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五节 我跟你一起去

第五节 我跟你一起去

        第五节我跟你一起去

        嘟~嘟~嘟~!

        警示灯的刺目红光在指挥舱投影显示屏幕上方疯狂闪烁。

        舱室内宛如正在经历12级飓风刮起的海浪,地板起伏摇摆的幅度能让人将昨夜吃下的所有食物都吐得一干二净。

        一声新讯息的提示音响起,没有情感起伏的电子合成女声开始阅读信息内容

        “新的作战命令下达。”

        “坐标b1322,s0467,出现战车级崩坏兽。请立刻前往予以歼灭。”

        “新聚合出现的战车级崩坏兽距离mh-17号避难所位置极近,一旦避难所大门被攻破,聚集在避难所中的民众生命将受到威胁,感染吞噬这批避难所民众,战车级崩坏兽将有进化为帝王级崩坏兽的可能。指挥部认为该命令执行优先级为最优,请即刻前往执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指挥舱前方舷窗外,装载的30毫米口径机炮咆哮着喷射出一长串曳光弹幕。

        远端空域中,先前发射出去的定时爆破弹头炸开连绵的赤红火球。

        火球迸发的炽焰和崩飞的弹片撞在正做着规避机动的飞翼崩坏兽周边,淡紫色的能量光芒闪过,完好无损的崩坏兽自烈焰和硝烟中冲出,继续向舱室这边方向突进。

        “该死,普通动能武器无法有效贯穿崩坏兽的崩坏力场护盾。我们拿它没有一点办法。”

        到达攻击距离,飞翼崩坏兽张开硕大的嘴巴吸气,而后占据身体三分之一体积的腮帮高高鼓起,那没有嘴唇的口腔前端肌肉扭曲篡紧,聚合出小小的圆形空洞,就像人要吐痰前的准备动作。

        啊呸!

        一道绿中带紫的液体如炮弹般在它那圆形空洞中射出,在空中拉出一条几乎笔直的幽绿色残影,速度竟然不比航炮射出的高速动能弹稍慢。

        将自己用安全带牢牢捆绑在座椅上指挥舱众人熟练的抓紧了旁边扶手,双脚撑住地板死死稳定身形。

        驾驶员一边凶狠的踩踏右脚下方的踏板,双手带着残影猛打方向舵。

        地板瞬间程六十度角倾斜,肉眼可见那道翠绿的液体柱从舷窗一侧飞略过去,最边缘的部分和舷窗外的装甲近距离刮擦,溅起少量液滴,扑撒在侧面舷窗外。

        从舷窗内部看去,那绿油油带着点紫色的浑浊液体粘稠得就像呕吐物,随着飞行器做出机动动作带来的离心力,沿着舷窗钢化玻璃表面滑动。

        嘶嘶嘶的腐蚀声即使听不见,却自动被舱内的乘员们脑补出来。

        “好险,只擦了个边。”驾驶员舒了口气,快速操作方向舵,踩踏姿态引擎的踏板,调整着飞行器在空中的飞行姿态。他补了一句:“主引擎工作良好,左侧一号姿态引擎损毁,它彻底报废了,不过二号还能顶一阵。右侧姿态引擎工作正常,燃料残余···”驾驶员飞快扫了眼面前的仪表盘“还有71%。哈,足够我们再干它两个小时,然后带我们回家。”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航炮继续开火,空爆弹引爆的火球依次铺满侧面舷窗外的天空。

        那头崩坏兽还在追击纠缠,但速度显然有些跟不上飞行器。那样的吐痰攻击没机会再来一次。

        “航炮目前状态良好,弹药残余141···131发,看来我得省着点用。”炮手报告说“我们已脱离目标,暂时摆脱了它的攻击范围,不过它好像不打算放弃,还跟在后面。”

        “让它吃灰去吧。”驾驶员一推方向舵,舱室内有明显的加速感产生,众人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突然变速的情况,还能继续用语言交流。

        “我们这可不是炮艇,你别打的那么嗨。”副官在一旁小声埋怨着。

        “主炮目前还在预热中,随时可以使用,崩坏能电池两颗,话说头儿,这玩意儿装上去之后就没用过一次,什么时候让我打一炮试试?”炮手松开了火力模组的操控摇杆,转头看向舱室最中央位置被机械臂托举在半空里的指挥官。

