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四十节那就洗甲板吧 (中)

第四十节那就洗甲板吧 (中)

        第四十节那就洗甲板吧

        噔噔噔噔,奔跑的脚步声穿过敞开的自动门从走廊方向冲进病房。

        在寻璇甯推着找来的折叠轮椅进入病房后,还没来得及彻底合拢的病房门被一直突然出现的手掌阻住了继续滑动。

        鞋子和地板摩擦发出咔吱吱~!的尖锐声音紧接着响起,听得徐赟一阵牙酸。

        一个急速刹停的人影出现在手掌后方,可见他刚才冲刺的速度究竟有多快。

        “喂!不要在走廊里乱跑!说你不要在这里闹事,你怎么越来越不像话?”之前吵闹声音之一发出的喝止随即响起。

        “哈~找到了,404,原来你在这!”刹停之后站稳的人影没理会身后响起的喝骂,只抬眼确认了一下门牌号,便探头看向房间里面的三人。

        躺在病床上的徐赟,站在床边的欧阳洛璃和刚进门此时正背对着他的孙璇甯。

        欧阳洛璃侧头看向那人:“你找谁?”

        声音中带着一丝戒备和不悦。这个家伙从刚才就搅得走廊里吵嚷不断,这时候又以这个姿态出现在门口,实在让人不心生警觉。

        “啊~咳咳咳。”那人调整站姿,顺便整理了一下身上因为疾奔扯动有些凌乱的衣服,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你好,我是大华国东部战区空天舰队赤霄号空天战舰舰长,魏晓阳。”

        一头醒目的红发,笔挺的灰蓝色军装礼服,金灿灿的领花和肩章,军衔是两柄利剑加四颗菱形星星。

        这个男人看着虽然年轻,但当他肃立时,便有股威严自然而然散溢出来,不是身居高位断然培养不出这种气质。

        所以他说自己是舰长,房间中的三人便都下意识的相信了这句说辞。

        “这里是徐赟少尉的病房吧,我听说徐赟少尉负伤,特意前来探望的。

        说起来徐赟少尉和我还算得上是师兄弟关系,我也是指挥官学校毕业的,只是我读的专业不一样,我是舰艇指挥系。”

        “你说我这运起,刚才明明从师弟你病房前走过去,都没发现先师弟你住这里,刚才手底下人告诉我是404好病房,我一想不是刚路过么,就立即折返回来了。”

        ‘师兄?见鬼的师兄!这个男人哪怕看着再年轻,怎么也超过三十岁了。放在舰长这个位置的确称得上一句年轻有为,但如果是放在学校里,毕业之后直接留校担任助教的话,这个年龄都可以转正带应届心生了。说不得我现在的年龄就是他手底下的学生。’徐赟在心里吐槽,但因为不能动的关系,只拿眼球压在眼眶边缘瞅着他。

        这种视线看人,礼貌与否暂且不提,给人第一感觉就挺瘆人的。

        魏晓阳脸色微微一僵,对方不接话就算了,这眼神是几个意思?他久经历练的礼仪微笑就此僵在了脸上。

        “魏舰长,请你注意行止,一再违反规章制度,哪怕是你,我也会上报给纪律监察部的。”后面的人小跑着追了过来,一只手好不停息的直接搭在魏晓阳肩膀上,五指扣紧,仿佛这样就能限制他的出格行为。

        “我都说我来找人的,你们非要拦着,现在人我找到了,自然不会再给你填麻烦。”

        “这里的都是‘特别’加护伤患,如无总指挥部批准,闲杂人等不能进入探视。”后来那人在特别两个字上加重了音量。

        滴滴

        魏晓阳手腕上的智能终端微微震动,他提起右腕扫了一眼,嘴角愉悦的勾起弧线。:“现在有了。”

