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节开门,送快递

第三十二节开门,送快递

        第三十二节开门,送快递

        嘀嘀嘀~

        除去之前和欧阳洛璃的意念通话,徐赟近乎忘我的浏览着星际购物平台。

        忽然听到耳畔响起嘀嘀嘀的提示音,于是恋恋不舍的将意念从购物平台转移出来,目光落向一旁的邮箱功能图标。

        “竟然有邮件?”

        “谁会给我发邮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邮箱地址来着,竟然有其他人知道我的这个邮箱么?”

        看着墙壁界面上闪烁的邮箱图标,随着图标闪烁,嗡鸣的提示音便跟随响起,看来是想忽略掉都不行。

        无奈,徐赟的意念投影抬手点开邮箱,伴随响起的嗡鸣声这才停了下来。一封再普通不过的信封图标停在邮箱界面最顶端,邮箱里也只有这一封邮件。

        “购物平台里的东西真是让人开了眼界,虽然我现在一个货币都没有,但只是看看又不要钱。”他直到此时还忘不掉刚才商品浏览页面中看到的各种星际货物,此刻仍有些意犹未尽。

        这种感觉,就好像在刷短视频,每点开一件商品页面,都有惊喜。看完这一件就忍不住想点开看下一件。

        在查看这件未知邮件之前,徐赟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将放飞到茫茫星际商品中的思绪收敛回来,顺便瞟了一眼旁边全能页面上的权能点数。

        权能点数已经停止增长,数字停留在5083上。

        看来一颗崩坏结晶给他贡献的虚数权能点数总共约一万五千。

        “还好还好,浪费一万来升级权能等级,这波不亏,不仅不亏还血赚。爽爆了。”徐赟捏了捏拳头,因为是意识形成的投影,这个存在于权能空间里的身体,握拳并没有实在感。

        但好像升级成权能空间之后,徐赟对于外界的感知就几乎被屏蔽,当自己身处权能空间之后,不再像之前虚数权能仅是一个界面的时候,自己的意识空间里如同开了三个并联投屏,随时都能察觉到自己本体的状况。

        徐赟心中这才升级警觉,不自禁的一股寒意从意识深处腾起,如果自己意识停留在虚数权能空间的时候,自己本体遭受攻击会怎样?

        来不及思考这些,徐赟将意念转向本体,外界一切如旧,本体就像个木偶一样呆呆的躺在腔室的血肉地面上,单手抓握着已经完全失去颜色,如同普通水晶雕刻一样的崩坏结晶,手臂伸在半空里保持不动。

        “咦?帝王蟹这家伙又生成了一颗结晶,不过这颗好小啊,显然还没成型。”随着注意力投向外界,徐赟也发现了帝王蟹重新凝聚出来的崩坏结晶。

        先没管那封邮件,只要不吵耳朵就行。徐赟将意识从虚数权能空间挪移出来,在重新掌控身体的瞬间,他发现在身体外围,似乎有一层微不可察的金色光膜悄然消散,但还没等他仔细观察,这层光膜消散后的金光已经没入体内消失不见。

        如果不是刚从权能空间里出来,徐赟一直提着小心,还真就忽略了它。

        “也许,在我意识投放到权能空间的时候,权能空间会释放出力量保护我本体?”徐赟猜想,这种可能很高,如果没有这点保护,权能空间怎么可能将徐赟的意识和外界阻断,那岂不是等于害死权能拥有者?

        再蠢的设计师也不会这么干吧。而如果现在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梦境的话,自己就更不可能搞出这样一个设定来。

        就是不知道这种保护是否存在上限,可以保护自己到什么程度。

        “当然如果是无敌就更好了,开挂谁不喜欢呢?”徐赟抿起嘴角,重新掌控身体之后,感觉手臂有点酸,刚才自己只顾着刷购物平台的商品了,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总指,不能让帝王蟹这个家伙好过。

        徐赟本着干不掉你也恶心死你的想法,站起身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其实体感上并没有任何变化,自己的身体仍是自己的,并没有产生小说里看到过的那种灵魂离体之后再回归,意识信号传递会出现延迟的情况。

        检查过身体之后,徐赟跨前一步,抬手就熟门熟路的将那颗悬吊在腔室中央的镂空器官里新生的晶体掏了出来。

        一切顺利得让徐赟怀疑帝王蟹这个家伙是不是已经放弃治疗了,构成腔室的血肉墙壁不再蠕动,周围安静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紫色的结晶体到手,徐赟拿着它在手心里掂了掂,没什么分量,事实上崩坏结晶在被自己握住之前也是悬浮在那中央镂空器官中心的,能飘在半空里,至少证明自己脚下的星球引力对它这种物质无效。

