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节接下来交给你了

第三十四节接下来交给你了

        第三十四节接下来交给你了

        两人一前一后钻洞离开御使座舱,进入徐赟先前待着的核心腔室。

        尽管被他夺走了崩坏结晶和碎片,腔室中央的镂空器官仍撒发出紫色荧光,所以腔室内并不黑暗。

        嘀嘀嘀!嘀嘀嘀!

        刚进入腔室,欧阳洛璃耳畔便响起的蜂鸣,那是安装在战斗服脖颈位置的警报器正在工作。

        战术目镜上显示出辅助战斗系统提供的环境采样检测数据。

        “崩坏因子浓度空气占比,竟然有37%!氦气···11.4%,氢气···19%,氮气只有23%,氧气1.6%···二氧化碳7.6%····”

        脖颈处的战斗服护甲已经自动变形,展开一只轻巧的呼吸口罩,欧阳洛璃沉默的屏住呼吸,抬手矫正一下位置便将它戴在了口鼻上,这才放心呼吸起来。

        “你这个家伙真的是人类么?”她回头看着从御使舱洞口里爬出来的徐赟,脸上表情相当复杂。

        “如假包换,24k纯镀金,要试试吗?”徐赟说着便开始作势去解自己的裤腰带。

        “滚啊~!”

        女武神脸色一黑,抬起长腿就是一记鞭击,见到来袭的长腿,徐赟不紧不慢的团起身体,在地上懒洋洋的滚了三圈,躲避开去。

        三圈之后他单腿撑地半跪着抬头看向少女

        “够不够,要不我再滚一圈?”

        徐赟看着一脸愠怒的欧阳洛璃,嘴角一勾,十分自觉的又滚了一圈出去。两人距离这边拉开了数米。

        看他那一副赖皮样子,欧阳洛璃郁闷得一脸黑线,恨不得现在天上落下一道雷,劈死这个家伙。

        之前抬腿踢他的时候,她也就是意思一下,并没有真的使出攻击时的力道和速度,不然就他刚才那副赖皮样子哪里躲得过去?

        “刚才你从外面进来,我还以为帝王蟹体内空腔里的空气和外界标准相近,没想到这里每一口呼吸,吸进来的都和毒气差不多。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看着连个呼吸面罩都没有的徐赟,竟然在这腔室里活蹦乱跳有说有笑,欧阳洛璃实在忍不住心中好奇,问道。

        以外界崩坏因子污染评判标准而言,都是单位空间内的因子颗粒数量来做评判,平均每立方米检测到崩坏因子数量超过2000颗粒单位,便已经算是重度污染。

        而这里的崩坏因子浓度,检测器直接给出了37%空气占比,这已经不是颗粒单位数量的问题了,这几乎每一口气,吸进来的都是崩坏能。这样的空气抽出去压缩一下,直接可以用来填充崩坏能电池。

        “都是毒气么?”徐赟揉着下巴,煞有介事的点头说道“不吸进来就好了。”

        “可是你不吸气···算了。我都忘记,你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个怪物。”欧阳洛璃很想吐槽,但是对于面前这个家伙,她已经完全无力了。

        自己总拿正常标准来评判这个家伙,但正常标准实际上在他身上早就已经不适用了。

        就连女武神都不能在不穿重装战斗服的情况下进入重度污染区,可他就是穿着身上这套再普通不过的制服,一路和自己一起冲进了城市中心区,更别说他还能使用那么夸张的崩坏异能。

        还有那完全不讲道理的思维链接能力,不仅可以未经匹配就和自己达成连接,还能利用思维链接通话聊天,还能强行控制自己的身体···

        想着想着,欧阳洛璃感觉自己脸颊发烫,不自禁的转过头去不再和徐赟对视,而是转而打量起这间帝王蟹的体内空腔。

        ‘到现在还纠结于他能不能在这样的空气环境里存活,我简直就是个大傻瓜。’她心中默默啐了自己一口

        ‘这家伙除了外表看上去是人类,展现出来的任何一样能力都不像人,根本就是个怪物。’

        她一边想着一边用目光漫无目的的扫过紫光映照出来的腔室景象:‘这究竟是帝王蟹体内的哪个部分,看着真恶心。’

        “喂喂喂,背后说人坏话可是会长暗疮的。反正你知道这不是在大肠里就行,管它那么多。”徐赟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完全没有照顾她此时的心情。

        “你你你···我明明什么都没说!而且不要用大肠这种东西举例好嘛,很恶心!”欧阳洛璃心中一虚,自己正在腹诽就被正主抓到把柄难免有些惊慌,跳着脚向后退开几步。

        ‘糟糕,忘了这家伙思维链接能力变态,也许我的想法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了。’

        想到这里,欧阳洛璃心中又是畏惧又是羞恼,还有几分莫名其妙的敬畏。一双水眸愤恨的盯着徐赟,咬着嘴唇欲言又止。

        看那样子很像要开口骂人,但她偏偏又不开口。

        两人距离如此近,欧阳洛璃的想法又是直接映射在浅层思维中,徐赟哪怕不用刻意集中意念读取,也能仿佛对方在说话一般‘听到’,对于对方此时激烈的心里活动,他只能无奈的耸耸肩。

        ‘之前利用思维链接系统,只能模糊感应到她的一些情绪波动,现在竟然她不开口说话,我都能听到她的一些想法。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我给她施加了从属印记之后,这就是从属功能的能力么?’

