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节名字还没记住,人就已经没了

第三十八节名字还没记住,人就已经没了

        第三十八节名字还没记住,人就已经没了

        朦胧的视线逐渐清晰,一尘不染的天花板上,吊灯的磨砂灯罩造型简约朴素。耳畔有电子仪器运作时固定节律响起的滴滴声。

        口鼻里带着消毒水味道的空气,吸起来虽然让人心生排斥,不过比起呛人口鼻的血腥和焦糊味道来,不知到清新甜美了多少倍。至于掉进粪坑里吸到的空气味道,徐赟残留的记忆中自己还没品出究竟是什么味道,自己就已经双眼发黑昏过去了。

        不过在化粪池施工好几天,那股子臭味他倒是记忆犹新,怎么也不会这么快就忘了的。

        “哎~真不想这么快就回工地。”

        不过既然自己已经醒来,当然没道理赖在医院里,谁知道住院费有没有人报销,没人出钱报销的话,这笔费用还是要从自己身上出,之前已经欠了二叔几百块用来买新手机,要是住院的钱再跟二叔借,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了。

        梦里我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梦醒了哪怕是大英雄也要为了生活继续蝇营狗苟,再怎么差,徐赟还是有自力更生的骨气的,绝不肯学新闻报道里那些个啃老族,赖在家里吃父母的养老金。

        用手肘支撑床榻,徐赟挣扎着想要坐起上半身,然而全身各处肌肉中的神经末梢反馈回来的酸楚和撕裂般的疼痛,几乎差点让他再次眼前发黑昏过去。

        嘶~!

        “我焯!怎么这么疼?”

        疼痛让徐赟瞬间放弃坐起的努力,整个人重新摔回床榻上,后脑勺砸在柔软的枕头上,又被韧劲恰到好处的枕头芯反弹回些许。

        倒是比印象中医院常用的那种硬邦邦的麸皮枕头舒服多了。

        呼~~~

        口中嘘出一口气,徐赟尝试活动手指关节,五指依旧灵活自如,只是在驱动它们的时候使用到部分小臂肌肉,那股撕裂般的痛楚便从这部分肌肉中诞生,紧随五指运动冲进思维中枢。

        徐赟微微皱眉,有了在梦里那些战斗时的疼痛体验,他对痛苦的承受阈值大大提升。这股疼痛对现在的他而言算不上强烈,比起之前自己撑起身体时的那股痛楚狂潮来,显得轻微太多了。

        “怎么会这么疼,我不过是掉进化粪池里而已,墙体上沿和下面肥料液面的距离最多不会超过两米,就算被装满砖头的手推车砸断几根骨头也不该这么疼才对。”

        “不对!砸断骨头的话,也不会是全身肌肉疼啊,难道是我脑子被化粪池内的氨气熏坏了?这下真成神经病了?”

        徐赟登时惊醒,先前那一丝丝刚睡醒时的迷蒙劲儿瞬间烟消云散。

        他只觉得自己心情如遭雷劈,这倒霉得有点太过头了吧?自己曾经不是没看过有人被氨气熏坏脑子的新闻,甚至有人直接就成了植物人。

        和植物人比起来自己的确算是幸运,但被氨气熏坏了脑子,伤到的是痛觉神经,这后半辈子可怎么过?

        咋就不熏坏记忆功能,直接把掉粪坑里这段记忆给删除掉多好啊。

        不知道天天吃止疼药能不能缓解症状?

        可是止疼药这种东西吃多了,身体会产生抗药性吧?

