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节不是时候

第三十七节不是时候

        第三十七节不是时候

        收到指令的甲组女武神很快停止了射击。

        崩坏能机枪的三根转轮枪管在惯性驱动下呜呜空转着,强身周围散发出来的高温灼烤着空气,令光线在它周围扭曲。

        即使射击仅持续了不到10秒,枪管也已经被高度压缩的能量弹所携带的热量烤得通体赤红,停止射击之后,基座上配装的冷却模组自动执行设定好的工作指令,开始向枪管喷洒冷却喷雾。

        嗤嗤声不断响起,蒸腾的白色水汽瞬间将周围空间遮蔽,空间裂缝内的崩坏能释放出来的紫色光芒照在水雾上,为这地下空间镀上一层诡异的气氛。

        甲组1号女武神的沉重呼吸声跟着图像信号一并传输到作战指挥部内,再借由公放喇叭,传递到每一名军官耳边。

        这呼吸声传递过来犹如实质般的压力,它艰难的好似扛着近乎身体极限负重的人正在登山。

        画面开始缓缓歪斜,向下放挪移,显然端着摄像设备的女武神此时的状态相当堪忧。

        但军官们此刻更关心的是,画面中央展示的图景。

        “裂缝还在继续扩大!”

        “射击停止之后它还在继续扩大。”

        “你们注意到没有,看周围的金色能量,剩下的这些金色能量已经不能形成围拢崩坏能的光圈。”

        “该死,难道是刚才射击的崩坏能压缩弹打破了最后的能量平衡?”

        指挥大厅内顿时陷入混乱,有的参谋在分析测算空间裂缝撕裂,通道扩展的速度,预估通道彻底成型的时间。

        有的在探讨空间裂缝持续撕裂扩展的成因,责任该由谁来背。

        有的则是在考虑投入其他能量武器进行打击的可行性,尝试用新介入的第三种力量打破通道能量平衡,从而导致通道建立失败。

        “使用聚变打击是否可行?”一名高级参谋询问刚刚进入指挥大厅的,身穿白大褂行色匆匆的竹御青。

        在汇合了地面锋线部队的战友之后,头狼率领的救援队便一心完成护送撤离任务,他们带着竹御青和一百七十多名撤离人员第一时间赶到城市边缘军方设立的阵地,直接将载具开上等候在这里的运输空艇。

        一系列撤离转运的过程早有预案,在没有收到空中威胁阻挠的情况下,空艇只用了十分钟就将竹御青在内的重要人员率先送到了位于战线后方100公里处,作为移动指挥中心使用,浮空悬停的空天战舰处。

        “理论上来说导入第三股能量会导致空间通道失去稳定,可行性是存在的,不过具体投入到说能量仍需要计算,而且我们需要考虑到崩坏能对异种能量的湮灭特性,我们手中现在掌握的能量体系,暂时无法在面对崩坏能的情况下取得优势。”

        竹御青也不客套,她直接拿过搭话的那位军官手中的战术平板,调出计算功能转件,开始在屏幕上写写画画,一连串图形和字符组合成的公式飞快出现在空白的页面上,而后被战术平板内置的智能ai自动识别,替换成计算机符号语言,罗列出相应的公式填入计算模组中。

        但有些公式,就连战术平板的人工智能系统也无法借助数据库识别,计算模组中书写出来的公式便被系统判定为残缺公式无法计算使用,给出相应的答案。

        竹御青皱了皱眉:“你们的智能系统需要升级。”她没再说其它,手指在平板上滑动,另外开启新的一页工作页,重新书写拆分之后的公式。

        这一次人工智能很快就识别出竹御青给出的公式,在她填入需要使用的常量之后,自动展开计算。

        “给我纸和笔。”她一边抱着战术平板工作一边走到指挥大厅内一张办公桌旁,将平板放在桌面上,一边思忖一边开口吩咐。

        没有人打扰她,旁边的参谋军官从办公桌上拿来空白的记事本和铅笔递了过来。

        接过纸笔,竹御青便快速展开工作,她撕下笔记本空白的纸页,用铅笔在白纸上书写出一串串公式,并不断用手指滑动战术平板。

        战术平板上的计算软件内,数十个并行的计算任务正在同时进行运算,等待结果。

        每得到一个答案数据,竹御青就会找出相应的公式纸张,将数据计入,并进行下一步演算,然后将新的数据和公式导入计算机,开始新的计算任务。

        这个过程中,指挥大厅内的参谋军官和肩膀上扛着将星的指挥员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压低了许多。

