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节二次爆发?

第三十五节二次爆发?

        第三十五节二次爆发?

        环住自己腰畔的手臂松开,徐赟戴着头盔的头毫无征兆砸在自己肩膀上,让本就还没搞清楚现在状况的欧阳洛璃更是手足无措。

        当在思维中收到他最后传递过来的声音,包裹着两人的金色光华已经散尽,眼中再无那漫天星海,也看不到金光织就的洪流,蓝色的天空中几朵白云慵懒的悬在当中,已看不到崩坏因子笼罩时的紫色。

        两人冲出帝王蟹背甲和迦尼萨身体之间夹缝时的力量已经耗尽,开始向下坠落,欧阳洛璃反手抱住徐赟腰身,主动承担了他身体的全部重量。

        双脚落在帝王蟹背甲上,双膝微微弯曲便完成了落地缓冲。

        落地之后,还有些懵的女武神摇了摇手里的男人,他却再无一丝回应,思维链接另一端彻底沉寂,系统已经自行中断链接。

        这种毫无准备的断联,让欧阳洛璃感觉心中莫名有些空落,似乎身边少了些什么本应存在的东西。

        承担徐赟体重对于此时的欧阳洛璃而言毫不费力,抓住他一只胳膊,将它绕过自己脖颈架到另一侧肩膀,欧阳洛璃单肩顶住徐赟右臂腋下,尝试支撑着让他保持站姿,然而彻底失去意识控制身体的徐赟此刻活像一具尸体,双腿完全不能提供一点点支撑战力的力量,她这样做只相当于让徐赟单边挂在自己身上,行动起来相当麻烦。

        没办法,欧阳洛璃只好选择了换一个姿势,单臂抄起徐赟膝窝将他横抱在怀里。

        犹豫戴着的头盔增加了头部重量,被这么抱在怀里,徐赟好似一只被宰杀之后的鹅一样,整个脑袋不自然的向下耷拉,欧阳洛璃抱着他每走一步,那被拉长的脖子就会在她眼前摇晃一下。

        这个姿势怎么想都不会舒服,欧阳洛璃只好将他放下,调整了头部姿势,让他斜枕在自己胸口之后,重新抱起。

        看着男人闭着眼睛近在咫尺的脸庞,欧阳洛璃从未如此近距离观察过异性,不由的有些心跳加剧,这时轻微鼾声飘入耳中,她咬了下嘴唇,将心中些许旖旎杂念挥散。

        “哼~什么后面就交给我了,自己却睡的像个死猪一样。”

        “后面要收尾的事情才是最麻烦的,你不知道么?臭家伙。”

        鼻翼间缭绕着他身上的汗味和沾染的血腥臭味,说他臭一点也不冤枉。不过欧阳洛璃自认自己身上现在的味道估计也不会好闻到哪里去。毕竟一路战斗过来自己身上战斗服也早就被汗水和怪物血液浸透。

        她环视一周,站在帝王蟹背甲上,高度宛如站在一座小高层建筑的天台,作为城市中心区域一部分,103所周围的建筑却已经彻底被夷平,近一公里范围内,地面上连块大一点的建筑残渣都找不到,而越过这条线之外的高楼建筑,也是越靠近这片区域损失越严重。

        看着面前的满目疮痍,一股悲凉感油然而生。虽然没有烽火硝烟,但此时的城市中心这片光秃秃的大地,反倒更让人心中难过。

        遥想刚进入103研究所周边,自己和徐赟对帝王蟹发起突袭的时候,周围明明还残留了那么多建筑残骸,街道上损毁弃置的各种装甲载具比比皆是。

        多少战士埋骨于此,到现在却连遗骸都找不见。

        站在高处,视野自然开阔,欧阳洛璃已经看到天朝的地面军团开进到帝王蟹躯体下方,这个体型超级巨大的帝王级怪物似乎已经彻底失去行动能力,两只残损的前螯彻底搁置在地面上,动也不动。

