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十五节强化的后遗症

第十五节强化的后遗症

        第十五节强化的后遗症

        心脏砰砰砰的疯狂鼓动,将血液灌输到周身每一条末端血管,血液似乎成为了燃料,令周身每一条肌肉都传递来灼烧般的痛楚,徐赟感觉仿佛全身每一块肌肉成为了燃烧中的焦炭,而疼痛感之下那股正在慢慢消退的力量感仍残留在感官中。

        这次与上次使用强化略有不同,在退出强化之后,那股突然涌现的力量并没有立即消失,而是以这种形式缓慢递减。

        让徐赟生出了惋惜和怀念的情绪。

        如果,如果这种力量能够一直存留在体内该多好,如果常态状态下就拥有这样的力量该多好。

        “你怎么了?脸好红。”欧阳洛璃站起身,将手中的暴风雪枪口指向地面。

        “啊~我的血,我的汗水,我的青春正在熊熊燃烧~”徐赟夸张用咏叹调回应,并做了个挥散汗水的动作。

        一滴汗水都没甩下来。

        换来欧阳洛璃一脸嫌弃的小表情。

        指腹借着挥洒汗水的动作抹过额头,感受到略有微灼的滚烫体温。

        我去,原来是真的在燃烧啊。

        那竟然不是错觉。

        滚烫的温度迟迟不散,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周身轻盈灵活,残存的力量尚未完全退去,这种力量充盈的感觉令人迷醉,只是肚子似乎又有点饿了。

        徐赟翻出腰包里的能量棒,撕开包装之后三口两口吞下肚去,食物滑进胃馕,饥饿感稍稍消退了些许。

        这种战地食品只需一根就足够补充一个成年人一整天日常所需的热量消耗。

        但徐赟直觉中感到,似乎一根还不够。

        他果断又抽出另一根,撕开包装开始狂啃。从医院出来他一共就带了两根这样的食物补给,这一口气全都咽下肚里去。

        女武神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吃东西,却并没有好心的提醒这种压缩能量棒会在胃里膨胀以增加饱腹感,想要看看他等会儿的表情。

        两根能量棒下肚,徐赟扭开随身水壶一口气灌下半壶,壶里装的并不是纯净水,而是一种电解质添加剂勾兑出来的能量饮品,配合能量棒使用,可以快速补充身体所需的水份和热量。

        喝完水,徐赟擦擦嘴,将水壶重新挂好。

        “走吧。”

        欧阳洛璃没有动,只静静检查手里暴风雪的状况。

        她不着急,徐赟也不好催促,毕竟还要靠对方背着自己跳楼,而且本身保养武器也是战场上必须认真对待的事情。

        没毛病。

        女武神保养暴风雪,徐赟便也开始检查手里的脉冲战刀,不看不知道,这仔细一看他发现出问题了,这把从短发女武神的补给舱种强行‘捡’来的脉冲战刀应该是全新的,至少在他拿到它的时候,他以为它是全新的。

        但就是这把全新的战刀,此时刀身上竟然出现了几道微小的裂痕。

        徐赟将战刀递到欧阳洛璃眼前。

        “干嘛?”徐赟突然将战刀递到面前,欧阳洛璃警惕的问道。

        她拖延时间当然不是为了保养暴风雪,纯粹是想等徐赟胃里压缩能量棒膨胀之后,看他出糗。

        “你刚才劈落地窗,把我的宝贝玩坏了。”徐赟很无赖的直接将责任丢在女武神身上。

        她微微一愣,而后接过战刀仔细端详,果然看到了那几道裂纹。然后便将战刀重新塞回徐赟手中。

        “这是正常的耗损。高颤动粒子脉冲赋予战刀的威力有多强我想你已经领略到了,可我们的材料工艺还无法完美承载这种力量,所以脉冲战刀的损耗率一直很高。一般来说一柄战刀的寿命,支撑不到崩坏能电池耗尽全部能量。”

        徐赟撇嘴,这战刀竟然还不如步枪耐用。

        “这要是打到一半刀碎了还怎么战斗,真是不靠谱。”

        “所以才需要指挥官配合,进行战场武器实时投送补给。”欧阳洛璃翻了个白眼,这都是基础课程内容,他的记忆看来真的没剩下多少。

        这种家伙·······

        她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评价眼前这个同龄男人。

        “这样子还能用一阵,反正需要动刀的机会也不多。你···还好吧?”

