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八节虚数权能

第八节虚数权能

        第八节虚数权能

        徐赟的个人爱好不多,主要是不需要花钱的爱好太少。

        原本在大学那会儿为了把妹,是想进入网球社培养一点高雅的兴趣爱好,奈何球拍和球鞋需要自己花钱买,徐赟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八百,买了这两样饭都不用吃了。

        所以后来选了国术社,看武侠小说里大侠轻功高来高去的就很带劲,而且热血少年谁还没向往个行侠仗义,酒剑随马的江湖生活了。

        主要是练拳脚功夫不需要花钱置办装备,练兵器也有社团提供的练习用刀剑。

        这么一来二去倒也坚持着练了三年,大四忙着找工作,实习,也就偶尔才会到社团里冒个头。

        虽说不上武功深厚,却也混上了登堂入室的级别。

        还曾代表社团参加过国际大型赛事的开场预热表演,‘万人太极拳广场演出’参与奖的奖状还在家里相册中夹着,就挨着自己高中毕业集体照那一页。

        现在面对死士,说他心里不虚是假的,不过···他从来就不是喜欢往深处去想的人。

        遇上了干就是,大不了一死。

        原本···对活着走出这座城也没抱过期望。特别是在看到天空中那空天战舰之后。

        手指按在脉冲战刀插着电池的刀镡处一侧开关,长按之后,厚实的方形刀镡内部装置运转时轻微震颤通过刀柄传递到手掌,正片刀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变热。

        刀身周围的光线因为炽热搅动了空气而变得轻微扭曲。

        牛哔,徐赟心中感慨。

        距离两人最近的死士在离两人十米之外的时候,还优雅得走的像某个时装展演会上的模特。

        当进入十米这条线内,它迈开那双比篮球运动员还长的大长腿,脚掌踩踏地面,四根前脚趾指甲抠地发力,只一蹬,那超过两米五的高大躯体便如一辆加速启动的小汽车般猛的冲撞过来,拖在它身后那比它身体更大得夸张的镰刀,被一双相较而言纤细修长的手臂借着惯性托举到半空。

        踏~~~踏~~~

        脚指甲将柏油路面抠飞四块缺损,翻飞的柏油路面碎块翻滚着飞到半空,巨大镰刀在风中拉扯出撕拉的切割声,那死士前一刻刚做出启动冲刺的动作,下一刻已经用极富韵律感的动作扑到徐赟身前。

        踏!

        两者相距还有五米的时候,它踏下第三步,拖拽的镰刀伴着身形举起,还不等第四步落下,镰刀已经合着它疾驰冲撞过来的重心狠狠斩下。

        但她的动作太直接了,丝毫不曾留力,徐赟这种自认有点武学基础的人眼里,都能看出几个漏洞。

        还不等镰刀及身,徐赟主动向前冲近,这一冲直接撞进死士怀里,他只微微歪斜身体,手里脉冲战刀顺势一拉,借着死士自身的力量,刀刃毫无悬念破开死士腰腹肌肤,顺着刀刃在肌肤上滑动,切口不断深入。

        徐赟和死士错身而过,那刀刃已将死士那看着纤细婀娜的小腰切开近一半,半侧腰腹部的肌肉全部在脉冲战刀刀刃下划断。这高科技武器让徐赟根本感觉不到皮膜筋腱对切割带来的阻力。

        嗤~!高温切开碳化的伤口没有血液喷溅,只有一道为不可闻的烤肉味道在空中弥漫。

        随着动作继续进行,如预期般完成了自己挥舞巨型骨头镰刀动作的死士,却因为这个动作调动的力量太大,镰刀劈斩的巨大惯性力量将原本就极深的伤口拉扯撕裂,半截挂着血丝的粉白腰椎骨从进一步撕裂的伤口中现出轮廓来。

        徐赟甩了甩刀身,可惜没有一丝鲜血洒落,炽热滚烫的刀身正绽放着灼人眼球的炽亮红光。

        “唉~看来还没生疏嘛~”他嘴角勾了勾。

        遭受重创,腰腹筋腱断裂过半,又失去重心的死士踉跄着跌倒在底,但随着它倒下,跟在她身后的尾巴猛的一甩,比它身高还长的尾巴那裹着坚硬角质的尾尖如一根鞭子般抽向徐赟。

        徐赟侧身换反手刀,刀刃就像提前知道那尾巴抽击的轨迹般,提前倾斜着角度等在半途,尾巴拉出黑影甩下,却没能抽中徐赟,甚至连抽动地面都不能,它摆抽击到一半的时候就自己撞在刀刃上,如徐赟切割它腰身时一样,被自己发出的力量将整个尾巴在刀刃上切断。

        嗷~~~

        尾巴似乎的确是死士的弱点,断尾让腰腹被切开、撕裂到几乎断掉都没吭一声的死士大声号叫出来。

        那截断尾在地面上弹跳着,扭动着,宛如垂死挣扎的鱼。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的确没什么可怕的呢。”徐赟吹了声口哨,现在这具身体锻炼程度比原本的自己还要好一些。

