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武神女朋友在线阅读 - 第四节杀了你,然后我再去陪他

第四节杀了你,然后我再去陪他

        第四节杀了你,然后我再去陪他

        疼疼疼,好疼!

        徐赟觉得自己后背的骨头都快撞断了。

        但他又能清楚知道这疼痛并不是来自自己的身体,这是那个女孩的感官。

        注意力只稍稍停留在女孩那边,自己便没留意前方的道路,一根倒下的路灯横在路上,挡住了去路。

        大黄鸭来不及刹车或者转向避开,直接一头撞在了路灯金属长杆上。

        咣当!咚!

        鸭子毛茸茸的前胸瘪了下去,徐赟听到里面支撑躯体的塑料支杆断裂粉碎的声音。

        前轮附近几块稍小一些的塑料碎片从轮子侧面抛甩出来。

        车速虽然不快,但冲势却一点也不小,加上这架大黄鸭的车体重心比较高,毛茸茸的大黄鸭向前来了个前滚翻,那巨大的鸭仔头撞在路面上,脖颈发出清脆的咯吱声。

        听得徐赟咧了咧嘴,感觉自己脖子有点疼是怎么回事?

        他跟随大黄鸭一起翻滚,在半空中竭力稳定重心维持平衡。落地之后大黄鸭正好完成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翻身,虽然三个轮胎的减震器上下颠簸有点大,但它还是稳住了没有翻车。

        此时,徐赟甚至想双臂上举,来个完成体操动作的谢场姿势。

        不过理智告诉他,没时间给自己玩这些乱七八糟的,身后还有一群要命的家伙追着呢。

        他果断再次扭动电门,大黄鸭后轮摩擦地面,电机发出呜~!的低鸣,再次弹射起步。

        两柄劈落下来的白骨镰刀只刮掉了鸭子尾巴上绑着的气球,和一挫人造纤维染色后制成的黄色绒毛。

        “吃我鸭子发屁!”徐赟哈哈一笑,对着身后放开了括约肌的拘束,释放出酝酿了几个小时的腹中胀气。

        滋滋~

        就在他得意的时候,头颅内部忽然爆发出一阵阵时起时落的刺痛,这疼痛强度相当于大冬天出门没戴帽子,迎头撞上了西北风的程度。

        他并不在意,只皱了皱眉便忍了过去。

        继续集中注意力驾驶大黄鸭。

        这电动车虽然喇叭吵闹了些,质量却当真不错,即使撞上了路灯障碍,前面鸭胸脯都瘪了,跑起来还能听到前轮和里面断裂的支架刮擦的嘎达嘎达声,却丝毫不影响正常行驶。

        要说唯一的缺点,大概是从玻璃幕墙面上看到自己开着的这辆大黄鸭脖子断了,那毛绒鸭仔头歪斜着挂在顶棚一侧,有点不太美观。

        “爸爸的弟弟叫什么?爸爸的弟弟叫···”

        “孙贼!”徐赟主动补上下一句,并再次开枪将追上来的死士膝盖打伤。

        视网膜上的投射地图里,自己拐过这个街角,距离目标的直线距离只剩三百米。而三百米外,那个少女正在徐赟脑海中的分屏幕里和怪物进行着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

        再次被怪物一镰刀劈飞,少女全身上下疼的几乎散架,但还来不及检查伤势,她便单手撑起身体,双腿发力一蹬,身体向侧面跃起,躲到一座沙发后面,这才空出些许时间查看手里的枪械。

        这杆徐赟从未见过的枪械枪管已经被劈开了一道巨大豁口,眼看着是不能用了。如今它拿在手里比一根棒球棍也强不了多少。

        徐赟能够感觉得到,少女的情绪明显低沉下来,绝望,痛苦,恐惧,慌张还有持续烧灼着神经的痛楚,各种负面感情混杂在一起,让他的思维都跟着变得有些迟缓。

        放弃吧,已经不行了。

        少女的思维逐渐晦暗,沉寂。

        在她的视线里,除了那杆已经毁坏的枪械,还有抱着枪的自己手背皮肤上一道道淡紫色的怪异纹理。

        伴随着少女的心跳和呼吸,这些纹理上绽放的荧光也会强弱起伏,每一次光芒变强,徐赟便能感觉到自己的头也会跟着刺痛。

        原来我头疼,就是因为这个。徐赟算是搞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头疼了。

        少女的心意变化通过思维链接,同步传递进徐赟的意识中。

        “坚持住,我距离你只有三百米,支援马上到。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交通工具,能让我们离开这见鬼的地方。”徐赟顾不得太多,这个时候必须让她坚持下去。

        他张开嘴大声喊叫起来,这是用自己的身体喊的,不过少女似乎能够听见,她传递回来有些迷茫的情绪。

        “我和你在一起,不要怕!”