        他将右腕抬高了一些,把屏幕上现实的最新消息展示给身后抓住自己肩膀那人看。

        徐赟这时才通过余光看到抓住魏晓阳肩膀那人是个身材高大,留着络腮胡子,眼角有一条伤疤的中年男人。尤为显眼的是他穿着的灰蓝色制服胳膊上套着一条白色袖标。

        “你这是后补的。”那人皱眉,显然并不想卖这个面子。

        “嗨~后补的也是批准了啊。我人现在就在这里,你就说这准许命令有没有效吧?”魏晓阳丝毫不以为意,依旧笑眯眯的反看向对方。

        那人不情不愿的松开手,用看上去凶神恶煞的眼神等了魏晓阳一眼,而后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便一脸晦气的走了。

        “走着瞧。”徐赟听到了那人的嘟囔,这声音落在他耳中,就和说在自己耳边差不多。这让他都有些惊讶自己此时听觉的敏锐。

        “啊哈~一点小误会,让师弟你看笑话了。”魏晓阳歉意的微笑,这时他身后陆续又有一男一女走近,穿着和他一样的灰蓝色军服礼装,只是军衔要低不少,只是上尉。

        “这俩是我的副官,都是自己人,女的是陶妮,你叫她小陶姐就行,男的是吴涛,你叫他涛哥就好。”

        ‘我跟你根本不熟好么?’徐赟心里别扭

        “小陶姐,涛哥。”

        虽然有些抵触,徐赟还是顺口唤了两声,在有人介绍新人给自己认识的时候,这点礼仪他还是懂的。

        徐赟这一声呼唤,让后来的两人投来了礼貌的笑容,几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升温了些许。

        “哎~~这就对了嘛!师兄肯定罩你的。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师兄说,别的不敢打包票,在师兄的一亩三分地上,你尽可以横着走。”打蛇随棍上,魏晓阳一副自来熟的亲切笑容,越过孙璇甯和欧阳洛璃,走近病床笑眯眯的说道,好像跟徐赟的关系,真的是相交多年的师兄弟一样。

        “小徐啊,我听说承影这次损失特别大,可能要取消番号,你伤愈之后如果没地方去的话,不如就先跟着师兄我混吧,怎么样?”等走近了徐赟,魏晓阳才装出一脸沉痛和关切的问道。

        徐赟愣了愣,他这是唱的哪出戏?话题跳的有点快,我脑子好像不太跟得上。

        不过刚才和欧阳洛璃的对话里,他知道承影现在的确已经到了存亡边缘,经历沧海市这一次崩坏灾难,承影剩余的指挥官和女武神组合只有他们这一组了。

        “啊···,这个,师兄我伤的有点重,外界的消息还没怎么听说,难道承影就要解散了?”他故作衣服懵懂的样子问。

        “嘿~!”魏晓阳再次带着沉痛的情感叹口气,顺手锤了一下床边的仪器柜子,发出咚的一声重音。

        “这次沧海市崩坏灾难来的突然,规模更是空前庞大,沧海市针对崩坏灾难不是没有应对预案,但这一次崩坏怪物潮打了我们一个准备不足。

        承影作为紧急救援迎战的部队,最初投放进战场的时候只考虑应对一般强度的崩坏灾难,结果遭遇了强度远超预估的崩坏怪物们,结果已经摆在这了,这次的损失太大,可以说除了坐在后方的领导班子,下面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一具空架子。番号想要保存下来几乎是不可能了。”

        魏晓阳言简意赅说的明明白白,承影这次看来注定是要撤除番号。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师弟你哪怕伤愈,暂时也没有可以回归的部队。

        师兄我是过来人,听师兄一句劝,师弟你还是尽早准备出路,等真的出院再找出路,那时候你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多尴尬啊。”魏晓阳抢着说。

        “那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去师兄你那里,上面能同意么?”徐赟眉毛动了动。

        啪啪~

        魏晓阳拍了两下胸脯,脸上全是自信的微笑:“师弟你要是信的过师兄我,调职的事儿就包在师兄身上了,保证办的妥妥的。”

        “可是我听说总指挥部那边好像要对我进行重点观察,而且这之后我还要进行复诊······”

