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十节十字路口

第十节十字路口

        第十节十字路口

        原本只是顺口说的客气话而已。

        在他看来,这位指挥官和女武神显然已经注定是要牺牲了,他过来打招呼也只是想在他们生命的最后,送上自己的感谢罢了。

        算是另一种形式的送行,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有要求。

        “我们还在执行任务,能够提供的帮助比较有限。这一点还请见谅。”

        “没关系没关系,这点规矩我还是知道的。”徐赟指着那头帝王级崩坏兽所在的位置。“我想到那边去,不知道能不能搭个便车,当然如果不顺路的话就算了。”

        六组载具短暂沉默,载具内的军士似乎在利用通讯频道和队友们短暂交流。片刻之后,扩音器再次响起。

        “可以,事实上我们这次任务前往的目的地也在那里。”

        “那真是太好了。”徐赟露出真心的笑容

        “不过有一点麻烦,中心城区现在已经达到重度污染标准,我穿的防护装备只能抵御低级污染,没办法让两位进入舱内。”

        “没关系,我们坐上面就好,我看这大家伙跑起来的时候挺稳当的,应该不会把我们甩下去的。”徐赟笑着拍了拍机械节肢的装甲外壳,那厚实的装甲板发出咚咚咚的厚重回响。只听声音就很可靠。

        又是短暂的沉默,然后扩音器里响起干脆的回答:“那好,上来吧。”

        “呕吼~”

        徐赟欢呼一声,六条机械腿做出动作,整架载具地盘被下放到地面,即使地盘贴到了柏油路面,整个舱室的高度仍然有着超过三米的高度,不过外壁上有提供攀爬的悬梯,徐赟抓住扶手轻松攀上载具棚顶,欧阳洛璃则只是轻轻一跳,脚尖在节足关节处借力踩踏,两步就上了顶。

        两人在无人炮塔外侧坐下,徐赟用手掌拍了拍顶棚装甲板,示意自己已经坐好。

        “抓稳了。”扩音器里响起先前男人的声音,同时六条机械腿重新将舱体架起到半空,足尖的轮毂在独立电动机驱动下启动,载具逐渐加速,跟上队伍最后方的队友,沿着平整的城市主干道向城市中心方向奔驰而去。

        六组载具在普通路面上行驶,六条节足不时调整姿势躲避路面上出现的障碍物,坐在棚顶上甚至感受不到任何颠簸,如果说有什么瑕疵的话,就是速度提上来之后,没有遮挡的顶棚上风有点大。

        徐赟的这次决定事先没有征求欧阳洛璃同意,但她仍是默默的配合了,事实上从和这支队伍相遇之后,她就全程沉默,除了仍挂在眼角的勒痕,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也没有发言表达自己的意见。

        如果不是思维链接中能够感受到不断起伏波动的情绪,徐赟甚至觉得这样的她看上去就像个人偶。

        “刚看到这家伙的时候我就想着,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坐上去试试,没想到这么快就达成了心愿。”享受着载具行驶时迎头吹来的,带着硝烟和烧焦塑料味道的风,徐赟没话找话一样开口说道。

        “似乎从进入这座城市以来,我的心愿总能很快达成呢。”徐赟回想着自己在现实里遭遇的连串不顺,觉得果然还是梦里好啊,就是这个梦有点太真实,总让自己觉得是穿越了。

        欧阳洛璃转过脸,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好像在说你精神病吧。

        接着她的目光落在了徐赟别再腰间武装带上的发箍型终端装置,那简单修复的发箍外型上还留着几道细密的裂痕。

        “你···还记得她么?”她略作迟疑,既然徐赟没话找话,她也不打算再充好人,索性破罐子破摔。

        “谁?”徐赟奇怪问,他从这里醒过来,就一脸懵逼的被宣布了这个那个一堆安排,被迫着进入战场,接着就撞上怪物袭击,经历逃亡,战斗。他是真的不知道欧阳洛璃口中的她是指谁。

        “你的女武神。”

        “哦~你说这个啊,你不就是么?”徐赟恍然,接着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你连她都不记得,看来你的记忆区受损也很严重。果然,思维链接对指挥官的负担更大。”她点头,似乎已经得到答案。

        “什么和什么啊?你到底在说什么?”

