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二十节无声湮灭

第二十节无声湮灭

        第二十节无声湮灭

        在徐赟跃下帝王蟹背甲,跳往它口器的过程中,周围已经和空气混杂无分彼此的崩坏因子突然活了起来,它们激烈的振颤着,向外辐射看不见的无形力量。

        这种震动带动了周围空间里的所有有形以及无形的物质,空气突然仿佛变成了拥有更强阻力的另一种形态。

        徐赟下落速度骤然减缓,他似乎跃入了水中,自身的浮力甚至抵消了大地赠予的引力拉扯,不再向下方沉潜,反而浮在水面。

        而水平面就在帝王蟹背甲边缘齐平高度。

        某种莫名的情绪伴随这种震荡层层叠叠撞入徐赟脑海,被他自身的精神力量阻挡在外。

        不过通过连续的精神层面碰撞,他还是读懂了这些情绪的意思。

        那是嘲讽和愚弄。

        这头‘帝王蟹’崩坏兽早就发现了旁上自己身体的两人,只是没在意他们罢了,如今只是稍稍阻碍,徐赟就像浮水一样漂浮在空中。

        “你···你怎么不下去?”欧阳洛璃有些呆愣的看着飘在甲壳边缘空中的徐赟,看着他单手抓着炸弹在那里无意义的摆动手脚。

        徐赟想了想,松开手。

        任由那崩坏能电池炸弹离开自己身边,它如气球浮在水中一样飘在了空中,竟然一点下坠的意思都没有。

        他尝试摆动手脚,划动周边空气做出狗刨,仰泳,自由泳,蛙泳,蝶泳,各种姿势别管标准与否,都拿出来试了一遍。

        别说,还挺好玩的。真的就和游泳一样。

        我在天空里游泳,够我吹一辈子

        欧阳洛璃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她完全搞不清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站在背甲上的她感受不到任何异常变化。但眼前看到的景象却明白的高速自己有某种未知的力量改变了周围的物理规则。

        “你看到了,不是我不想下去,是现在下不去。”徐赟无奈的开口,就在刚才他尝试潜泳向下沉潜,身体却根本不会被划水动作推动向下,只能在背甲齐平高度的天空里扑腾。

        就在他想更进一步尝试的时候,一道阴影骤然降临,两人几乎本能的抬头看向阴影来处,那是帝王蟹崩坏兽额头上的触须,此刻这十余米长的直径数米的触须像鞭子一样往两人所在位置抽打过来。

        呜~~~~

        鞭梢撕裂空气掀起的尖锐风啸甚至超过了几百米外空天战舰发射过来的合金炮弹爆发的雷鸣。

        砰轰!

        欧阳洛璃松开抓住绳索的手,快速翻滚躲闪。巨型触须抽空,砸在厚实的甲壳上,甲壳地面表层崩裂出无数碎屑。

        已经完全被崩坏因子改造的她此时身体素质惊人,行动之间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远超之前,躲闪这次鞭挞的时候,在她身后甚至带出了模糊残影。

        “厉害。”徐赟飘在空中,竖起一根大拇指。

        就在他称赞欧阳洛璃方才反应的时候,另一个方向里又一根触须抽击而来。

        砰!

        鞭挞再次打空,女武神躲闪得比上一次更轻松,然而帝王蟹显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头顶的两个小虫子,两根触须轮替交换,不断抽打还站在甲壳上的女武神,却对漂浮在空气里的徐赟不理不睬。

        徐赟有些猜不透这头崩坏兽到底是怎么想的了,它显然是具备智慧的,甚至智力水平比它现在的外形高不知道多少,但它这么搞,为了什么?

        玩么?