        无耻,偷窥狂,变态,大坏蛋,怪物之类的词汇在欧阳洛璃的思维浅层中循环,翻来覆去没什么新花样。

        ‘说实话,有时候还真不想这样听到对方的心声。感觉对方什么想法我都清楚,并不是什么好事呢。’徐赟心中想着,从半跪的姿势站起身来,重新走近女武神身畔。

        “九转大肠吃过么?酸甜口的外皮酥脆,内里柔韧有嚼劲,越嚼越香哦~”

        “哼~九转大肠而已,谁没吃过。但是吃大肠和待在大肠里是两码事,呕~~~”说着说着,欧阳洛璃的目光扫过挂在腔室内壁上,连接着中央镂空器官的数十条‘管线’,直接就联想到了肠道。忍不住自己先呕出声来。

        “呐呐呐,你自己说的,别怪我哦~”徐赟满不在乎的推卸责任,他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脸轻松的踱步。

        欧阳洛璃气苦,愤恨的瞪了他一眼“还不是你这家伙先挑起的话头?我····”

        如果手里有一把崩坏能步枪,她恨不得现在直接把他一枪打成灰烬或者冰渣。

        她咬着嘴唇不再说话,哪怕心里对这腔室中的一切充满好奇,也不再开口,心里则一直重复念叨着一句: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

        哪怕徐赟又找了几个话题搭讪,她也不再理会,只双臂环抱在胸前缩在距离徐赟最近的腔室墙壁前,用那双大眼睛死死瞪着徐赟。

        无需开口,所有的情绪都已写进了目光里。

        双方就这样僵持了片刻,徐赟放弃了搭讪,一脸失望的吐口气:

        “嘁~真是记仇的女人,没意思。还不如继续浏览购物平台。好吧,我不逗你了。

        咱们,是不是想个办法离开这里?”

        徐赟待在这腔室里,一时半刻生存无虞,可如果让他一直待在这里,周围的环境不免让他感受到压抑难耐,而且长时间不呼吸,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总指就是不舒服。

        更何况旁边还有个女孩子在,就算不考虑自己,徐赟也不得不为欧阳洛璃着想一下,刚才她已经报出了这腔室内的空气情况,这里的污染度显然比中心城区那浓雾区域更高,她现在没穿重型装备,抗不抗得住就是个问题。

        另外,战斗服自带的内置呼吸保障功能,能够提供多久的氧气供应呢?

        徐赟早就已经仔细观察过她身上这套战斗服,在去掉了防护甲片和部分作战辅助功能模组后,她身上这套战斗服实际上和紧身衣差不了多少,徐赟实在无法在这件战斗服上找出多少可以用来存储能源以及氧气的模块空间。

        “你有办法出去?”欧阳洛璃果然意动,思维浅层中的重复话语中断,她双手环抱双臂开口询问。

        “我有办法还用得着问你?”徐赟转头瞥了眼一旁腔室被迦尼萨破开的内壁,此时内壁上生长的肉芽纠缠交织融合,已经在迦尼萨背甲上缠绕了许多丝丝缕缕的血肉筋络。

        生长自愈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不过显然已经不如徐赟刚破开通道进来是那般活跃了。

        ‘帝王蟹这个家伙,难道已经快不行了?也是,被欧阳洛璃驾驶这么大一个家伙打进来,身上不知道开了个多大的窟窿,外面估计受的伤只会更多。’他思忖着

        “没有办法你还说,我···我现在想不到出去的办法,要不,你从哪里进来的,我们沿着你进来的路折返出去。”欧阳洛璃跺了跺脚,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跟徐赟斗气,心思一转便提出了一个看似可行的方案。

        徐赟摇头,“不行”

        他进来的时候有状态尚可的脉冲战刀开路,劈砍血肉壁垒,而且自己也动用了强化功能。

        如今脉冲战刀只剩刀身,切割血肉全依赖自己力气,而自己再开启强化功能的话···

        徐赟默默抬手捂住嘴,止住了自己呕吐的冲动。先前开启强化切割迦尼萨御使舱装甲舱盖时的经历,如今只是回忆当时的感觉,就是一种难言的折磨,那种感觉仅仅只是回忆都让他浑身泛起鸡皮疙瘩,恶心得不行。

        他抬手指向欧阳洛璃。

        “你干嘛?”女武神警惕的背靠墙壁。

        “我说我是从那里进来的,你信么?”