        指挥官翻了个白眼:“别做梦了,崩坏能主炮是随便能开火的么?一颗崩坏能电池的价格都够买两艘这样的指挥艇了。”

        炮手听了咂咂嘴,不再说话。

        “外部装甲受损,装甲层损失21%···22%,气密值稳定,对崩坏因子防护无异常,舱内压力值正常,崩坏因子污染度:低。”旁边的观察员汇报说。

        “侵蚀能停留在30%以内就好。”指挥官轻轻将后背靠坐在座椅的靠背上,用衣襟擦了下手心里沁出的冷汗。

        “看来回去之后得在消杀室里好好洗个澡了。”他略微僵硬的笑着说,苍白的脸色看上去就像在忍受病痛折磨的癌症患者。

        “尽快摆脱飞翼崩坏兽,我们现在需要赶去支援mh-17,女武神已经街道命令正在赶往目标地点。我们不能距离她太远。”

        “雷达显示mh-17附近出现大量死士聚集,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吸引它们。”观察员在主屏幕上投影出雷达扫描过后的微型投影微缩地图。

        一只毛茸茸的黄色鸭子正领着一群死士在街道上奔跑,这些死士排成了长长的队列,一瘸一拐的紧紧坠在大黄鸭屁股后面,奔跑的动作看着十分怪异。

        “这算是···集体行为艺术么?”炮手嘀咕了一句。

        “呼叫地面支援,我们只负责解决崩坏兽,死士还是留给地面武装,女武神的体力有限,不能浪费在和崩坏兽之外的战斗。”

        滋滋滋

        一个头像框弹出,切入进主屏幕角落

        “李昂,我的崩坏能电池即将耗尽,长刀破损接近30%,申请投送补给。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收到,我将补给箱投放到坐标地点,你抵达坐标点后可以即时更换装备进行作战。没关系我还撑得住,维持战斗三小时可是指挥官考核的必修科目,而我,能坚持更久。”

        “是么,但愿你不是逞强。”

        “是不是逞强,你试过就知道了。”炮手在旁边嘀咕,引来旁边副官的怒目。

        “三十秒后抵达目标空域,准备补给投送。”驾驶员朗声汇报。

        副官赶紧将注意力重新放回自己面前的操作面板上,事实上她的手就没停下来过,所有的功能按键她都已经形成肌肉记忆。

        “补给箱已封装,正在进入投送发射口,落点校准交给炮手了。”她嗓音清脆干练,一丝不苟的认真汇报工作进程。

        “交给我。”炮手回应,重新握住了火力模组的操控手柄,点下面前控制面板的按钮,切换到飞行器腹部的投送发射器视角,辅助射击程序开始在屏幕上自动显示计算后的弹道和落点。

        三十秒转瞬即逝,飞行器轻轻一阵,腹部机舱下方的投送发射器喷出高压气流。

        “头儿···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大家伙好像已经趴了。”炮手疑惑的掀开头盔上的瞄准护镜。

        “不可能,雷达上显示明明那头战车级崩坏兽还····它的崩坏能等级正在下降。有女武神先将它解决了。”观察手呐呐的停止了自己的反驳,看着雷达上的光点一脸难以置信。

        战场上女武神的数量远远低于崩坏兽,每个人都肩负着沉重的战斗压力,竟然还有女武神能分出精力和体力来抢别人的任务?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那个家伙是个疯子么?”指挥官李昂看着主屏幕微缩地图上正在黯淡下去的光点,小声嘀咕。

        嗖~~~!

        咚隆!!

        “我嚓!老子没被怪物搞死,难道要被自己人砸死?”徐赟跳着脚对着天空上一晃而过的飞行器愤怒的竖起了中指。

        就在刚才,一支长两米直径四十厘米的金属圆柱砸在了他身畔人形道中央,要不是他被正和自己思维链接的女孩抱住腰身带离到安全区域,自己哪怕不是被当场砸死,也会被崩飞溅起的地砖碎片重创。

        两人维持着趴倒的姿势彼此对望,徐赟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指,习惯性挠了挠后脑勺,却只用指甲刮擦到头盔坚硬的合成材料外壳。

