失了!

        “08、09撤回!”

        “撤回!”

        没有回应,通讯频道内的命令石沉大海,但两名士兵的联线图标仍显示正常连接。

        01队长抬手止住了02号和手下两名士兵准备做出火力试探的动作。

        如果他们还活着,就在前面的走廊里,那火力试探极有可能射击到自己人。

        众人看着走廊深处燃烧的两只镁棒,它们静静的燃烧照亮周边,就像孤寂夜色中的两团篝火,但篝火只能照亮周边很小一片区域,稍远一点能看到的只有黑暗。

        01号队长在心中默默计时,当心里那个倒计时数字归零,他缓缓开口:

        “以两人的前进速度,应该走到第一根镁棒的掉落位置了。”

        可是第一根镁棒周围仍是黑暗和两侧隐约能够看清轮廓的走廊舱壁,并没有人影出现。

        “再丢两根镁棒。”

        下达的指令很快被执行,又两根镁棒飞入黑暗的走廊内,走廊里同时出现四根燃烧提供光源的镁棒,却仍不见人的影迹。

        “后撤。3号听得到么?将事态向上汇报。”

        “收····收到···到,滋滋···”通讯频道内出现杂音。

        “快撤!”01号突然感觉到不妙,顾不得太多,直接大喊一声,率先向后飞奔。

        然而刚跑出去没三部,他的腿部机动关节就自行锁死,无法移动。

        “那个东西篡夺了机动甲胄的控制权!”他脑海中翻滚过这个念头,人已经在惯性作用下摔倒,顺着地板向前滑动。

        听到命令反应过来的士兵纷纷行动起来,但除了战位靠后的两人,另外两人和队长一样被锁死甲胄关节,留在了原地。

        “傻叉!不要管我们,快撤!”02号打开全封闭的头盔面罩吼道。

        见队长几人摔倒,士兵还要上来拖走战友,却被02号喝骂制止。

        士兵们惊恐的看着倒下的同伴,嘴唇快速开合说了些什么,但通讯频道里已经全是滋滋声,如今还能正常使用的通讯手段也只有最原始的吼叫了。

        “撤!能走一个是一个!赶紧给老子搬救兵回来!”01号吼叫着,却因为戴着面罩的缘故,发出的则是低沉的嗡嗡声音。

        指挥大厅内

        “丙十一,丙十七,丙二十三,丙三十二,这四个舱段处于赤霄号舰腹最下层,是连接捆绑帝王蟹残骸钢缆的锚点舱段。之前发出警报的是丙十一号舱段的崩坏因子监测器,所以我怀疑另外三个舱段很有可能也会出现问题。”吴涛指着战术投影屏侃侃而谈。

        “但是另外三处舱段并未发出崩坏因子污染警报。”另一位参谋副官提出质疑。

        “崩坏的能力有多诡异我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至今为止我们面对的崩坏灾难降临,大多数属于第一种形式,以崩坏因子污染环境,制造崩坏生物造成物理破坏为主。而第二种形式的精神污染,出现的极少。可我们不能排除另外两艘战舰就是遭遇了这种情况。”

        “首先有一点我们需要达成共识,那就是无论哪一种崩坏灾害,都需要以崩坏因子作为介质,而现在的问题就是:污染源来自哪里?

        我们的监测系统已经全力运转,周围环境如果出现崩坏因子污染,逃不过我们的监察。可现在它出现了。

        我能够想到的只有那个大家伙。”

        吴涛的手指在投影出来的立体图像中做出几个手势指令。全息立体的赤霄号内部结构图就变成了缩小的赤霄号,画面比例被拉大,三艘空天战舰用钢缆捆绑吊运的帝王蟹残躯出现在投影画面中。

        “它不是已经死了么?”陶妮问道。

        “它的生和死只是我们赋予它的定义,如果从严格的生物角度来进行判定,它根本就没有存活过。崩坏兽的行动,都是来自崩坏意志的操纵,它有没有自我意识,是否诞生过思维和灵魂,我们从未取得过验证,又怎么能说它存活过?”

        “我们唯一能证实的就是,在我们三百米外用钢缆捆绑悬挂的这具残躯,属于一头非常强大的崩坏怪物,而至今为止,它的体内仍残留着数量恐怖的崩坏因子,以及那股威压。”吴涛淡定的解释说

        呼~魏晓阳长吐出一口气

        “除了女武神,无人敢于接近。”他幽幽的说道:“如果说它死了,那也是在装死。”

        “它在装死?”陶妮眉头紧锁,各类生命探测仪器早就对这只帝王蟹的遗骸进行过不下千次的扫描,都证实了它的死亡,可如今吴涛和魏晓阳都坚信它还活着。

        “别忘了,用于生命检测的那些机器,扫描不出灵魂。”魏晓阳看着正在钻牛角尖的女下属,提醒了一句。

        陶妮什么都好,就是有的时候太较真了,作为一个女人却是相信数据多过直觉。反而是自己这个男人,更相信自己的直觉多一些。

        嘟嘟嘟~

        通讯信号响起,一名副官拿起话筒接通通讯。

        “丙十一号舱段出现问题,怀疑有崩坏意志侵蚀篡夺了丙十一号舱段的控制权。”副官刚听了几句,立刻开口同步汇报给正在指挥大厅中开作战会议的一群人。

        “篡夺了丙十一号舱段的控制权?”魏晓阳微微皱眉,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快!紧急切断丙级舱段的全部内部网路,丙号舱段主机立刻进行自检,所有无响应舱段全部断链!”吴涛听到这个消息,只顿了顿,立刻对着指挥大厅中负责战舰中央管理器的超算小组士兵喊道。

        “用物理切除!快!”