        徐赟回忆起先前感受到的愚弄情绪,也许自己两人在它看来,就是可以随意拿捏玩弄的对象。

        欧阳洛璃躲闪鞭挞越来越从容,这巨大的触须虽然有着远超自身体积的灵活性,抽击的力量沉重的同时速度也一点不慢,但比起女武神的反应速度还是有所不如。

        两条触须的抽击频率开始加快,徐赟甚至在触须抽打到甲壳表面暴起的砰砰轰鸣声里听出了节奏感。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甚至这轰鸣声还有强弱区别,简直就像在打架子鼓。

        甲壳表面在这种强度的抽打中不断崩碎,但也仅仅只是表面一层,碎裂开的甲壳下面露出新的一层,新的一层碎裂,下面还有一层,每一层尽管只有不到五厘米厚度,但天晓得它总体究竟厚度有多少,又拥有多少层。

        这简直就和人类装甲载具的复合装甲结构一样。

        为了抽打徐赟两人,帝王蟹崩坏兽似乎玩的连攻击下方研究所都忘了,两根前螯就那么停在空中,光剑一样的崩坏能量柱悬停着,迟迟不动。

        两人受到触须鞭挞的画面此时也映射在城市外围空天战舰内,原以为这次突袭即将成功的一众指挥官和舰员心情再次沉落谷底。

        不能,不能就这样坐视,必须行动起来,为他们做些什么。

        舰长将后背全部压在指挥椅靠背上,目光阴冷的凝视主投影屏中的画面。

        “集中火力,我们不能再这么和那家伙耗着了。全部电磁轨道炮满功率饱和打击,把炮弹都打出去,必须为他们争取突袭的空隙。崩坏能脉冲光束炮进入随时等待发射。”舰长的嗓音在舰桥内回荡。

        火控组的炮手们纷纷打开身前的火控开关,操作轮值休息的电磁轨道炮进入战斗状态。

        “一号轨道炮冷却完毕,进入战斗状态。”

        “炮弹装填,3···2···1,完毕。”

        “储能机关运行正常,随时可以击发。”

        “二号轨道炮冷却液注入,炮弹再装填。”

        “储能机关满足击发值。”

        “三号轨道炮进入战斗状态!”

        “炮弹正在装填!”

        “储能机关运行无异常,随时可以发射。”

        “四号轨道炮进入战斗状态,射击诸元校准完毕。”

        “炮弹装填完毕!”

        火控组汇报的喊声此起彼伏,火控计算机汇总了大量实时数据,校准炮口,将击发转交给人工手动触发。

        后勤组从仓库中将备用炮弹运送到各个轨道炮的自动供弹导轨上。空天战舰内的灯光骤然转暗,大量电力被调集到主炮能量模组。而维修组和工程组则迅速到达指定岗位监控机械运作情况,清查一切可能出现的隐患,更换连续射击后高温变形的轨道炮组件。

        轰轰轰轰!

        四门电磁轨道炮依次发射,湛蓝色的电弧在空中拖拽出狭长的行进轨迹。一声声节奏稳定的雷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几乎不曾停歇的炮弹尖啸。

        另外两艘人类空天战舰几乎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人类战舰火力全开!

        轮流撑起护盾的帝王级飞行崩坏兽此刻撑起的护盾,面对突然到来的连绵合金炮弹,浓郁的紫色能量光芒迅速暗淡,即使它已经加大了能量输出,不到十秒当前的护盾仍是崩散成漫天紫色的荧光雨点,下一头飞行帝王级还没来到接替位置。

        后续发射而来的合金炮弹部分命中了飞行帝王级崩坏兽,被它用身体替帝王蟹挡了下来。

        另外一部分顺利突破飞行帝王崩坏兽的防线,直接命中那头‘帝王蟹’厚实的甲壳。

        个别命中节肢长腿的炮弹,将腿部外层的鳞皮撕碎,黑紫色的血雾炸开,碎肉纷飞。

        来自人类当前最强动能武器电磁轨道炮的炮弹打击,落在‘帝王蟹’的甲壳上,瞬间掀起一场爆裂的角质层纷飞风暴,无数甲壳碎片漫天纷飞,层叠的甲壳被一颗又一颗炮弹凿开,击碎,掀飞!

