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十一节你真是个疯子

第十一节你真是个疯子

        第十一节你真是个疯子

        “卧槽,这么多。”

        徐赟震惊的只能吐出这个简单易懂可以充分传达心情的词汇。

        紫色浓雾固然能够遮蔽视野,但浓雾外围还是有一些可见度的,那密密麻麻的四十人头让他联想到超市促销时,冲进去抢购的大爷大妈。

        看着它们手里的巨型骨镰,这玩意儿挥舞起来怕不是连周围的同伴都能一起给当韭菜割了。

        十字路口另一侧,高楼大厦只能隐约看到掩藏在浓雾内的剪影,唯有那头飘飞在天空里的超大体型帝王级崩坏兽和围在它身周的三头飞行崩坏兽清晰得见。

        “看来我只能带你们到这里,接下来的路程,你们要去哪里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扩音器里头狼的嗓音响起。

        “那你们呢?”

        “既然到这里,再瞒着你们也没有意义,我们的任务是支援天朝第三生物技术研究中心,护送核心研究员撤离。”

        “撤离?”徐赟指了指堵住前方道路的怪物群,“你们准备怎么护送他们撤离?”

        “制空权现在落在崩坏兽手中,而且我们的飞行器也无法在这种浓度的污染区飞行。”头狼的声音说道。

        “载人飞行器的驾驶员会直接在座舱中被崩坏因子污染异变成怪物,无人飞行器则会被崩坏篡夺控制权。”欧阳洛璃解释了一句。

        “除非开飞行器的驾驶员不怕崩坏因子侵蚀污染。”徐赟跟着分析“让女武神来开飞行器不就行了?”

        “我们没有这方面的训练,哪怕能飞,也都是依赖人工智能辅助的自动驾驶系统,但在重污染区,人工智能系统都会存在被篡夺控制权的风险,只能依赖人工操作。”欧阳洛璃摇头。

        “那地下?”

        “你觉得地下如果能顺利逃离,还需要派遣地面部队进来送死么?”欧阳洛璃嘴角抽了抽。“只是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徐赟接口

        “既然是支援,为什么只派遣地面装甲部队,这样的行动理应派出女武神部队联合行动才对。”欧阳洛璃说出的心中的疑惑。“我记得还有一支后备队没有投入战斗,人手应该是不缺的。”

        确实,普通人类士兵哪怕驾驶拥有足够防护功能的载具,作战效率也远不如出动女武神参与营救计划。

        “有。”扩音器里负责战场指挥的头狼声音响起。

        “你说的那支部队也有参与这次营救,只是她们分配的任务行军路线和我们不一样。她们走的就是地下。”

        原来如此。

        徐赟已经明了前因后果,在失去从空中快速撤离的条件下,走地下的确是安全系数更高的选择,这么说来地面上的三支装甲部队实际上只是诱饵,真正执行营救任务的是走地下的女武神部队。

        “一支全部由女武神组成的部队用来营救,看来被接走的家伙一定有着极高的价值。”徐赟低喃自语“但这么一来,连陆地上的精锐装甲部队都用来当诱饵放弃掉,那些还躲藏在避难所里的普通人怎么办?”

        似乎是听到了徐赟的低语,欧阳洛璃认真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个时候眼前这个看着已经里精神崩溃不远的家伙还会关心普通人。

        “这个级别的崩坏因子污染,以现在临时改装的避难所防护等级,是没办法抵御住崩坏因子侵蚀异变的。”她目光转向前方的怪物群。

        “它们大概都在这里了吧。”她声音中带着挥之不去的阴郁。

        “每一头死士诞生,需要被侵蚀异变的人类有机体五具,也就是五个普通人。”

        前方浓雾边缘的死士,人头密密麻麻看不到边际,藏在浓雾内部的更是不知繁几。

        欧阳洛璃说的不是没有可能。

        “你说的只是一种可能,但我觉得肯定有避难所可以扛得住。所以我们还是要将他们救出来,反正来都来了,不是么?”徐赟就像一个逞强不肯服输的孩子一般,露出倔强又自信的笑容。

        “······,那你想怎么办?”