        “别可是了,总指挥部那边师兄我有过硬的关系,调职的事儿肯定没问题。至于复诊,也好说,你先到我赤霄舰上熟悉一下环境,复诊的时候我派运输舰送你过来就是了,反正刚结束沧海市战斗,我也要在这边休整一段时间,绝对不会影响你接下来的安排。”

        “那个我现在的伤····”

        “哎呀,我知道,师弟你伤的很重嘛,都住在加护病房了,不是重伤也不让住这里不是?或者等师弟你觉得好一些了再到咱们赤霄舰上参观,师兄我不急,真的一点也不急。”魏晓阳笑得很开心,那样子活像一只偷到了小母鸡的狐狸。“现在要着急的反而是师弟你呢,一家待遇好、关系硬又有良好升职前景的单位,这年头可不好找啊。”

        你不急?我看你恨不得现在就把我拉回去!徐赟心中吐槽。

        这变化有点快,站在病房里的欧阳洛璃和孙璇甯呆愣愣的看着两人对话,都忘记了要吐槽。

        “我之前跟苏医生说住宿的事情····”

        “哦,你说的苏医生,那是我大姨妈家的表姐,她那边给你安排住的地方了?没事儿,我赤霄舰上住的地方还是很宽裕的,咱俩师兄弟,师兄我肯定照顾师弟你,给你安排个单间。”魏晓阳眨眼笑道“搬个家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咱别的不多,就是能干力气活儿的小伙子多,搬家而已,洒洒水啦~”

        徐赟的眼睛转向欧阳洛璃,之前他听苏雪晴安排自己和欧阳洛璃住一起,别提多高兴了。哪想到还没进欧阳洛璃家门,就要换窝了。

        “欧阳中尉?”顺着徐赟目光,魏晓阳看向欧阳洛璃,他伸出手和对方一边握手一边很熟捻的带上一句“久仰久仰。”

        “说起来徐师弟和你是搭档,你也算是我半个师妹呢~不嫌弃的话,你叫我一声魏师兄也是可以的。”

        “魏舰长,您好。”简单握了一下收,欧阳洛璃不冷不淡的招呼一句,就将手从对方手掌中抽了出来。

        她没有跟着喊师兄,事实上徐赟也只跟魏晓阳的两个副官招呼了一声,连一声师兄都没叫过魏晓阳。

        “我表姐是怎么安排师弟住宿问题的?啊···对了,你们搬轮椅过来是准备做什么?到外面透透气么?”话说到一半,魏晓阳又转而看向孙璇甯。

        被魏晓阳目光落在身上,孙璇甯没来由的有些紧张,不自觉的就回答起对方的问题来:

        “徐赟指挥官不想待在病房里,所以提出申请出院,苏医生同意了,安排他和欧阳住一起。他现在伤的很重,不方便行动,我弄来轮椅送他去住的地方。”

        孙璇甯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就这么将情报送了出去,她脸色涨红的低下头,不敢看欧阳洛璃此时脸上的表情。

        明明面对可怖的崩坏兽都能从容作战的女武神,在面对一名空天战舰舰长的时候竟然表现的如此毫无招架之力,她自己都开始为自己刚才的表现感到羞愧。

        ‘原来你们俩被安排住在一起。’魏晓阳心中了然,明白了为什么徐赟会看向欧阳洛璃。

        “欧阳师妹,你现在住哪里,据我所致承影在这边并没有驻地。承影现在建制已经打没了,指挥部没有安排驻地给承影。”他转而看向欧阳洛璃。

        从他进入病房,就牢牢把握住了话题的主导权,房间里几人几乎完全任他摆布,也就欧阳洛璃还稍稍有些不那么配合。

        “我···”欧阳洛璃有些犹豫,但目光刚和魏晓阳对上,便不自觉的开口回答:“我现在被安排住在总指的近卫营宿舍,和守御总指挥部的护卫队住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魏晓阳的眼睛,和他的目光对上,欧阳洛璃竟有种好像正在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的感觉,下意识把他的问话当成的命令。

        “嗯,那也就是住在这条船上咯。其实你也是临时住在这边吧,那换个房间住应该没问题吧?”