        然而这些合金炮弹全都是实体金属弹头,没有装填炸药,能够造成的破坏有限。凿入甲壳,连续击碎十几层有机质甲壳层后,便只能嵌在甲壳内被崩坏能吞噬融合,成为新生甲壳的材料来源。

        这已经足够,鞭挞女武神的触须停止了动作,震颤的崩坏因子掀起愤怒情绪的狂潮,徐赟的思维领域几乎是被动接受了这种情绪,有短短几秒钟他甚至心神摇曳,主观意识都变得模糊。

        吓得他以为自己就要被崩坏意志冲毁自身思维取而代之。

        然而已经升到三级,界面颜色都变成湛蓝的虚数权能页面在思维层面中绽放出澄净的蓝色光华,将那股侵入的紫色能量驱逐了出去,连带着分裂出去的从属徽记也被清扫干净。

        崩坏因子在意识层面的力量被驱逐,徐赟恢复自主意识,清醒的第一时间他看到趴倒在甲壳地面上的女武神,正满脸惊恐的睁开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她显然也以为自己被崩坏意志剥夺了自我,没想到这么短时间之后又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

        就在女武神尝试驱动身体的时候,徐赟开启了强化。

        在跳下甲壳之前,出于不知道何种心理情绪影响,徐赟选择升级了虚数权能,这个选项名字起的如此高大上,他不相信它一点作用没有。

        而事实上,在它升级到等级三之后,徐赟真实感觉到了它的强大,首先就是思维意识里一直被自己刻意忽视的针刺般疼痛,消失了。

        这种疼痛在他来到帝王蟹脚边的时候进一步加剧,已经到了无法忽视的刀扎程度,只不过他一直默默忍耐,以玩世不恭和近乎疯狂的外在表现将它掩盖了下去。

        和这点痛苦相比,冲上帝王蟹后背,用崩坏电池炸弹干掉boss的壮举更让他在意。

        和即将达成的伟业相比,小小痛楚都可以忍受。

        如今升级之后痛苦消失,自然前后对比分外强烈。而不仅是痛苦消失了,在虚数权能下面,还多了从属这个能力。

        他只稍稍投入部分意念进入从属选项,就了解到这个能力的全部信息。它的作用很简单,就是发展小弟,分享一部分权能给从属者。

        只是从属的数量很少,只有一个,而且发展来的小弟,将和自己形成某种灵魂上的共生关系,从属如果死亡的话,作为权能主体的自己不仅要承担一部分灵魂撕裂的损伤,还将永久丧失这一从属权能。

        如果徐赟这辈子只能有一个从属的话,那么他之后就再也不能拥有新的从属。

        这让徐赟发展小弟军团的幻想直接被掐灭。

        至于从属有什么用,虚数权能没给出任何解释。

        没有解释其实在徐赟来说已经有了无数种解释,只用了短短一秒钟,他就脑补出来十几种用途。

        虚数权能升级之后好处是开始显现出来了,但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很显著,他残余的虚数权能点数只剩71点了。

        也就是说他只能再浪七秒钟。

        对于已经习惯利用虚数权能强化功能的徐赟来说,不能随便浪简直就像要了自己的命一样。

        此刻强化开启,他只有七秒钟。

        徐赟抓住崩坏能电池炸弹,倒转身体,双腿屈膝,双脚踩在帝王蟹甲壳下缘。

        发力蹬踏!

        崩坏能形成的阻挠立场瞬间撕碎,之前连下潜动作都做不到的他如一枚炮弹般射出。

        视线已完全跟不上现在的速度,他刚看清面前的事物,人几乎就要撞在那东西上面。

        这是一面墙壁一样的几丁质甲壳,是帝王蟹口器外的一层结构。徐赟下意识自我保护般蜷缩身体,想要翻身用脚踩住它,但已经来不及了。

        轰!