        徐赟又喊了一嗓子,这时有死士追了上来,徐赟只能将注意力重新挪回自身,并再次开枪打碎一块膝盖。

        “我是跑的没你快,但是我只要让你跑的没我快,你们就永远追不上我~”

        徐赟嘿嘿阴笑的吹散了枪口飘起的硝烟。

        跟在徐赟身后的死士数量比先前少了一些,它们拉成一条长长的队列,追在后面的家伙跑起来一瘸一拐的,那其二不舍坚韧不拔的意志力,格外具备行为艺术家气质。

        追上来的怪物少了些,徐赟终于忙里抽空瞥了眼电动车两只方向握把之间的控制面板,随手一点,关闭了音乐播放。其实那个按钮还是蛮醒目的,就在面板中央,速递表侧面。

        另一边,少女面对的死士踩着铺在地上的玻璃幕墙碎渣,一边摇晃着尾巴,一边举起镰刀,逐渐临近。

        枪械不能射击,她的攻击手段等于报废了一大半,身上虽然还携带了近身战斗的短刀,可她却并不擅长近战。

        事实上在近战方面,等级不够的女武神身体素质差了死士一大截,无论身高体重,肢体长度还是力量,全面落后的情况下,也许自己短刀还没刺中对方,就先被那镰刀劈成两截了。

        “长枪坏了,你没有手枪么?用手枪射它。”

        徐赟在意识内的屏幕里看到,少女放弃那无法使用的枪械,屏住呼吸躲在沙发后准备和死士在大厦一楼休息区玩躲猫猫,遂而开口。

        显然是没有手枪,不然她也不会拔出那把比裁纸刀长不了多少的匕首。

        少女并不理会徐赟的碎碎念,握着匕首的她如猫咪般弓起身体,矮身在沙发后方轻手轻脚的移动。

        “躲猫猫是没用的,她身高那么高,一眼就看到你了。”

        “那我该怎么办?”少女终于憋不住,压着嗓子说话

        “子弹总还有吧?做个陷阱。”

        “这是崩坏射能枪,射击出去的是压缩后的崩坏能,不需要使用子弹。”少女的情绪中传递过来鄙视,好像一个学霸在俯瞰学渣。

        “不用子弹可还行,这技术力这牛。”徐赟感慨了一句,同时还驾驶大黄鸭躲过了一辆歪倒在路面上的货车洒落出来的货物纸箱。

        少女换了位置之后偷偷探头,查看那死士的位置,就在几秒之前,不断逼近自己的脚步声停止了,显然它也正在寻找自己的猎物。

        “先把长枪捡起来。”徐赟指示着。

        少女的头刚探出一小半,眼睛还没等越过阻挡视野的沙发边缘,头顶就响起一道低沉的破空声,她赶忙缩回脖子。

        嗖~

        骨质镰刀几乎贴着她头皮掠过,粗糙的长柄上脊椎骨造型的凸起刮擦到沙发的蒙皮,撕废纸般将那人造皮革撕开一大片,连带着塞在里面的填充物也飞散出来。

        和少女被骨刃削断的法丝一起飘落地面。

        少女毫不犹豫立刻翻滚躲闪,刚移开一个身位,一道包裹了厚实角质的黑紫色圆柱就从上往下穿刺下来,尖端如戳在纸板上一般刺穿了地面的陶瓷地板。

        这是怪物的尾巴。

        少女连滚带爬的躲避,又重新回到自己丢弃步枪的那座沙发位置,下意识按照徐赟的指示将那杆废弃的步枪拾回手中。

        “射击!”徐赟在意识链接的另一端喊道。

        “它已经损毁了。”少女喊叫着驳斥,现在双方均发现了彼此,这个时候再压抑声音已经没有意义。

        “废什么话,不行我来!”

