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节我果然应该杀了你

第三十三节我果然应该杀了你

        第三十三节我果然应该杀了你

        欧阳洛璃刚吸入胸腔中的一口气瞬间喷出。

        见鬼的送快递!

        不知不觉间,心底升起的那些负面情绪悄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奇妙的说不出的安心感。

        松开握把,她挺直上身,伸手触摸头顶近在咫尺的冰冷舱盖,手掌按在那布满裂纹全是鲜血和筋肉画面的屏幕上,再没有之前觉得恶心厌恶感,也没有冰冷的触感,因为她知道在这层坚硬盖板外面,有一个自己不想承认的亲近之人存在。

        “喂!开门啊,查水表。再不开门我们要采取强制措施了。”隔着舱盖,一个毫不客气的野蛮声音飘了进来。

        刚刚升起的些许情愫瞬间清空,欧阳洛璃狠狠一拳砸在舱盖屏幕上,把原本就因为撞击变形而开裂的显示屏砸得裂纹更细碎了许多。

        “嫌疑人拒绝配合,队长要强制突入么?”

        “嗯,准备定向爆破。一组准备突入,二组策应支援,倒计时十秒。”

        “定向炸弹安装完毕,起爆器信号确认。”

        “一组准备完毕,随时可以行动。”

        “二组准备完毕。”

        “听我指示,倒计时归零引爆,10···9···”

        舱门外响起几个不同声音的对话,就好像真的有人要破门强行突入一样。但只要稍稍留意就会发现,这几个人说话的嗓音十分近似,根本就是一个人在扮演多个角色。

        咚!

        欧阳洛璃又一拳砸在舱盖上。

        “催什么催,我在找开启舱门的方法。”女武神烦躁的呵斥一声,舱门对面的倒计时声音果然停了。

        “哎,我以为你没听见我说话来着。”徐赟的正常声音响起。

        但说是这么说,欧阳洛璃也是第一次坐进实验体的御使舱,进来之前虽然有人递给自己一份三厘米左右厚度的说明书,但自己根本没来得及仔细看,就坐进这里了。

        而那份说明书也在之前舱室进行机械变形的时候掉进了座椅机械结构的夹缝中,现在就算想把它找出来,都不知道去哪儿找。

        “那~我在这等着,你快点哦。”徐赟说完,舱门另一侧终于安静下来。

        欧阳洛璃惶急的尝试握把附近的按键,但没有一个按键是用来开启舱盖的。事实上这些按键的功能相当让人无语。

        例如左手边第一个按键,按下去之后,御使舱内各个屏幕画面边缘开始滚动闪烁起七色灯光,而后御使舱内响起了激昂起伏的音乐声,战斗的时候倒是可以当提振精神渲染气氛的bgm来听。

        第二个按键按下去,欧阳洛璃顿时感觉到已经变形成摩托车座椅形态的跨下座椅软垫下面有东西在活动,吓得她赶紧将屁股从。

        低头看去,座椅软垫的蒙皮微微向上突起,四处座垫突起有序的按照节奏滑动,怎么看怎么像按摩椅的按摩功能开启后的样子。

        欧阳洛璃无力吐槽,旋即按下第三个按钮。

        啪,座舱左侧箱壁弹开,一只机械臂将一只水壶送了出来,水壶嘴上插着根吸管,并贴心的送到了欧阳洛璃只需要一歪头就能喝到的位置。

        正好经历了先前的战斗,嘴里有点发干,欧阳洛璃索性转头咬住吸管吸了一口。水壶中的液体被她稍稍用力吸入口中,竟然是柠檬味的碳酸饮料,味道酸甜适中而且温度经过调控,就像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一样冰爽清凉,相当爽口。

        女武神吐出一口微冰的凉气,幸福的眯了眯眼睛。在配合上耳畔响着的音乐声,心情不自觉的就有点振奋燃烧起来。

        顺势又点下第四个按键,左上方的暗格弹开,一只机械臂伸展出来,对着欧阳洛璃头脸喷出一蓬白色喷雾。

        喷雾落在皮肤表面,一阵冰爽感反馈回女武神的思维中枢,而且这些喷雾被皮肤吸收,脸部皮肤反馈回冰爽感的同时还有一种呼吸通畅的舒爽感以及获得了营养的满足感。

        无形中欧阳洛璃的心情好了一层,感觉待在这御使舱里竟然有点享受的味道了。

        左侧握把附近只有四个按键,于是她开始尝试右侧的按钮。

        右侧按钮贡献的四个功能分别是:拥有医疗功能的机械臂和医药包,包括镇痛剂,肾上腺素,抗毒血清,和紧急医疗贴纸;