        躺在病床上,徐赟连转一下脖子都疼,只能呆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胡思乱想。

        可这终究不是办法。

        但让自己继续闭上眼睛睡觉,自己此时一点睡意都没有,甚至精神饱满到连闭着眼睛都不想的程度,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赶紧离开医院,还有住院费怎么解决的问题。

        “要是二叔在就好了,可以问问住院费的事儿。”

        旋即徐赟便自嘲的笑起来“得了吧,他怎么可能在旁边,现在肯定守在工地上忙活呢。这世上,也就只有爸妈才能守在我床边了吧。”

        不过徐赟心里知道,爸妈远在几百公里之外的老家,他们都有工作,就算想要请假来到这里的病床前看护自己,最快也得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才能赶到。

        自己不过只是做了一个梦,这点时间最多也就一晚上,或者可能连一晚上都没到,也就几个小时的样子。

        如果被氨气熏到昏迷一两天还没醒,那自己距离成为植物人可就不远了。徐赟当然不想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

        吱,嘶拉拉~

        徐赟左侧响起电机运作时的声音。

        他忍着疼向声音响起的方向转头看去。目光越过床头侧面摆放的仪器设备箱体,看到了自动门开启时缓慢拖动的景象。

        如果这是医院的话,未免有些太高级了,这住一天得多少钱,才能住这么高科技的病房?

        他又不是没去过大城市里的医院,自己家亲戚住加护病房抢救的时候,跟着爸妈去探望过好几次。虽然人最后还是没能救回来,不过自己着实是涨了见识的。

        和电视剧里演的差不多。

        可眼中此时见到的病房,墙壁全都是规整的预制墙板拼装而成,墙体以自己这个土木系出身的大学生的眼光来看,也一时间没能认出具体使用的是什么材质。

        不仅墙壁,就连地砖的材料他也没能认出来。加上完全和墙体融为一体的全自动房门,房门上方的指示灯。

        还有熟悉又陌生的那一抹青蓝色长发。

        “你总算醒了,这比医生预期的时间晚了12小时。”欧阳洛璃语气淡漠的踏进病房,在这淡漠的语气种,徐赟隐隐察觉到一丝抗拒。

        换上一身休闲装常服的欧阳洛璃除了发色比较出挑之外,是个不折不扣的青春靓丽美少女。

        披散的柔顺长发束在脑后,两条长鬓发坠在胸前,蓝粉撞色的翻领长袖外套,里面是深蓝色印花t恤,米色百褶裙下摆边缘嵌着两条蓝色边条,一双修长美腿被黑色长袜勒出近乎完美的腿部曲线。

        细长的脚踝下搭配的是和衣服同样蓝粉撞色的高邦运动鞋。

        这是和女武神战斗服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视觉冲击,徐赟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正在变得越发急促和沉重。

        看到了她,徐赟就确认了一件事,要么自己还没有从梦中醒来,要么自己就是真的穿越了。

        究竟哪个才是事实,他无法确认。

        “欧···欧欧···”徐赟听到自己喉头发出干涩的近乎木片摩擦般的声音。

        “别这么叫我,我们···不熟。”欧阳洛璃皱眉,原本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

        “你一直都在等我醒来么?”

        “嗯···差不多吧···”欧阳洛璃眼帘微微低垂,口中发出确认的轻响。

        “啊~我真是太感动了~我就知道你对我有感情的!”

        还未等欧阳洛璃说完,徐赟便猛的张开双臂扑了过去。

        砰!

        一只蓝粉撞色的运动鞋踩在徐赟脸上,将他腾空飞扑过来的动作直接一脚踩得砸在地板上。

        “呀~”另一个女声带着惊讶响起。

        全身的肌肉反馈来的剧痛压过砸在地上碰撞产生的痛楚,疼得徐赟趴在地上四肢抽搐。被鞋底踩住的嘴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咕咕声。

        “你们感情真好,一见面就这么热情。”那女声说道。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们感情好了?!”欧阳洛璃咬牙切齿的反驳说。

        “他都伤的这么重了,看到你第一时间就是拥抱,这肯定是在为能从战场活下来的庆祝啊。我想他之所以表现的那么冲动,肯定是太过激动和喜悦,一时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倒是欧阳你,这么用鞋子踩下去也太狠了,他好不容易存活下来,你应该表现的温柔一点。”