        最关键的还是这死士太笨了,它的动作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远超普通人类,镰刀的威力也足够恐怖。

        但这就好像两个人玩剪刀石头布,在徐赟看来对方在出招的瞬间就亮出要出什么,这边只要反应够快,自然怎么都不可能输。

        这种感觉······似乎就像和欧阳洛璃思维链接,她要向哪里开枪徐赟都能提前感知。

        街道上出现的其他死士闻声,加快了围攻过来的脚步,一柄又一柄造型各异的骨质镰刀被它们举起。

        一头死士虽然不足为惧,可数量多了,这么多大型武器围攻,徐赟就算真的有轻功傍身,也没自信能在这镰刀丛中生还,更何况他轻功没练成,只学会了一点跑酷。

        腰部被切开一半,尾巴被斩断的死士倒在地上,她挣扎着摸向断掉的尾巴,似乎想将它接回去。看她这副样子就知道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

        徐赟也不废话,走到近前直接一刀刺进颅腔,刀刃入肉腾起滚滚焦烟。垂死挣扎的死士四肢剧烈扑腾,逼得徐赟不得不拔出脉冲战刀,躲避那胡乱挥舞的利爪和镰刀。

        战刀拔出之后,那颅腔上方的刀口处鼓起一个又一个血肉鼓包,鼓包自皮肤下方上涌,皮肤表面鼓起的水泡层层叠叠,似乎滚沸的开水一般。

        然后就在徐赟眼前,这死士的伤口开始愈合,那双怨仇的双目充斥了野兽般嗜血的疯狂。它的腰部也出现类似的情况,鼓起的水泡一层又一层,几层水泡合并成一个大水泡,带表皮破裂之后,那处伤口撕裂断开的筋腱便已经重新连结愈合。

        至于被高温刀身切开的伤口,这愈合的速度就慢了许多。

        “不要大意,死士虽然是最基础的崩坏灾难,可要是小看它,死的只能是你自己。”欧阳洛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身,她严肃的重新审视起徐赟,虽说眼角的泪花都还没擦干净,但方才情绪崩溃时的懦弱和凄楚已经当然无存。

        站在这里的无异是一位合格的战士,崩坏战场上的女武神。

        嗤!

        扣动扳机,死士头部连同上半胸腔在暴风雪的能量弹攻击下冻结、崩解,化成无数破碎的冰晶。

        它的自我恢复这才彻底停止。

        叮~

        徐赟又听到脑海中响起一声轻响,只是它十分微弱,远不及战车级崩坏兽死时来得清晰。

        来不及研究这轻响声,第二头死士已经近身。徐赟如法炮制,这种一个一个扑上来的死士对他而言,就像拿着菜刀砍向自己的小婴儿一般可笑。简简单单几个动作就能重创。

        脉冲战刀在他手中根本一个刀招都还没出过,死士们就自己送上来被炽亮的刀刃切开,腰腹,膝关节,脚踝,徐赟只挑最容易下手效果最好的关键部位落刀。

        只要中刀,死士必然会失去平衡,跌倒之后的甩尾攻击也会被徐赟等着的战刀切开割断。

        接下来再由欧阳洛璃补刀,开枪送它们上西天。

        欧阳洛璃从未想过,和指挥官并肩作战是这么轻松的事情,原本在战斗中动用崩坏力量击杀死士也并不困难,可是和徐赟并肩战斗,她要做的只是补刀将死士彻底杀死就行了。

        如果遇到两个或者更多死士同时攻击,才需要她发动体内那股力量,牵制住死士,让徐赟有机会一对一。

        但凡一对一,徐赟从未输过,而且轻松得就像在玩游戏。通过思维链接,她也的确能感觉到对方的轻松,甚至随着死去的死士越来越多,这种轻松的感觉似乎在变得更加明显。

        叮~

        叮~

        叮···

        一个又一个死士倒下,脑海中的叮声不断。

        短短两分钟,死在两人手中的死士就已经超过二十头,战场被倒下的尸体占据,变得凌乱,下脚的地方越来越少。

        欧阳洛璃还要顾及落脚点,以免身体突然失去平衡。

        有时不得不动用变异力量来对抗死士的攻击,和它硬碰硬。

        可徐赟的动作却越发灵动,哪怕偶尔踩在尸体上,脚下也不会被突然柔软的反馈绊倒,反倒是借着踩踏转换身体姿势,以诡异得不像普通人类的动作将长刀挥出,借着对方挥砍镰刀的巨力斩断对方的手臂。

        太快了,太容易了,容易的让欧阳洛璃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什么时候指挥官拥有这样可怕的战斗能力了?

        这个家伙果然有问题!

