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节那就洗甲板吧(下)

第四十一节那就洗甲板吧(下)

        第四十一节那就洗甲板吧

        从病房出来,外面是一条可供双人并行的狭长走廊,这条走廊狭窄得让徐赟有些意外。

        “这走廊正经么?”他脱口问道。

        推着他从病房走出来的三人被这个问题问的一愣,走廊还有正经不正经的?

        这时徐赟的目光才注意到,镶嵌在走廊另一侧墙壁的圆形窗户外,是漂浮在半空中的云朵,窗口的位置让人有种几乎伸出手就能摘下一小片云彩的错觉。

        窗户是封死的,无法从内侧向外推开,密封的凝胶让徐赟瞬间联想到自己乘坐客机时见过的那种飞机舷窗。

        “哦~原来你指的是这个。”孙璇甯注意到徐赟目光投向窗外,恍然说道。

        “这是总指挥部直辖的治疗中心,它和总指挥部一起,是设立在空天战舰上的,走廊当然不能向地面医院那么宽敞咯~”

        原来是这样。

        “谢谢。”徐赟开口感谢。

        “客气什么,不过话说回来,之前听欧阳说你失去了部分记忆我还不相信来着,现在我就信了。

        前线战地总指挥部设立在空天战舰上,这在最近几年已经算是常识了,你居然都不知道,说你不是记忆出了问题怎么可能嘛。”孙璇甯嘻嘻一笑,那爽朗的笑容仿佛带着某种感染力,让徐赟被疼痛折磨的神经都轻松了一些。

        “徐指挥,您现在记忆还剩下多少?如果连这样的常识都不记得的话,接下来日常生活可能会遇到一点麻烦。”推着轮椅的陶副官微微颔首,语气关切的询问。由于身高的原因,她只稍稍低头颔胸,嘴唇便几乎贴到徐赟耳垂旁。

        感受到那喷在耳畔的温热气息,徐赟不自觉心跳快了一拍。

        “嗯···不至于吧,我感觉还能抢救一下。”徐赟顿了顿回答。

        只是部分记忆缺失,跟抢救有什么见鬼的关系?

        原本打算问他要不要安排人专门陪护的话语被卡在喉咙里。

        ‘看来之前资料里注明的理智区受损并不是误判。’陶妮心头滑过一丝阴霾,脸上表情却没什么变化。

        “接下来在调职到赤霄舰之前这段时间,看来需要欧阳小姐多留心照顾一下徐指挥了呢。”陶妮的微笑毫无瑕疵,不着痕迹的挺直腰身转向跟在身后的欧阳洛璃说道。

        欧阳洛璃扯了扯嘴角,面对这和善的笑容她也只能用点头来进行回应。

        和徐赟相处的时间虽然不多,但在欧阳洛璃看来,他发言不正常才是正常的,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一本正经的说话了,反而比较奇怪。

        关于这个话题暂且跳过,接下来推着徐赟前往宿舍区的路上,他就像是第一次进入空天战舰内部一样,看到什么都感到好奇。

        陶妮则是完美扮演了一位性格温婉的大姐姐导游,事无巨细的为他解说,丝毫不耐烦的情绪都没有表现出来,这让跟在两人身后并排行走的欧阳洛璃和孙璇甯都不得不真心佩服起来。

        因为徐赟提出的问题不仅基础而且也过于频繁,甚至在欧阳洛璃看来更像是没话找话。要是换了自己,在最初几个问题之后,大概会选择懒得搭理他。

        “前线指挥部的空天舰,实际上并不是作战用的战舰,它的前身是大型运输补给舰,加装了最新锐的通讯模组进行内部结构改造之后,才被作为指挥部座舰使用。所以这艘空天舰的内部空间比一般的战舰要大得多。”

        “不过它的型号稍微有些落伍,内部结构也略微陈旧了些。”在行进至宿舍区走廊时,陶妮的目光扫到了走廊内布边缘角落里几处板材变形翘起,便开口解释说。

        如果不是陶副官提醒,徐赟还没在意那几处不起眼的板材变形问题,在注意到这些板材变形之后,他在记忆中就检索到了类似画面,足有几十处。只是那些形变没有宿舍区走廊这边明显。