        “你来什么你···”少女的喊声戛然而止,只一瞬间她的身体便被另一个意识接管,这是之前从未发生过的情况,她也从未听说过思维链接装置还能做到这种事情。

        明明思维连接装置是为了让女武神和另一个与自己思维信号匹配度适配的人共同承担崩坏因子对精神的侵蚀才制造诞生的,从来没人说过它还能反向影响女武神。

        最多,指挥官可以在思维共享时,实现实时指挥,完成一些战术调度,后勤补给投送以及火力支援等辅助工作。

        “biu!”

        少女看到自己从翻倒的沙发后站起身,口中发出令人羞耻的开枪配音,并摆出了并不标准的站立射击动作。

        但对面那个冲过来的死士却十分配合,它几乎毫不迟疑的猛然做出停顿和闪避动作。

        少女看到自己拎起手里的废弃步枪迎着那怪物前冲近身,单手抓住步枪的枪管,将枪托轮圆了从上往下砸向怪物头部。

        “打脑袋!”喊声冲口而出

        怪物因为做出闪避动作,用手里镰刀招架已经来不及,它身后尾巴一摆,速度快若闪电般一闪,将那砸到一半的崩坏能步枪打飞。

        “踢蛋蛋!”

        少女浑不在意,或者说她一开始就不是为了用枪托砸中对方脑袋,那尾巴打飞步枪之前她就已经松手了。

        穿着连体作战服的脚上包裹着轻便的复合装甲材料,那只小脚丫趁着对方空门大开,狠狠一脚踢中了对方空空如野的下体。

        嗤嗤~

        少女的意识似乎也跟着抽痛了一下。

        “不好意思,忘了你没有蛋蛋。”那个属于自己又不是自己的嗓音用玩闹的口吻说道。

        但,从怪物突然躬身的表现来看,显然这一击哪怕踢的不是要害,也还是很疼的。

        就在说话和怪物吃疼躬身的当口。

        少女身体就势背弓弯曲,双腿膝盖跪在光滑的地面上向前一滑,整个人从怪物一米五左右长度的大长腿胯下钻了过去。

        在少女的视野里,清楚看到自己从胯下滑过的全过程,对方的下半身就是特写般出现在自己眼前。

        “扎菊花!”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这时那双属于自己的手臂就在这滑过去的短暂瞬间,双手抓住匕首手柄,自动激发功能的高频粒子迅速将整个刀身烧得通红,那刀刃宛如刚从高炉里取出来的钢水般炽亮。

        嗤!

        炽亮的刀刃自下而上捅进了死士尾巴和臀部衔接处,属于尾椎的部位。

        啊嗷~~~~

        死士发出凄厉的惨嚎。

        少女发誓,她绝对是第一次听见这种怪物发出惨嚎。

        在这之前,它即使被自己打碎身体也不会发出惨叫,哪怕是痛哼声都极少听见。她以为它们只会嗷吼吼的呲牙嘶吼,发出更加凶狠的威慑。

        钻过胯部来到怪物身后,徐赟操纵少女的身体顺势将炽亮的短匕首抽了出来,紫黑色的血液喷涌而出,那流血量活像捅爆了装满水的气球。

        怪物的尾巴耷拉下来,似乎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不等怪物转身,短小的炽亮匕首便再次落下,这次是腰椎。

        嗤啦~~

        高温灼烧血肉的味道伴着腾起的焦烟飘散,徐赟仿佛闻到了空气里的烤肉味。匕首在怪物的腰部横拉,将脊椎沿着缝隙切开小半。

        “割腰子!”

        随着腰椎受损,怪物的双腿一软,整个下半身再支撑不住自身重量,整个向地面摔倒。

        它手里拿着的那柄巨大镰刀从头到尾就像个摆设,连挥动都没机会。

        “剩下的交给你,不用我再教你了吧?”徐赟留下一句话,很不负责任的放开了这具身体的指挥权,将注意力重新放回自己身体里。

        这边因为方才分心的缘故,已经被好几头怪物追上。最头疼的是,在他前进方向上,一头身型比主战坦克还要大上一圈的家伙,拦住了去路。

        砰砰砰!