        他右眼中那赤红光芒似乎比刚才更亮了一些,看着比死士更像个怪物。

        还好,这个家伙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了,似乎这样的战斗对他来说也并不轻松,原来他也会累。

        徐赟的确感在气喘,但这并不是因为疲劳,而是亢奋。

        随着战斗,他发现自己骨子里竟然非常喜欢这种刀刃切开血肉,收割生命的感觉。他的手在颤抖,他的身体在颤抖,他全身每个细胞都在欢呼,他的神经仿佛要燃烧起来般雀跃、沸腾。

        他似乎又找回了自己中学时用树枝劈砍草叶,用脚踢碎蚂蚁窝,用苍蝇拍将苍蝇蚊子拍杀碾碎时那种将,所见一切碾杀破坏的冲动。

        他已经不满足与借用对方的力量重创对手,他渴望和死士硬碰硬的对撞,砍杀。

        但理智又告诉自己,现在的自己绝对做不到,只要他真的真么做了,绝对会被死士一击打成游戏结束。

        这一点只需看地面,柏油路面上被死士镰刀挥砍出来纵横交错的裂痕就清楚了。

        什么样的力量能让自己动作大到撕裂自己的身躯?徐赟自认自己绝对做不到,但死士的每一击都能做到。

        人类会本能的保护自己,肌肉在迸发力量时天然就会被大脑限制出力幅度,以免自己造成损伤。事实上日常生活中肌肉发出的力量只是它原本上限的30%,最多不会超过40%。

        特别出色的人材经过训练才能突破这个界限,但也最多就能做到极限力量的80%。

        而死士,它完全不知疼痛和限制,加上它那超过两米五的身高以及远超人类肌肉总量的肌肉群。

        和死士对攻就是找死。

        欧阳洛璃能够正面接下死士的攻击,无愧女武神三个字。

        果然非人类。

        可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徐赟也抑制不住想要更凶更狠更彻底的毁灭对方。

        他下刀越来越重,手腕和五指不知不觉中已经麻木,握刀从单手改成了双手,五指也已经泛白。

        嗤!

        又是一记自腰侧划过的切割,这一次脉冲战刀几乎将死士腰斩。

        徐赟剧烈的喘息着,口中吞吐的呼吸似乎都带着缕缕灼热感。

        正在和两头死士用短刀周旋的欧阳洛璃瞅准机会,单手持暴风雪抬手一枪,补刀。

        死士的头颅和胸腔在暴风雪的枪口下碎成冰晶。

        叮~

        又是平淡无奇的一声提示音。

        但这一次,提示并不只有一声,后续还跟随了一连串语音提示,亲切得就像某些异父异母只惦记你财产的家人们。

        特殊权限基础启动值已满足,正在开启权能。

        当前虚数权能值:250点

        “什么鬼东西?是最新的电话诈·骗么。真是够了,高科技时代也躲不开这些。老子现在都信号屏蔽了喂。”

        徐赟看着头盔投映到视网膜上的虚拟屏幕,那里显示着一副头盔内置的卫星地图,思维链接的运行窗口,网络信号和其他功能栏则一片灰色,显然在没有接入网络的情况下,这具头盔有很多功能无法使用。

        但在这片虚拟屏幕之外,还有两块屏幕,一块是徐赟思维中与欧阳洛璃思维链接共享过来的视角。这个视角没有头盔投映的虚拟ui界面,更像是拥有了另一个人的第一人称视角。徐赟唯一的操作就是可以用自己的意志强行顶替视角的原主人,完成对身体的操纵。

        这种感觉就像自己多了一具身体,很神奇也很新奇。缺点就是太累,用一小会儿就会感觉困倦,想睡觉。

        另一块新出现的乳白色半透明窗口则更简陋,只有简单几个功能,屏幕正中央是白金色字符显示的虚数权能:250的数值字样。

        下方有一个权能运转选项。

        用意念控制点开权能运转选项,当前只有两个功能:

        强化

        权能提升

        没有任何解释说明,只有两个选项。

        既然要选,当然选那个看起来位格更高一点的了。徐赟当下就选择了权能提升。

        250点虚数权能瞬间扣除了100点,

        而屏幕和屏幕上的字符却出现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它们全部换了颜色,变成了深邃的幽紫色,为了做出区分,字符的颜色添加了些许特效,变成了氤氲着淡淡雾气和屡屡雷光的紫色。

        除此之外徐赟没有感受到任何变化。而再次点选权能提升,权能提升的选项下方出现点数不足的提示,下一等级需要200点虚数权能。

        这么坑?

        徐赟嘴角一抽,恨恨的在另一个强化选项上用意念狠狠一点。

        强化倒是不像权能提升那样,一次就扣掉100点,而是一点一点的扣除,大概每秒钟扣除十点的样子。

        剩余的一百五十点权能足够扣他个十五秒。

        当徐赟按下强化键之后,伴随一点点权能消失,徐赟察觉到了变化。某种未知的力量涌入到自己身体内部,只一瞬间就填满了四肢百骸,之前因为用力各种原因受伤带来的疼痛感一扫而空,全身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

        他这一刻感觉自己就像无所不能的超人。

        眼前刚好还有两个死士在和欧阳洛璃缠斗,她也正等着徐赟接手一个,这是这短短时间内并肩战斗,培养出来的默契。

        思维链接的两人似乎特别容易形成默契,这已经是早就被女武神机关认可的事实。

        徐赟提起脉冲战刀,第一次主动冲向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