        在帝王蟹周围,堆满了灰色的细微尘埃,那样子看着好像水泥厂里未封装的水泥粉末被从仓库搬出来随意堆放到了这附近似的。

        装甲载具开到帝王蟹附近,载具外壳便会蒙上厚厚一层灰色,弄得好像在泥坑里打了个滚出来一样。

        天空里,地面部队释放的无人机从下方飞了上来,它小心翼翼的靠近抱着徐赟走向甲壳边缘的女武神,用摄像头记录着两人的行动画面。

        过不多时,一艘接着一艘航空飞艇重新占据沧海市的天空,其中一艘飞近帝王蟹背甲,下方腹部舱门打开,一个窈窕身影直接自二十余米高度凌空跃下。

        跃落,开启姿态引擎反推,安稳着陆,这名女武神表现出一套行云流水的精湛技术素养。

        当她站到自己面前时,欧阳洛璃发现竟然有些面熟,两人就在不久之前刚照过面。

        两人互行军礼,这名短发女武神虽然有些紧张和瑟缩,仍是硬撑着笑脸率先开口,毫不生分的打起招呼:“哟,欧欧,有一会儿没见了。我的暴风雪还好用么?”

        她的话语虽然轻松,可是脸上表情却十分僵硬。

        “欧欧是谁?”欧阳洛璃撇过头,左右看了看好像在找其他人,故作不知的反问。

        “他不是这么叫你的么?我以为叫你昵称会显得亲近些呢。”短发女武神愣了下,却指向欧阳洛璃怀中正在睡觉的徐赟说道,丝毫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这个公主抱的姿势,说实话,看得她有些眼热,心想哪天有机会也和自己的指挥官试一试。

        “那是这混蛋单方面这样叫的,我可没同意过。”欧阳洛璃脸色难看哼了一声。

        不过,看徐赟侧脸贴着她胸口安心睡着的样子,短发女武神只觉得她是在嘴硬而已。

        她摊开手耸了耸肩,你们俩之间的事,我不发表意见。

        “说实话,我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那个时候都没互相介绍,现在补上应该不晚吧?”短发女武神将话题重新引回正题。

        “当然,距离我们上次见面,也就隔了不到两小时。我叫欧阳洛璃。”欧阳洛璃大方的点点头,主动伸出托着徐赟膝窝的右手。

        “我叫孙璇甯,很高兴认识你,欧阳洛璃。”两只手简单握了下,旋即分开。

        “他···”孙璇甯指了指躺在欧阳洛璃怀中,好像睡着了一样的徐赟。“看这副样子,走的时候应该很安详吧。真是可惜了,明明是这么棒的指挥官。”

        “也是,指挥官没穿防护战斗服直接进入污染区,想要安然无恙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他还和你一起闯进这片核心污染区。”

        “能看到你活下来,就已经足够让人震惊了,他离去只能说意料之中吧。”她难过的叹了口气,仿佛在替刚认识的新朋友欧阳洛璃感到伤心难过。

        “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你身上的侵蚀痕迹都没了?难道这是侵蚀度达到一定高度后产生的变化么?高侵蚀度之后身体是什么感觉?会不会特别痛苦啊?我听有些侵蚀度较高进入异变体部队的前辈说,侵蚀度超过60%之后,就和到了癌症晚期一样,可疼了。那是不是说,如果我以后···”

        孙璇甯自顾自的巴拉巴拉说了一堆话,一会儿哀伤一会儿又转为好奇的打听。

        “停停停!”欧阳洛璃赶紧打断面前这个过于活泼的短发女武神

        “问题一个一个问,说话慢慢说。”

        欧阳洛璃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说到:“还有,这个家伙还活着,你不要擅自替我难过啊。”

        “啊~~~~~??”孙璇甯拉长音的一个质疑声响起。

        滋滋滋,耳麦响起电流音,紧接着通讯频道内响起指挥官的声音:“璇甯,发生什么情况?目标接触不顺利么?”

        “你说什么,这个家伙还没死?这家伙是小强么?生命力这么顽强!

        不对!小强都没有这家伙生命力顽强好么。

        高度污染区中,所有低等生命体都会被崩坏因子侵蚀同化,成为用来聚合制造崩坏兽的有机质。小强这类虫子早死光了。他可比小强厉害多了!”