        女武神摇头。

        “这处腔室很特殊,在这里你就不会受到攻击,而在这腔室之外,帝王蟹体内的血肉会不断发起攻击,你可以想象一下,呜······”他思忖寻找合适的例子,而后手指转移方向,指向垂吊连接腔室血肉墙壁的管线肠子。

        “嗯,像这样的东西一直会向你缠过来,一旦被它缠住,就会被束缚行动,然后会变得像它一样。”他又指向迦尼萨的背甲外壳,上面已经生长粘连的血肉筋络,此刻有部分已经连接成片,融合后生成了一片血肉薄膜。

        “聚合···你是说一旦被这些肠子一样的东西缠住,我们就会被束缚住然后在聚合效应中被它消化吸收···”欧阳洛璃看了眼之前自己钻出来的舱室顶盖,那处窟窿此刻已经被血肉堵死了大半,此时就算自己想要再钻回去也做不到了。

        “你是顶着这些东西进来的?”欧阳洛璃看着挂在腔室内的那些肠道‘管线’,心里稍稍臆想便有种不寒而栗的恶寒从脊梁骨一直窜上天灵盖。

        “可不是么。”徐赟展示自己手里的脉冲战刀:“要不是有这伙计帮忙,我估计自己现在已经成为这家伙的一部分了。”说着他跺了一脚下方的血肉地面。

        腔室地面微微蠕动,筋膜下肉眼可见的肌肉纤维往落脚处旁边挪移让开。

        之前都是刻意忽略,此刻看清了那蠕动的血肉,欧阳洛璃闭上眼睛,双腿紧缩,环抱在胸前的手提起一只捂住了呼吸面罩,喉头不住起伏耸动,看样子下一秒就要吐出来似的。

        “杀崩坏兽和死士的时候看你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些小场面竟然会把你恶心成这样?”徐赟好笑的调侃说

        “不···不一样,聚能步枪或者暴风雪杀死敌人,基本都是直接打成灰烬或者冰渣,才不会这样。”女武神的声音不复方才,柔弱的就像个小女孩。

        看着她展现出如此软弱的一面,徐赟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个女武神其实也只是个小姑娘罢了。

        那微微颤抖的双肩,内八角度并拢的膝窝,紧闭的双眼和促紧的眉头,无不让他产生出一股冲动。

        其实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我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徐赟选择放纵自己的这股冲动,如果是为了她的话,冲动一次似乎也不错。

        而且身为主人,保护从属本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如此对自己说。

        “你,你有办法怎么不早···说···”欧阳洛璃睁开眼,目光刚徐赟对上,便又躲闪的错开。

        她的思维已经反应过来,徐赟话语中的意思。

        ‘什么样的代价,连他都犹豫着不敢轻易使用?’

        “唔······,让我想想,大概是陷入虚弱期吧。那等会儿就麻烦你照顾我咯~”徐赟眨了一下左眼,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大踏步着走进女武神,单手伸出环住腰身,在她抗拒之前一把将她抱在自己怀里。

        没想到事情突然会向着这个方向发展,欧阳洛璃竟一时间忘记反抗,待她用手肘撑在对方胸口准备挣脱怀抱的时候,那个保住自己的家伙身上顿时腾起一层金色光华。

        金光不仅在徐赟身上腾起,还顺着他的怀抱,将女武神也包裹了进去。

        外来的力量透过环绕自己的手臂和与自己接触的胸膛渗透进入她体内,那股磅礴的力量几乎瞬间冲散了女武神体内自发而生的反抗力量。

        这种感觉就像洪水冲入了小溪河道,溪水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成了洪流中的一部分。

        而藉由这股力量融入自身,女武神似乎看到了一些此前从未见过的画面,那是一道金色的光柱,包裹住自己和徐赟,一直联通向无限高天之中,它冲破了天穹的束缚,一直联系到遥远无际的星海。

        而那片星海,则汇聚了密密麻麻无数这样近似的金光,金光仿佛丝线,编织成了网络,汇聚成更为恢弘的洪流。

        而在那之上,还有更加伟岸的存在,只容自己惊鸿一瞥,这画面便已经消散。

        当女武神的目光从高天之上,星海之中收回到自己身边时,两人已经来到了帝王蟹背甲外。

        她低头看去,包裹自身的金色光芒在空气中留下残留的轨迹,正式从迦尼萨后腿和帝王蟹背甲的夹缝中冲出来的。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思维中传来一句意念话语。

        怀抱着自己的手臂松开,他戴着头盔的脑袋一歪,整个人全部重量压在女武神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