        一面镜子和化妆品组合套装;

        36中口味的能量棒零食盒;

        一只空的储物暗格空间。

        欧阳洛璃忍不住尝试了四种口味的能量棒,口感酥脆,入口嚼碎之后有颗粒提供咀嚼,这些颗粒有硬质和软质两种,硬质颗粒有嚼劲,软质颗粒软弹,内里有对应的水果口味果汁。

        然后又忍不住对着镜子照了照,一张未着寸妆的素净脸庞出现在巴掌大的方形镜面中,镜中那张熟悉的脸庞,皮肤即使在屏幕的光芒照耀下仍显白净娇嫩,不见任何诡异纹理。一双水眸映射着屏幕洒下的光辉,荡漾出层层波光。空青色的发丝,两条长鬓发柔顺的披散在胸前,每根发丝都荧光点点。她仿佛从画里走出来的动漫人物,而非现实世界里的人类。

        欧阳洛璃对着镜子笑了笑,还是那张已不知看过几千次的熟悉笑脸。但这张脸同时又让自己觉得陌生,就在今早离开营地之前,它还不是现在的样子。

        一股索然惆怅的心情自心底涌起,让她将目光从镜子上移开,把注意力重新投放回现在。

        这些功能都很有用,可并不是她现在需要的,她要找到的是开启舱门的方法。

        然而面对舱室内陈放错乱的各色管线,以及它们连接的数十个仪表、按钮,欧阳洛璃只觉得一头乱麻,不知该如何理清。

        “喂喂喂,虽说安静等候是一种良好的品质,不过欧欧啊,你这大半天没动静,开个门有那么困难么?”徐赟的声音再次响起。

        其实不用进入舱内,他也已经通过意识中的画面偷窥到了欧阳洛璃此时所处的环境,那些错乱的管线和未知功能的仪表,他只看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这玩意儿比室友经常玩的那个模拟驾驶飞机游戏里的驾驶界面还让人头大。

        “这玩意儿果然还是得强行破开吧。”看着面前因为撞击已经变形的冰冷装甲板,徐赟一边用手掌感受着那坚硬的触感,一边嘀咕说。

        刚才敲击舱盖的时候,透过声音反馈他已大致了解面前的装甲板厚度,如果那把脉冲战刀状态完好,他也没有信心能将它劈开,如今他手里没有趁手的工具,想要把它弄开就更难了。

        可通过思维中欧阳洛璃画面来看,让她从里面打开似乎也不太行。

        “我···我找不到打开舱门的方法···”舱门内欧阳洛璃的声音传出,显得柔弱又无助。

        “那···你有办法倒退出去么?刚才这个大家伙突然冲进来,看着好生猛。把我可是吓了一跳,要是再偏一点,我可能就被它给撞死了。”

        “话说帝王蟹是被你给打穿外壳了吧?你退出去,我就可以顺着你撞进来的洞出去了。欧欧啊,我真没想到你会为了救我这么拼命,我好感动。我一定会好好对你负责的。”

        “滚!谁要你负责!不对!说的好像你对我做了什么似的。我跟你很熟吗?也不对!我根本不是为了救你···啊啊啊~!”欧阳洛璃抓狂的尖叫声响起。

        徐赟静静听着女武神的尖叫声,勾着嘴角偷看思维层面中思维链接另一端的画面。

        过了片刻,舱盖门另一边才重新恢复平静。

        “我···我退不出去。这个实验体是研究所最新生产的测试中武器,很多功能还没完善···,哎~”她叹了口气,好像全身的力气瞬间泄去了一半“好吧,我承认,现在我被卡住了,出不去。”说话间她继续控制迦尼萨动作,但不论是向前继续深入还是向后退出都做不到,它就如同一头扎进了泥沼里,没有外力帮住已经自救无力。