        三枪打碎三只膝盖,徐赟都快为自己精准的枪法着迷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神枪手的?

        嘛~反正穿越了,当然也可能是做梦,谁知道呢?

        随他便吧。

        自己可没时间忧愁这些小事情,前面十几米外的巨型怪物已经张开了大嘴。

        它的造型近似大猩猩,格外强壮发达的上肢支撑了身体大部分重量,短小得可笑的下肢仅占据整个身体不到五分之一体积。

        那个脑袋看着都比它的下半身大。

        头盔内置的资料库根据摄像头拍摄下来的图像自动扫描甄别,并在视网膜界面上投送出对比匹配出来的怪物资料——战车级崩坏兽。

        此时这怪物张开嘴,作出吸气的动作,徐赟果断放弃大黄鸭,并在下车前点选了音乐播放的开关。

        而他自己则一个翻身,从侧面跳出大黄鸭,前冲的力量裹挟着他在粗糙的柏油路面上连续翻滚,最后撞在旁边汽车的车门上,才止住了去势。

        追在大黄鸭背后的死士似乎没有发现他已经离开,仍追在毛茸茸的鸭子后面。

        “爸爸的哥哥叫什么?爸爸的哥哥叫大~~~”

        “叫你大爷。”徐赟跟着嘀咕一声,自己刚才学着电影里演员们表演出来动作翻滚卸力,没想到膝盖和手肘还是有好几处地方蹭破了皮,这是真的疼,不是和少女思维链接共享过来的痛感。

        要不是有带着头盔,怕不是要摔脑震荡。

        话说这头盔质量真不戳,这么又碰又撞的,思维链接依旧还能保持良好。

        只是这么一来,徐赟就更能感觉到自己这具本体的孱弱,方才驾驭少女身体战斗,那种轻快迅捷的身体动作反馈,那凶悍绝伦的力量爆发,真是令人着迷。

        徐赟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灵魂链接另一边的少女只觉得浑身发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吼~~~~~~~~!!

        挡住徐赟去路的战车级崩坏兽吸气结束,在吼叫中将吸进的空气连同某种看不见的力量一同喷出。

        肉眼可见一道扇形冲击波以怪物的嘴巴为起始,向前喷发出来。

        保持前进的大黄鸭和战车级崩坏兽前方的地面,车辆,路灯,景观植被,以及追在大黄鸭身侧,正在挥舞镰刀准备将大黄鸭肢解的死士们,全部被冲击波掀飞到空中。

        冲击波迸发出一道道紫色的波动圆环。

        圆环扫过,大黄鸭最表层的人造毛绒根根脱离,崩解,露出下面的车体,和撑起鸭子外形的支架。

        第二道圆环扫过,车体和外侧框架继续崩解,露出下面的车架,电机,电池,板线,车轱辘则只剩下钢圈。

        到了第三道圆环扫过,大黄鸭残留的只剩下看不出原本形状的残骸,但后面还有第四道第五道冲击波圆环陆续扫来。

        车辆,植物,包括血肉之身的死士都在掀飞的过程中,被冲击波圆环携带的某种力量崩解,一层层一点点,逐渐破碎,湮灭成灰色的灰烬颗粒。

        徐赟拍着胸脯,将蹦蹦跳的心脏往胸腔里按了按,幸好自己跳车跳的早,又躲到了街道旁边的巷道里,这才躲过一劫。

        不过这巷道却也不是安全的避风港,他已经发现就在巷道另一头,有死士也同时发现了自己。

        它拖着镰刀向这边冲过来,那镰刀巨大的刃身因为横拖的原因,卡在了巷道入口,让它一时之间冲不过来。

        于是,徐赟对它做了个鬼脸。

        那死士显然很生气,硬拖着镰刀用蛮力割裂墙体前进,徐赟果断转头开溜。

        战车级崩坏兽还在持续释放冲击波,看样子它释放这种冲击波攻击技能的持续时间和它吸气的时间有的比。

        不过那扇形冲击波就算攻击范围再广也有它的极限,徐赟贴着人行道最边缘的部分前进,恰好可以避开冲击波所波及的范围。

        他就这么大大咧咧在战车级崩坏兽那大眼睛注视下,晃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过了扇形最宽阔的位置,越距离战车级崩坏兽贴近,那扇形影响的范围越小。