        指挥舱里的超算小组士兵一愣,转头看向作为全舰首脑的舰长,这种命令舰长不发话,他们哪敢执行?

        魏晓阳虽然很想问问吴涛原因,但看到这位自己一直很信赖的下属和好兄弟如此急迫,只能先点了点头,等之后再问。

        士兵看舰长点头,立刻转头在屏幕上点选功能,切断了丙号区超算服务器的并网,然后开始向在丙号区域岗位上的同僚发去了命令,要求物理阻断丙号舱段超级计算机和甲乙两区的网络连接。

        丙号区域岗位上的超算组士兵很快执行了命令,卸除了丙号区域超级计算机和网络线路相连的电缆。

        当电缆卸除之后,丙号舱段区域所有舱室的电子设备失去超算统管,自动转入手动控制,而内网里面并网的微型计算机在失去了超级计算机支持之后,彻底成了局域网,算力跌回近乎单机的水准。

        “为什么这么做,丙号舱段统管18座姿态引擎和两门主推进引擎以及24座反重力引擎,一旦将丙号舱段超算断网隔离,赤霄舰的战斗力将折损接近一半。”不等魏晓阳发文,陶妮率先对吴涛发起质询。

        吴涛左手捂住口鼻,指尖用力掐着自己脸颊,眼神没有焦距的凝视着面前的立体投影图,显然正在思索着什么,听闻陶副官的质询,也不曾转头退出思考,只松开捏得指关节发白的五指,开口说:

        “崩坏···怪物,或者说意志,它们很有可能正在篡夺我们的赤霄号内部控制系统···就像···就像····”他的语气飘忽,显然自己也不敢确信自己的发言。

        “就像机械类崩坏怪物?”魏晓阳问道。

        “对!就像机械类崩坏怪物,但是我不敢肯定。因为这样的情况是第一次出现。”吴涛终于不在犹豫,说出了自己的猜想:“控制我们人类的机械造物,将它纳为己用,在此之前,我见过的机械类崩坏怪物都是聚合了有机质,让血肉和机械融合后产生的半机械半血肉怪物。直接掌控我们的武器,这种···”

        “不用说了,我懂。事实上我们哪怕和崩坏灾难这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异种力量交战了好几年,又有谁能够说一句真正了解崩坏?它们肯定还藏有我们不曾知晓的手段,就像我们也在不断制造新的底牌一样。”魏晓阳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拍了拍这位搭档的肩膀,给了个鼓励的眼神。

        “你做的不错,判断的很果断,不过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总不能将丙号区域丢给对方吧,赤霄号可是我的船,我不能同意和崩坏怪物共享它的拥有权。”

        “这种情况我们都是第一次面对,我一个人的思考肯定有局限,还得各位帮忙,一起参详出一个策略来。”功劳当然不能独揽,自己太过出挑,会被集体排挤的。这一点已经坐上大副位置的吴涛当然心知肚明,他环视一周正在开会的参谋组,开口恳请同僚的助力。

        众人当然欣然接受,先前凝重的表情也和缓了些。

        “首先派出去探查扬威和洪武两艘空天战舰的女武神必须削减数量,我们必须留下足够的人手先确保自身安全。将她们派遣到丙号区出现问题的舱段进行直接的物理打击。”一人提议说道。

        “能不能切断连接帝王蟹残躯的钢缆,切除污染源,我们这边才能更快摆脱异常。”又一人开口询问舰长。

        “想都别想,上面很重视这个家伙。不然也不会调我们三艘空天战舰运送它,而不是留下两艘镇守正在重建的沧海市,调派运输舰承担这次吊运任务。运输舰的运力可比咱们这种作战空舰强得多,有一艘运输舰,就足够承载它的重量了。”魏晓阳苦笑的摇头。

        “其实···”陶妮稍稍有些迟疑的看向魏晓阳。

        “嗯?陶副官你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现在船出了问题,还有什么不能讲的?”魏晓阳奇怪的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陶妮,伸手拍了一下她后腰,大手在行进途中稍稍往下挪了挪,落点位置就暧昧了起来。

        “其实也许丙号区域的问题并没有那么难解决,您忘了,那一位现在正在做出击准备。”陶妮脸颊微微泛红,水灵灵的大眼睛恨恨的剜了一眼作怪的舰长。

        “啊!差点忘了。指挥艇投放口就在舰腹,可不就是丙号舱段区域嘛。”魏晓阳经陶妮提醒,立刻恍然。

        空天战舰虽说不是空天母舰,但舰腹内部还是有足够空间用来装载各种功能型战机的。而在崩坏灾难降临之后这些年,这些战机便都被替换成了登陆作战的登录艇和女武神指挥官使用的指挥艇。

        就在魏晓阳和陶妮等人开会的当下,徐赟已经在高鸿带领下,搭乘扶手电梯,从女武神作战指挥室一路下降,来到了舰腹位置的指挥艇停放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