        “哪怕拒绝拥抱,至少不用踩他嘛,毕竟他现在还是伤员。”那个女生自动替徐赟解释了先前的举动,顺便还说教了两句欧阳洛璃。

        鞋子从脸上拿开,徐赟睁大眼睛,看到米色百褶裙下的风景,这年头在短裙下不穿安全裤的女孩很少了,而他眼前就有一个。

        “嘿嘿嘿~蝴蝶~”一时不查,他将脑中想到的话语说了出来。

        那只刚刚移开的鞋子再度抬起,眼看着又要踩下来,可徐赟现在全身疼的抽搐,有心想躲身体也动不了。

        还好鞋子的主人被另一人拉住,退开了几步距离。这几步距离退开,也导致徐赟眼睛能够看到的风景重新被百褶裙遮住,脸上不由的爬上些许遗憾。

        “别拦着我,我今天一定要踩死他,踩死他!”欧阳洛璃恨恨的叫道。

        “这里是医院,不要大吵大闹,伤员需要静养。”另一个有些熟悉又陌生嗓音响起,这声线虽说依旧是好听的女声,却比欧阳洛璃和另一个声音醇厚沉稳许多,让人能够从声音中感受到岁月的沉淀感。

        话语落下,欧阳洛璃激烈的动作瞬间收敛,仿佛做错事被人发现的小女孩般规矩的站到一旁,让开了房门通道

        徐赟将目光从百褶裙下移开,开始打量门前出现的另外两人。

        拉住欧阳洛璃的正是先前见过一面的短发女武神,自己之前使用的脉冲战刀还是从她的补给箱里强行捡来的。

        只是此时徐赟还不知道她的名字。这正是孙璇甯。

        而后来说话,让欧阳洛璃和孙璇甯乖乖站到一旁的那人,一头红发盘在脑后扎成简单的发髻,令人印象深刻的上围,第三颗纽扣仍是和先前见面时一样被撑开着。她还是披着白大褂,只是里面穿的衣服已经换了一套。

        苏雪晴

        徐赟仍记得这个名字,这是他在这个世界醒来之后,第一个记下的名字,那个宣判自己作废的女人。

        “哟~苏医生,今天穿紫色的啊?”徐赟不咸不淡的打着招呼,铅笔裙虽然包裹到苏雪晴膝盖上方,她又穿了深褐色的丝织裤袜,奈何此时徐赟倒在地上,视角占据地利优势,而他的目力也足够穿透那层裤袜阻挡。

        红发医生皱了皱眉,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大大方方走进病房,来到床榻侧面拉了一张圆凳坐下。

        徐赟就像一只毛毛虫般,蠕动着,目光跟随她移动而移动,一路挪移到床边。

        苏雪晴双腿交叠,两腿叠放将那一道铅笔裙的破绽不着痕迹的挡住。室内拖鞋高高翘起悬在半空,被丝袜包裹的足尖,五根小巧脚趾隐约可见。

        徐赟的目光从裙底转向脚踝,那目光仿佛贪婪的野狗,在女医生身后跟来的几名护士站在病房门口,见到这一幕,其中一人满脸嫌弃,另外两人则面带笑容的小声交头接耳起来。

        欧阳洛璃干脆转过头去,装作不认识,没看到。

        红发医生冷淡的表情终于再也绷不住,她脸色铁青的开口说道:“把他拉起来放回床上,既然醒了就要做下一下例行检查。”

        接着,苏雪晴转而看向徐赟,面色严肃的警告说:“徐赟少尉,首先恭喜你成功在这场灾难中存活下来,然后(她吸了口气)请保持一名天朝军人应有的矜持。”

        “你们不是已经把我除名了么?”徐赟咧着嘴,用油腔滑调回答说。

        “并没有在军籍上除名,只是做了战时临时处理,事后原本会按照牺牲录入档案。

        作为一名天朝军官,您应该知道这也是迫不得已。

        从三年前的那一天开始,连绵不绝的战斗,灾难在我们这片大地上降临,从未停歇过哪怕一天。

        后勤的压力越来越大,士兵们不断转战各地,而我作为后勤医师一直随同主力转移征战在各处战场,累计下来的疲劳影响了我的判断能力,犯了一些判断上的错误,请您宽宏大量,给予谅解。”