        宿舍区显然经常有人走动,地板的磨损也比其他楼层要更严重得多,不少地段表层覆盖的合成涂层被磨掉,露出下面带着纹理的钢板,鞋子走在上面,反弹出噹噹的脆响。

        宿舍区实际上并不是单独一块区域,而是分配在整艘空天舰内部数个楼层位置的几块区域。

        欧阳洛璃和孙璇甯暂居的宿舍和近卫营分配在一起,是所有宿舍区中位置最贴近顶层甲板的那块。

        房间号12-14。

        来到宿舍门前,孙璇甯用门禁卡开启房门,自动门敞开,将一座相对宽敞的舱室展现在徐赟面前。

        进门是一条五米长的狭窄甬道,通道右手边是洗手间,通过甬道往前进入客厅,客厅面积不大,大约不足二十平米。在中央位置摆放着固定好的沙发和茶几,并配有嵌入在墙壁内部的储物柜,饮水机,垃圾通道,人工制造的装饰盆景。

        此时客厅里,除了茶几上摆着的几只一次性水杯,并没有什么看上去像是私人物品的装饰物或者抱枕之类的东西,一切都是原汁原味,就和拎包入住的旅店房间一样。

        客厅内部两侧墙壁分别开着一扇房门,孙璇甯推开其中一扇门,门后是一间大约只有十平米左右的长方形房间,两张写字桌和带着柜门的固定式书架并排摆放在房间一侧,另一侧则是上下铺结构的单人床铺,此时下铺的被褥稍稍有些凌乱,显然它现在的主人起床之后没有按照规定整理好内务。

        “这一间是李昂现在住的房间,我和欧阳住的另一间。

        李昂不在,应该是有事出去了。

        战事刚结束,我们接到的命令是留在这里待机,没有训练任务,也没有组织学习活动,基本等于是放假。除了不能随便下舰去玩,平时并没有约束行动。

        留在总指进行待机观察的组合听说有好几组,不过这里面并没有我们本队的人,可能那几组人里有他在指挥官学校里的同学吧。

        真是的,这个家伙连个消息也不留一下,人就跑没影了。”

        “你现在身体不方便,要不你就睡下铺吧,这也没有李昂什么个人物品,等他回来我跟他说一声,让他睡上面就行。我把被褥给你换一下哦。”孙璇甯带着些许歉意的说道,看上去就像个替自己老公道歉的小媳妇。

        这算不算当面撒狗粮?

        徐赟心中腹诽。

        “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住一间,欧欧和我住一间来着。”他一脸失望的说

        “想什么呢你?”孙璇甯红着脸快速否定的摆着手,一边用目光扫过房间内的另外两人。

        欧阳洛璃脸色难看的好像随时要跳起来揍人,而陶妮则还是一脸挑不出什么瑕疵的微笑。

        “我们是搭档,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女武神和指挥官的确要求关系尽可能紧密,不过那是工作需要。

        在部队里过于亲密的男女关系导致越过那条线,是违反纪律的。私下里怎样都行,在战时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我们现在说是待机,其实就是留候审查,怎么可能住一起···不对!本来我们也不可能住一起,我还没到那一步呢,虽然人家有在想差不多也该···哎?我说些什么呢”

        孙璇甯捂着脸,连帮徐赟替换被褥也忘了,直接跳着脚拉开另一边房门,躲回了自己房间里面。

        徐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可爱的小女儿反应,以前他只在电视剧里看过那些烂片演员用夹生演技表演的这种桥段。

        “原来现实里还真有,啧~”他嘴角止不住上扬,就连身上的疼痛都减轻了不少。

        “我看还是让欧阳小姐和您住一间比较合适,女孩子照顾人总归是要细心一些的。”陶副官用温软的嗓音提议说。

        1真的可以吗?