        也许是过于震惊,让孙璇甯说话时的情感表达变得生动了许多,但刚惊讶过后,她很快又回到了瑟缩紧张的状态中。

        “唔~~这见鬼的压迫感,待在这里说句话都难受。”顺嘴嘟囔了一句,她单手敲了下耳罩:“喂~李昂吗?我没事。只是刚听到一个超惊人的消息,一时之间没控制好情绪,别紧张别紧张。”

        她抬头瞥了眼头顶,悬浮等待的指挥艇腹部下方展开的武器舱口里,冰冷的机炮炮管已经对准了这边。

        “哎嘿~上面派我过来接触你,就是确认看看你现在的状态。因为他们也搞不清楚你现在是保留个人意识的女武神,还是已经变成了崩坏怪物。这种事总要确认一下的,你毕竟奇袭了这个大家伙,我们在后面都看了战场画面直播,现在队里的姐妹们都把你当作英雄来崇拜呢。”孙璇甯表情僵硬的笑着对欧阳洛璃解释说。

        “这个可以理解,从你下来之后的表情我就知道你是被硬派过来的了。”欧阳洛璃浅浅一笑,孙璇甯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交涉人,面部表情生硬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她过来这里显然不是出于自愿。

        “啊~你说这个啊。”孙璇甯双手拍了拍有些僵硬的脸颊“很僵硬么?没办法啊,我也想笑的自然点。

        别看我现在这样,我还是挺擅于交际的。

        之所以这样主要是因为这个待在这个大家伙周围,就会被一股压迫感压着,喘口气都好像在压力仓里那样困难。这个用教官的话来说,是高等崩坏生物对低等生物的位阶压制。

        反正我也搞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啦,总之就是很难受。虽说它现在已经检测不到生命信号,可这股压迫感还是让人不敢随便靠近。”

        解释一番之后,孙璇甯注意到欧阳洛璃的面部表情十分自然,哪怕脸上没有表情,但那种轻松自然的感觉并不像是刻意装出来的冰山脸。

        “你这么问,难道你感受不到么?”她尝试的问了句。

        “唔···你这么问的话,刚开始靠近它发动突袭的时候,的确有一些压迫感,但没你说的这么夸张。

        不过,现在的话应该说一点也感觉不到了呢。”欧阳洛璃略作思忖,决定还是实话实说,现在自己和孙璇甯的对话,应该会被记录下来作为资料,自己有必要将实情告知给军方。

        “怪不得,我刚才下来的时候就在想,你顶着这样的威压带着炸弹上来突袭这家伙,真的了不起。如果是我在这样的威压下,肯定连举枪的勇气都会丧失吧。也不对,这鬼东西现在已经死翘翘了,它活着的时候,威压肯定会比现在还要更厉害。”孙璇甯恍然:“如果你说感受不到太多威压,那你之前的行动就说得通了。都是这家伙的功劳吧?他一定在思维层面替你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她看向熟睡的徐赟,那沉静的睡脸哪里有正在承受压力的样子?这就让她更羡慕起欧阳洛璃来,如此优秀的指挥官,可比自家那个强力太多了。

        不过她旋即又想到,更高级别的指挥官貌似可以同时思维链接复数女武神,以后眼前这个家伙肯定还会匹配更多女武神,这么一想自己家李昂只要保持现在这样就好,她可不想和其他女武神共享自己的指挥官。

        哎呀,说的好像恋人一样。

        孙璇甯脸颊微微泛红,她双手捂住脸颊,战靴在帝王蟹背甲上跺了又跺。

        欧阳洛璃看着她突然的动作,只觉得莫名其妙,怎么说着说着就开始扭捏起来了?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有些跑题,孙璇甯赶紧轻咳两声,调整了一下表情,开口提议说: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既然已经确认你现在状态正常,我们还是先回归队伍,之后可能要做一次全面体检什么的,你···没问题吧?”

        “当然,我们每次执行完任务回去不也都会做全面体检么?已经习惯了。”欧阳洛璃笑笑,显然并没有很在意。

        “是啊是啊,每次执行完任务还有做一套体检,好麻烦的~~”

        孙璇甯压低嗓音小声说道:“叫我说他们这就是歧视。总怕咱们变成怪物,侵蚀度超过50%就被当作异变体,怪物怪物的,这些家伙还不是要靠咱们这些怪物保护?”