        “我还有室友。”欧阳洛璃反应过来自己似乎也和寻璇甯犯了一样的错,此时搬出室友来想要当盾牌来挡一下火。

        “室友?也是,突然就要搬走的确要和室友打个招呼呢。你们住宿条件不行啊,竟然好几人挤在一起住。”魏晓阳咂嘴摇头,一副还是我那边好的样子。

        “那个···我就是她的室友。”孙璇甯弱弱的举了下手,好像小学生举手回答问题似的。

        我擦?

        魏晓阳瞪大眼睛转头看向徐赟,目光中有些羡慕和嫉妒:‘小老弟你玩的够花的呀,一龙二凤,这还没出院呢就安排上了。’

        但旋即他又迷糊了,据他所知,指挥官和女武神向来是一对一搭档,不是没有指挥官拥有更多女武神搭档,但徐赟现在的资料显示,他的级别还不够。

        这一点仅从军衔上就能看得出来,少尉军衔一般是授予新近毕业的应届生和积累军功还不够晋升的资历不足的新人指挥官。

        这个时期的指挥官在指挥官内部评级中,位阶是丁下、丁等,丁上。

        而想要链接两位女武神,至少也是乙等指挥官,乙等指挥官对应的军衔最低都是少校。

        现在徐赟的确表现出了特殊,不然自己也不会巴巴的紧赶着得罪人也要抢先一步找过来,但还不至于上面就直接给他安排两位女武神吧?

        大华朝廷里的确有不少龌龊事,但军方毕竟不是朝廷,相对来说作风还是比较干净的。

        “我和指挥官李昂还有欧阳住在一起,我们那是四人套间。”孙璇甯的解释姗姗来迟。

        她这么一说,魏晓阳便明白了。

        天朝的空天战舰内部布局,别的不说,只讲舰员住宿的宿舍,基本上大同小异,四人套间是什么样的布局,魏晓阳作为一名舰长当然一清二楚。

        “你不是承影部队的女武神吧?怎么也留在总指挥部这边?”

        这时作为副官的陶小姐上前一步:“孙璇甯,鱼肠部队隶属女武神,2031年11月入役,服役时间一年9个月,作战风格喜欢近战,性格···搭档指挥官···”

        孙璇甯的资料被她张口叙述出来,甚至不需要照着材料念诵。

        就站在陶妮身边不远的孙璇甯听得脸色逐渐苍白,好像自己正在面对审查,老底都被人家扒透了。

        “具体原因李昂没跟我说,他只告诉我总指挥部下达指令让我们就地休整,暂时在总指这边待命。”她老老实实的回答说。

        魏晓阳点头,心下已经想明白了七八分,这种考查监视,可以说是因为接触了徐赟以及欧阳洛璃,顺带的。事实上孙璇甯和李昂算是被牵连了,不过这种留候观察基本上也就走个过场,档案审一审,观察期间只要没发现异常,也就放回鱼肠去了。

        嘟嘟~嘟嘟~嘟嘟~

        闹钟的声音响起,旋即被吴涛掐熄。

        吴涛上前一步:“舰长,时间差不多到了,现在赶过去刚好提前五分钟到会场。”

        “晓得了。”魏晓阳点头,转而看向徐赟。“师弟,师兄我还有个会,一群老头子抓我们商量战后收尾的麻烦事,纯粹一群大老爷们凑一起扯皮,要不是命令上说必须参加,师兄我再怎么说也得亲自陪你去咱们赤霄舰上溜一圈。”他歉意的笑着解释说。

        “你看这样行不行,让你小陶姐陪着你,你调职的事儿包在师兄我身上,肯定没问题。至于住宿问题,你要是不舒服,先在这边待几天,等调职手续批下来再过去咱们那边也行。你要是觉得身体撑得住,今天就能住过去,调职审批就是个流程,早几天晚几天过去都一样的。”他说着,抬手指向自己的副官陶妮。