        女武神看着面前这张遍布血污和尘埃,却仍旧坚定且阳光的笑容,发现他的眉眼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等等,我去趟盥洗室。”徐赟翻身跳下载具,跑进了旁边大厦,在一楼找到卫生间钻了进去。

        “他该不会是吓尿了吧?”通讯频道内一名队员发言。

        已经得知自己诱饵命运的士兵,对纪律遵守的也就不在那么严格。

        “头儿,我们怎么办,现在要不要发起攻击,吸引敌方注意力为友军创造突入条件?”另一人询问。

        “现在我们只能保障有限区域内通讯,和战区的通讯无法接通,也不知道女武神的部队到了那里。”

        “无论到了哪里,我们都要发起佯攻,也许她们现在就已经就位了也说不定。毕竟地下推进阻力更小,抵达目标点会比我们更快一些。”

        “这可就难说了,我们看到的怪物就已经有这么多种类,在地下说不定会遇上什么更厉害的家伙。比如地龙兽和坑道虫之类的。”

        “你少玩点游戏吧。”频道内众人异口同声说道。

        “先侦察敌情,猎狗,猎鹰,想办法从上方突破到街对面楼顶,深入浓雾区侦察。”头狼终于发话,他一开始说话,通讯频道内的其他对话就立刻息声。

        “收到,我看看能不能跳过去,有姿态引擎推进,利用楼层之间的落差,五十米长度的跳跃问题应该不大。”

        话音才落,负责怎差的一架六足载具就快速攀爬到更高处的楼层上去,队伍所在一侧的大厦和街道对面那座摩天楼高度相差仿佛,都是必须抬头仰望的存在,轻巧的侦察型载具攀爬大厦外墙速度几块,六条机械腿配合移动,灵活的就像一只六只脚的蜘蛛。

        “我准备好了。”二十多秒后,代号猎狗的六足侦察载具已经攀爬到足够高度,在地面上看去,已经在视野中变成如同玩具般小小的一只。

        欧阳洛璃抬头看着那具爬上高层的载具,知道它即将行动。

        “出发。”头狼下达指令。

        “我去了。”

        猎狗,六条机械腿同时发力弹跳,载具在弹跳力量和自身重量作用下,成下坠抛线,跃向街道对面。

        但看那抛线的角度,还不等飞到对面,它就会先砸在地上。

        这时就看载具下方和后方姿态引擎喷射出蓝色火焰,这种临时喷射只持续了不到一秒便即熄灭,不过抛线的角度的确向前移动了一些,落点更接近对面大楼。

        短暂停顿之后,第二次姿态引擎喷射调整,六足载具的落点已经确定会落在对面二楼高度。

        二楼还是太危险了,会引起地面怪物的警觉,它必须落在更高的楼层,才能摆脱被怪物们发现,而且落下时发出的声音还必须足够小,不能发出太大动静才行。

        不过此时载具才从街道上空飞跃过三分之二距离,看这样子还来得及发动一次姿态引擎喷射,调整落点。

        咻~!

        一道灿烂的紫色光球拖拽着尾迹划破浓雾,毫无征兆的突然从对面大厦五楼某个窗口射出,宛如一道光束撕裂了空气,引发强烈颤音。

        光束最前端的光球命中飞跃中的猎狗号载具,毫无阻力的穿过它包裹厚实装甲的机体,射中装甲部队所在街道这一侧大厦。

        一个高大身影出现在被划破的浓雾缺口位置,那是一头枯败白发的死士,她身体外形特征和镰刀死士没有区别,唯有手中提着的比它人形身体还要高大一截的巨大白骨长弓显现出它不同的身份。