        “小蟹子啊,你不够努力呢,等了你这么久才重新制造出这么小一颗结晶,根本不够咱用的嘛。”他戏谑的调笑着,然而构成腔室墙壁地面以及天花板的血肉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而帝王蟹的意念,在徐赟升级了虚数权能等级之后,就再也听不到那拍打破碎在自己意志壁垒外的浪花传递过来的声音了。

        就这一点来说有利有弊吧,徐赟此刻想找帝王蟹聊一聊,都没办法。

        外界

        正擎着左前螯,集合了周围崩坏兽燃烧自身汇聚而来的紫色崩坏能火焰,向地下那道裂缝灌输崩坏能的帝王蟹猛的一顿。

        那洪流般涌向地底由崩坏能形成的能量光柱,突然后继乏力,维持光柱形体的崩坏能不再稳定,能量洪流骤然扭曲,变得时断时续,隐隐有些溃散的趋势。

        帝王蟹两只无数复眼组成的视觉器官上腾起的紫火宛如风中残烛般,张扬飞腾的炎头瞬间缩短,最后紫色火焰竟全部缩回这突出甲壳的视觉器官内部。

        “······可···可恶······只差···一点···”

        磅礴的意念力量宛如无形的冲击波,瞬间扫过整座城市。

        个人意识和这股力量碰撞,只觉得一道巨大的轰鸣在脑海中炸响,宛如自己置身爆炸中心,身心全被这已经无法被耳朵识别的恢宏声浪淹没。

        已经将锋线推进到崩坏兽军团外围的天朝地面部队战士在这股意念扫荡下,纷纷哀嚎的抱着头摔倒在地面上,就连穿着防护服端坐在重型载具中的战士也不例外。

        意志坚定的战士也许还能维持住姿势,握着武器保持半跪。差一些的会用头去撞击周围能找到的坚硬物质,而意志稍稍薄弱些的,就变成了滚地葫芦,抱着头不住翻滚,撞在周围同伴身上。

        和意志力相交普通人而言已经算是强悍的战士相比,从103研究所地下基地内跟随头狼队伍逃出来的撤离人员状况就更惨了些,车队里的孩子直接昏倒在装甲运输车内,耳朵和眼角向外流出鲜红的血线。成年人则倒下了大半,能勉强维持住不昏迷的只有少数。

        不仅是撤离部队的孩子,此时整座沧海市内避难所中的小孩和老人全部在意念波动扫过之后,耳鼻口眼流着血昏倒在地。

        竹御青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抓住身旁的手提箱,痛苦的拧紧了眉毛,因为自己身体被安全带绑在椅子上,她和载具内的众人没像地面部队的战士们那样倒在地上。

        但六足载具内仍能保持意识清醒的,也仅剩了了几人。

        头狼指挥官和那位给1号2号做保镖的壮汉,然后就是这位看上去柔弱无力的女科学家。

        “有···有个声音,它冲进了脑子里···”头狼坐在指挥椅上,双手抓着头盔,他很想将头盔摘下,直接用手捏住自己的太阳穴,但最后剩下的一丝理智阻止了自己这么做。

        “嘿!真够带劲的···简直就像炮弹在耳朵边爆炸一样。我能听出来它好像在说什么···”保镖壮汉的状态比头狼指挥官要好一些,他呲着牙不住倒吸着气,一双粗厚直眉挤在一起,好似两把笔直的刀锋。

        “这是意志冲击,你们可以理解为精神污染的另一种使用方法。它刚才在说,还差一点。

        看来它们失败了。”

        竹御青捂着头盔,语调平静的叙述着自己听到的内容。

        “它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既然只差一点,那么看来是我们赢了。”

        “是谁?能在这样的力量面前阻止它。”

        在竹御青想来,如果崩坏意志够聪明,完全可以一上来就用这种意志冲击直接将整个沧海市全部人类都震成白痴,接下来崩坏怪物们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崩坏意志并没有这么做,显然有什么约束着它,让它只能以投放怪物发动灾难的方式展开行动,间接达成自己的目的。

        竹御青整理着脑海中的思路,却没有察觉舱室内另外两个清醒着的男人震惊的目光。

        “这样的意志冲击并非无法抵御,如果利用思维链接系统,同时并联三位或者以上数量的指挥官,应该可以比较轻松抗下这股冲击。但思维链接系统现在仅能提供点对点的两人连接,多人并联除非找到思维波频十分接近的人选,不然基本没有可能实现。

        思维链接系统这方面功能看来还有待开发,这也是未来对抗崩坏必不可少的武器···可是我现在正在攻关圣痕计划,暂时没有精力投放在思维链接系统这边···”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严重的震撼和无奈,头狼指挥官此时已经认识到保镖之前为什么会让自己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好这位三号人物了,她的确拥有自己必须拼命将她保护下来的价值。