        徐赟收回触摸装甲板的手,走回自己之前待的地方将地面上只剩小半截的脉冲战刀捡起。

        刀身已经伤痕累累,之前的断裂也让剩余的半截刀身上残留下许多细小裂纹。用它硬砍装甲板,在没有能量支持的脉冲功能加持的情况下,它的下场只能是彻底碎成渣。

        不过有工具总比空手来的强一些。

        提着战刀重新走回装甲舱门前,徐赟轻敲了几下,反馈的回声依旧沉闷厚重。

        “稍等,我先帮你出来。”

        强化功能启动。

        澎湃的力量感瞬间自未知的高天降临己身,徐赟只看到身上腾起一层莹润的金色,自己好像穿上了一件用金色光芒织成的衣服。周边距离他近一些的血肉似乎感受到某种恐怖,拼命向远离他的未知挪移,以至于他脚下和身畔的血肉墙壁以及地面纷纷自行撕裂。

        被迦尼萨撞穿撕开的血肉也不再紧贴着它的身躯,这让受损的有血肉伤口进一步扩大,鲜艳的紫色血液喷泉一样淋撒而下。

        就在他刚沉浸入这种强大力量感的短暂瞬间之后,一种好像自己要被撑开撕碎的剧痛冲进了思维中枢,让他差点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然而这股疼痛不仅来自身体,也来自灵魂,即使是强化功能自带的痛觉屏蔽也遮盖不住,刚要疼得昏厥过去的他又被思维层面中的剧痛刺激醒来。

        他眼中所见的画面由此变成了一黑一明的闪烁状态,让他始终在昏迷和清醒之间徘徊,这种折磨是一种闻所未闻从未体验过的全新感受,这绝不是在梦境中能够拥有的体验。

        原本以为升级了虚数权能之后,会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开挂碾压一切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困难,然而现实好像在告诉自己,开挂也是要有本钱的。

        就像在星际购物平台上看商品的时候才发现,东西很好都想要,但自己一颗星币都没有。

        现在的自己,连开挂的资本都没有。

        事到如今,徐赟再不复之前的从容,忍受着呕吐的冲动,徐赟提起残缺的战刀,对着面前撞击变形的装甲板一刀通了进去。

        刀刃切入甲板,似乎切进了黄油中,有阻力但并不多。他握着刀柄,在那变形的甲板上大致切割出一个圆形。

        心中似有所感,他弹出被金光包裹住的左手,五指如勾抓入甲板表层,轻松的如同抓住了软泥,指尖微微收拢,而后向外一拉,切割的圆形甲板被他直接从整块甲板中揪了下来。

        没想到下方还有一层装甲!

        徐赟吐口气,抽空瞥了眼思维界面,意识瞬间进入虚数权能空间,看到那展示这权能点数的墙壁上,权能点数正在以恐怖的速度燃烧,每一跳都会减少十点,他只念头一动,就估算出现在强化功能开启之后,一秒钟要消耗掉大约100点虚数权能。

        这怎么能忍?

        火急火燎的将意识重新跳回现实,徐赟加快速度炮制面前的装甲板,强化功能消耗权能点数激增,提供的强化效果也异常强大,他用全速切割装甲板,几乎意念一动,那提着战刀的右手已经完成了动作。速度快到意识有些跟不上自己的身体动作,眼睛明明看到了,每一个画面都清晰分明,可思维却有种在看十倍速度电影画面的感觉。

        当拉开第二道切开的圆形甲板之后,徐赟立刻关闭了强化。

        至于第二次切割并没有切透装甲板层,自己是用蛮力将那最后那层尚未被切开的部分撕扯下来的这些细节,他已经来不及在意。

        跟这些细枝末节比起来,急速燃烧消耗的权能点数和几乎撕碎身心和理智的剧痛已经达到他能忍受的临界点。

        强化关闭,那股力量感骤然消失,不再如之前几次使用时那般徐徐消散。紧随而至的,一股被抽空的奇诡失落感让他深陷其中,这是与痛楚迥异的另一种来自灵魂和身体的折磨。

        残留,还是有一些的,但相较于之前降临下来强化自己力量总量而言,残留的恐怕只能算是一点点边角料。

        蛮横的将装甲板拉开之后,徐赟看到了欧阳洛璃那张惊慌中带着些许恐惧的苍白面庞。

        丢下手里的圆形装甲板,徐赟忍受着诡异失落感带来的折磨吐出一口浊气,而后对女武神摆了摆手。

        “哟~欧欧啊,好久不见。”