        “射手。”欧阳洛璃握紧了拳头。

        “猎狗!”扩音器里响起头狼的喊声。

        猎狗号侦察载具就像被丢弃的玩具般失去控制,顺着抛物线砸在对面大厦二楼,六只节足死气沉沉一动不动,没做出任何下落卸力,攀住外墙的动作。它就这么翻滚着,顺着钢化玻璃外墙滑落,砸在地面上,在巨大冲击力中,弹了弹。

        从倒下的猎狗号载具歪到的残骸,可以看到它的主舱室被击穿出一个巨大圆形孔洞,孔洞的位置正好在驾驶员所在的位置正前方。

        主舱室被击穿,所有气密防护全部报废,除了驾驶员,车长兼炮手的另一人哪怕存活下来,也会很快死在崩坏因子侵蚀中。

        很快,几名死士从对面大厦一楼走出,围在那架猎狗号残骸周围。

        猎狗号载具破开的孔洞里,响起哒哒哒的枪声,它的车载武器在摔落时被撞毁,不然里面的人至少可以使用口径较小的车载武器反击,而不是用手里的步枪。

        “不许开枪。猎狗已经没救了,现在我们不能激怒怪物潮!!”头狼的声音在扬声器和局域通讯频道内响起,他的声音低沉有力,能够让人联想到他咬紧牙关将这句话从牙缝中挤出来时那股压抑的愤怒。

        猎狗号内的抵抗并没有持续很久,不到两分钟,抵抗的枪声就自行停止,这期间围在载具外围的死士甚至没有对它发起攻击,只是拿着镰刀默默站在那里等候。

        待抵抗停止之后,一种一头死士丢下手中的骨头镰刀,将脑袋伸进了射手死士打穿的窟窿里,接着它的身体就如太阳照射下的雪糕一般融化,血肉仿佛烂泥般流淌进入猎狗号主舱室内部。

        接着第二头,第三头。

        当四头死士都从那普通人钻进去都费劲的窟窿钻入猎狗号载具之后,猎狗号的六只节足动了动,被射击损毁的操作系统似乎又恢复了功能,而高空坠落并没有让它的六条节足损坏,此时还能行动就是证明。

        猎狗号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那样子活像驾驶员喝了酒,或者刚进入队伍实习的新生第一次接触这种载具。

        主舱室的装甲板从内部被撑破,开裂,血肉如同菌毯般快速攀爬覆盖在节肢和舱室的关节链接处,紫黑色和青绿色的血管以及鲜红的肌肉纤维束从菌毯内生长出来,快速包裹住部分机械结构,当肌肉组织成型之后,外层开始生长出类似人类的皮肤。

        那道被射手死士打出的孔洞位置,则生长出一只没有眼睑的,爬满了血丝和十几根粗大血管的眼球。

        一头外形以六足机械载具为基础,生长了六条人类大腿,驾驶舱前端缺口处瞪着一只足有普通人腰围大小眼球的半生物半机械怪物,在短短几分钟内成型。

        它似乎意识到自己车载的武器毁坏,于是六足齐动,爬到丢弃在地上的几柄骨镰边缘,主舱室的舱门开启,数条鲜红色的血肉触须从内部伸出,将这些镰刀回收,拽进主舱室内部,开始新一轮变异。

        呕~~~

        通讯频道内有士兵忍受不住,发出作呕的声音。

        所有人类士兵的精神都收到极大冲击,本就摇摇欲坠的思维防护似乎正在濒临崩溃。

        “不要看那边,谨守意志,实在忍不住的就回忆自己的家人,朋友,回想过去美好的记忆。”欧阳洛璃从绘制着银色狼头的重甲载具顶棚上站起,她打开区域公共通讯频道,大声提醒说。

        崩坏因子对身体方面的侵蚀还可以通过防护服叠加强压防护舱室来抵御,而在精神这个虚无缥缈的领域,人类的研究进度其实少的可怜。现在唯一拿得出手的成就也只有思维链接系统。