        这位女士在自身安危尚未确定的当下,还能为了对抗崩坏而思考,已经获得了他发自深心的尊敬。

        有些人被人尊敬、追随,是因为他屁股坐在那个位子上;有些人被人尊敬,追随则是因为他的灵魂让人自发想要靠拢,哪怕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就像逐火的飞蛾,看到了黑暗中那照亮前路的光。

        在人类军队全部被意念波动短暂剥夺战斗能力的同时,崩坏兽军团的自我燃烧仍未停止。

        一头又一头身形十米开外的大型怪物在紫火中化成飞灰,燃尽的有机质崩落地面,化成一滩松散的灰烬颗粒,而升腾汇集到帝王蟹身上的紫火却已经无法被有效聚集,维持能量洪流稳定输出。

        紫火熊熊,越来越多崩坏因子散溢到周围空间,而后悄然隐没,就像它们无声无息降临到这座城市时那般。

        轰!

        稍远处一座楼宇在轰鸣中坍塌,半截已经歪斜的大厦彻底断绝,上半截建筑坠落地面。

        轰轰轰轰!!

        连绵的轰鸣宛如炸雷,在最初的一声轰鸣之后陆续响起。

        倒在地上的大华地面部队即使发现了变故,此时也做不出有效的应对反应。

        阻挡在这轰鸣前来方向上的战士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一道裹挟着烟尘的巨大身影从那倒塌的楼宇处一路冲突过来。

        距离战士们所在阵线百多米外,那身影终于冲出烟尘包裹,将自己的身姿展露在所有人眼前。

        是之前被帝王蟹丢出去的迦尼萨。

        眼看着迦尼萨继续这样冲下去,就要踩着战士们,一路碾压过去。其实都不需要被踩中,它只继续以现在的速度从战士们身畔冲过去,这条路上的军团战士便一个也别想活下来,全部都会被它卷起的冲击波杀死。

        迦尼萨又冲了两步,仅仅两步,便又跨出数十米,就在即将撞上地面剧团所布置的阵地前六十米,它落在地上的后足猛的蹬踏,坚实的柏油路面直接崩碎。

        迦尼萨腾空而起的身体在空中快速收拢腹部,四腿合拢团身成为要给肉球,犄角,獠牙以及覆盖它后背,此刻已经束起的坚硬甲壳,将它武装成了一只告诉旋转的利刃滚轮。

        利刃滚轮投射下的阴影自天朝地面部队的阵地上略过,尚且维持着部分理智的战士们目送这个超大的战争滚轮划着抛物线飞向空中,而后砸向前方数百米外的帝王蟹本体躯干。

        “这东西,竟然还能动。”

        “咱天朝出品,质量有保障。”

        “出乎意料,简直难以置信。”

        “快看,猪飞起来了!”

        “而且是会转圈圈的猪。”

        “滚轮猪猪?”

        “这里是战场,你们能正经点么?”

        这些劫后余生的战士们此刻俨然已经看淡生死,甚至有闲心在看到迦尼萨团身飞跃砸向帝王蟹的时候开玩笑。

        “这一次,它可挡不住了。”这支阵线上的指挥官双眸发亮,看着迦尼萨飞腾在空中的巨大滚轮身影。

        帝王蟹一只前螯废了,六只节足全毁,仅剩的一只前螯还在维持悬吊朝向103所地面空洞的姿势,而那道崩坏能光柱此时已然完全崩溃,散溢的崩坏因子正在快速流失,甚至连最后仅剩的十几头崩坏兽身上燃烧的紫火也不再汇聚向帝王蟹,而是全部升腾到空中化成散乱的崩坏因子消失不见。

        此刻失去节足的帝王蟹,连转身都做不到,更不可能挡住自天空坠落的迦尼萨一击。

        飞旋坠落的迦尼萨残缺的犄角和獠牙上再次缠绕上紫色的雷霆,而身体上的崩坏能回路纹理则燃起紫色火焰。

        紫色雷霆和火焰包裹住它,让它化身成了一只雷火滚轮。雷火滚轮刚刚成型,下一刻已经砸中了正升腾着熊熊紫色火焰的帝王蟹背甲。

        紫光,只一瞬夺去了所有色彩再次笼罩这边天地。

        战士们脚下不稳,被来自大地下方的力量弹上半空,就连自重数十吨的装甲载具,也稍稍弹跳离开地面少许。

        随之而来的冲击波夹杂了大量灰尘泥土以及破碎的混凝土块。

        轰~砰!!

        隆隆隆~~!!