        这发言多少有些越线了,私下里说一说可以当作抱怨,如果是公开发言,孙璇甯肯定要被纪律部传唤请去喝茶了。

        欧阳洛璃认同的点点头,却并不说话。

        “璇甯,注意你的发言,你现在说的每句话都会通过通讯频道录音记录,压低声音也没用。”李昂的声音在通讯频道内响起,提醒自己的战友

        “啊~忘记了。”孙璇甯吐了吐舌头

        嘀嘀嘀,嘀嘀嘀~

        已经听得厌烦的警报声又一次响起

        “璇甯,快点带任务目标离开。研究所地下出现新的崩坏能污染源,我们需要带目标回到后方后勤基地,将她交给监查部。这边马上要对研究所地下基地进行封禁处理。”指挥官李昂的指令从通讯频道内传达过来。

        “新的污染源?”

        “是的,刚才地面部队进入地下基地,和内部人员接触,就发现基地地下又开始涌现高浓度崩坏因子信号。

        最新的消息,我在地面部队的同学说,这个大家伙砸开的那个大洞下面,好像打开了一条不得了的空间裂隙。

        所有的检测仪器对这条空间裂隙周边的崩坏因子浓度检测都失效。

        他的判断是这并不是仪器失效,而是那里的崩坏因子浓度超过了检测上限导致仪器损坏。

        这里很可能会爆发第二轮崩坏灾难。

        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先完成自己的任务。”

        “好的,你放钩锁把我们吊上去吧。”孙璇甯面色立刻变得严肃,她转向欧阳洛璃说道:“情况有变,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即将进行封锁。”

        欧阳洛璃现在的耳力,实际上已经听到了孙璇甯耳麦中响起的对话,作为承影部队的女武神,她自然不会反对军方对自己安排。

        只是她也很好奇对话中提及的空间裂隙。

        ‘难道帝王蟹这个家伙来到这里,引发崩坏灾难,实际目标就是为了打开这道裂缝么?

        如果是这样,那么裂缝对面是什么?’

        只稍稍展开一想,欧阳洛璃便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崩坏怪物已经证实是另一个世界对本星球的入侵,如果裂缝对面是那个发起入侵的世界,对面的主力部队一定已经等候在裂缝的另一面。

        不知道对面还会有多少类似帝王蟹这样的存在。

        毕竟它也不过是先锋部队的大头目罢了,任何情况下,先锋部队都不可能比主力部队强。

        想到这里,欧阳洛璃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发寒。

        这时,空中悬停的指挥艇抛下钩锁。

        孙璇甯殷勤的帮欧阳洛璃和徐赟绑上钩锁,最后将自己也挂了上去。

        钩锁回收,十秒之后三人已经回到指挥艇的腹部回收舱内。舱门闭合,两名女武神刚将自己和徐赟座椅上的安全带绑好,加速的推背感便立刻降临。

        地下基地

        犹如实质的浓郁紫色能量在敞开了几十厘米的裂缝内氤氲,在这道裂缝最外围,残余的一缕缕金色能量仍在做着最后的抵抗,让裂缝无法彻底打开。

        “所有遥控仪器均已失效,直接放人下去吧,我们必须搞清楚下面究竟有什么。”

        前线指挥车内,指挥官正通过线上会议模式一起研究着从大洞上方远距离拍摄的洞底裂缝图片画面,并探讨下一步行动计划。

        “确认地下基地生还者的情况,确认的如何?”

        “只有103人确认生还,大部分避难所都挡不住之前涌入的高浓度崩坏因子,里面的人产生异变,将所有躲在里面的人都杀光了。”

        “说是避难所,当有人在里面异变,它就成了一口逃不出去的棺材。”

        “尽快安排生还人员转移,至于放人下去,有合适的人选么?”

        “为了完成任务,我们的小伙子当然可以不畏死亡,但如果想要搞清楚下面的真实情况,还是需要抽调女武神过来。”前线指挥官沉声说道

        “那就···派遣异变体部队的女武神去吧,这一次沧海市崩坏灾难解决速度虽然超出预期,不过我们损失也远超预估,常备女武神部队减员严重,承影几乎到了抹消番号的边缘。

        那支走地下路线营救的队伍,直接损失了一个大队30名女武神。”

        “看来这场崩坏降临,崩坏意志的目标就是它。它对面究竟是什么?”