        “就是有点可惜,明明这么好用的刀,寿命居然这么短。至于我嘛,状态满点哦~”

        咕噜噜

        徐赟话音刚落,肚子就响起咕噜的抗议声。

        “呃···还是有点饿。”

        “你是猪吗?刚才明明吃下两根能量棒。”女武神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惊讶和不敢置信。

        徐赟挑眉“喂,欧欧,咱们熟归熟,你这样诽谤,我一样要告你种族歧视,猪明明没我能吃好么?”

        噗~

        欧阳洛璃感觉已经无法沟通。

        徐赟揉了揉肚子,刚才喝下能量饮料之后才填充的饱腹感还没撑上几句话的时间,就消失了。

        这消化的也太快了。

        这种速度,就像胃部已经被崩坏因子异变改造了一样。

        两人不再废话,六足载具已经有数台跳跃到临侧大厦,虽然没说要求他们当开路先锋,但女武神自觉承担了这份职责。

        毕竟遇上崩坏兽,六足载具就算火力强大,也根本不是怪物的对手。

        与崩坏战斗,女武神才是专业的。

        两人重新就位,女武神稍作助跑,一跃便穿过蒙蔽双眼的浓雾,落在对面大厦下两层高度。

        两人的组合很快赶上锋线上的六足载具,与载具们并行时,侧方攀爬的载具闪烁起信号灯,用莫斯电码打着招呼。

        队伍攀爬通过楼层的高度在深入浓雾区之后,已看不清地面上死士等怪物构成的集群。

        它们看不到怪物,怪物们似乎也无法发现他们,两方暂时维持了相安无事,这也节省了载具携带的弹药。

        但在高楼之间穿行,载具攀爬大厦外墙的动静惊动了蛰伏在大厦顶层的飞翼崩坏兽,时不时就会遇到崩坏兽冲出浓雾,对载具队伍发起攻击。

        似乎崩坏兽在浓雾中视野不受影响,它们甚至能远程发动喷吐腐蚀液技能,数台六足载具就是在这种远程攻击下,被毫无防备的干掉了。

        看着和自己并肩同行的战友越来越少,徐赟内心中滋味复杂,哪怕当他们都是npc,徐赟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欧阳洛璃手中的暴风雪每次蓄能射击都需要长时间冷却,在有载具火力牵制的情况下,一击毙命飞翼崩坏兽并不困难,但同时面对两头或者三头崩坏兽的时候她就显得有些无能为力了。

        这个时候徐赟主动激活了强化能力,以令人咋舌的战斗力,用战刀连续歼灭了残余的两头崩坏兽。

        刚解决完这三头飞翼崩坏兽,欧阳洛璃坐在地上休息,徐赟则直接瘫倒在天台地面上,此刻他浑身体温高得似乎连体表的衣服都要被引燃一样,躺在地上大口喘息,却流不出一滴汗,毛孔里涌出的水份直接化成蒸腾的水雾,向周围飘散。

        “你是我见过的战斗力最强的指挥官。不愧是头盔上带着颗金星,是不是所有金星指挥官都有你这么强?”一架停下来陪着他们顺便等待后续队友的六足载具停在两人身畔,扬声器里响起声线略有些高的女声嗓音。

        “不知道,等你遇上了问问看吧。”徐赟咧嘴笑了笑,过高的体温和越发激烈的饥饿感让他说话都觉得是在浪费力气。说完他闭上眼睛,默默调整呼吸,并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改变,在那股残留的强化力量和周围无处不在的崩坏因子共同作用下,飞快的改变。