        少女松开抱着徐赟腰肢的双手,爬起来想要拾起自己刚才丢开的步枪,却看到半截枪托正被那补给舱压在砸出的凹坑边缘,金属枪身已经严重变形。显然是没法用了。

        “这下你没法杀我了。”徐赟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说道。

        少女呲牙做出凶恶的表情:“我可以用手撕了你。”

        以此时崩坏能侵蚀程度而言,她的身体已经接近40%异化,这个凶恶表情配合脸颊上攀爬的紫色纹理,看上去的确有些近似怪物。

        但距离凶恶这个词还很远,哪怕是个怪物,也是个好看的怪物。徐赟心中想到。

        “然后再手撕自己?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把自己撕了的。快,赶快把我撕了。”徐赟一脸兴奋,不过他此时的面容让这个表情看起来既惊悚又狰狞。

        “你这么着急去死?”少女反而被呛住了,眨了眨睫毛浓密纤长的大眼睛,盯着这个比自己现在的状态看起来更像怪物的家伙。

        “你把我撕了之后不就要开始撕自己么?我想看看那是一副什么场景,一定比史诗级大片还带劲。”徐赟快速说道。

        少女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这个家伙的思路,呼吸停顿片刻后才吐出一句

        “你精神病啊。”

        “这不用你提醒,已经有好几个专业医疗人士说我精神有问题。”徐赟一脸淡定的回话,仿佛说的根本不是自己。

        “的确,这样子就和理智区彻底烧毁了没区别。但····你还能正常交流。而且···”少女有些迟疑。

        “苏医生也是这么说,还说让我做废弃处理,结果就这么把我丢到了这个陌生的鬼地方。”

        少女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这个家伙吸引。

        面前这个家伙看上去面目狰狞,行为令人厌憎,说话更是毫无逻辑,但不管自己对他的印象如何糟糕,都能感觉到他的确还是人类,而不是那些只会无情杀戮的死士。

        最关键的是,自己还能和这个家伙保持思维链接,且链接后先前压迫在自己身上的崩坏因子侵蚀感几乎已经察觉不到。

        自进入这片战场之后,自己从未感觉如此轻松过。

        “就我理解的废弃处理,如果我是克隆人的话,不是应该丢进有机物质回收站,统一销毁自我意识,然后回收有机质重新进入培养仓,用来培育新的克隆体,做到资源的最大回收再利用么?”

        “少看些恐怖片和科幻电影,有助于精神健康。”少女一脸冷漠。

        徐赟却从思维链接中感受到她正在憋笑。

        “你为什么救我?你不是说要杀了我么?”徐赟突然问。

        不再理会徐赟的胡言乱语,少女站起身,拍了拍战斗服外衣上的灰色尘土,径直走向补给舱,熟练的一脚踢在橘红色外壳长的某处机关。

        咔哒~

        清脆的机械齿轮碰撞声中,外壳两侧的圆弧外壳崩开脱落,露出内部的置物架上的枪械、配件、弹药补给和整齐排列的方块电池。

        “暴风雪。”她小声念出了枪械的名称,娴熟的从架子上取下枪械,稍作检查便抽出一侧的方块电池,将它插进暴风雪的弹匣卡槽。

        下一刻暴风雪步枪上能量指示灯亮起,微弱的嗡鸣震颤着周围的空气。

        徐赟能够看到在那把步枪周围,光线有微小程度扭曲。

        “当时没想那么多,如果硬要给一个理由的话,保护公民是大华军人的天职。”少女理所当然的说出那句十分官方语言的发言,并手动开启步枪保险。

        “哇,还有脉冲战刀。”她将暴风雪步枪的背带拉长,斜挎着背在背上,转而看向补给舱另一侧。

        “可惜没有战斗服。”欧阳洛璃有些失望。

        徐赟也走近过来,抽出那把脉冲战刀,在阳光下冰冷的刀刃展现出奇异的纹理。战刀入手颇重,徐赟刚提起的时候差点丢在地上。

        怕不是接近十公斤,这重量完全和那外表那般纤细修长又薄如蝉翼的造型不符。

        刀柄背面同样有一个可供插入电池模块的插槽,有样学样,徐赟抽出补给舱中的一块电池塞进了插槽内,稍稍鼓捣一番就找到启动按钮按了下去。

        一阵轻微嗡鸣声之中战刀仿佛活过来一样,就连先前压手的重量都变轻了许多。刀刃上更是流淌起一层层淡紫色荧光。

        听到欧阳洛璃的发言,徐赟这才注意到,她身上这包裹了轻薄甲片的战斗服有几处破损,最严重的部分要数肩膀斜着到胸口上的一道割裂破口,似乎那刀刃只堪堪切开了战斗服肩膀和前胸的甲片,并划开了甲片保护下的坚韧纤维材料,少女的雪白皮肤上并未出现伤口,也不见血痕,排除了已经自愈的可能。