        七分钟之后,竹御青已经得到了初步结果,然而计算机内仍在进行,等待结果的计算任务却又增加了十多项。

        “初步结果是使用我们当前拥有的威力最大的聚变武器打击通道口,我们必须在空间通道裂缝周围汇聚超过一万三千七百亿兆焦的热量,而且它们需要被约束在10立方米之内的空间中,利用爆炸瞬间产生的超高温高热震荡空间隧道,打破崩坏能对那处空间隧道的维稳,从而破坏空间隧道建立。”

        听完竹御青说出来的结论,哪怕在场的参谋军官一个个都是各军事院校出身的高材生,也觉得脑海中一片茫然。

        一万三千七百亿兆焦的热量是多少能量?而如何才能做到将它们约束在十立方米的空间中?

        竹御青发觉到周围军官和参谋们脸上的茫然,于是换了一种说辞解释道:“大概是一千万吨位级别当量的聚变武器,十枚左右同时引爆,误差不能低于0.1毫秒。至于约束方法,目前我能想到的就是聚变反应堆使用的强磁能量场约束。不过具体需要多强的磁场能级,目前还在等待结果。

        总指已知的聚变反应堆使用的约束磁场,能级不足,如果是用来制造人工黑洞的磁场强度,也许可以达到,目前猜想,也只有这个强度的能量级才能影响到空间裂隙。

        我专攻的是生物异能领域,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只能给出一些指导意见,具体建设和达成方法,还需要请教专精这个领域的教授,据我所知我们103所的方华副所长就是这个领域的权威,我带出来的撤离人员中有他的学生,不过他并没有和我一起被送到这里。”

        众人心中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这方面专家还在我们面前唱这一出,给谁看呢。不过旋即他们又打消了这个念头,竹御青就算不是这个领域的专家,至少她已经给出了指导意见,并且肯定了方法的可行性。

        有办法总比没有好。

        端坐首位的指挥官是位肩膀上扛着三颗将星的年老将军,他只是坐在这里就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威严感,而他脸上始终不变的冷肃表情,则让众人心头升起的躁动稍稍下压,并没有因为情况急转直下而陷入慌乱。

        竹御青目光落在端坐首位的将军身上,和老人投来的视线交错,头发已经全白的将军对她露出一丝几乎察觉不到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他招手叫来自己的副官,贴耳吩咐几句,便不再说话。

        副官匆匆离去,一边小步快走一边按着耳麦,与连线中的另一边通话。

        老将军静静的看着指挥室内的屏幕,安静得就像一座巍然的苍山,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些什么。

        甲组女武神收到最新命令,放弃已经布置好的基站武器,撤离空间裂隙,只将摄像设备留在原地继续监视。她们则需要回到地面修正,并随时等候下一步指令。

        至于投入地下基地内进行搜索和物资回收的其他几组女武神则在收到命令之后有序撤出。

        因为知道即将对103研究所地下基地进行聚变打击,天朝地面部队开始撤离这片区域,并联系市政官员和各阶层吏员,快速组织沧海市内藏在避难所里幸存下来的市民,进行转移工作。

        留在地下监视空间裂隙展开形成通道的这相机忠实的执行着自己的使命。

        指挥大厅内,所有人几乎是从头到尾见证了这座空间裂隙成长为空间通道的全过程。

        “以当前的拓展速度来计算,再经过一小时十七分钟,它就会成长到足够一名成年人类通过。到那时这座空间通道将拥有1.68米直径,空间撕裂缝隙高度达到7.12米,宽度达到3.57米。”

        “如果以已知战车级崩坏兽的体型来作为参考计算,11小时23分钟之后,通道直径将达到允许战车级崩坏兽通过的尺寸需求。”