        苏雪晴颔首低头,做足了低头道歉的姿态。

        徐赟撇撇嘴,人家都这样了,自己还斤斤计较未免显得过于小气。即便她差点因为那个废弃处理判断葬送了自己小命,但谁让她是女人呢,还是个美女,如果精通‘拳法’,那是真惹不起。

        护士们得到苏雪晴医生的吩咐,手忙脚乱的进入病房抓住徐赟四肢想要将他抬回病床上,然而四人一起用力竟然抬不动,还是欧阳洛璃和孙璇甯帮忙才将他重新摆放了回去。

        在床榻上躺好之后,床榻下方地面响起机械运行的声音,徐赟目光盯着的头顶天花板同时裂开,裂开后的天花板向两侧滑开,露出被它挡住的机械臂垂吊的各种仪器。

        地面升起和天花板垂下的仪器很快在床榻周围组合成复杂的立体仪器,床榻向上升起半米,两根圆弧导轨上下拼接组合成机械圆环,圆环从徐赟头部缓慢移动到脚步,再移动回来,反复数次,每次圆环内测都会投放出不同色彩的光波,照射在徐赟身上。

        而苏雪晴医生就坐在圆凳上,抱着自己的工作平板来来回回不断滑动手指,时不时点上几下。

        徐赟躺在床榻上,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能够感受到不同光波照射在自己身上时带来的异样触感,每一种色彩的光波落下,自己身体对它的反应都有些许不同,这意味着什么他现在还搞不懂,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体肯定和之前不一样了。

        在机器检查的这段时间里,徐赟闲得无聊,瞥了眼乖乖站在墙角伪装自己十格摆设的欧阳洛璃开口问道:“我睡过去多久?你之前说我比医生预估的醒来时间晚了12小时。”

        停了数秒,欧阳洛璃在孙璇甯拉了拉衣袖后,这才不情不愿的回答说:“你昏迷了76小时,在这期间我们尝试了数种办法,都无法将你唤醒。”

        “76小时,三天还多。怪不得现在一点睡意也没有。”

        “睡得和死猪一样,还打呼噜。”欧阳洛璃脸色难看的吐槽说

        “这期间你就一直守着我?”

        女武神点头,但似乎又怕对方误会般开口解释:“这是团长的命令,既然我和你已经思维链接成功,你自动归属为我的指挥官,作为女武神必须在指挥官周围随时待机······”说到一半,欧阳洛璃便说不下去了。

        “哪有,明明代团长说的是既然难得有了新指挥官,她让你尽快熟悉彼此,拉近距离,提高思维波频同步率,为以后可能到来的战斗做准备。

        如果指挥官醒来之后看到你在旁边守着一定会很高兴,你们的感情不说迅速升温,至少会有一个比较好的起点。

        哪知道欧阳就这样傻傻的在外面守了三天。”孙璇甯见新认识的好友说不出重点,立刻开口替她解释。

        “啊···那还真是辛苦你了。其实没必要这么麻烦的,你想我早点醒来的话,其实方法很简单。”徐赟眼珠转了转

        “什么办法?”说道唤醒的办法,就连旁边的苏雪晴也提起了兴趣。

        “你们应该都读过童话故事吧?”

        “这跟童话故事有什么关系?”

        “童话故事里不是都说只有真爱才能唤醒沉睡中的公主么?把公主换成王子也是一样的,只要一个带着爱意的吻,我肯定当时就醒了。”

        众人一脸黑线,欧阳洛璃更是忍不住又要上前来揍徐赟,却被孙璇甯拉住了。

        “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么老的梗。”苏雪晴不屑的撇了撇嘴。

        “梗老不老,有用就行,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好用?要不现在试试?”徐赟呼的一下坐起身,撅起嘴唇对着欧阳洛璃做出亲吻状。