        每一口吸进肺叶的空气和紫色浓雾,都能让他稍稍缓解部分饥饿感,并有一股诡异的寒冷感通过肺叶,进入血液,再被体循环系统送入心脏后流向四肢百骸。

        “你看上去状态似乎不太好,刚才的消耗很大吧?”目睹了徐赟非人的战斗姿态,载具内的女车长显然印象深刻。

        欧阳洛璃撇嘴,指挥官有战斗能力,那还用她们这些女武神上战场干什么。

        “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我这里有兴奋剂,可以暂时压下身体损伤带来的痛苦。”

        “有吃的和水的话就很好。我现在感觉自己快要饿死了。”徐赟睁开一只眼睛,用手轻轻拍打自己的胃。他的补给已经耗尽,却不好意思跟欧阳洛璃讨要,只能一直忍着,这会儿有人主动要帮忙,不宰她宰谁。

        “食物和水吗?我以为你会需要点镇痛剂之类的急救药品。补给品我车上还有不少,一个作战基数的量,够我们三人持续作战一周消耗,现在这情况,能不能活到下一座大楼都不知道。给你也无所谓。”

        载具内部响起翻箱倒柜的声音,过了半分钟,装甲载具侧面一只小小的侧边门敞开,丢出一个密封的小袋子。

        “抱歉,只能从这里丢出来。现在的污染浓度,我们无法开启舱门。”

        徐赟本来还没在意小袋子丢出的舱门,听她这么一说,目光落在了舱门外的标志上。

        那是黑水的图标,长期作战时,内部成员用来丢弃排泄物的出口。

        他主动选择了暂时性失忆,驱动滚烫的身体,像条毛毛虫一样扭动着挪向载具丢出来的塑料袋。

        “你就不能正常点吗?”欧阳洛璃看他用了两分钟都还没挪到塑料袋旁边,终于忍不住出声叱责。

        载具的扬声器里响起憋笑憋得难受的哼哼声。

        女武神站起身大步走到那袋补给旁边,用坚固的金属手甲指尖捏住袋子两角,稍稍用力拉扯,便把封装的塑料袋撕碎。

        一只两升装的塑料水桶和两大盒装的战地食品应声掉落在地面上,一张便签纸散落到空中被她顺手接住。

        “喂我~~”徐赟装作小宝宝,双手蜷缩在胸前,用闪烁着星星的水润目光看向欧阳洛璃,撒娇般说道。

        “做梦!”刚刚弯腰捡起补给品的欧阳洛璃直接气呼呼的把两升桶装水和压缩视频砸在了徐赟肚子上。

        徐赟被砸得猛的弹起,活像一条收腹蜷缩的虾子。

        “好狠的女人,你会嫁不出···”他倒吸一口凉气,愤恨的说道,话音才到一半,就看到欧阳洛璃猛地扭回头,目光凶狠的像要杀人。连忙改口:“嫁不进豪门怎么可能。”