        “崩坏兽出来一头我们消灭一头就是了,这对我们现在掌握的军事力量还构不成威胁。但通道继续扩充下去,时间来到78小时之后,通道将达到允许帝王级崩坏兽通过的程度。”

        “在空间通道周围不能使用崩坏能武器,崩坏能将会被通道吸收,加速通道开启,我们能够使用的只有常规武器和热核能量武器,这就大大削弱了我方所掌握的优势。”

        “如果对方送过来几头近卫级崩坏兽,想要短时间内将它们解决,在不使用崩坏能武器的前提下几乎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在湘南会战中,已经有过小型战术聚变武器打击的经验。”

        指挥大厅内,眉头紧锁的参谋官掐灭了手中抽到一半的香烟,抓了抓凌乱的头发。法丝因为油汗粘连的一撮一撮,头皮也跟着发痒。

        沧海市保卫战打到现在已经进行了三天,这三天指挥大厅里的所有人几乎没有一人睡眠超过八小时。

        原本今天因为赤霄号舰长违令,联合另外两艘主力空天战舰强行打击超巨型帝王级崩坏兽,导致战局有了突破性进展。

        战况突飞猛进般的进展顺利,盘踞在城市中的崩坏兽军团在短短不到两小时内尽数被歼灭,眼看着城市收复,崩坏因子污染已降低到以往崩坏灾难结束后才会达到的安全线。

        就在所有人都在心里松了口气,准备忙碌收尾工作的时候,又出现了空间裂隙被打开,生成连接异界的空间隧道这种设想之外的展开。

        三千万以上在册人口的天朝第一经济城市不得不在刚刚收复之后,就展开对民众的紧急转移。需要忙碌的事情简直多到令人绝望。

        对于身为参谋官的他们来说这些许绝望和忙碌只是身体上的疲惫,来自天朝最高意志层的压力才是最难以面对的。

        是那位仍旧端坐的老人,他扛住了全部压力。

        参谋偷偷看了一眼老将军,那满是褶皱的面庞上,挂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他却仍端坐如山,目不转睛的盯着主屏幕上那座已经展开到接近半米直径的空间隧道。

        他是准备用自己的眼睛,见证这座空间隧道的诞生么?

        参谋不禁心中升起对老将军的敬佩。

        就在这时,身体微微前倾的老将军猛地的晃了下头,他眨了眨眼睛,抬手用袖角擦拭嘴角。

        参谋这才注意到,老将军的嘴角胡须上,不知道何时沾上许多在灯光下折射出晶亮光泽的液体。

        这是···口水?

        将军他为什么会留口水?

        想到口水,他在联系老将军之前的一系列表现,一个大胆又荒诞的猜想出现在脑海中。

        刚刚将军他···睁着眼睛睡着了?可是他明明在盯着大屏幕,眼睛都没合拢过。

        嘟~嘟~嘟~嘟~嘟~

        警讯声又一次响起,让思维不受控制开始发散的参谋以及他的同僚们再度提振起所剩不多的精神,寻找发出警讯的单位。

        警讯发出单位,来自103研究所周边布置的警戒设备。

        下一刻,正中央主屏幕上投放的空间隧道画面中,出现了变化。

        一道浑身包裹如水般金色光华的人影从天而降,出现在空间隧道正前方。当他出现之后,没有激起周围环境任何变化,仿佛他本就存在于那里,只是之前摄像设备没有将它摄入画面中而已。

        在另外几个分屏幕上,则回放出那个身影到来时的视频记录画面。

        他是凌空飞到103所上方,在地面部队和所有待机女武神反应过来之前,直接砸进了那座被帝王蟹打开的巨大空洞内,速度快得宛如一颗划破天际的流星。

        画面中

        金光人影背对着摄像机,就站在充斥着紫色崩坏能的裂缝跟前,仿佛正在和通道另一侧的怪物们对视。

        在此之前,那浓郁紫色能量形成的通道另一侧的怪物们,在发现女武神离开之后便不再冲撞通道,只是静静等待通道缓慢成型,开启。

        然而此时镜头中,透过依旧平静的紫色能量,指挥大厅内所有人看到通道另一边的怪物们再度陷入狂躁,距离最近的几头张开了布满獠牙利齿的大嘴,凶神恶煞般对着这边释放着无声的恶意。