        他整个人拍饼子一样用后背撞在螃蟹口器外围的甲壳上,还好崩坏能电池炸弹被抱在了怀里,不然这一撞肯定得报废。

        很疼!超级疼,骨头似乎都要撞碎了。

        在强化状态下,碰撞带来的痛苦被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每一个细节都是如此清晰,他甚至能清楚感受到痛苦来自身体哪一处损伤,并在思维中对损伤进行评估。

        而同时这种疼痛能够忍受,甚至远不到自己承受的阈值上限。

        几乎瞬间,他已从碰撞带来的眩晕中被疼痛强行唤醒,翻身换了个姿势,身体动作快得几乎感受不到星球引力带来的影响。

        就在恢复清醒的一瞬,他精神猛的一震,到这时他注意到了一件十分要命的事实。

        权能点数在飞速燃烧,燃烧的速度比之前更快,每次消耗的权能点从一点变成了两点。

        七十一点权能点,之前还够自己浪七秒,现在只够三秒半。

        此时烧掉的权能点已然过半。

        踩在口器外围那层代替嘴唇存在的几丁质甲壳内测,直面帝王蟹遍布尖锐利齿的口腔。

        这口腔和虫类一点也不像,它就如一只内部生满错落利齿的血肉隧道,隧道墙壁上的利齿虽然每一颗之间都有间隙,但徐赟毫不怀疑当它如动起来,被吞入这隧道内的任何活物都会被研磨搅碎成最细小的残渣。

        似乎察觉了徐赟的动作,帝王蟹崩坏兽来不及用几丁质外壳盖住口器,只能蠕动口腔中的血肉,闭合腔体。

        没有犹豫,瞄准口腔中央唯一尚未被利齿阻挡的空缺处,在口腔血肉收缩堵住它之前,徐赟再次蹬踏,带着崩坏能电池炸弹冲了进去。

        徐赟刚进入那条腔道,昆虫口器外形的几丁质甲壳便盖住了口腔出口,血肉收缩蠕动,帝王蟹的口腔内无数利齿彼此碾磨搅动,誓要将那只胆敢自投罗网的小虫子嚼碎在嘴里。

        十余秒后,帝王蟹身上没有任何异常响动发生。

        然而在它下腹部中段位置,一点灰色无声无息的浮现,当它出现之后就如滴入清水中的墨汁般以极快速度像四周扩散蔓延。

        灰色尘埃从灰点最初出现的位置向下散落。

        就如崩坏能护盾上的能量湮灭合金炮弹时一样,

        就如徐赟丢出的崩坏能爆裂弹炸毁战车级崩坏兽头颅时一样,

        就如女武神发射暴风雪步枪蓄能射击时命中目标一样。

        没有任何惊天洞底的轰鸣,也没有光彩夺目的焰火。

        湮灭无声的展开,灰烬飘零向地面。

        叽~~~~~~~!!

        周边所有崩坏因子开始震颤嗡鸣,女武神几乎瞬间就被这震鸣引发的洪流淹没。

        在视线陷入黑暗,彻底被这震荡的力量剥夺全部意识之前,目光中那根握在手中的,绑在两人腰间的绳索,另一端又一次空无一物。

        帝王蟹高举的前螯猛然向下刺出,向着它预定的,早已瞄准好的位置刺击而下。崩坏能构筑而成的光剑一样的能量尖锥,紫色光芒璀璨夺目,外溢的力量形成的紫色雷霆狂暴而张扬。

        嗡~~~~!!!

        能量光柱再次撞上研究所露出地表的防护层,撞上防护层上主动迎上来的能量护盾。

        那可怜的能量护盾光芒黯淡,似乎随时都能熄灭。

        几乎在双方触碰的第二秒,能量护盾就已经破碎。

        帝王蟹在抢时间,它腹部的灰色湮灭区域越来越大,随着破损的甲壳面积不断扩展,数不清的尘埃如同运送沙土的泥头车卸货般向地面倾泻。

        前螯中的能量光柱冲破了地表那层黑色的防御强,待要继续深入时,整根能量柱开始出现闪烁,够成它的能量失去稳定,光柱随时可能崩散。

        “开火!”

        空天战舰的舰长捕捉到了这千钧一发的战机,再不估计作战总指挥部的审批流程,直接动用战场最高临机决断权,下达了炮击指令。

        耀目的紫色光柱照亮了整个沧海市。

        三道光柱从三个角度同时出现,几乎不分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