        “这都是基本课程里的内容,你们指挥系学的比我们武神系更详细······好吧,看来这些你已经不记得了。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逻辑区似乎还没有彻底完蛋。”她深深吸了口气。

        稍稍平复了一下起伏的思绪,稍作思忖之后,欧阳洛璃再次开口:“既然思维链接成功,我们现在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原本我对活下去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但既然现在有了你,而他也希望我活下去,哪怕只有一点点机会,我也会想办法抓住,哪怕在这之后进入异变体部队。”

        “面对崩坏降临,人类开发出了包括女武神在内的多种战斗体系进行应对。”说着,她用包裹着甲胄的手掌拍了拍身畔无人炮塔上那粗长冷硬的金属炮管,“它也是其中一种。”

        “女武神体系由女武神和思维波形匹配度较高的指挥官形成组合,女武神负责在战场上进行实体战斗,而指挥官则通过与女武神进行思维链接,在精神层面成为女武神的护盾,抵御崩坏因子对精神层面的侵蚀攻击,同时完成一些战场指挥调度,后勤补给投送,火力支援灯辅助类工作。”

        “崩坏因子可以变异人的身体,侵蚀人类的精神,普通人类被崩坏因子感染之后,通过聚合诞生出崩坏怪物,死士就是我们对其中类人型怪物的总称。死士有很多种,我们见到的镰刀死士是最好对付底层怪物。”

        “那崩坏兽就是类人型之外的崩坏怪物咯?”徐赟问道,欧阳洛璃愿意给他普及一些基础知识,他自然求之不得。

        “是的,除了崩坏兽类型,还有半机械型。被崩坏因子篡夺了控制权的自动机械以及部分由人类驾驶员操纵的机械载具,在和血肉组织聚合之后诞生的半有机生命半机械生命怪物。”

        “半有机生命半机械,这可真是厉害了。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徐赟用手指点了点下巴,脑海中浮想起星际争霸游戏中,被虫族寄生的人类步兵形象。

        “你不会想要见到它的,第一它们的外观都很丑陋,第二,它们远比其他两种类型更难对付。最底层兵种就有接近阶级二的战斗力。”

        “但无论是那种类型,已知战力最强的崩坏怪物都来自崩坏兽体系。帝王级崩坏兽就是它们的代表。”

        “不过据说危害最强的则是传说中诞生自死士体系的律者,我也只是在教科书中看到几句提及,具体战例并没有影像和战斗报告公开展示。”

        “好了,说回我们之间,既然我们能思维链接,而你似乎又拥有男性中极其罕见的崩坏因子适应性,那么我们在这场灾难中存活下来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所以有些东西我必须再提醒你一次,可能随着你的记忆受损已经忘记,也可能还记得,就当我啰嗦好了。”欧阳洛璃表现的语气平淡,徐赟却能感受到她的善意。

        这是第一次,从思维链接中,他感受到对方传递来友好的情绪。

        “指挥官和女武神进行思维链接,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个人就算是在并肩战斗,只是双方的战场不同罢了。

        面对崩坏因子侵蚀,男性在精神层面的抗性表现更佳,女性则表现出了较好的身体对崩坏因子适应性。所以你看到聚合产生的死士大部分外形看上去更偏向女性体型。

        别看它们是这个样子,除了外型,事实上无论是外在的身体结构,器官脏腑还是内在的基因层面,它都已经完全和我们不再是一个物种。

        而我们女武神则是人工接种崩坏因子,主动适应这种变异,以获得力量对抗崩坏的超级士兵。

        崩坏因子不仅侵蚀改写基因,变异身体,还会对我们的精神造成污染,进而控制沦陷,彻底成为死士那样的怪物。仅凭女武神个体无法抵挡这种精神层面,必须以复数精神体来对抗这种侵蚀,由此诞生了思维链接系统。