        几名正在操纵仪器的护士掩饰着脸上的偷笑,低下头去默默看着手头负责的仪器。

        孙璇甯一脸黑线的捂住额头,这一次她是不打算拉着欧阳洛璃了。

        作为在场的女主角,欧阳洛璃捏紧拳头,脸上浮起有些僵硬的微笑,任谁都能看出这笑容背后的惊涛骇浪。

        “躺下,检查还没完成。你能不能老实点?”苏雪晴冷声喝止徐赟的行为。

        “啊,我现在已经醒了,好像没法试呢。”徐赟收回撅着的嘴唇,一脸严肃的安静躺好。表情转换快的仿佛换了一张面具。

        十分钟之后,组合的仪器拆分成模块,被机械臂缓缓收回地板和天花板后方。床榻则自动降回正常高度。

        苏雪晴看着面前的平板,刚刚获得的数据已经以列表形式显示在屏幕上,欧阳和孙璇甯挪动脚步,来到医生身后,默默偷看这些数据。

        “大部分和他刚进来的时候差不多,只是脑域活跃度有所提升,这应该是醒来之后的正常现象。只从这些数据来看,他现在完全就是个正常人。”苏雪晴手指点着屏幕,目光却落在了徐赟身上。

        “正常不是很好么?”

        “正常才是最大的不正常。”苏雪晴嘴角勾出一丝冷笑“你的脑部区间表述上一次检查的时候是紫色,现在则是红色,你知道正常人的脑部区间表述是什么颜色?”

        “我失忆了。”徐赟淡定的说。

        “是黄色。”欧阳洛璃替徐赟说出了答案,显然这部分文化课她有好好学习,在她一边的孙璇甯则偷偷吐了下舌头。

        “极个别优秀的指挥官在经过训练和长时间与崩坏意志在思维层面的污染侵蚀战斗之后,脑域会出现异变,达到橙色。”

        “整个天朝,橙色级别的指挥官也只有两人,他们被授予甲上级指挥官称号,可以同时统帅一支由五名女武神组成的小队进行战斗。”苏雪晴嘴唇微颤的说道。

        “啊,那也许是机器坏了。”徐赟随口甩锅。

        “这之后我们将对器械进行维护检修,毕竟在你醒来之前,我们检查的数据是绿色,醒来之后出现这么大的偏差,的确有可能是仪器出现故障。“苏雪晴点头。

        “现在能回答我几个问题么?”她主动换了一个话题,但手却在平板上的检查数据表格上做出进一步操作,为新获得的检查结果进行加密。

        “可以,你问吧。我在这里也跑不了。”徐赟松了口气,十分配合的回答。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苏雪晴抛出了一个十分常规的问题。

        这个问题简单到让已经做好准备编一堆瞎话来搪塞过去的徐赟感到有些意外。

        接下来的问答环节中,苏雪晴抛出的问题都是类似这种没什么营养,也不甚尖锐的类型。徐赟自然一一配合回答。

        问答结束,徐赟感觉这十来分钟,两人的问答就像废话之间的闲聊,对于自己身上的秘密,对方竟然一点也未触及,这反而让他有些警惕起来。

        对话结束,苏雪晴起身便要离开,徐赟连忙开口留住对方:

        “苏医生,我不想继续待在病房里,能不能给我安排其他地方居住?”

        苏雪晴微微一顿,她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两名女武神,然后点头说道:“可以。”

        “不过你现在情况特殊,我们还不能马上让你归返隶属部队。大概需要对你进行三到七天左右的跟进观察,这个时间取决于你的恢复情况。

        另外,说句你可能不想听的,据我得到的消息,你所在的承影部队这次沧海市崩坏灾难中损失太过惨重,有可能被取消番号。

        现在就算放你回去······你也可能找不到可以回去的地方。

        现在承影部队还活着的,就只剩下算你在内的九名指挥官和欧阳洛璃这一位女武神。”

        徐赟脸色没有多少变化,毕竟关于承影部队,他的记忆只有自己那枚代表身份的钢牌上的隶属部队名称:

        大华国东部战区合成机动旅——承影,秋刀鱼4号,少尉指挥官。

        而站在徐赟不远处的欧阳洛璃则一脸惨然,她隶属的同样是承影部队。

        徐赟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和自己隶属同一支部队。还好自己刚醒来的时候就自动从苏雪晴医生这里免费领到了:脑域受损,记忆区和理智区被判断损毁的人设,不然还不好解释他不认识欧阳洛璃这件事了。

        毕竟这姑娘放在自己原本的世界,可是一等一的漂亮。

        再怎么脸盲,作为一名合格的雄性生物,隶属同一支队伍的美女总会记得住。

        让徐赟疑惑的是:虽然隶属同一支部队,她却几乎在此之前完全不认识徐赟。

        也是,美女哪有心思记我们这些臭男人。

        似乎是看穿了徐赟的想法,欧阳洛璃破天荒的主动开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没有认出你是有原因的,并不是我不想记住自己的战友。

        女武神更迭比指挥官快得多,这是其一。

        其二则是因为连续不断的出战指令。

        部队合训中断已经一年多,我们女武神这边很多后来替补加入进来的新人,我到现在连她们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只是知道执行任务时就成了战友。

        其中有些人也许还没等我记住名字,人就已经不在了。

        更别说指挥官那边。”

        这话题有些沉重,即使徐赟并没有亲身经历的实感,仍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苦涩,当然这也可能是收到欧阳洛璃的影响。

        虽说现在没有进行思维链接,从属烙印却还存在。

        “战争就会死人,队伍补充新鲜血液人员更替,同属一支队伍彼此却并不认识的情况还是蛮多的,见多了你们慢慢就会习惯。也许是因为我原本待在前线医疗队的关系,这种状况在这几年见到得比你们更多些。

        话说回来还得谢谢你呢,现在我调到战区总指的医疗体系,今后的日子应该会好过很多。”

        “哪里哪里,麻烦你为了我这点小事儿调来调去,怪不好意思的。新环境要熟悉,新同事要认识,磨合,苏医生你也挺不容易的。”徐赟突然圆滑世故的笑着说。

        苏雪晴眉毛一挑,没想到这家伙还会说出这种话来,她对徐赟第一印象其实相当深刻,毕竟开口就对自己污言秽语的男人实在少见。

        “你接下来和欧阳住一起吧,我看你的通讯手环已经损坏,补办一个新的需要时间。这期间你尽量和她待在一起,有复诊需求或者其它安排我直接通知她。

        现在你们的隶属关系暂时挂靠在这边,有事没事不要乱跑,免得被纪律处的抓回去,理顺关系的时候会很麻烦。”

        “得嘞~”徐赟看了眼欧阳洛璃,笑得脸上差点就能开出一朵向日葵来。

        女武神转过头别开他的目光,不肯与他对视。

        “没别的事儿了吧?那我先走了,还得赶着去开个会。”苏雪晴只当是年轻人之间的小别扭,再次开口确认徐赟有没有其他请求。

        “没事儿了,您忙着吧,我让欧欧带我回去就行。”徐赟笑道。

        “欧欧么,这个绰号还挺可爱的。”苏雪晴嘴角勾了勾,便转身向病房外走去。

        ‘这个人越接触就越觉得看不透。算了,反正他身上谜团已经够多,之后总会慢慢调查出来。’

        见医生离去,跟着过来帮忙的护士自然不敢多留,其中两名护士大胆的和徐赟对视,并暧昧的传递出一些信号。

        “别挡着我,这人我要了!今天一定要拉到我的船上去不可。”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外面走廊冲进了病房里。

        “是你先撞上我的!”苏雪晴的声音毫不示弱的。

        “哦~不好意思,没留意你从门里出来。”

        走廊里的吵闹声和密集的脚步声从敞开的自动门外飘了进来。

        “他在几号房?”那男人大声问道

        “几号房你都不知道,还来抓人?”另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

        “关你屁事?!”

        【(本故事中的所有科学知识纯属扯淡,如果有读者老爷看到,请不要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