        2好好好,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3不太好吧,既然盛情难却,我就勉为其难···

        4······

        数条选项瞬间浮现在徐赟脑海中,简直有种在玩游戏的感觉。

        “咳咳~这就算了吧。毕竟纪律不允许。”徐赟当然很想说真的可以吗?但他心里多少还有点数,选了条正确答案说了出来。

        “可是您的身体状况,让我很担忧呢。”陶妮扶了下鬓角法丝,微微侧头摆出为难的样子:“如果舰长问起来,我也不好回答安排妥当了,舰长是信任我才让我负责照顾您,如果不能确定接下来几天您确实得到应有的照顾,我和舰长都不能放心。”

        “哎呦,小陶姐你就安心吧。师兄不是说调令几天就能批下来么,几天而已,我总不至于就没法过了。”徐赟主动开口安慰一脸担忧的陶副官。

        “哎~弟弟你这声小陶姐叫的姐姐我心都快化了,我更不能放你这么待着呢。要不我申请和舰长请几天假,就在这里陪着你,我在沙发上睡,保证不打扰你们休息。”陶副官脸上的担忧神色消失了,但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更看不懂的关切。

        狐狸精。欧阳洛璃冷眼旁观,只觉得这个陶副官的戏演得越来越离谱了。

        徐赟觉得自己人傻了,不就叫你一声客气一下,至于么?

        “真的可以么?小陶姐这么盛情难却,我实在不好推辞呢~”徐赟笑嘻嘻的点头。

        这次轮到陶妮副官卡在原地,她显然不会因为徐赟这个回答便就此败退,果断抬起手腕展开通讯终端,真的开始给魏晓阳发起消息来。

        “舰长现在在开会,我不能直接拨号过去,不过我发信息申请也是一样的。弟弟稍等。”一边说着,陶副官还故意微微侧了下终端屏幕,将发件联系人有意无意的展示给徐赟看,她发送消息的对象的确是魏晓阳,那头像上一脸阳光坏笑的红发男人不是魏晓阳还能有谁?

        嘀嘀嘀~

        消息很快就得到了回复。

        先是一连串的问号,然后就是让陶妮不要胡闹,赤霄舰上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处理,怎么可能批准这么离谱的申请之类的责备话语。接着就是确定好徐赟住宿问题之后,赶紧到会议室来,接下来还有副官的会议等着她去参加。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呢~刚才只想着弟弟的事情,忘记了我来总指挥部这边也有任务在身,等下还有个副官参加的会议,舰长指派我作为赤霄舰的代表参会。看来这个申请是不能通过了。”陶妮全程展示着自己的通讯终端,丝毫没有怕被别人看去隐私的担忧。

        “姐姐有事就去忙吧,你那边是正事儿,我这地方都到了,接下来就是躺着静养,真没必要让你一直陪着我浪费时间。你一路陪我过来,帮我解答了那么多疑问,这些我都记着。”

        徐赟实在没有和这种类型的女人接触的经验,学着电视剧里的对白应付几句已经是他的极限,现在他恨不得赶紧打发走这个麻烦的女人。

        再虚与委蛇下去,他自己大概就要先绷不住了。

        陶妮并没有着急离开,煞有介事的将孙璇甯从房间里交出来,嘱托她和欧阳洛璃好好照顾徐赟,然后又一脸不放心的叮嘱再三,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当这个身量是房间内四人中最娇小的女人离开的时候,其他三人都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一直态度都是和蔼可亲得挑不出任何毛病,表现出来的关怀也恰到好处,可待得稍久一点就觉得心特别累。

        房门关闭。

        “送算是走了。”三人异口同声的叹气说道。

        三人听到彼此的对话,愣了愣,互相交换了眼神,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原本有些僵硬的气氛瞬间轻松许多。