        “战斗服破损对你的影响很大么?”徐赟收回投向少女雪白肌肤的视线,毕竟那里有半个被紧身战斗服挤出小半的北半球。

        即使只露出来很少的一部分,但如果盯着看的话,还是会引起对方不快的,这一点徐赟早在上学的时候就用身体领教过了。

        “战斗服可以有效降低崩坏因子的侵蚀,还能在战斗中提供多种辅助功能,破损的话崩坏因子对身体和意志侵蚀强度增加,极大缩短女武神的有效作战时间。也即是说失去战斗服保护,要么提前退出战场重新整备,要么冒着被异化为怪物的风险继续战斗,在战斗结束之后,还有极大可能变成不人不鬼的异变体,要么被排除作战序列,要么进入特殊部队,执行那些送死的任务。”

        另一个声音插进了两人的对话中。

        “像你这样只穿了普通制服在污染区活动,又不进入避难所进行崩坏因子中和清除,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怪物。”

        “还有,你拿了我的刀。”

        一把暴风雪的枪口指向徐赟,端着它的是突兀出现在巷道拐角里的短发少女。她的黑色短发上有几缕紫色挑染,那紫色活泼又鲜艳,仿佛跳跃的雷光,看着时髦又危险。

        “还是我的欧欧好,一头淡蓝色的头发看着像个精灵。”徐赟嬉笑着刷了个刀花“我拿到就是我的了,法律规定捡拾到无人归属的物品后,物品自动归属拾取的自然人。”

        当短发少女出现之后,下意识将暴风雪端起的欧阳洛璃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调转枪口,指向了徐赟。

        “谁是你的欧欧?····欧欧是指谁?”她瞪大眼睛,怒目而视,呲牙咧嘴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咬死这个和自己保持着思维链接的家伙。

        “你都已经是我的形状了,还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徐赟满不在意的侧头望天。

        欧阳洛璃咬牙跺脚,扣着扳机的手指微微下压。

        “来吧,欧欧,杀了我。我不会反抗的,然后,再自杀下来陪我。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变成怪物的,我会先一步合上双眼,在那个世界静静等候你。”徐赟张开双臂,做出拥抱状深情的说道。

        可惜他的语气虽然极富感染力,但现在的形象实在太差,哪怕挤出几滴眼泪,也因为眼角干涸的血迹颜色过深的缘故,看不太出来。

        “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就化身背后灵跟着你,你吃饭的时候,上厕所的时候,洗澡的时候,量体重的时候····”

        “我杀了你!”欧阳洛璃原本还犹豫的手指瞬间扣下扳机,暴风雪已经充能完毕的驱动模块瞬间将积蓄的能量发射出枪管。

        由于和欧阳洛璃处于思维链接中,徐赟当然知道她瞄准的是那里,在她开枪之前就跳起摆出n的造型。

        “卧槽,你竟然瞄准俺滴命根子,你这是自毁幸福!”

        欧阳洛璃不说话,并连续扣动扳机,但暴风雪每次射击都需要一秒左右的充能,这点时间足够徐赟调整身体做出下一个躲避动作。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在街道边,崩坏兽的尸体旁上演真人打靶和极限躲避的戏码。

        短发少女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情况了,不过崩坏兽已经被人干掉,她倒是有足够的空闲稍稍休息一会儿,旁观这场鸡飞狗跳的闹剧。

        无论怎样都射不中,无论怎样都被那个坏家伙以匪夷所思的诡异动作躲开,欧阳洛璃气得七窍生烟,她恨恨的跺着脚,干脆放弃了继续射击,拎着暴风雪的枪管拿它当棍子用,追上去砸徐赟。