        而这个大家伙似乎在释放技能的时候不能乱动。徐赟毫不客气的往它正在喷吐冲击波的大嘴里丢进去一颗爆裂弹。

        这是从林海的指挥椅下获得的武器。

        爆裂弹表面用喷漆喷着个爆字,至于效果徐赟就不太清楚了,这种型号的手雷他表示一次也没见过。

        轰!!

        蓝紫色的能量光焰从崩坏兽口中爆发,徐赟眼前仿佛出现了一颗紫色的小太阳。

        那紫色的光芒似乎和它喷出的冲击波有着类似的力量,徐赟清楚看到那颗比一辆四轮私家车还大的脑袋在这光芒中分解,湮灭,化成细碎的灰烬尘埃。

        只短短不到一秒,那紫光就骤然收束,消失。连带着它出现过的位置上所有无质也跟着消失无踪。

        战车级崩坏兽失去了占据躯体五分之一体积的脑袋,健硕雄伟的双臂力量一松,整个躯体趴着砸到地面上,将位于它身体下方的汽车全部压扁,发出刺耳的尖锐嘎吱声,和重物砸落的轰隆的碰撞雷音。

        尸体倒下掀起了一层灰尘,这些都是刚才在它的冲击波和徐赟丢出的爆裂弹下新出现的灰色尘埃。

        叮~

        又是那声悦耳的不知道哪里来的提示音,徐赟看到有个小小的荧蓝色光点飘进自己身体里。

        之前送别林海的时候他也听到了提示音,并得到了意志+1的提示。

        但这一次没什么感觉。似乎身体有点变化,又好像什么变化也没有。

        咻咻~~

        “这玩意儿给力哦。”徐赟吹了个口哨。

        “可惜只有一颗。”他唉声叹气。

        就在徐赟走到战车级崩坏兽身边,往那粗壮的巨型前肢手臂表皮上踢了一脚的之后,准备留下点什么纪念的时候。

        意识里分屏幕上也出现了这头趴倒的巨兽身影。

        并且映出了那个正在拉开拉链,准备往怪物表皮撒尿的瘦高身影。

        咳咳~

        徐赟有点遗憾的拉上了拉链,本想用尿写上到此一游四个字来着,看来是没机会了。

        想到撒尿,徐赟就有点渴了,似乎今天从那个医院出来,自己就还没补充过水份。正好高强度战斗,自己也有点饿了。

        他自腰包里掏出压缩能量棒,撕开包装,准备先垫一垫肚子。

        少女迈着蹒跚的步伐缓缓走到近前,在相连的思维中徐赟感受到恐慌、悲伤,痛苦,愤怒,以及最后的疯狂。

        她举起了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枪,这一把并不是徐赟在意识分屏幕上看到过的型号。

        “这···是林海的头盔,你对他做了什么?”

        “头盔和配属指挥官使用权限是一对一绑定的,你能使用它只能是头盔默认权限重置。”少女嗓音带着几分哭腔开口诉说着。“而这就意味着它的前任使用者已经死了。”

        “那你想怎么样?”徐赟咬了口压缩能量棒,发现还在连接中的思维里传递来鄙夷的信号。

        这才注意到自己用来拿能量棒的手正是先前拉裤子拉链的左手。他眼皮跳了跳,我就拉个拉链,又没摸上自己小弟。

        “杀了你,然后我再去陪他。”小女声音冰冷,似乎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反正···我也活不下去了。”

        她凄然的笑起来。

        说实话,这个笑容有点惨不忍睹,特别是那滚落的泪珠,被脸庞皮肤上的紫色纹路发出的光芒映亮之后。

        不过徐赟也好不到哪里去,在意识中的分屏幕里。

        以少女的视角看来,他的眼睛,鼻子,耳朵和两边嘴角,包括下巴上,都沾满了血液干涸凝固后留下的黑褐色痕迹。

        布满血丝的双眼,其中一只瞳孔内亮着诡异的红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