        陶妮留着一头月牙短发,头上带着灰蓝色的贝雷帽,样貌是一等一的标志,明眸皓齿,一双丹凤眼眸光凌厉,身量虽然不高,但身姿端正笔挺,站在那里自然便有股女军人的干练气质。

        听魏晓阳提到自己,她踏前一步,立正站好,但想了想,又收敛了身上的军伍凌厉气息,嘴角一勾媚态自生,瞬间化身成一位亲切可人的大姐姐。

        “就不麻烦师兄了,我还是等审批手续下来之后再过去吧。虽然师兄说这些不过就是走个流程,但我觉得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一下,要是人人都不守规矩这样乱来,这军队早就乱成一锅粥了。”徐赟躺在病床上,语气虚弱的说。

        魏晓阳眼角抽了抽,笑着说:“师弟说的对,守规矩是好事,守规矩有操守,无论在哪儿都吃得开。”

        “行,那就先这样,回头手续办好了,师兄我亲自来接你。这马上就要开会,我这就不再啰嗦,咱哥俩我就不跟你客套先走了。回头见。”

        “回见。”

        魏晓阳说走就走,一点也没有拖泥带水。只是他走之后,陶妮没跟着离开,还是被留下来照顾徐赟。

        快步走在走廊上,魏晓阳和副官吴涛的行进速度几乎要赶上一般人小跑,看来是真的很急。

        也幸亏他们走的快,刚好赶上一座电梯来到这一层,等电梯里的人出来,二人钻进电梯箱,点下最高楼层按钮,之前电梯预约的其他楼层按钮瞬间熄灭,单独送两人直达。

        因为他们还点下了另一个按钮:舰桥指挥舱,加急直达。

        这是舰长级别才有权限使用的按钮。

        “这小子还挺好糊弄的,看样子您已经拿下了。”电梯箱门关闭,吴涛这才开口说。

        “那是,老子亲自出手,拿不下岂不是丢脸到姥姥家?”魏晓阳得意的笑着,嘴角都快勾到耳朵根上去了。

        “不过,这小子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糊弄。刚才还话里带刺,指责我不守规矩。不过无所谓了,我守不守规矩反正他也管不着,只要他和自己说的一样守规矩就行。”

        “舰长你为什么这么着急要将他拦到麾下?他现在可是总参盯着的重要目标人物。”吴涛不解的问道,趁着舰长心情好,稍稍出格一点点问题他也可能回答。

        “总参盯着怎么了?为了监视观察就雪藏着不用,岂不是浪费人材?这点小责任都不敢担,怕这怕那的,干脆什么也别做了,找个狗洞藏起来等死多好。”

        “看过录像之后我就在想,这个徐赟肯定跟那个金色人影有关系。

        他抱着欧阳洛璃从帝王蟹背甲里冲出来的时候,也是身上包裹着金光的。

        虽然最后那个帮忙封死空间隧道的金色人影在镜头前消散了,可要说徐赟和那个家伙没关系,打死我也不信。

        他既然能封死空间隧道,先不管他来自哪里,是什么势力什么种族,至少这一点证明他对我们人类是带着善意的。

        他自己也说了要守规矩,他喜欢守规矩就最好不过了,放他在咱们赤霄舰上,等于抱上了一条超级大粗腿,一旦再遇到这种解决不了的的问题,咱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到时候求他出手他还能拒绝么?”

        魏晓阳得意的昂起头,下巴尖高高翘起:“所以说这个时候就算背上些指责和处分,也要把他先争取过来,真到了万一的时候,是小命重要还是一纸处分重要?前途,呵呵~前途要有命活着才是前途。”

        “这些傻叉自认为聪明,却看不明白,这个时代已经变了。从帝王蟹出现,空间隧道开启,接下来的战争走向恐怕会变得相当艰难,就算是赤霄舰这种空天舰队的主力舰,阿涛啊,你说对上帝王蟹,有几成胜算?”