        欧阳洛璃将手中写着一串数字,印着口红印的便签纸撕成碎片。

        获得了食物补给,徐赟立刻开吃,他吃的全情投入,似乎忘记了刚才发生的小插曲,两升纯净水和两大盒战地食品在短短五分钟内全部被他吞下肚子。

        他的腹部甚至都没有鼓起来一点点。

        “我真的有些信了,猪都没有你能吃。”欧阳洛璃无力的叹气。

        后方跟进的六足载具在徐赟吃东西的几分钟内陆续赶到,此时整支机动部队剩余的载具都已集中在这座大厦。

        时隔半小时后,头狼再次见到了女武神和指挥官的两人组合,他以为两人早在突进的过程中身陨。毕竟这样的战场环境,哪怕女武神撑得住指挥官也撑不住。

        指挥官撑不住变成怪物的话,女武神支撑的时间就十分有限了。

        哪想到再次相见,那指挥官竟然好像春游一样,坐在天台边缘,将脚耷拉在下面一边摇摆一边往嘴里塞东西吃。

        简单寒暄几句,三人也没什么可说的,不尴不尬的对话双方都没有意愿继续下去。

        头狼遂转头去汇总队伍当前状态。

        等徐赟吃好,指挥官头狼也完成的自家队伍的清点。出发时二十四架机动载具,在十字路口外损失一架撤回一架,如今进入浓雾区之后走到这里的,只剩下十四台。

        还好利用崩坏能电池制造的简易炸弹,由负责战场维修的工蚁号携带,头狼和工蚁号走在队伍后方,没有经历多少战斗,弹药存量和载具状态仍是最佳。

        欧阳洛璃找到头狼指挥官,说出了自己对走地下路线执行营救任务的女武神部队所面临情况的猜想。

        “这种可能很高。”头狼的扬声器里,男人的声音有些低落和疲惫。失去战友总让人难过,而欧阳洛璃的猜想更是让他的心情雪上加霜。

        片刻沉默之后,头狼才再次开口:

        “这么说来,如今能够执行营救计划的也许只有我们了?”

        “不用怀疑,能够像咱们一样炸了座摩天楼当天桥用的,其他队伍有那个胆子么?”女车长的六足载具凑近过来发言。

        “当然不会有,咱们队伍里就没人会这么疯。”另一台载具发言。

        “其实是有的,但那个家伙这次没被派任务出来。”头狼载具的扬声器里响起另一个声音。

        “你说的是谁?”女车长问。

        “还能有谁,黑虎那个老粗呗。”

        “原来是他,如果是他的话,还真不好说。”

        “那老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敢冲敢杀,为了完成任务他肯定不择手段。”

        “好啦,不说他。既然我们现在可能是唯一执行营救计划的队伍,作战方案就要改一改。我们不能再去搞那个大家伙了,接下来我们以安全抵达任务地点为目标,尽量保全自身。”

        “那这炸弹怎么办?”工蚁号的车长发言,用机械臂指了指自己载具背后挂载架上那四颗圆筒形崩坏能电池捆绑改装出来的简易炸弹。

        “如果他们还要继续去搞那个大家伙的话,就给他们,如果他们决定和我们同行,这个就找块风水宝地设置成定时起爆,也许能给下面的家伙们一个惊喜也说不定。”

        轰~

        有人配音

        “一下子全都化成灰。”

        “这玩意儿要是炸了,能破坏多大范围?”

        “不好说,没试过。崩坏能武器一直只允许女武神部队装备,威力怎么样还真不清楚。”

        “我也不清楚,这种崩坏能电池是给指挥艇上的崩坏能脉冲炮准备的,听说每一颗的价值都特别高,功勋值兑换的话,很贵。我的指挥官没用过一次。”欧阳洛璃开口解释。

        载具们的自动炮塔摄像头对准了坐在天台边晃着脚的徐赟。

        “这个家伙不像是舍不得打炮的人啊。”一人发言。

        众载具用遥控炮塔点头。

        “不是他。”欧阳洛璃捂住额头。

        众载具一脸懵逼,你们两个都思维链接了,他怎么就不是你的指挥官?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们的决定···”头狼再次发言。

        哎!!

        扬声器里发出惊讶的呼喊

        众人正在看着的那个坐在天台边晃着两条腿的家伙突然跳了下去。

        紫雾在天台前猛烈翻涌,一个巨大身影向上浮起,高度快速超过天台,随着距离接近,众人看清了那个家伙的原貌,这是一头惨白色鳞皮上生长了火焰形状纹理的巨型飞翼崩坏兽。

        它的体积比先前遇到的飞翼崩坏兽至少大了一圈。高度接近八米,体宽算上翅膀则超过十五米。

        落在它额头上的徐赟就像一个小玩具。

        这东西刚从浓雾后显出身形,所有载具内的崩坏因子浓度警戒蜂鸣就同时响起,就连欧阳洛璃身上的重型装备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