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特:我贝利亚,刚醒,有儿子了在线阅读 - 第89章 读作“倒霉”,写作“意外”

第89章 读作“倒霉”,写作“意外”

        昏暗的房间内,只有一盏小灯亮着。

        【那个斯特鲁姆星人,呵……无论是在哪个世界都是那么蠢。】

        ‘什么?’

        朝仓琉夜注意到贝利亚话中的问题,眉头皱的更紧。

        这家伙,是以为伏井出K和他一样是平行世界的吗?

        【看来在其他世界,我也做出了一样的选择。你又在嘴硬什么?】

        贝利亚说着,稍微加大了力度。这让朝仓琉夜无心去思考其它东西。

        实际上他并不能完全触碰朝仓琉夜,但能够让他感到不适,就已经足够。

        他看着咬着牙,呼吸变得沉重,反抗也无效的朝仓琉夜,闷声笑了笑。这种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令贝利亚感到了久违的痛快感。

        被捷德杀死令他非常的不爽,虽说是为了复活的大计划,但还是让人不爽。

        不过他也感谢捷德,虽说只是创造出来的工具,但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得以让他的计划顺利进行,完美的完成了这一步。距离他的计划实现,只差最后一步。

        但计划中出现了意外。不过好在问题并不大,甚至有利于他。因此贝利亚在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困在朝仓琉夜体内时,很快就想好了对策。

        光暗同体。虽然在光之国,早有奥对这种从未有过的体质进行过猜想,但毕竟猜想只是猜想。贝利亚也没想到自己这位同位体会是光暗同体,说实话,他很意外,也很满意。

        他想要得到这强大的躯体。

        二次进行记忆修改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但如今的局势已经全部按照他所想的方向发展,他并不介意再动一次手脚。

        反正无论如何,那个真正的贝利亚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咳……别痴心妄想了。”

        朝仓琉夜的声音拉回了贝利亚的思绪。

        【也是,毕竟是‘本大爷’。】

        贝利亚对朝仓琉夜拒绝的态度并不意外,毕竟“贝利亚”是永远都无法被驯服的,而他却在尝试着驯服这只野猫。

        但也很有趣不是吗?

        “砰——”

        “唔……!”

        朝仓琉夜被掐着脖子摁在墙上,贝利亚的身影模糊不清,朝仓琉夜根本没办法应付他。

        【你能拿本大爷怎么样?你应该清楚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

        “顺从你?哈、别做梦了。”朝仓琉夜满脸嘲讽,即使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差劲,但那桀骜不驯的姿态丝毫没有减弱。

        他尝试着用精神力反抗,果不其然,逼的贝利亚松开了他的脖子。

        朝仓琉夜下意识的摸向脖子,他低声暗骂,“妈的。”

        即使没有过分清晰的感觉,但被那利爪掐住脖子的感觉,并不好受。

        贝利亚也只是退了半步,很快他又袭向了朝仓琉夜。

        朝仓琉夜打算用精神力抵挡,但体内突然躁动的暗之力让他只是抵挡住了一部分攻击。

        “……!!”

        朝仓琉夜顺着墙壁,缓缓跌坐在地,垂下了头。

        不仅仅是身上传来的痛感,精神上的疼痛更加折磨人。

        贝利亚扭了扭脖子,看着朝仓琉夜,冷笑出声:【你看,你什么都做不了。】

        听到这句话,朝仓琉夜瞳孔猛地一缩。

        他猛然抬起头,眼底的敌意更加浓烈。

        贝利亚看着他,嗤笑一声。

        他知道朝仓琉夜最听不得这话,但那又如何?他只是在实话实说。

        就如当年那个真正的贝利亚,最后还不是没能逃过在被遗忘的痛苦中死去的结果。

        贝利亚抬脚,狠狠地踩在了朝仓琉夜的胸膛上【既然你这么能忍疼,那就忍忍看吧。】

        说话间,贝利亚的身影又一次消失不见。

        朝仓琉夜捂住胸口,咬了咬牙。

        他握紧拳头,猛的捶了一下墙壁。

        声音很响。

        朝仓琉夜的脸色很难看,阴沉的让人害怕,眼底的杀意更是肉眼可见。

        ‘杀了你....!绝对杀了你!’他捏紧拳头,几乎是在心中发誓。

        但,朝仓琉夜也不得不承认,他现在正处于非常被动的状态。虽然能够用精神力去攻击,但他确实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藏在了哪里。

        而且贝利亚还能轻松的使他体内的暗之力躁动.....

        虽然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但大多都发生在受到另外一股黑暗力量侵蚀的时候.....可这几次,他根本没有感觉到有另外一股黑暗力量....

        想到这里,朝仓琉夜皱紧了眉。

        “难道......?”

        一个荒诞但却非常合理的猜想在朝仓琉夜心中生根。

        ...............

        ...............

        ...............

        正如朝仓琉夜猜想的那般,自从上一次的事件后,贝利亚似乎也不打算遮掩了,变着法的陷害他。

        但陷害的程度远不及前几次。

        要不是知道贝利亚一直在暗中作梗让他遇到那么多意外,朝仓琉夜都要以为是自己倒霉到家了。

        昨天不是走路平地摔,就是明天被柜子上掉下来的东西砸破脑袋。

        这种细小的,读作“倒霉”,写作“意外”的事件,甚至小到喝水突然呛到,杯子里的水全洒在脸上.....

        贝利亚似乎是在玩他。

        这让朝仓琉夜更加恼火,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

        让他感到了强烈的....痛苦。

        这还是他第一次,奥生中第一次感觉这么的无能为力。

        哦不对,其实也不算第一次。

        至少在替凯恩挡下安培拉那一刀前,他心中感觉到的无能为力的感觉是远超于此刻,无法触及的。

        啊、他记得那个时候。

        还好他当时脑子转得快,最后还是想到了解决办法。

        但眼下的情况与当时有着极大的不同。

        朝仓琉夜放下水果刀,他看着食指指腹上的细小切口,咬了咬牙。

        烦躁的感觉一点点的啃食着他的内心,向外扩散。他抬起头,深呼吸了几下,但没什么用。

        朝仓琉夜盯着食指上的伤口,看着血液一滴一滴滴在苹果上,有些出神。

        如今只是这么小的伤口就已经能够带来足够的疼痛,这让朝仓琉夜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变弱了,他总有种身子变的金贵的感觉。

        这个念头刚起,朝仓琉夜就觉得可笑,下意识的冷笑出声。

        他用拇指重重的摁住伤口,鲜血在两指之间扩散,他又用力的扣了几下,顿时让细小的伤口撕扯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