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节准帝王级

第二十八节准帝王级

        第二十八节准帝王级

        “快,记录数据变化。”李教授眼镜反射着屏幕上的蓝光,他随手点开面前工作平板上的一款计算工具,快速输入自己刚刚灵光一现想到的计算公式,导入女武神手术中的机组变量数据,开始借助基地内的超算主脑进行运算。

        “有什么发现?”陈教授察觉到了老友突然迸发的热情,知道他又有新的灵感产生,于是从自己的作为上站起,来到李教授身边,默默看着他完成之前的一些列操作。

        在等待超算给出结果的时候,陈教授递出一杯刚冲泡好的咖啡到李教授手中。

        “看到她身上的变化,我感觉好像摸到了崩坏因子带来的变异对意识冲击阈值的变量规律,顺便计算一下以女武神驾驭异种计划实验体时需要的意志承载力。”李教授结果咖啡轻轻抿了一口,目光从面前的工作屏落回女武神搭载圣痕手术的监控画面。

        “意志承载力···难道你认为指挥官也可以驾驭异种实验体么?”陈教授稍作思忖,问道。

        “有何不可,既然指挥官可以通过思维链接分担崩坏意志对女武神的精神污染,那么理论上利用思维链接系统,指挥官也可以驾驭实验体。

        这样一来就解放了必须要崩坏因子变异个体驾驭实验体时,污染度叠加带来的精神污染风险。

        不过这还只是猜想,也许也可以采用指挥官与女武神思维链接,再由女武神驾驭异种实验体这种模式。”李教授一边喝着微微有些烫嘴的咖啡,一边说出自己的想法。

        “跳过女武神作为媒介,直接将指挥官和异种实验体思维链接这一步还是过于大胆了。还是第二种模式更稳妥些。”陈教授点头

        “不过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女武神必须搭载圣痕,达到完全变异体的生命强度。

        我们之前还是构想的简单了,以侵蚀度未达到100%的不完全变异体女武神驾驭异种实验体这么强大的崩坏兽,简直有些小婴儿拿菜刀的意思了。

        且不说生命位阶上的差异,单只是能量强度,实验体也是更容易占据主导的那一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之前那么多次实验,大部分都是女武神思维意识被实验体吞噬,从而诞生自主意识的原因。

        哪怕没有崩坏意志的介入干扰,克隆女武神作为弱势的一方,被强势一方反控制也是必然的结果。”

        “我们一直想的是如何操纵这些大块头,却忽略了驾驭者是否有资格驾驭它们。”陈教授转头看向观察室玻璃墙外的试验场,静静矗立的三头庞大怪物仅仅只是被各种拘束器固定,站在囚禁它们的栅栏里,都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恐惧。

        “小竹还是比我们看得更远更广阔,她显然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才会舍弃异种计划转而研究建立圣痕计划。”李教授不无感慨的叹口气,既为自己的学生感到骄傲,也为自己已经被学生甩在身后很远心生后浪推前浪的感慨。

        “而她现在显然已经成功了,只不过是借助我们的手。”

        “她大概也没想到,在她亲自主持圣痕搭载实验之前,我们这边已经误打误撞完成圣痕计划最关键的一步了。”

        李教授再次将目光放回女武神的监控画面。

        此刻,那枚已经成功搭载并完成二次激活的圣痕,光芒愈发璀璨,它宛如活过来一般,构成103所徽章图案的崩坏能回路上的光芒时明时暗,就和先前女武神身上的崩坏能回路纹理一样,宛如生物正在呼吸。

        之所以说是先前,那是因为圣痕周围手术拼接在皮肤上的伤痕已经彻底愈合,这片人工制作的生物有机质皮肤就如同女武神自身的皮肤一般,和整片背部皮肤融为一体。而原本浅紫色的皮肤此刻已变回正常女性的雪白肤色,皮肤表面的崩坏能回路纹理也彻底隐没不见。

        工作人员解开遮罩在女武神身上的蓝色无菌布,展露出一句年轻活力的女性胴体,她和普通人唯一的不同,只有背部脖颈下第7节脊骨关节位置上方那只闪烁着紫色光芒的103所徽章图案的圣痕。

        “她身上的异变体征都消失了。”工作人员惊呼道。

        并不是全部,此刻女武神的发色仍是天青色,仿佛每一根法丝都在隐隐闪烁着晶荧光泽。

        “不是消失,是隐没。这些异变不再浮现于体表罢了。你们谁见过死士顶着一身紫色皮肤在外面走动的?”陈教授淡淡的说。

        众人回想视频中看到过的死士研究资料内容,死士体表肤色的确和普通人无异,但那只是表象,实际上死士的皮肤结构和构成材质已经完全不同于人类。它们体表皮肤虽不像崩坏兽那样遍布细密鳞片,但总体构成相当,那看似柔软的皮肤实际上是一片片极其细小的角质拼合而成,连一个毛孔都没有。