        在此之前,人类对精神类攻击的抵御手段,都还停留在看心理医生,进行心理辅导和观看洗脑视频等常规手段。

        接通了公共频道,欧阳洛璃才发现,原来这支队伍一直在使用公共频道通讯,他们指挥频道使用一条特殊通讯波段,平时队友交流则直接就用公共频段。

        此时频道里乱七八糟混乱一片,经她提醒之后,频道里杂乱的声音才稍稍稳定了些。

        “哟~竟然有个妹子的声音加进来。”一把有些轻佻的女声

        “这个声音没听过,是外面那个蓝头发的小美女么?”一个嗓音稍微沙哑的女声。

        原来这支队伍并不是全部由男性士兵构成。

        “你们说的女武神,的确是我,我叫欧阳洛璃。”欧阳洛璃语声平和乖巧的自我介绍说,只听声音,任谁也不会将她联想成在战场上和怪物厮杀的女武神,而是相像成某个还在上学的女学生。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有女武神一起执行任务,心里就是有底。”

        “是啊是啊。”

        “原来机械类崩坏怪物是这么形成的。”徐赟的声音响起,他一边甩着滴水的手,一边望着街道对面正在进行变异的机械怪物。“只看外形就够恶心的,这个过程就是你口中的聚合么?”

        欧阳洛璃点头。

        “这就是聚合,只是机械类崩坏怪物的聚合有些特殊罢了。若轮场面毛骨悚然,还是崩坏兽成型的时候。”

        “毛骨悚然?不是恶心么?”徐赟反问。

        “那已经不是恶心能形容的,你绝对不会想现场看一次。我们当时看的是教学视频,很多人当天晚上连饭都吃不下去。而女武神挑选的条件之一,就是精神抗性达到标准。”欧阳洛璃解释说

        “说白了就是比较粗线条,男人婆。”说到这句时,她并不避讳,显得相当坦然。

        “那些心思纤细脆弱,一点小风小浪就哭哭啼啼的,在崩坏灾难到来的时候,根本就活不下去。”

        徐赟笑了笑,不做评价。任何时代,都不适合娇气的小公主。那些被父母娇生惯养或者爱慕虚荣的,就算被保护的再好,在失去这些庇护之后总要遭受社会毒打,加倍还回来。

        真正一辈子顺风顺水活过来,无忧无虑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太少。而且这种人反而不会四处炫耀拉仇恨。

        “看你们的样子,还没决定好接下来要做什么吧?”徐赟接入了公共频道,事实上他之前就一直偷偷接入公共频道偷听,就如自己和欧阳洛璃对话,自己坐下头狼载具内的那位指挥官也在偷听一样。

        “还记得我离开之前的话题么?”徐赟主动将话题引导回之前的对话内容。

        “你说到相信有些避难所能在当前污染浓度下扛住侵蚀。”欧阳洛璃

        “对,所以我们必须做些什么。”

        “我们能做什么?就算你把通路打开,我们也不能将他们接出来,当避难所打开防护大门那一刻,真个避难所都会沦为崩坏因子侵蚀异变的温床,成为死士或者崩坏兽的孵化场。”

        “当然是干掉那个大家伙。我说过,我要推boss。”徐赟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指着头顶天空中飞行的超巨型帝王级崩坏兽。