        “哪,徐大指挥,你和李昂住一间没问题吧?”孙璇甯旧事重提的问道。

        “没问题没问题,只要李昂不反对就行。”徐赟尴尬的笑笑

        “李昂可不像女孩子那么会照顾人~”她继续不依不饶的揶揄说

        “那你和徐赟住一间,我和李昂住一间,我们俩不熟,你不用担心我和李昂会出现纪律问题。”欧阳洛璃语气淡然的发言。

        “哎呀~讨厌了!欧阳你切开来里面肯定是黑的。”孙璇甯笑着捶打欧阳洛璃肩膀,两人旁若无人的笑闹。

        徐赟安静的将全身重量都压在轮椅上,默默的充当背景装饰。作为和年龄一样长寿命的单身狗,何曾见过这种场面。

        这不比那些烂偶像剧强一百倍?面前可是实打实两个青春靓丽美少女。

        笑闹捶打很快变成了拳拳到肉的互殴,原本美少女嬉闹的美好景象瞬间画风一变,变成了拳风呼啸,腿击凌厉凶狠的全流派无差别格斗。

        徐赟感觉自己就是暴风骤雨中飘摇在海面上的小船,原本赏心悦目的大长腿和纤细手臂此刻就像一道道随时可能拍翻小船的巨浪,不时擦着这艘小船扫过。

        对战持续了十几秒,以徐赟的眼力,竟然看清了两人交手过程,拳打脚踢数十回合之后,欧阳洛璃凭借蛮力成功压制住孙璇甯,抓住了她的一双拳头,并用膝盖顶住了对方腹部。

        “哎~又输了。如果只比技巧,我肯定能撑过一百招。”孙璇甯嘟着嘴,呼吸稍稍有些粗重的抱怨说道。

        欧阳洛璃松开钳住她双腕的手,收回自己顶在对方腹部的膝盖,声音不带一丝喘息:“我的动作还可以更快,你要不要试试看?”

        “算了,这就是装载圣痕的女武神的实力么?啊~~~我也想要装载,不是说装上圣痕之后就不用再担心侵蚀度的问题了嘛,我身上的那些纹理也可以消失的吧。”

        “不知道,而且我要纠正一点是,它们并不是消失,只是隐没在皮肤下方了。”

        “管它是不是消失,只要不像现在这样,怎么都好啦~”孙璇甯将刚才对打时褪到手肘位置的袖子拉回手腕处。

        不过徐赟已经看到她小臂上崩坏能回路的紫色纹理,而且对方似乎也没有刻意回避徐赟的意思。

        “你的侵蚀度多少了?”徐赟问,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见欧阳洛璃的时候,对方是穿着包裹全身的战斗服,后来侵蚀度越来越高,这些紫色纹理爬上脸颊,他才注意到侵蚀度带来的这些外在变化。

        “47%咯,距离50%就差一点点。”孙璇甯用拇指和食指捏了个相差一点点间距就要合拢的手势。

        比完手势,孙璇甯垂头丧气的进入李昂和徐赟的房间,给上下铺调换被褥。

        “要加载圣痕的话,据我所知侵蚀度要达到75%以上,而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说,侵蚀度越接近100%搭载效果越好。”徐赟回忆着之前和欧阳洛璃思维链接时,自己降临掌控对方身体同意搭在圣痕手术的经历。

        虽说手术的时候他已经撤出了意识强行掌控欧阳洛璃身体的状态,不过两人的思维链接并没有中断,手术的过程包括圣痕搭载生效的过程,他都有共享到女武神的感官。

        “当然侵蚀度越接近100%,搭载手术的风险越高,成功率可能会很低。我有个建议,你听不听?”看着对方忙上忙下给自己换被褥,铺床的身影,徐赟还是决定给对方一点善意的提醒。

        “说呗~反正圣痕搭载还没正式量产,什么时候能轮到我都不知道呢。”孙璇甯头也没回的说。

        “你最好卡在75%侵蚀度这条线上进行搭载手术,虽说侵蚀度越高获得的好处越多,不过侵蚀度提升之后所面临的风险你们承担不了。我指的不仅仅是你,还有你的搭档指挥官。”徐赟眼帘低垂的说道

        “我搭载圣痕,和李昂有什么关系?”孙璇甯随口反问。

        “能不能把意识从崩坏意志手里拉回来,取决的不是你自己。”徐赟的声音很低,低到仿佛在自言自语。

        房间内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在另一间房间内响起,投影墙壁上展示的画面,几乎一比一比例还原投放此时四人宿舍内的景象。

        “看他的嘴唇在动,他说了什么?”

        “谁会读唇语?”

        “他说:能不能把意···从···崩坏意志手里拉回来,···不是你自己。”

        “看来搭载圣痕,需要指挥官配合,保护女武神的思维意识。

        今天目标的对话内容很关键,立刻记录下来上报给总参。”那声音顿了顿“顺便也给竹教授那边送一份,她正在主持圣痕计划的实施搭载实验。”

        “虽说目前已经有一例成功的案例,但当时进行手术的参与者都已经不在了。我们获得的只有数据库里保存的那份影像资料和协议文档。这远远不够,没有当事人的描述,很多细节都会被错失。”

        “目标人物的价值等级需要再次上调,这个欧阳洛璃不能动。”