        强度接近高分子聚乙烯材料制作而成的软体防弹衣。

        “女武神的思维表述正在回升,速度很快,已经到达蓝色···绿色区域,还在继续回升!”旁边一直注视着自己岗位屏幕的副手研究员汇报道。

        李教授和陈教授同时转头,将目光落向屏幕上的数据检测栏,数十个监控数值栏目中,思维表述栏目里的总体数值的确正在快速攀升,一个个神经信号重新从断开连接的红色转为绿色。

        两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兴奋和喜悦之色。

        “活了,她活下来了,她成功撑过了搭载实验!”

        “好!太好了!”

        周围几名年轻副手兴奋的挥舞着拳头,为女武神没有堕落为崩坏怪物而喜悦,为他们的这一阶段实验取得成功而庆祝。

        手术室中严阵以待的研究员也被这一消息所振奋

        “耶~!”

        “好样的!我就知道你能行!”

        “成功了?!”

        四名持枪戒备的工作人员放下端着瞄准的枪口,有些迟疑该不该放弃警戒,但从另外两人兴奋的表现,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向着他们最不愿意面对的那个方向展开,心中也松了口气。

        不用对着战友开枪,任谁也会由衷感到放松。

        欧阳洛璃的意识从虚无缥缈的紫色星云外围被金色光芒拉拽回来,重新落回自己体内。她一点点感觉到自己正在恢复对身体的掌控,这种感觉不同于被徐赟归还控制权时,意识重连直接掌控全身。

        而是一点点缓慢的伴随难以描述的酥麻感才恢复感知。就好像蹲久了之后重新站起,腿部血管因为挤压折叠,肢体长时间失血已经麻痹,只能等待血液再次进入各毛细血管重新激活各个末梢神经时的感受。

        但这种感受更真实,让欧阳洛璃更深刻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成功撑过了那个难关。

        她忍不住有些想要为劫后余生而哭泣,但她早已发誓不再流泪,她的眼泪已经流的够多,在得知林海死讯的时刻,在发现自己污染度已经超标的时刻,在亲手击毙女武神战友异变成的死士的时刻。

        在下定决心要和徐赟一起同归于尽的时刻,她告诉自己要坚强的面对今后发生的一切,知道迎接死亡到来的那一刻。

        结果现在,自己竟然贪恋生机,并且真的活了下来。之前想要和徐赟同归于尽的誓言似乎都成了笑话。

        那个表现怪诞又疯狂的家伙,那个浑身都是罩在谜团中的男人,那个不需要匹配就可以和自己思维链接的指挥官,他再一次救了自己。

        欧阳洛璃清楚,就在自己即将被紫色星云吞噬掉意识的时候,是那团光将自己拉了回来,而那团光在她的思维感知中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彼此相连,陌生是因为她真的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其他一无所知。

        重新找回身体感知的女武神用手臂支撑着,将自己的上半身撑离趴卧的手术台,胸口这样压着太久,让她呼吸不畅,她想要换个姿势。但周身的酥麻感又令她每一个指令都不能及时有效的被身体执行,导致动作起来相当别扭。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旁边响起有些关切的男性嗓音,这声音如此温柔和煦,仿佛眼光铺满湖面的下午一阵迎面吹来的暖风。

        “有,有点麻。”

        “你做了全身麻醉,有点麻是正常的。”

        “按照计算,麻醉的时间是四小时,你现在就能够恢复活动,本身已经超出了预估。”

        穿着重型防护服的手臂搀扶住女武神的胳膊,扶着她坐起身来,女武神说了一句谢谢,而后胸膛被肺叶撑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股消毒酒精和药物的味道涌入鼻腔,但这是活着的证明。

        有些贪婪的又深吸了几口,欧阳洛璃身上的酥麻感渐渐消退。她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体,体表的肤色已经恢复正常,连那让自己故意忽略不看玻璃幕墙上自己投影的纹理也消失了。