        轰鸣声姗姗来迟,然而这次是真实的声波震荡,穿戴着完备装备的战士们并没有被声波损伤,只是在冲击波和尘泥的洪流中略嫌狼狈。

        “这次看你还挡不挡得住!”欧阳洛璃骑乘在迦尼萨的御使舱里,双眼充满血丝的高声吼叫着。

        迦尼萨撞击角度拿捏的刚刚好,犄角和獠牙于帝王蟹的背甲正面碰撞。

        这次飞跃翻滚撞击,完全是她发现前进路上的天朝军队之后,为了保护这些战士临时想到的变化,没想到这种攻击似乎和迦尼萨颇为契合,施展出来竟然让攻击的威力丝毫不逊色之前被帝王蟹挡住的全力冲撞。

        迦尼萨撞击时,威力最强的部分就是它集中了全身大部分崩坏能的犄角和獠牙。

        果然这一撞下来,欧阳洛璃有种锤子击中了核桃的受击感。

        透过和迦尼萨重新建立的思维链接,她能清楚感受到獠牙和犄角下方那坚硬的甲壳徒有其表,竟然在犄角和獠牙下脆弱得不堪一击。

        层层甲壳崩裂破碎,獠牙和犄角不断深入,接近十米厚度的甲壳被它一击撞穿。

        失去甲壳保护,犄角和獠牙继续深入,但此时已经耗尽了大半冲撞力量的它也仅是又深入数米便停了下来。

        整头迦尼萨体长二十米有余,此刻在甲壳外的部分仅剩不足五米长的后腿和一小段屁股。

        欧阳洛璃有些尴尬的发现,迦尼萨似乎被卡住了。

        由于采用从天而降翻滚撞击,最后伸展身体冲撞的瞬间她就如跳水运动员入水时一样,让迦尼萨头部对准了帝王蟹背甲。

        这就导致它此时的姿势是倒栽葱插在帝王蟹背上,两条蹬直的后腿只能上下摇动,却踩踏不到任何实物。

        而且帝王蟹这个家伙看着巨大,身体内部却并不是完全的实体,有许多空腔,迦尼萨深入到背甲内部的前腿恰好卡在背甲和血肉之间的空腔里,找不到能借力的实体血肉。

        她的确能操纵迦尼萨勉强移动,但这种移动就更像蚯蚓的蠕动,但迦尼萨不是蚯蚓,它做不到在身体被‘土地’围住的情况下,吞食泥土前进。

        ‘吞食泥土?’

        欧阳洛璃眼前一亮,现在既然没办法将坐下的实验体从帝王蟹背甲上拔出去,不如直接啃穿它!“

        想到便做,女武神双手捏住握把,集中全部注意力投身到迦尼萨身上,张开嘴开始撕咬。

        然后她就悲剧的发现,‘自己’的鼻子挡住了下方的嘴,能够撕咬到的血肉,只有嘴边较近的一点点,而‘自己’的脖子似乎因为被血肉卡住的关系,根本没法自由活动(事实上这玩意儿就没啥脖子)

        在咬空了嘴周围的血肉之后,她又再次陷入了无能为力的尴尬境地。

        看着御使舱内,布满裂缝的屏幕上,能够显示的投影画面全都被紫红色的血肉覆盖,几处外接摄像头的屏幕画面中血浆几乎是贴着屏幕在流淌。

        自己的心跳声在寂静的舱室内越来越大,她感觉呼吸似乎有些急促,心情开始不受控制的焦躁起来。

        怎么办?接下来该怎么做?

        女武神觉得自己已经束手无策。

        那种血浆流淌近在咫尺的视觉画面令她头皮止不住发麻,而来自思维链接带来的感觉同步,让她更有种全身都被滑腻温热的血和肉包裹住的实在触感。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我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

        仅仅只是看着这些画面,就让她心生焦躁、不安和惶恐的负面情绪。

        身处御使舱内,宛如身在血肉地狱一般。

        如果不是本体所在的御使舱内没有画面中和思维链接中这些血和肉,欧阳洛璃怀疑自己下一刻就会失控疯掉。

        出去?放弃实验体自己寻找出路?

        这个时候让她打开舱门,出去寻找出路,她心底是一万个抵触。

        如果这个时候有指挥官在指挥频道里下达指示就好了。

        一直以来她和林海的配合都是这样做的,她负责执行,而林海负责安排行动方案,给出行动指示。

        现在···只剩我自己了。

        欧阳洛璃不禁黯然的想到。

        某个和自己仍处于思维链接中的指挥官被她无情的忽略了。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响起。

        女武神浑身汗毛瞬间竖起来。

        “开门,送快递。”舱门外一个声音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