        布满各种仪器的密闭房间里,一群手臂上戴着白色袖标的男人锁着眉头抽着烟,盯着投影画面和耳麦中传来的每一句对话,逐字逐句的进行分析,揣测话语中潜藏的信息。

        他们分工明确条理清晰,这边坐在中央位置的男人刚发话,另一边坐在操作台前的另一人就将已经剪辑好的图像视频资料上传到对应的信号端口。

        反馈很快传回,内容相当简短:同意,继续任务。

        徐赟接下来的生活可谓相当简单,基本上就是躺在房间下铺的床铺上装尸体。

        除了吃饭喝水,他几乎一动不动的闭眼睡觉。

        他吃下的食物比另外三人加起来还多几倍,却连厕所都不上,仿佛所有被他吃下去的食物都掉进了饕餮的胃里,只进不出。

        这样的生活直到接到调令,真的如魏晓阳说的那样,他被调职到了天朝特一级主力空天战舰赤霄号上,又在赤霄号上魏晓阳安排给他的豪华套间里躺了四天,徐赟才终于在各方关注和监控下,恢复了行动能力。

        没办法,身体恢复得远比徐赟自己预计的要慢,这些天躺尸一样赖在床上并不是他自愿,而是每动一下都好像肌肉撕裂,他不想时刻享受剧痛磨练意志力这种自虐套餐,就只能躺着尽量不动。

        至于闭眼睡觉,实际上则是将意识投入权能空间里,利用星际购物平台进行网上冲浪。

        虽然什么也买不了,看一看星际间这些商品也可以开阔眼界不是?

        而且这些商品介绍本身,就是一种信息媒介,让徐赟了解到了许多这个世界本星球之外的其他星球的部分信息。

        在总指挥部空天舰宿舍里躺了三天,来到赤霄号后又躺了四天,加上之前昏迷的三天,前前后后合起来就是十天。

        徐赟第一次凭借自己意愿下床走动,当双脚着地,再没有疼痛折磨中枢神经的那一刻,他感动的差点哭出来。

        然后下一秒他就真的哭出来了。

        脚落在地上之后,按照平时走路的力量稍稍用力,然后咚!的一声,他眼前景象瞬间变暗,待适应了这黑暗,徐赟看到了眼皮边上撕裂翻起的钢板,和上方夹层之间有序排列焊接的钢架。

        这里应该是天花板上方自己楼层和上方楼层之间的夹层。

        “我这是撞穿了天花板······?”后知后觉的徐赟,麻木的头脑中终于浮起一个念头来。

        听到重物撞击声音的欧阳洛璃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冲进了徐赟的卧室,然后他正好看见一个没有头的身体吊在天花板下方。

        这一幕吓得一向以冰山美人著称的她,发出了遇见徐赟以来的第一声尖叫。

        听到欧阳洛璃的尖叫声,徐赟开始挣扎,然而被吊在空中的手脚没有可以借力的东西,在胡乱摆动了一阵之后,双手摸到卡住肩膀的天花板。

        撑住天花板之后,徐赟却不敢就此发力将自己拔出去。

        他怕用力稍微多一点,把自己脖子拔断了。毕竟刚才撞穿天花板把自己嵌进来,自己脚下也不过是按照记忆中走路的力道行走罢了。

        “你玩够了没有?!还不下来?”发现没有头却吊在天花板下的那个身体是活人之后,欧阳洛璃果断停止了尖叫,徐赟恶劣行为实在给她留下过深刻印象,她直接将这次的行为当成了一次徐赟对自己的整蛊。

        “怎么,今天不再躺尸了?刚能正常活动就迫不及待地搞出这么一出戏来,你这个人真是太幼稚了!”

        “我跟你说,刚才我可没被你吓到,我只是配合你一下罢了。”欧阳洛璃难得在给徐赟科普知识之外,主动说这么多话。

        “你帮我一把,我自己下不来。”徐赟的声音从天花板上方响起,因为隔了几层隔板,听着闷闷的有些失真。

        欧阳洛璃狐疑的盯着徐赟悬在空中的身体。

        ‘衣服和身形很像,但这声音怪怪的,该不会他在头上戴了面具,想等会儿下来之后再吓我一次吧?’

        ‘哼~!想得美,看我摔不死你!’