        她定定的看着手臂皮肤,将手掌在眼前翻来覆去,查看每个细节。这手掌没有任何变化,就和自己出发来沧海市执行作战任务前,每天洗脸的时候看到的一样。

        她转头看向旁边的工作人员,事实上是看向他面罩上投影里的自己,看倒影里自己的脸。

        那张脸依旧熟悉,娇嫩白皙的肌肤,樱红的嘴唇,没有闪烁紫光的纹理,唇色也不再酱紫。

        这一次,她没能忍住,泪水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溢出。

        被面前这位美丽女武神盯着心里本就直打鼓的工作人员彻底呆愣在原地。

        看到她那双美丽眼眸凝望自己,却突然毫无征兆流出泪水之后,心里彻底乱了。

        哥有这么丑么?看得你都流眼泪。亏自己先前还扶着你,用最温和的语气跟你搭话。

        呵~女人什么的果然还是太麻烦了,纸片人老婆才是真爱。

        “你···你哭什么?我们的试验成功了,你成功成为了第一名搭载圣痕的女武神!你应该高兴才对····”

        “哦~我知道了,你这肯定是喜极而泣。”旁边另一位工作人员适时缓和气氛。

        欧阳洛璃擦着眼泪,为自己不争气,又一次打破自己誓言的行为感到羞愧,然而旋即她看到了护目镜映像中的自己,发现自己现在没穿衣服。同时她也透过护目镜看到了面罩后面那双震惊的眼睛。

        “嗯···算···算是喜悦吧。”欧阳洛璃不敢再和工作人员护目镜后方的眼睛对视,她测过脸,立刻用手臂遮住了身体,脸颊上悄然爬上两抹娇艳的嫣红。

        这一幕让刚刚还觉得纸片人才是真爱的某研究员心脏骤然失控。

        啊,这该死的是什么感觉。这女武神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先前自己将协议递给她的时候,面对那个时候的她那种感觉就很怪,自己完全感受不到此刻这种异性的魅力。

        而现在,魅力值简直爆棚,就连自己这颗已经全部交给纸片人老婆的心脏都忍不住砰砰乱撞。

        “可···可以的话能给我一件衣服么?”欧阳洛璃弱弱的请求道。

        “没问题,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工作人员转身,接过同伴递来的服装。四位持枪戒备的工作人员已经放下武器,为接下来的实验做准备。

        递到欧阳洛璃面前的是一套女武神标准战斗服改良过来的实验用套装。这是给克隆女武神参与异种实验体启动时穿戴的,去除了部分战斗服的功能组件,加载了神经信号连接端口。

        接过战斗服后,女武神戒备的看着周围的工作人员,却没有进一步动作的意向。

        等待她穿戴好服装的工作人员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双方就此尴尬的在手术室里沉默的对峙起来。

        时间在寂静中缓缓流失,然而外面的战斗却还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哪有时间给他们在这里浪费。

        “都撤出来,她要换穿衣服。”陈教授一脸黑线的按下发言按钮,凑近麦克风用内部通讯下达了指令。

        接收到新的命令,六位身着重型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才恍然知道,为什么女武神会一直这样看着自己一行人。

        他们都习惯了参与实验的克隆女武神当着自己的面换穿衣服,而后直接奔赴试验场地,忘记这位并不是研究基地内的克隆体。

        克隆女武神短暂的一生甚至只能用小时来计算,虽有灌输的记忆和人格,但毕竟只是培养用来实验的‘耗材’,人格方面哪有外界的真实女武神全面,羞耻心这些东西根本都还没形成,就已经奔赴试验场。

        六人有序退出手术室,为欧阳洛璃留出了一点个人空间,等手术室闸门关闭之后,她才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天花板上吊装着的摄像头,用无菌布遮住身体,找了一处手室内仪器和墙壁之间的夹角,站到里面换穿这间新获得的战斗服。

        看着显示器中女武神小女生般的羞怯举动,观察室内的李教授和陈教授笑了笑,摇着头撇开目光。

        这间手术室怎么可能只安装两台明面上的吊装监控摄像头,各个角落早就被无死角的布设满了隐秘摄像头,要的就是可以监控手术室内的场景,防止有执行操作的研究员可能进行一些小动作。

        毕竟家贼难防嘛。

        然而两位教授移开视线,端起咖啡刚要继续品尝,却发现其他几名研究员还在兴致勃勃的盯着屏幕,立刻满脸黑线。

        “咳咳!都不许看,小女孩换衣服你们也看?你们不是都喜欢纸片人老婆么,什么时候对真人也有兴趣了?”李教授咳嗽一声吸引其他人注意,而后开口发言。

        “看来项目组内的风气要整一整了,我开始怀疑我们的克隆女武神实验失败率这么高,是不是你们做了些什么。”陈教授敲打着桌面,拿着强调说道。

        年轻的研究员们尴尬将目光从屏幕上移开,有人装作整理资料,有的开始飞速在键盘上敲打,似乎忙于工作,有的甚至吹起了口哨,移动到咖啡机前,借故给自己接一杯新冲泡的咖啡。