        在和人类的空天战舰进行过一轮交战后,它陷入沉默已经许久,似乎先前用前螯射出崩坏能光束剑攻击某座地面建筑耗费了它太多力量,它正在休息,等待下一回合攻击。

        在第一轮崩毁能射线主炮攻击收效甚微,并毁坏了大量城市高层建筑之后,空天战舰的攻击手段改为选择实体炮击。

        经过电磁导轨加速之后射出的超合金弹丸电磁炮一刻不停的对帝王级崩坏兽进行饱和式火力打击。

        三艘空天战舰,每一艘都拥有四门电磁炮作为副炮武器,十二门电磁炮轮番打击下,就算三头大型飞行帝王级崩坏兽也不得不断替换彼此位置,交替撑起崩坏能护盾。

        “推boss?喂喂喂,少年,你当这是在玩游戏呢?”通讯频道内,轻佻女声不满的驳斥。

        “没错,我就当是在玩游戏。”徐赟很肯定的回答。

        对方反而沉默了。

        当前还能怎么半?现在摆开阵线和对面的怪物潮真刀真枪开战,以这支全部由装甲载具组成的支援部队充沛的火力,也没有信心能够挡住对面一波冲锋。

        这边的六足载具只有二十四架,刨除已经牺牲的猎狗号,还剩下二十三架。可对面的数量,已经不是数倍于己方这个说法了。

        “首先我要确认,这些小怪物对我们来说并不是难以解决的对手是吧?”徐赟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废话,如果只是这些三阶以下的怪物,这场崩坏降临灾难根本就别想在沧海市掀起浪花。”通讯频道里,那个声音轻佻的女士兵相当活跃。

        “想要将这么多崩坏怪物全部解决是不现实的,但只要将它们的领头老大做掉,这些下面的小弟就会失去最强的倚仗,到时候外围的部队杀进来,才能展现我方的火力优势。对不对?”徐赟伸出第二根手指。

        “你这不是废话么?这就是你要推boss的理由?”那名士兵看来相当焦躁。

        “谁不想把那家伙做掉,作战部都调动空天战舰进行主炮打击了。”另一个声音插话说“就算没有你说的这些理由,我们也想要搞死那家伙。”

        “说吧,不需要这么多话术引导,我们是战士,只要是可行的方案,我们就会执行。这一点我作为战场指挥,拥有临机决断权,可以给你保证。

        可···就算我们打开一条路,冲到boss脚下,你准备怎么干掉它?”代号头狼的这支部队指挥官开口发言。

        作为执行诱饵任务的队伍,这支部队发起佯攻和崩坏怪物潮交战是必然的,但作为这支队伍的最高长官,他并不想自己手下的战士就这样白白牺牲。

        而且作为同样是指挥系毕业的精英,他也想见识一下金星指挥官的水准。

        “我记得你说过,指挥艇的有安装崩坏能主炮,崩坏能主炮使用的电池,是制作崩毁能爆裂弹的主要材料。之前我们路上遇到过几艘坠毁的指挥艇,可以派人去回收上面的崩坏能电池制作成炸弹么?”

        “这没问题,那个炸弹的制作原理很简单,但那玩意儿对帝王级崩坏兽有效么?”沙哑的女声响起。

        “有没有效果,不试试怎么知道,就算只是炸它一个小口子,至少我们还过手。”徐赟很光棍的说:“只挨打不还手可不是我的性格。”

        “行,我同意。工蚁,你去回收崩坏能电池。十分钟够不够?”

        “前面的路已经清过,全速的话,十分钟足够来回,不过改装可能要耽误点时间。”

        “耽误一点也没关系,我们这边半小时之内不一定能打开通路。你去吧。”头狼发出指令。

        “收到。”仓顶搭载轻型机炮和多功能机械臂的载具回转方向,轮毂高速摩擦地面加速启动,六足载具领命之后即刻出发沿着来路折返。

        “那用来还击的武器有了,你准备怎么把它送上去?”头狼问“总不至于傻乎乎的让我们摆好阵列突进迷雾内吧?”

        “当然不会这么蠢,既然有这么好的载具,不充分发挥利用它们的优势,岂不是连及格线都达不到?”

        “哦?那你的计划是什么。”

        “炸了它,定向爆破我想难不倒你们。”

        “不行!就因为不想损毁城市,指挥部才不肯动用大规模杀伤兵器。”

        “怪物破坏的也不少啊,你这么想,咱们先一步把这次灾难最大的难点解决,拯救的可是整座城市,破坏几座高层建筑不过是战略互换罢了。街面上这么多怪物,咱们就不走地面,改走楼顶不就行了。”

        这种方法,头狼不是没想过,但也只是想一想罢了,哪像对面这个一本正经说出作战计划的家伙,他是真的准备这么干。

        “你真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