        精神层面抗性表现更好的男性在经由挑选和培训之后,是担任指挥官的最佳候选群体。并不是说没有女性担任指挥官,只是在崩坏因子侵蚀的抗性方面,男性的总体表现更好。

        在战斗中,思维链接中的指挥官承担精神侵蚀压力要远高于女武神,如果战斗中女武神战死的话,会对思维链接中的指挥官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所有承担的精神污染和侵蚀连带女武神战死时的精神状态就像一枚炸弹,会顺着精神链接一股脑丢进指挥官的大脑中。

        这就是你为什么会失去记忆的原因,你的逻辑区和记忆区应该已经严重受损,现在还能和我进行思维链接,已经是一个奇迹。”

        “从承担风险的角度来说,这一点对指挥官的确不怎么公平。”欧阳洛璃补了一句。

        “不能这么说吧,女武神要只身进入战场,明明是女孩子还要冒着随时可能战死的风险和这些怪物战斗,我觉得指挥官反而是占了便宜。”徐赟抱着身畔的炮管,用指尖轻轻敲击那冰冷的金属。

        “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也是大男子主义。女孩子怎么了,无论是战斗还是工作生活,女性不比男性差。”欧阳洛璃哼了一声,但看上去并不生气。

        徐赟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

        “你记住,保护好你身后的背包,那里面是给头盔提供能源的电池,没有它,头盔内置的电池最多只能支撑思维链接模组工作60分钟。”

        欧阳洛璃用手甲轻拍了一下徐赟背后那只三角背包。

        “同时接入的女武神越多,能源消耗越多,内置电池维持的时间越短。你和我思维链接差不多快到时限了,你没看到电量提示么?”

        原来这玩意儿是电池,我还以为是微型主机。徐赟偷偷咂咂嘴,视网膜上投映的虚拟屏幕角落里的确有个小小的电池符号,此时电量还残余五分之一,电量图标显示为橙色,正在向红色接近。

        他倒是记得刚换上这头盔的时候,电量还是绿色满格。

        “没有思维链接系统保护思维稳定,在这种重度污染区内,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立刻失去理智变成怪物,但是以我现在的变异融合度,恐怕坚持不超过五分钟就会异变成死士。”欧阳洛璃依旧一脸平淡,就像在复述一道阅读理解习题的答案。

        徐赟的习惯向来是手机不到电量提示百分之五以下不充电,听欧阳洛璃这么说,便不由的紧张了些,他解开背带,将背包拽到身前,拉出背包内的导线,让欧阳洛璃帮忙将它插进头盔电源线插孔,然后在重新备好背包。

        当电池电源接入,虚拟屏幕角落里的图标变成了正在充电的标识。

        “电池能共给头盔工作多久?”

        “五个小时。”

        “这么短?”徐赟回忆背包内电池块的大小,那已经堪比一块板砖,怪不得之前翻滚的时候后背搁的生疼,八成就是电池搁到了后背骨头。不过这么大块头只能提供五小时续航,这科技树是不是点歪了?

        “是思维链接模式中工作三小时,如果不进行思维链接,它能让头盔不眠不休的工作14天。”欧阳洛璃撇嘴。

        “那思维链接中,女武神战死对指挥官影响这么大,如果是指挥官战死了呢?这种负担应该是双向的吧。”

        “思维链接中,如果你死了,对我不会有太多影响。反正没了指挥官承担精神侵蚀,女武神很快也会变成崩坏怪物。你放心,绝大部分女武神都会在变成怪物之前拉着敌人一起启动自毁装置。”

        “自毁装置?你们又不是机器人。”

        “女武神战甲中自带的功能,作用我不说你也明白吧。”

        徐赟点头,字面意思他还不至于理解不能。

        “那我们现在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徐赟“这思维链接就是捆着我们的那根绳子。”