        观察室内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五分钟之后,欧阳洛璃换好新的到的战斗服,一身高分子材质纳米工艺制作的紧身战斗服将她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由于去掉了战斗所需的防御部件护甲片,加装了神经端接口,整件战斗服看上去就像尚未完工的半成品,在关节和后颈部位多出了许多并未遮盖的插槽。

        “你准备好了么?服装是否合身?”在外等候的工作人员看到从自动闸门里走出的女武神,眼前不由的一亮,人靠衣装诚不欺我,哪怕只是穿上这身并不出彩的‘实验服’,以欧阳洛璃的颜值和身段,也让人止不住心神摇曳。

        女武神矜持的点头,先前坐在手术台上的小女孩羞怯形态早被淡然冷肃取代。这种制式尺码的战斗服穿起来自然没有自己先前量身定制的舒服,可她也不会为这点小事就斤斤计较,提出异议。

        “接下来进行下一步实验,请随我来。”

        是的,那份协议明面上写的是圣痕搭载实验,但实验的内容实际上是分成了两个步骤,第一步当然是为女武神搭载圣痕,第二步才是异种项目组地目的。启动异种实验体。

        在工作人员带领下,欧阳洛璃一路跟随走过长廊,狭道,乘坐升降梯,最后进入了观察室玻璃幕墙壁外的试验场。

        当三头被拘束器固定锁住的巨型崩坏兽出现在欧阳洛璃眼前时,女武神险些把控不住面部表情,将故意装出来的冷淡严肃全部丢进下水道。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启动成功的可能性已经很大,再叫它们异种实验体这个代号就有些不好听了。老李,你有没有想过它们正式名称是什么?”

        隔着观察室的玻璃幕墙,看着女武神跟着工作人员通过栈桥走向实验体18号,陈教授坐在椅子上将后背向椅背上一压,转头看向老友。

        “成功与否暂且不论,其实名称我早就想好了。”李教授望着女武神坐进18好脊背座舱的身影,一名身穿厚重防护服的研究员奔跑着追了过去,将已经更换好电池的思维链接终端交给女武神。

        看到女武神面色复杂的接过那只头环,将它重新佩戴到头顶,卡在额前,李教授转过身,看向自己的老友。

        “我想你肯定也早就想好了一个名称,不如我们把各自的名称写出来,看看谁的更合适?”

        “正有此意。”陈教授笑道,这算是两人之间久违的游戏了。

        两人各自拿触碰笔在自己的工作平板上书写起来,片刻之后便完成了。

        3·2·1

        两人同时竖起平板,展示自己的命名。

        李教授写的名称是:准帝王级

        陈教授的命名则是:迦尼萨

        两人看到彼此的对异种实验体的命名,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经过我的计算得出结论,异种实验体拥有接近帝王级崩坏兽的能量阶级,所以我觉得叫准帝王级应该没有问题。”

        “迦尼萨是西南国度地方教区中象头神的名称,你不觉得咱们的实验体外型和巨像特别像么?”

        “我觉得它更像一头额前长角的野猪。”一众观察室里的副手们心里吐槽说。

        “你这个形容······倒是挺贴切的。而且它力量如此强大,就算被冠上地方教里的神名也不算过分。”李教授推了推眼镜。

        “其实咱们两个给起的名字并不冲突,我觉得完全可以合在一起用。就叫它准帝王级人工战斗崩坏兽迦尼萨,你看怎么样?”老陈笑呵呵的提议说。

        “我觉得可以,就这么定下来吧,这个命名我想就不用再搞什么民主了吧?”老李说着瞥了眼周围副手们。

        众人整齐点头,项目组的成果命名向来是贡献最大的那名项目领头人拥有命名权,很多著名的公式、定理、或者机械发明以及新的发现都有如此惯例。

        众人作为项目的参与者自然没有意见。

        有意见的话自己建立一个项目,看看上面批不批,上面批准的话,项目做出成果,自然自己想怎么命名都行,只要不太离谱。

        总不能发明一款新型武器,给起名叫什么就不穿内酷吧?

        试验场内,女武神戴好思维链接终端,坐进御使舱,工作人员为她将所有神经同步端口手动连接。

        此时御使舱内的布设还很简陋,除了一张稍微舒适些的半躺式座椅,其他大部分仪表和神经同步端口的连接线路都是直接裸放在座椅两侧的。

        如果异种实验体顺利启动成功,这部分软设备才会进一步优化处理。

        所有准备工作就绪,工作人员关闭了御使舱的舱盖。

        舱盖将欧阳洛璃封闭进入狭小的黑暗空间中。

        “开始吧。”从观察窗看到舱盖闭合,李教授下达了实验开始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