        欧阳洛璃眯起的双眼中迸发出危险的光芒,她伸出右手攥住徐赟脚踝,猛地发力往下一拉。

        这一拉她用了寸劲爆发的发力技巧,尽管控制了力道,徐赟掉下来的时候也别想好受,至少摔到屁股够他疼三天。

        嗞~咚!

        徐赟果然仰面摔在地上。

        不过稍稍活动一下之后,他便旁若无事的站了起来,只是那动作看着格外诡异,轻手轻脚的样子,仿佛生怕碰坏了什么似的。

        通过监视器发现这边动静的舰长魏晓阳和副官吴涛、陶妮,在等待了十分钟之后,姗姗登场。

        一番简单交流之后,几人这才明白徐赟现在的情况。

        徐赟没有刻意隐瞒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他觉得没必要瞒着,早晚都要显露,何必藏着掖着,不如摆开车马阵仗,至于魏晓阳怎么接招,徐赟其实心里已经没有那么重视了。

        这七天浏览星际购物平台,他的目光和眼界早就已经上升到另一个高度,用一句话来形容现在的他,那就是他飘了。

        本星球的实力和势力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瞧不上,这边混不下去大不了去无限广阔的星海里其他星球混,说不定自己这个外星过去的难民,到了那边会被当成大爷供起来呢?

        “您这样的情况,其实还是比较常见的,只是您身体带来的负面反应比其他人来得更剧烈一些。”听完徐赟的描述之后,陶副官撩了撩鬓边发丝,将它重新梳拢到耳后才微笑着说道。

        “事实上女武神在侵蚀度超过50%之后会有一次小幅度的实力跃升,每次跃升之后,她们都会有这么一段时期无法适应自己身体变异获得的崭新力量。而第一次觉醒崩坏异能的女武神也有类似的顾虑。

        恰好,赤霄号上驻扎着一支大队九位女武神,我对这方面的信息也多少有些了解。”

        “小陶,我们一般是怎么渡过这个阶段的?”魏晓阳虽是赤霄舰的舰长,但具体下属管理他大多数时候都是交给副官代管,舰长的工作有很多,他不可能事无巨细的管理到每一个细节。

        “其实呢,这个方法说起来也没有什么神秘的,根据从其他女武神部队取得的经验,加上我们赤霄号上陆战女武神大队自己累积的经历,最好的办法就是劳动和训练。”

        “劳动和训练?”

        “是的,先通过劳动逐步适应当前身体能力变化,待有了一定控制能力之后,再进行针对性的训练。一般来说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两到三周,时间周期长短取决于女武神获得能力的强度和类型。

        当然了,徐上尉(调职的同时晋升了军衔)仅是熟悉身体改变,按照我的一点浅见,这个过程大约一周左右就可以完成。”

        “一周么?那还等什么?赶紧开始吧。”徐赟一听有戏,激动的一拍大腿。

        咚~!

        这一拍他的大腿没什么感觉,被拍到大腿的那只脚直接踩穿了地板。

        “啊~看样子的确是需要尽快安排您展开特训呢。”陶副官目光落在徐赟没入地板下的脚踝,不急不徐的说道。

        “现在是早晨,美好的一天刚刚开始,不用特训和汗水来充实它,怎么对得起这美好时光呢?来吧,不要怜惜我,有什么特训尽管安排过来。”徐赟不敢在拍大腿,改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那就请从清洗甲板开始吧。

        赤霄号的上层外部装甲板强度应该足够承受您突然增加的力量,用长柄毛刷反复擦洗,不仅不会损坏甲板,还能去除污渍,而且在高空的湍急罡风中稳定住身体不被吹倒,还能让您更全面掌控自己身体每一丝变化,真是两全其美。”陶副官微笑着说出了特训内容。

        “那我岂不是成了甲板清洁工?”徐赟瞪大眼睛。

        “还请您不要妄自菲薄,赤霄舰上并没有甲板清洁工这个岗位,平时这些都是交给自动清洁机器人来完成的工作呢~”陶副官继续微笑的解释。

        “那好吧,刷甲板就刷甲板,总比这样强,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您请说。”

        “让所有赤霄号上的女武神穿上泳装陪我一起刷~~”徐赟如绿头苍蝇般搓手笑着说。

        “恰死!”一只垃圾桶被欧阳洛璃直接扣在他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