        有点像命运的绳索的意思了。徐赟心道。

        “你这么认为也没有错。”一边说着,欧阳洛璃打开了手中暴风雪的步枪保险,改坐姿变成趴伏在载具仓顶不影响自动炮塔活动的位置,用脚钩住了仓顶的扶手栏杆,将身体固定好。

        “电池残量普通模式12发,备用电池一块。可以提供六次蓄能射击。前方高崩坏能反应,意思崩坏兽,级别未知。”她摆好了射击姿势。

        “嗯?有敌人么?”徐赟疑惑的像前方观望。

        装甲载具部队在欧阳洛璃话语出口之后,队伍的行进速度立刻降低,并从纵列行进队列改成分散接敌阵型。

        两架侦察型载具却并没有发出遇敌警示。

        队伍在警戒中缓慢推进,轻巧的侦察型载具在大厦高楼之间纵跃俯瞰,不断扫描敌对信号。

        周围的街景除了停滞、撞毁、拥堵的各种类型车辆,因爆炸燃烧的建筑,半塌的楼宇,连一具崩坏兽尸体都看不到,除了地面数量繁多的散落衣物碎片,街道上干净的就像放假时的大学校园,一个活人都看不见。

        “猎狗呼叫:前方三百米,东方向11号公路和7号公路交汇区域,发现复数目标出现。”

        “猎鹰呼叫:雷达显示绿色友军。是另一支执行增援任务的部队么?”

        “不可能,紧急增援任务只有我们三支队伍,分别从三个方向深入中心区,就算碰头也只会在目标地点。现在距离目标地点还有3.2公里,就算遇敌被逼着走歪了方向,也不可能歪到我们这条线上来。另外两队带队的是谁你们可都认识。”

        “会不会是城内的守军?”

        就凭城内原本那点驻守部队,顶得住这些怪物么?

        “女武神说有高崩坏能反应,做好战斗准备。比起这些机器,有时候这些小姑娘的直觉更可靠。”驾驶舱内的指挥官在频道内沉声说。

        行进中的载具上方,某些搭载了高威力电磁武器的自动炮塔已经开始充能,即使是警戒行军,三百米也很快就到达尽头。

        “红色,雷达出现敌对反馈。”猎狗

        “是死士,数量···还在增加,似乎咱们的友军遇上麻烦了。”猎鹰

        前出侦察的两架背着雷达锅的侦察载具传回最新消息。

        果然在两条公路的交汇处十字路口,六足载具机械部队遇上了雷达扫描中的目标。

        “天···”

        行进的队伍在路口百米外就停止了继续前进,通讯频道内响起一阵吞咽唾液的声音。

        “怪不得这条街道上的怪物这么少,我就说畅通无阻前进五公里也没遇到一个敌人肯定有问题。要知道在外围城区,咱们可是一路杀进来的。”

        密密麻麻堪称人海般的死士群几乎塞满了前方街区,在这些两米五身高的死士群体中,体型更加高大的半机械怪物零散的站立着。

        当发现这支新出现的人类军队时,怪物群并没有直接选择潮水般扑杀过来,而是最外围几十米范围的死士怪物集体转身,将目光落在机械部队这边。

        无形的压迫感,瞬间笼罩在整支队伍心头。

        “头狼······打进去么?”

        频道内许久没有回应。

        “光学测量怪物群厚度,无法评估。这里的崩坏因子污染浓度太高了,我的雷达有效扫描范围现在不到两百米。两百米之内,全是怪物,这之外就不清楚了。”利用节肢攀爬在高楼外墙上的侦察载具眺望远方回答道。

        “我的光学透镜上全是紫色浓雾,可见范围不超过一百五十米,雷达扫描结果和猎狗一样。”

        浓雾似乎以十字路口为界限,路口外虽说也有浓郁的崩坏因子,却只以薄雾的形式干扰观测,十字路口以内,浓稠的雾气笼罩了整片街区,仿佛云朵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