        但有思维链接,徐赟根本就不怕她追杀,总能先她一步躲开攻击,就算女武神的身手和动作远快过自己,奈何大爷咱会开挂。

        您的读心挂已到账,他自动脑补系统提示声。

        “够了!你们闹够了没?”短发少女趁着两人打闹的时间已经完成补给,更换了暴风雪的崩坏能电池,并补充了一些食物和饮水。

        在嚼着能量棒的时候她在想,如果手里的是薯片就好了。看小两口打情骂俏,嚼能量棒实在有些不够配合场景。

        咻~

        一道湛蓝色的能量射线射中徐赟脚边,吓得他赶紧跳到一旁,追打徐赟的欧阳洛璃也停下了动作。

        这位大佬徐赟可不敢惹,他能躲过欧阳若离的攻击却绝对躲不过她的射击,对于谁能威胁自己生命安全这一点,他心中还是有点数的。

        “你们是指挥艇被击落了么?我让指挥官送你们离开战场。”她目光落在徐赟身上,而后转头“看你的样子还有救,以后哪怕进入异变体部队也比彻底变成怪物强。”短发女武神望向欧阳洛璃,脸上带着些许同情。“走上女武神这条道路,或早或晚我们都会变成异变体,你不过是早几年罢了。”

        她似乎想安慰欧阳洛璃,但效果显然不怎么好,之前还一脸愤懑气鼓鼓样子的欧阳洛璃听到她的话语之后,情绪再次低落。

        徐赟从思维链接中再次感受到绝望、痛苦和寻求解脱的情绪。

        “指挥艇被击落,指挥官直接暴露在污染区,这种事谁也不想的,上面的人也不都是没有感情的铁人,听说异变体部队的待遇还不错。你···看开一些。”

        踏踏、踏踏、踏踏

        整齐划一的沉重脚步声由远及近,在街道另一端,一支身着厚重全覆式甲胄的武装士兵小跑着进入这条街区。

        三辆六足武装载具借助机械腿末端携带的小轮毂车轮,在平整的路面上跟随队伍缓慢行驶。行驶在最前方的那台载具冰冷黝黑的粗长炮管在阳光照射下,折射出黑紫色辉光。

        “躲避!躲避!飞翼崩坏兽靠近,近防炮进入战斗姿态。”

        还不等这支队伍靠近徐赟三人所在位置,天空中忽然有造型更加流线的飞行器低空掠过,它一边倒着向后在空中滑行,一边通过声音外放发出警示提醒。

        在滑过街区上方时,飞行器的航炮还在不断进行五连发的点射。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呸~

        一道绿色液体射来,被飞行器以灵活的侧翻动作避开。

        那液体射中了飞行器后方的摩天大楼,液体瞬间喷溅,在玻璃幕外墙上铺开一大片,浓稠的白色烟雾升腾而起,仿佛击中了玻璃幕外墙的不是绿色粘液而是投放的烟雾弹。

        大楼玻璃幕外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短短几秒就能看见楼体框架的钢筋混凝土结构,而就连钢筋和混凝土也在绿色粘液的腐蚀中迅速消融,大厦仿佛被咬了一口的巨大巧克力棒,短短十几秒便多出一块巨大的缺损。