        被魏晓阳问话,吴涛稍作思忖回答说:“单对单的话,我们的赤霄舰干不过它,哪怕把全部陆战队派出去也不行,说难听点,能不能跑路都难说。”

        “是啊,沧海市和帝王蟹的交火,它几乎全程都在挨打,没还过一次手。那是因为它要攻打103所,开启空间裂隙,制造空间隧道。如果它还击会怎么样?”

        吴涛额头有冷汗渗出,他已经想到帝王蟹还击时可能出现的画面,那对前螯射出的崩坏能射线,如果不是凝缩成光锥而是当作光束主炮来反击,赤霄舰的能量护盾最多抵挡住一击,两根前螯同时射击的话,赤霄舰几乎必然会在第一轮打击之后就遭到重创。

        也许,也许直接坠毁都说不定。

        “那如果空间隧道成功展开了,现在又会是什么局面?”魏晓阳直接丢出了第二个问题。“会不会出现第二头第三头帝王蟹这个级别的崩坏兽,甚至更厉害的怪物?”

        “会,从赤道洲最新传递回来的消息,赤道洲拿到空间隧道已经成熟,当前赤道洲南赤联邦的主力已经和空间隧道涌出的崩坏兽交战。”坐在指挥舱会议室里的总指挥部参谋总长用激光笔指着屏幕上的ppt页面说道。

        “好消息是,赤道洲那边的空间隧道涌出的崩坏怪物并不是成建制的军团,而是更像另一个世界零散的野生崩坏生物。坏消息是从隧道里钻出了三头级别近似帝王蟹这个等级的崩坏兽,这是无人机在坠毁前传回的照片。”

        激光笔的光点落在三张新出现的照片上。

        “这三头高级崩坏兽的体型比帝王蟹要小许多,甚至和普通帝王级相比,体型上的优势也几乎没有。

        但从隧道出来的崩坏怪物实力强度普遍高过本星球出现的崩坏兽一级这一点上来判断,它们的实际战斗能力只会更强。

        如今南赤联邦的主力部队尚未和它们其中的任何一头遭遇上,仅和普通战车级体型的崩坏怪物交战,南赤的主力在第一次交锋中就损失惨重。

        第一女武神特战营几乎全灭。”

        投影大屏上,三张高空远距离拍摄的高清照片挂在最中央,三头被列为和帝王蟹同级别的帝王级崩坏兽,分别是一头在天空中游曳的类似乌贼造型怪物,一头八条腿,背生剑脊身披神话中巨龙才能拥有的鳞甲的巨型鳄鱼,还有一头最初出现在赤道洲草原污染区里的那种六足猎豹体型犬科怪物,只是这一头的体型格外巨大,显然是这个族群中的王者。

        现实意义上的帝王级怪物。

        “幸好,幸好我们这边的隧道被封闭了,不然后果难料。”

        “难料?有什么难料的,沧海市肯定是要没了的,只这一比损失,都顶的上天朝几十年的税收。”

        “由沧海市沦陷带来的难民,战争经费损耗,经济打击,民心动荡,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现在我们可以避免这一切,都要感谢那个金光人影。”

        “你说了这么多,究竟想说什么?那个金光人影已经消散了。而且它是不是人还不知道呢。”

        “我的意思是,魏晓阳大校舰长提交的调用申请,我们要重视,既然他肯站出来第一个尝试接触,为什么我们不能支持?”

        “还需要再观察一下,这种事情不谨慎一些不行。”

        “你说的是那个徐赟?他就一定和金光人影有关?不见得吧。”

        “究竟有没有关系只能问过本人才知道,至少肯定不会一点关系都没有。”

        “103所那边怎么安排,竹御青提出的圣痕计划,在解析了异种项目组留下的资料之后获得了突破性进展,那名第一个装载了圣痕的女武神叫做欧阳洛璃,我没记错的话,她是那个徐赟的女武神。”

        “问题全都连到一起去了,好像这些事情都跟这个徐赟有所关联。”

        “所以我们更需要重视。”

        “再看看。”

        在正式开启战区会议之前,总指挥部参谋部内部召开的小会上,一群将领围绕即将在大会上提出的议题,展开讨论(扯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