        “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现在不是乱猜的时候,等异变体女武神到位,直接下去看看不就都明白了。”

        “最新消息显示,世界各国同一时间内,和沧海市接近规模的崩坏灾难爆发了七起。”

        “这是被捕捉发现到的,如果这种裂缝出现在无人监控的海洋中···”

        “别想这么多了,先把我们自己顾好吧。陆地上都还没解决呢,我们哪有余力去管理海洋。”

        “赤道洲那边最新消息,裂缝开在战乱小国的平原上,据说裂缝已经打开,那片草原数百里方圆土地现在都被崩坏因子彻底污染。

        由于裂缝开启的直径有限,里面涌现出来的崩坏怪物体型相对较小,只和普通野生猎豹差不多,而且它们似乎不会主动冲出污染地域之外。

        这样一来,暂时还没对赤道洲造成太多破坏。”

        “赤道洲的地区大国正在调派科学家,展开对裂缝涌现出来的新崩坏物种进行调查研究。目前首先是武器测试,这里有他们发出的测试直播。”

        指挥频道一时间陷入沉默,线上会议中的天朝军队高层都在默默观看这次测试直播。

        首先进行的是轻武器测试,一件又一件人类常用的轻武器被士兵搬出武器箱,然后架在污染区外,瞄准污染区内游荡着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人类的小型崩坏怪物。

        污染地域和普通草原相当容易区分,在污染地域内,土地都被染成了紫黑色,星球原生的植物全部被从未见过的新生植株取代,这些叶片以蓝色和紫黑色为主的新生植株生命力极其强大,短短数小时,就已经生长出和本星球植被近似的草原、灌木丛,以及稀疏的树丛。

        在指挥官们观看武器测试视频直播的同时,被下达了全新作战命令的异变体部队女武神已经在指挥艇运输下,赶到了任务目标地。

        穿着重型装备的女武神小队三命战士在吊索垂吊下,被投放到地下基地最底层,裂缝周围。

        而其他同属部队的女武神则被命令进入地下基地,回收基地内的重要物资和资料。

        地下基地之前被帝王蟹破开时曾涌入过大量崩坏因子,这些崩坏因子并未被帝王蟹吸走,而帝王蟹最后用来开辟裂缝时通过能量光锥灌入的崩坏因子体量则更加庞大。

        尽管后来又被裂缝吸走用来和金色能量对抗,它遗留下来余毒仍相当可怕,仅是残留下来的崩坏因子浓度就已经不是普通士兵承受的住的。

        更何况在浓雾中,还有部分新诞生的死士徘徊。

        “甲组已就位,一号无异常。”

        “甲组二号,安全。”

        “甲组三号,安全。”

        使用吊索索降进入地底的女武神通过联通在自身重型装备上的实体电缆传递通讯信号。

        “一号开启高清摄像仪,进行实况直播。”

        “二号三号,架设武器平台。”

        “收到。”

        又数条吊索垂落下来地底,将几只体积庞大的箱子运送到执行任务的女武神手中。

        在如此高浓度的崩坏因子污染环境中,重型装备自带的行动记录仪那普通摄像头已经无法正常运转,必须使用经过改良,加装防护功能的笨重仪器进行摄像。甲组一号接收了摄像设备箱,开启箱子之后将设备取出,和自己的重型防护装甲安装组合。

        而另外两位女武神则搬运两只更大的金属想来到挑选好的位置,展开箱体,箱子顶盖和四壁展开之后直接成为扣紧地面的基座,内里盛放的武器则是口径比普通崩坏能步枪大一些的三管连发崩坏能速射机枪。

        之所以体积庞大,是因为加装了额外的崩坏能电池和防护机枪盾。

        当两只基座武器平台架设完毕,肩膀上扛着造型近似炮筒般摄像机的甲组一号这才小心翼翼在队友枪口保护下,凑近了那条有少许金色能量约束的空间裂隙。

        摄像镜头刚对准裂缝,对焦功能就开始不断调整,使用各种观测手段窥探裂缝另一侧的图景。

        然后就在镜头画面中,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披着惨白色鳞皮身影。

        另一边

        大半已经在紫色火焰下化成灰烬的试验场观察室残骸内,失去能源供应却还在自行运作的咖啡机,源源不断将新冲泡好的咖啡送出出液口,以至于这一小片区域缭绕着浓郁香醇的咖啡味道。

        身穿重型装备的女武神抓住暗格后的握柄发力拉扯,将一只黑色匣子自墙壁内连带着部分固定用的零件一同拽了出来。

        这只黑色匣子很幸运,它距离被紫火撩烧化成灰烬的边界,仅仅相隔不足五厘米。

        “这里是丙组,回收异种研究项目主脑硬盘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