        “裂界缝隙,现在不是你打开的时候。”

        “此界已现权能,汝等不可妄争。”

        这些话语不是声音,指挥大厅内的公放设备没有任何声音响起,而所有人都听到了这段话语。

        “它···是直接映射在脑海中的意念!”竹御青做出判断后脱口说出,声音虽然不大,但在指挥大厅内没有杂音的情况下,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一名参谋发问。

        “因为之前,超巨型帝王级崩坏兽也用这种方式在我意识中投送过话语。”竹御青并不掩饰自己的经历,如实回答。

        经过她这一提醒,所有人才恍然回忆起之前自己也曾听过类似的声音,那是帝王蟹发出的意念波动。

        因为作为指挥部使用的空天战舰位于战场后方百里,他们并没有亲身‘听到’这意念话语,但它仍是借助通讯信号传递了过来。只是以这种方式传递过来时,那种震撼心灵的感觉已经削弱了太多,并没有引起他们重视。

        就在众人分析金光人影所说话语蕴含的意思时,那个包裹在金色光芒内的身影抬起一只手臂,五指微微抓握便将游离在空间缝隙最外围残存的那一缕金色能量握在掌心,金色能量丝线在被他握住之后,登时仿佛活过来一样,原本已经黯淡到几近熄灭的金色迅速变得璀璨夺目,并越发浓郁。

        金光人影将重新变得光彩夺目的金色能量往紫色能量形成的裂隙上一按,两种能量再次展开碰撞。

        无论怎么看,金色能量哪怕被复苏了,也比已经完全占据主导权的紫色能量弱势太多,可在金光人影手里,金色能量在撞上紫色能量之后尽管一直和对方互相倾轧对冲,甚至湮灭,可它却在快速成长壮大。

        肉眼可见的,金色能量原本已经被破开的包围圈重新合拢,并且圈在裂隙外围的金色能量越来越多,从之前几乎快要彻底消失的细细能量丝线成长为缎带,进而是手臂粗细的能量流。

        当金色能量变成手臂粗细之后,已经开辟达到半米以上直径的空间隧道出口开始向内收缩。

        短短不到一分钟,崩坏能开辟的通道出口就再次回到了一道细小裂缝的状态,而之前已经被崩坏能撕裂到五米多高,近两米宽的空间裂口,也被金光包裹着压缩回两米左右高度,十几厘米宽度的一根竖条。

        金色能量就如同神奇的橡皮擦,将崩坏能破坏撕毁的空间全部擦去,只留下这一道竖条。

        然而到了这一步,紫色崩坏能在这道裂界缝隙中的能量占比已经所剩无几,眼前的裂界缝隙中几乎都是金色,远比当初103所发现它,并用来提取制作崩坏能电池时还要衰弱。

        金色能量仍不肯罢休,继续向内收缩,随着裂界缝隙体积越来越小,大量金色能量回流到那人影身上。

        最后,这处原本的空间裂缝位置,留下的是一颗由数条未知文字组成的光圈构成的虚幻球体,在这颗球体中央,仅剩的崩坏能被压缩封禁成一个紫色小圆点,紫色原点时刻向外释放着细小又微弱的紫色雷弧,章示它还未放弃的野心。

        金色人放下手臂,转身迎向摄像机镜头,但在镜头画面里,指挥大厅中的所有人看到的只有金色人形,和看着他后背时别无二致。

        如果不是他有一个转身的动作,大厅中人几乎分辨不出他是否转过身。

        那人影停了几秒,就在镜头画面这一边的众人以为他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无数金色光点自他身上仿佛被风吹过的细沙般飘散下来。

        时间无声流失,光点崩落飘散,直到整个金色人影在众人视线里彻底崩散,只留下那颗虚幻的金色光球和周围黑漆漆的地下空间。

        “我不是在做梦吧?”一名指挥大厅里工作的士兵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的喃喃说道。之前还让所有人近乎绝望的危机,就在短短五分钟内消失了。

        金色人影那梦幻般的离去方式,实在让人不得不往自己是不是因为连日来积累太多疲惫困乏,而出现幻觉的方向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