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特:我贝利亚,刚醒,有儿子了在线阅读 - 第37章 脱离影响的人+1

第37章 脱离影响的人+1

        朝仓琉夜捶了捶肩,闷闷的嗯了一声后也没说话。

        “是没休息好吗父亲?”朝仓陆看着似乎不是很有精气神的朝仓琉夜忍不住问。

        “不知道....好像是做了梦,记不太清了。”

        朝仓陆闻言点点头,随后表示自己也有过这种情况。

        朝仓琉夜默默听着,没有说话。

        “真的没问题吗?要不你回房间继续休息?”

        凯恩看着一直在打哈欠的朝仓琉夜忍不住开口道。

        “哈?少瞧不起本大爷,我好着呢!”

        朝仓琉夜看起来清醒多了。

        希卡利饶有兴趣的看着一瞬间清醒了不少的朝仓琉夜。看来他的猜想是对的,他们的存在确实可以刺激到黑暗贝利亚,只不过做出反应的是朝仓琉夜。

        目前来看,凯恩和玛丽对黑暗贝利亚的刺激要大一些,按理来说,诸星真应该也能带来不少刺激....是因为接触少吗?

        希卡利在心中猜想着,面上却是一副安静看戏的模样。

        一直到睡觉时间,客厅都热闹的很。

        直到深夜.....

        希卡利的实验室内。

        这个时间点自然不是希卡利平时会休息的时间,虽然他也不是每天都凌晨才睡,但今天他是为了等人。

        和希卡利预估的时间差不多,过了零点左右,实验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

        门应声打开,来的人是佐菲。

        希卡利嘴角微微勾起,他看着佐菲,问:“怎么了?这么晚来找我。”

        佐菲不语,他坐到对面,双手抱胸,道:“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

        闻言,希卡利放下了手中拿来消磨时间的书籍。

        看来他的测试成功了。

        “你好奇为什么把你留下?”希卡利问。

        佐菲微皱着眉不语,希卡利见此,没有回答佐菲心中的疑惑,而是反问:“如果我告诉你,朝仓琉夜就是我们所知的那个贝利亚,你会相信吗?”

        闻言,佐菲愣了几秒,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否认希卡利的这个说法,但不知为何,到了嘴边的话他就是说不出来。

        见他这个反应,希卡利笑了笑。

        看来测试很成功。

        外界与自身的警示相互刺激,是希卡利目前想到的能让大家意识到问题的方法。而佐菲,成了他第一个下手的目标。

        不过希卡利并不认为佐菲这么快就能脱离影响,按理来说他也不会这么快脱离影响的,想来是那四位当中的某一位出手了的缘故。不过无所谓,只要能不停的放大他们心中的怪异感,让他们做到无法忽视,就已经足够了。

        “你没有在开玩笑。”佐菲在沉默了许久后开口。

        他拧着眉头,即使心里第一时间否定了希卡利的话,但他却依旧相信希卡利。

        这也是希卡利利用的一点。

        他们会不相信【真相】,但是出于对同伴的信任,这种坚定的不相信,会变成迟疑。

        希卡利了解佐菲,就像佐菲了解他一样。他们两个从小到大一起长大,这其中的信任是无比牢固的。因此,即使佐菲不相信希卡利说的话,也会想“他这么说一定有某种原因”。

        “我当然是认真的。”

        希卡利说着,将自己记录的所有推论传到了佐菲的终端上。

        “你慢慢看。”

        ..............

        ..............

        ..............

        光屏上记录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推论并没有让佐菲脱离影响,这个结果是符合希卡利的预测的。

        那天佐菲什么都没说,只是说了一句“我明白了”后就离开了实验室。

        即使是佐菲也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内容。至少他现在已经在脱离影响的边缘了,只要这种诡异感一直围绕在心中挥之不去,那么对他们的影响反而会成为脱离影响的导火索。

        也正如希卡利所想,在那之后没多久,佐菲又一次找了上来。

        “按照计划,我们该离开了。”佐菲道。

        希卡利点头:“我知道。”

        “你把检测装置撤下去,是因为数据被篡改了?”

        佐菲的话让希卡利顿了一下,他抬眸看着佐菲,有些意外的挑眉:“所以你这是脱离影响了?”

        “大概吧,至少那种让人浑身难受的怪异感是消失了。”佐菲说着,靠在椅背上长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他被折磨的连觉都没睡好。

        “不应该是脱离影响后更难受吗?”希卡利调侃。

        佐菲没有回答,而是反问:“所以你打算怎么做?那个冒...黑暗贝利亚应该已经在苏醒的边缘了。”

        “已经醒了也说不定。”希卡利道。

        前不久希卡利就把给朝仓琉夜的检测手环拿走了,因为那东西已经没有用处了。朝仓琉夜除了精神方面,其它方面恢复的都不错,希卡利也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拿走手环。

        虽然数据被篡改了,但目前朝仓琉夜的情况还是稳定的,就算继续带着手环,作用也不大,毕竟只要异常症状不明显,手环反而成了阻碍。

        毕竟按照朝仓琉夜的性子,如果身体出现异样,只要能隐瞒,他选择隐瞒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相信我佐菲,就算我们回去了,要不了多久我一定会被叫回来。”

        希卡利的话让佐菲沉默了,他似乎对只有希卡利还能回来这件事很不爽。

        看出佐菲想法的希卡利轻笑,他转移话题道:“大队长和玛丽队长会留下,应该是王的意思吧?”

        佐菲点头。

        “嗯....那看来是有意让黑暗贝利亚苏醒了。”

        希卡利呢喃着陷入了沉思。

        “也许他醒了,大家能更快脱离影响。”佐菲在这时道。

        “怎么说?”

        希卡利有些迫切的问,看得出来,他很开心多了一个人帮他思考问题。

        “既然那四位也参与进来了,那说不定,黑暗贝利亚也被影响了。”佐菲缓缓开口。

        黑暗贝利亚一定也知道真相,毕竟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但有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似乎被希卡利忽略掉了。

        .................