        面色惨白的欧阳洛璃咽了口唾沫,艰难的张开嘴唇发出声音,那嗓音就连她自己听了都有些惊讶,竟然沙哑得完全像另一个人。

        “我果然应该杀了你。”

        再次相见,她越发确信自己之前对徐赟的认知是对的,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人类,极有可能是崩坏怪物安排进人类这边的潜伏隐患。

        眼睁睁看着头顶舱盖被徒手撕扯破开,亲耳听到那令人牙酸的金属被拉扯扭曲,最后扯断发出的声音,她无比确信自己现在的认知。

        “说什么傻话呢,赶紧出来。”徐赟撇嘴。

        鼻翼耸动,御使舱内飘散的清甜香味,让他下意识探身钻了进去。

        欧阳洛璃仿佛受到惊吓般,猛的俯身趴回驾驶位,双手紧紧抓住驾驶台两侧握柄,用自己和迦尼萨的思维链接控制着它剧烈挣扎,向前猛钻。

        御使舱内随着它的动作剧烈摇晃,徐赟脚下是混乱的管线和机械支架,根本无法稳定身体,一个踉跄整个人压在了她身上。

        因为之前徐赟开启强化,包裹夹住迦尼萨的帝王蟹血肉松开了对它的束缚,这才让迦尼萨有了腾挪空间,而此刻强化关闭,那股力量悄然消散,周围松开的血肉从新紧缩回来,再次将它定住。

        御使舱内一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感受到刚才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份重量悄然离开,欧阳洛璃有些急促的呼吸着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你想···对我做什么?”

        咯吱咯吱咯吱,喀嚓喀嚓···悉悉索索的声音。

        “呜尼赌里局西莫?(我能对你做什么)”徐赟一边揉着酸痛的鼻尖,一边咀嚼着塞了一嘴的作为零食的能量棒。

        刚才他没站稳砸在欧阳洛璃身上,整张脸拍在了她驾驶座的后靠背上,经过方才使用强化功能之后,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实际上已经强弩之末,遭受这一击登时让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失去控制的身体只能顺着星球引力拉扯向下滑落。

        由于迦尼萨现在是大头朝下扎进帝王蟹体内的姿势,御使舱的前半段是此时的下方。滑落的他掉在了欧阳洛璃右前方驾驶舱角落里,那刚好是存放零食盒的位置,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徐赟发现了这么多能量棒,瞬间重新找回了对身体的掌控权,双眼放光的抓起一把能量棒就塞进嘴里。

        听到那奇怪的回答,欧阳洛璃睁开紧闭的双眼,眼帘缝隙间的画面中,腮帮子隆起的徐赟活像一头仓鼠。

        欧阳洛璃:······

        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莫名的恼恨,刚才还以为他要对自己做一些什么。

        “这吃相,你是饿死鬼投胎么?”

        “七噗突啪,唔·····咳咳咳咳咳”话说到一半,徐赟被噎到,开始用力捶打自己胸口。

        欧阳洛璃翻了个白眼,将自己喝过一口的水壶递给了他,徐赟想也不想,咬住习惯狠狠吸了一口,好不容易才将卡在食道里的能量棒吞咽下肚。

        “呜~~~爽,刚才差点被噎死。”总算松了口气的徐赟,舒爽的打了个嗝,让碳酸饮料里的二氧化碳气从食道中冲了出来。

        “噎死你活该,谁让你吃的那么快,而且这是能量棒,不是点心小饼干,吃这么多你身体受不了的。”欧阳洛璃松开握柄,一边警惕的看着他一边没好气的说道。

        她的理智告诉自己要警惕面前的男人,他极有可能是进化到更高阶段的崩坏怪物,某种尚未被验证过的死士。

        而来自思维链接的亲切感和本能则让她对这个男人产生亲近、依赖、信任的情绪。

        这样的矛盾心理也让欧阳洛璃此刻陷入了纠结、困惑和自我混乱中,心里虽然抗拒,行动上却会下意识的照顾他。

        “放心,这样的小点心,我感觉现在自己能吃下一整箱。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饿。之前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割下帝王蟹的肉做个烧烤来着。”徐赟扯着嘴角笑道。

        “吃崩坏兽的肉,亏你想得出来。”欧阳洛璃哼了一声

        “死去的崩坏兽的肉虽然不能散播崩坏因子,可是它们每一寸血肉都蕴含崩坏能,是危险度极高的污染源。

        之前有疯狂的邪教份子曾用崩坏兽血肉制作成的食物冒充救灾物资分发给普通人,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崩坏污染事件,一座小区三千多名受害者被污染,成为了异变体,其中还诞生了几十名死士。”

        徐赟皱眉,张开嘴丢了一块掰断的能量棒进去。

        “后来呢?”