        残余的楼体不足以支撑缺损处上方的建筑重量。

        在令人牙酸的轰鸣声中,大楼从缺损处折断,上半截大楼砸中了紧邻的大厦。

        玻璃幕墙和建筑结构碰撞出无数碎片,下雨一样从高空坠落地面。

        徐赟眼睁睁看到一块半人高的破碎玻璃竖直插进地面,而后才仿佛反应慢了半拍般轰然崩碎成无数颗粒。

        行进中的重甲士兵迅速躲避至街道两侧,跟在他们后方的六足载具收起车轮,六足支撑在地面上,将上方无人炮塔的炮口对准天空。

        飞翼崩坏兽舒展着那对看似可笑的翅膀,紫色的光辉在翅膀下方荡漾出层层水波,它就如在着紫色水波上滑行,速度虽然不快但相当平稳。

        载具的炮口开始校准,但还不等载具开火,躲避在街道两侧摩天大楼墙根下的重装士兵率先开火了。

        骨质的巨大镰刀从建筑内探出,像藏在墙角的他们发动偷袭。

        几名战士躲闪不及,当场被劈成两段,那厚实的重甲完全挡不住死士的镰刀。

        哒哒哒,哒哒哒,

        交火刚一开始就进入最激烈的换命阶段。

        载具上的近防炮连忙调转炮口,对着大厦一楼就开始飞快横扫。

        轰轰轰轰的爆炸声连绵不绝,火光和碎玻璃不停自大厦一楼内冲出。

        又有几个死士撞开玻璃幕墙,从更高的楼层一跃而下。有的被自动机炮发现,扫中,凌空打爆,有的成功落地,杀伤了更多士兵。

        这里就是战场,方才那短短几分钟的打闹和休憩,不过是这座战场中昙花一现的空白音节罢了。

        “这座坑···是它弄出来的?”短发女武神指了指战车级崩坏兽身前被冲击波破坏出来的扇形大坑。

        她跳进布满灰色尘埃的坑内,试着踩了踩,那铺满坑底的灰尘只没到她的脚背,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不深,没有波及到避难所。mh-17避难所确认安全。李昂,我这边的情况你都清楚了吧?向上面汇报,看是你送他们一趟还是让上面派人来接。”

        女武神按下了耳麦上的通话器说道。

        “我的鸭鸭,它永远离开了我。”徐赟看着女武神踩踏的灰坑,一脸哀伤的说。

        “鸭鸭?那是你的宠物么?”欧阳洛璃再次被徐赟带偏。

        “不,它只是我用开锁技能借用的倒在路边上的电动车。”

        “我只是想,现在如果它还能用的话,我们就不用两条腿走路了。”徐赟摸了把脸,将脸颊上沾着的干涸血痂搓下来许多碎渣。

        “还有,你不去帮忙么?那边打得脑浆子都喷出来了。不过,真奇怪,为什么我们这里这么安静,停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那高个子小妞来打扰。”徐赟揉着下巴,看着十几米外和死士打得你死我活的重甲战士们,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当然是因为这家伙,在崩坏兽周围三十米,死士都会回避。你可以理解为位阶压制,就像狐狸不会轻易跑进老虎的领地一样。你这个家伙文化课一定没好好上,还不如我知道的多。”短发女武神洋洋得意的昂起了下巴。

        欧阳洛璃一脸残念的看着这个同事,想吐槽的点太多,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众所周知,指挥官的文化课考核及格分数要求比女武神高得多,毕竟女武神考核更多是对身体素质和战斗技能的检测。

        “你刚才问我不去帮忙其实是想支开我吧,你找车想要去哪里?”欧阳洛璃警惕的看向徐赟。

        这个家伙一直在插科打诨,引开自己的注意力。

        “我答应过林海那家伙,会去救你。现在你已经安全了,跟着他们回去就行。”徐赟难得认真的说话。

        “我问的是你要去哪里?”欧阳洛璃再次强调自己先前的问题。

        “呃~我嘛,我是个被废弃处置的废物,他们肯定不会回收我的,与其跟你一起回去再被赶出来一次,不如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问你要去哪里,不要让我再问一次。”欧阳洛璃额头青筋跳起,将暴风雪的枪管怼在了徐赟脸上。

        徐赟撅了撅嘴,好好说话就好好说话嘛,枪管很硬的,戳的牙花子疼。

        “他们说放我回战场,让我有尊严的结束自己,那么在这片战场里我想做什么都可以吧?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玩点大的呢?”

        徐赟张开双臂,在空中比划出一个大圆。

        “反正都是要死,我知道那边有个boss,不如死之前,拉它当个垫背的咯~”

        “那···你还要继续战斗?”欧阳洛璃将枪管从徐赟脸上撤下,有些歉意的低声说。

        “喂喂喂~虽然那些家伙已经把我当成一个死人处理,但是我自己可没想死啊。我只是想推掉那个boss,看看顺便能不能爆点好装备什么的。”

        徐赟活像一只绿豆苍蝇般开始搓手。

        “我跟你一起去。”欧阳洛璃

        “反正回去以后也会被当作怪物一样对待,不如像你一样,轰轰烈烈的闹一场。”她端起手中的暴风雪,双眸之中重新绽放出奕奕神采。

        淡蓝色的长发在风中缓缓飘动,法丝的颜色逐渐变得晶荧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