        “后来,死士当然是消灭掉,还保持着自我人格的异变体则被强制安排住进隔离区。”欧阳洛璃不假思索的回答说。

        “隔离区?还有这种地方。”

        “当然,你···哦,你好像说过你失忆了。我简单给你解释一下吧,每次崩坏灾难降临,除了崩坏因子污染制造出来的崩坏怪物,还会有大量被崩坏因子污染后,身体产生少量变异的普通人存活下来。他们的身体虽然已经有部分变异,思维和人格还是正常人,这些异变体数量庞大,官府不能简单的直接抹杀,就只好在受灾城市内划定区域给他们居住生活,这就是隔离区的由来。”

        “不出意外的话,沧海市也会建立隔离区,用来安置那些异变体。”

        “既然还保持着正常的人格和思维,只是身体少量变异,他们就不能和家人生活在一起么?”徐赟一边咀嚼能量棒,吞咽食物,一边问道。

        “原则上并不反对他们和家人继续生活在一起,但必须住在隔离区内,普通人可以住进去,但异变体不能出来到正常区域居住。毕竟有过大量异变体对普通人引发的暴力案件作为先例,而且这些异变体也有较低概率会突然丧失理智,堕落成为崩坏怪物。”

        “那住进隔离区的普通人岂不是很危险?”

        “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

        “如果是小孩子呢?成年人可以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但也会出现父母将孩子保护的好好的,自己却成为异变体的情况吧?”

        “这种案例的确存在,所以一般来说,征求异变体父母的同意,孩子会被福利机关收容。”

        “收容,据我所知孤儿院可不是什么美好的所在。”

        “也许吧,但现在的福利机关据说管理还不错,孩子们生活在那里也总比待在随时可能变成怪物的父母双亲身边更安全。”

        “这么说也没错。”徐赟点头。

        在两人对话期间,他的嘴就没停下过,他的身体就好像一座无底洞,食物刚吞咽下肚就会被消化吸收,原本和液体接触之后会膨胀的压缩能量棒,在进入他胃里后就仿佛消失了一般,零食盒里的能量棒被他几乎快吃完了,他的肚子却连一点点鼓起来的趋势都没有。

        “但见不到总会思念对方,平时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被强行分开之后这种思念就会无限制的激增。有些时候人类为了感情,会做出各种原本想都不敢想的疯狂行为。”徐赟回忆起自己高中时的好哥们被父母强行拆散恋爱对象的事情。

        那小子平时是个腼腆木讷的书呆子,高高瘦瘦的好像来阵风就能给吹倒了,没想到后来竟然为了这件事,捅了自己老爸一刀,还好没有酿成悲剧,虽然被管教拘留了三个月,复学之后和自己相处时也依旧还是那副老样子。

        “只是隔离居住,又不是坐牢,而起每周都有探视时间,更何况现在的视频通话那么方便,除了摸不到碰不着,每天就和住在一起的时候差不多。”欧阳洛璃从驾驶座上好不容易挣脱了出来。

        驾驶座从半躺模式变形成为骑乘模式之后,御使者等于是被靠背半夹在座位上,加上连接在女武神作战服外的神经信号接收装置,即使解开安全带,身体想要脱离座椅也很麻烦。

        “说的好像你经历过一样。”徐赟终于咽下最后一块能量棒,一只满载之后足有七十二支能量棒的零食盒,被他自己吃得一干二净。

        “女武神的生活其实和隔离区里面也差不多。”欧阳洛璃情绪有些复杂的轻声说。

        “走吧。”废了一番手脚,解开身上连接的神经信号接收装置连接线,她率先钻出徐赟开出的空洞。

        由于迦尼萨之前被她操纵着挣扎,原本打开位置位于徐赟所在腔室地面上方一米多的舱盖开洞,此时已经有一半被血肉堵住,幸好剩下的一半也有几十厘米高度,让一个人钻出去问题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